后时代微博公众号

刘诗涵漂亮的变性模特

“我觉得我的身体不一样,应该是女生,应该去女厕所。我就觉得一个女生的灵魂进错了男生的身体,真的是这样。”

“同性恋他找个男生互相喜欢,他们是可以有性行为的。但是易性病人不可以,他们没办法用自己的本身生殖器,很可怜。”

“那是一件对我来说,等了好久好久的事情,是一件终于解脱了的一件好开心的事。我醒过来的那几天,真的没有感觉到疼。”

“我不想被社会上所有的人当成怪物,其实人人都是平等的。”

刘诗涵,女,毕业于湖南大众传媒学院广播电视学校播音主持系,曾经拍摄过多组唯美华丽的写真。2008年,中国平面模特上升的新星,以酷似混血儿的清晰轮廓脸庞及具有日韩风的招牌眼神在各类图库,网站,杂志上开始争相露脸。

中文名: 刘诗涵
外文名: Jessica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湖南长沙
出生日期: 1989年8月18日
职业: 演员,模特,歌手
毕业院校: 湖南大众传媒学院
代表作品: 《大逃生》,《妖狐传说》,《学校有鬼》,《青涩童话》
主要成就: 电视广告 日本索尼a900单反相机

刘诗涵采访: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模特?做了多久?
刘诗涵:我2009年到北京,算起来一年多了。

在你的成长经历里,你觉得影响你性别认同的有哪些方面?
刘诗涵:我妈怀孕时就想要个女儿,后来她也觉得我长头发比较好看。我艺校时头发都留到肩膀了。我妈就在想,会不会是爷爷唱女角,隔代遗传到我身上,所以让我有了性别上的错误认同。

为什么选择现在,把自己变性的身份公开?
刘诗涵:不想带面具生活,该面对的早晚要面对。本来想瞒着,有个不认识的人,天天在网上发我以前的照片,还加我朋友的QQ,跟大家说我是人妖,以前还骗人家钱什么的。我实在忍不了,所以主动站出来了。

公开身份后,对你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刘诗涵:影响挺大的。本来我有个交往了一年多的男朋友,他知道我以前是男孩子,还是挺喜欢我的。我住在他家里,他妈妈也很喜欢我。但是公开以后,他妈妈接受不了,我们分开了,我刚刚从他家里搬出来。

你觉得这个社会有没有接受你?
刘诗涵:我觉得我们这一辈人还好。但是中国人是这样,在你没有影响到别人利益的时候,都OK,都能接受。但是要说进入到人家家庭里,就不行。因为父母们看重生育,如果不能有宝宝,大部分都接受不了。

你以前的同学,怎么看待现在的你?
刘诗涵:最近我的广校的同学,都在网上发了我的杂志照片,他们不挑好看,就挑长得最像男生的角度,说,你看他现在整得面目全非了,现在真的很成功,做的好漂亮,看到这些我也没有生气,就是觉得很好玩儿。

还会继续追求爱情吗?
刘诗涵:当然会。但是我希望是跨国恋,想找一个外国人,因为他们的文化环境相对宽松一点,更容易接受我吧。
网上你的照片都是这几年的,为什么你之前的照片很少见?
刘诗涵:我离开家之前,用一个很大的铁桶把我所有的的照片,全部一把火烧掉了。我离开家以后,想去做一个新的我。我害怕将来这些照片被人拿出来要挟我,我不希望留下证据给别人。

你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况满意吗??
刘诗涵:不满意,因为感情一下跌入低谷了,当然也有其他的原因。我甚至都有点后悔公开这件事情了。但是后悔也无济于事。

