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hothothot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Hester Popma-van de Kolk(荷兰)

可穿戴的家

双面项链,2012

SIM卡,信用卡和手机卡的芯片,纱

一片片灵活的方垫型的芯片由纱线连结交织在一起。一面有装饰图像,另一面则全是金色的。作者刻意突出了纱线对芯片的连结作用。
“只有佩戴的时候才是公正的”,评审团认为,“一些东西以俏皮的方式悄然隐藏了起来,而另一些东西却暴露无遗,因为任何时候,项链都只能展示一面。被装饰的一面给我们传达出了日常生活的核心要素:时间,沟通,金钱。金色的一面则力图提示人们联想到人类辉煌的文明,比如埃及的法老,又比如古代玛雅文明。与此同时,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忽略芯片里那些肉眼无法解读的信息,那正是数字媒体的生活。这条项链是一座解读时代的桥”。

可穿戴的家

Hester Popma-van de Kolk(荷兰)

Patricia Correla Domingues(葡萄牙,1986)

风景反射 3

胸针,2012

人工象牙,土,铁,银

这枚胸针由白色和褐色两部分组成,它们的断层线,脉络和裂痕交错在一起。
一片片碎片粘附拼贴在一起。 “这真是一个柔软细腻的建筑式的作品。断裂的线是耐人寻味的。它是雄健的,但同时又是脆弱敏感的。这个作品正处在游移不定的状态之中,因为你将持续的一步一步地完善下去”。
Correla Domingues说:“我们一直和环境发生着这样那样的关系,我们走过的地方就是人类进化过程的地方,人类穿越,居住,留下痕迹,改造。人类走过,移居,迁徙。游牧不仅意味着运动和非定居,而是寻找栖息之地,如同规律。适应的时间和积聚发展的时间交替出现。我相信我的首饰是关系这个时间的规律:过去属于未来,未来连接着过去。旧和新成为想象力的表达。这是我的行李,是丰富我观念的工具,是我的物质。”

风景反射 3

Patricia Correla Domingues(葡萄牙,1986)

Petra Bole(斯洛文尼亚,1973)

爸爸妈妈的呼吸

胸针,2012

塑料,银,呼吸

Petra Bole说“穿梭在不同文化和国家之间的游牧者们有时候会忘记他们是谁?来自哪里?他们需要一些东西能使他们铭记和回忆他们是谁。如果我成了一个游牧者,我需要一些东西能够让我感受到家并不遥远,所以我用这个首饰保存了父母的呼吸。当我面临困难的时候,父母的呼吸能够帮我回家并且吸取新的能量。当然,并不仅仅父母的呼吸可以储存在这里,还有爱人的。

爸爸妈妈的呼吸

Petra Bole(斯洛文尼亚,1973)

Auk Russchen(荷兰,1971)

灵魂的移动应用程序

项链,2012

羊皮,橡胶,纱

Auk Russchen最初的形式由没晒黑的羊皮做成,她加热,缝合并且串起来。对于Auk Russchen来说,新游牧是一次风中的朝圣之旅。“当下的数字时代形成一种过滤外来流动信息的能力”。Russchen认为,这是一种新的能力。“因此我设计一个朝圣的工具,一件有活力的器官去探寻本质。它是一个灵魂的应用程序,将灵魂导向未来”。她的项链灵感来源是圣雅各,一个朝圣徽章:“象征着拥抱新生并且从过去中走出来。”

灵魂的移动应用程序

Auk Russchen(荷兰,1971)

Roseanne Bartley(新西兰,1964)

在距离之间行走,在交叉口处工作

项链,2012

塑料,橡胶,丝,人造珍珠

Roseanne Bartley说:”远古的首饰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创作出我的首饰来呼应它们的造型和人际关系。这个项链上,那些有螺纹的脆弱的经过长时期磨损的汽车橡胶,它们在城市中经过漫长的行驶,磨损而成。现象学家Edmund Husserl(《生活在当下》,1931)解释行走是一种了解世界和我们的关系的方式。我想传达出我的存在感,时间感,物质感和环境状况。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首饰有潜力让我们更加接近自然。

在距离之间行走,在交叉口处工作

Roseanne Bartley(新西兰,1964)

Dana Hakim(以色列,1977)

我的四个守护天使-蓝色系列

胸针,2012

油漆,铁丝网,镜面塑料,橡胶

Dana Hakim在过去的四年里生活在欧洲,所以她的护照上有着“外国人”的标记。“在我的作品里,我要把我的担忧和恐惧都表达出来,不同,移民,外国人”。Dana Hakim从古代人们信赖的护身符中得到灵感。“我被外来移民所启发,他们的保护的资源和元素都与安全有关。在这里,我主要说的是蓝眼睛护身符最初象征着征服北非的欧洲殖民者,而现在,在我的国家,他们则被人们广泛地当作护身符用来震慑邪恶的眼睛”。

我的四个守护天使-蓝色系列

Dana Hakim(以色列,1977)

Ricarda Wolf(德国,1984)

Obdach(奥布达赫)

项链,2012

玻璃,丝网印墨,缎带

Ricarda Wolf的这件作品的创作根源是一个用以定位家和一种立即被触发的安全感的视觉符号,同时还有自由。“镜子可以塑造光和环境,它能够把空间的内部和外部进行转化。国外的生活让我对家的意义有了更多的思考和关注。尽管这段时间我获得很多新的人生经验,同时我也更多地理解家的价值。尽管西欧的居民和游牧者对房子的观念可能完全不同,但他们始终对家的感受却不谋而合。

Obdach(奥布达赫)

Ricarda Wolf(德国,1984)

Hee Eon Kang(韩国,1988)

Nubi

胸针,2012

综合材料,丝,线,镍黄铜,不锈钢

Nubi是韩国古代典型又复杂的缝纫工艺。“在Chosun时代(1392-1897), 韩国是一个传统的父权社会,女人没有太多的行动自由,她们总是待在家里守候丈夫的归来,在她们一生中,大量的时间被用来缝织远行的丈夫的包裹”。这些包裹叫做“Nubi”,它们通常有着鲜亮的颜色和和谐的图形比例,丝织的材料和装饰。“我的胸针首饰合成了传统的韩国工艺造型和当代材料,表达了一种独特的游牧性和传统性。”

Nubi

Hee Eon Kang(韩国,1988)

Peter Vermandere(比利时,1969)

铃铛

徽章,2011-2012

Peter Vermandere把14、15世纪的朝圣者的徽章作为灵感来源。“他们那些多种多样的,神圣的,世俗的图像给我带来了无尽的视觉乐趣。那些宗教仪式上的有象征性和寓意的主题图像分别表达了欢娱和性幻想。我沉迷于这些图形之中同时我又不理解为什么当代首饰回避这一类的题材。比如说中世纪,这七个双面的铃铛徽章由石头的模子铸造。他们可以别在或者缝在你的衣服上,或者扣住你的口袋。”

铃铛

Peter Vermandere(比利时,1969)

Sang Hee Park(韩国)

去拥有一个梦,去追求一个梦

胸针,2012

镀金铜,丙烯酸

凭借光效应,三颗彩色的心被镜像和放大在三个金色的碟子中。“这是个有趣的胸针”,评审团认为,“这个胸针在所有的作品中脱颖而出。虽然它不事张扬,却能给人惊喜”。“三颗彩色的心是可以活动的,当你移动它们的时候,它们颤巍巍地转动"。"这枚胸针让人想到花朵,彩虹和万花筒"。“这件作品蕴含着很多的乐趣,它充满了活力和乐观的情绪"。