你希望自己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刘诗涵:有老人,有孩子,有朋友。

刘诗涵:其实,人生有什么是最痛苦的呢?有很多人说是最爱的人离开自己,还是失去一切。我觉得(是)易性病人选择把性别来改变,看你能不能过自己这一关吧,我觉得我自己的身体不一样,就觉得自己应该是女生,应该去女厕所,一个女生去男厕所会觉得很尴尬。一个女生的灵魂进错了男生的身体,我就觉得真的是这样。所以我要改变它。我妈她怀孕的时候就很想要一个女儿。她一直说是一个女儿的话,就可以帮她编辫子,带她去买裙子什么的。如果生下的是小男生,她也想给他眉间点一点红,时不时 给他涂个口红。可能久而久之,就会有这种性别错误的认同。
解说:刘诗涵是长沙人。小的时候她叫刘帅,是一个文静的男孩子。却坚信自己是个女孩。这种性别认同与生理性别不对称的情况,医学上称为“易性病”。

刘诗涵:那时候小学才八九岁,我就觉得如果我死了,也许我可以从头来过。我就模仿电视里面,拿了一把刀片割自己的手腕,结果我发现割了两下没有割到正动脉,虽然很痛,但是还是没有流很多血出来。每一次我想自杀的时候,都被我们家里抓到,把我暴打一顿,每次我爸妈就逼我跪在搓衣板上,“为什么要自杀?爸妈赚钱赚得不够多吗,对你不够好吗”。因为我不是女生,所以我很难过,很痛苦。因为你就完全相信自己身体里装的是另外一个灵魂。

记得我妈跟我说,你16岁的时候,就会变成一个公主,很漂亮很漂亮,长头发,穿着大裙子。我记得16岁之前一直在等,我还一直很梦幻地相信,16岁的时候我会像童话书里面一样,突然从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我记得我16岁生日那天晚上,我一整晚都没有睡。我就一直从被子钻出来,一直看着外面的星空想, 会不会突然间身上开始发育变成一个女生,结果没有,好失望。

解说:她在同学中,一直是个异类。同宿舍的男生说她是娘娘腔,还会把她关在宿舍里玩弄。

刘诗涵:经常带一瓶痱子粉在身上。每天早上去上课之前,在厕所臭臭美,把自己脸上扑得白白的,再去上课。我记得好多我们寝室的男生,大家一起把我抬到床上抱着,全都围着我,捏我的脸,说,他身上好软,说他脸长得好白,他肯定是女生假扮成男生到我们寝室来。大家就说,我们要不要脱掉他的衣服,看一下他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我就一直喊,不要不要,不要这样子。可是好多男生,你越叫不要,他们就兴趣越高。好多男生就把我的衣服扯开,咬我的肩膀,他们说他身上的肉好软。那时候我就哭了,我说你们不要这样欺负我,我是女生。

解说:她就这样在男生宿舍里,度过了三年尴尬的初中。毕业后,她进入了湖南省广播电视学校,在那里,她遇到了第一个喜欢的男生。
刘诗涵:是那种很懵懂的暗恋。

问:当时他对的感情是什么样子的呢?

答:我不知道,当时可能就当我是好朋友,大家一起玩的好朋友。

问:有没有想过自己可能只是个同性恋?而不是一定要变成一个女人?

刘诗涵:其实在易性癖和同性恋,这是完全两个不同的东西。只是单纯地喜欢一个男生,又想以男女交配的方式,有这样的性爱。但是又发现自己没有女性的生殖器,发现没有女性的乳房,所以就觉得完成不了这样的交配。所以我就觉得,易性病真的是蛮可怜的。在艺校那三年,好像完全时间都给了他一个人。那个时候就很矛盾。如果我跟他继续这样好下去的话,我就必须要去做我自己的手术。我在湖南卫视实习的时候,我在想,这就是我要的人生吗?我将来是留着短发,一脸胡子,满腿腿毛,夹个公文包,每天这样来赚工资,披着另外一张男生的皮来过一辈子吗。我发现这不是我想要到的。我跟他说,三年以后我希望你还能在长沙这个地方等我。后来我就离开了,三年以后,我几次回长沙,我居然有几次在街上遇到他。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叫过他一声,一切都变了,人家有人家的生活。

解说:她下定了决心要去做性别矫正手术,结果遭到家里人的强烈反对。

刘诗涵: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打得我鼻子、嘴里全都流血了。他们不管,不问我心里是怎么想的,说我是任性、耍脾气,想出名,想上电视才有这样的想法。把我关在家里,一个房间里,把我的头发全都剪了,剪得乱七八糟。等一次有机会逃出去了,就再也没回过家里面。

解说:离家出走了,要养活自己,还要拼命存钱。因为在当时,一整套手术需要10万块的花费。她开始去夜店里谋生,在酒吧里跳钢管舞和印度蛇舞。

刘诗涵:那个时候我刚开始跟蟒蛇接触的时候,差不多有两三米长,有这么粗,碗口那么粗的蟒蛇,第一次从外地运来的时候,差不多是一个装空调那么大纸箱给他当窝,蟒蛇是要吃小鸡,还是吃兔子。那个时候背着几条蛇的麻袋扛在身上,蛇经常拉屎,又很臭,经常又要洗蛇,经常在舞台上有时候被蛇咬,身上经常是蛇咬的伤口。大家觉得你只是一个卖艺的,不会有人真的很关心你,你没有朋友。在外面跑就会很孤独,很无助,你还是要扛下来,你不能走回头路。必须要有高收入,你又不能去做出卖自己身体和良心的事情,就只能做这种体力、高难度的工作。
解说:当时,她给自己取了一个艺名,叫蓝熙。“蓝”就是“男”,是要提醒自己的身份;“熙”是因为,16岁时,喜欢上的第一个男生,名叫“小希”。蛇女蓝熙这个名号,在夜场中曾经广为人知。

刘诗涵:为了存钱,每天只吃一顿两块五的馄钝,又要保持身材。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没有做手术,我害怕自己会长胖,我也会害怕自己长肌肉,然后还要穿着很小的鞋,绑住自己的脚,害怕自己的脚长大。是一件很辛苦很辛苦的事情,真的是应了一句这是血汗钱。但是现在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解说:三年,她存够了钱,终于打算走进医院做手术了。

刘诗涵:这不是一件非常草率和轻易的事情,需要一个人有非常强大的内心的力量。这个过程是你的肉体受到非常大非常大的,什么呢,疼痛?还是?应该是疼痛吧。如果你本来是男生的话,那男生最疼痛的部分应该就是那儿吧,如果用刀把那儿切掉的话,那应该是无法想象的,会让人汗毛都竖起来,我觉得那是一件对我来说,等了好久好久的事情,是一件终于解脱了的一件好开心的事。我记得我醒过来的那几天,我确实记得,我真的没有很疼很疼,我有个朋友还打趣似的,把从我身上割下来的东西跟我说:“这个要不要一直保留在那儿,等你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我说不要,赶快给我扔掉,我说好恶心很多人生美味的东西我都开始想吃了,很多以前看过的好漂亮的衣服我终于可以穿了。
小比宝,来,妈妈抱抱。

解说:上手术台之前,她发短信告诉了家人。她妈妈回复说,孩子,做完手术,就回家吧。她像一个新生儿一样,重新踏进了生活。她到北京开始做模特,拍照,代言。先后交了两个男朋友,都在对方家长的反对下分手了。因为不能生育,有老人认为她是妖精,进入一个家庭,就是为了断掉别人的香火。
我见过太多的变性者,因为不能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得了重度的抑郁症,有一个自杀了。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我们都应该尽量理智。不过我愿意告诉你,每个人都有对自己的厌恶和不满,但是你们是最勇敢的,不计后果的改变者。
 
——话剧《柔软》 廖一梅
刘诗涵:这并不是我杀过人、我犯过法。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说社会不容我,我还能接受。但是就因为我自己生过病,做过一种手术,然后就受到现在对方家长的歧视,不公平地对待,自己心里挺苦的吧。不想被社会上所有的人把我当一个怪物,其实人人都是平等的。

格格物
标签: [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2 条评论了 “刘诗涵漂亮的变性模特”

  • 4 五月, 2011 22:45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at great article

  • 21 五月, 2011 14:09

    It’s spooky how clever some ppl are. Thnkas!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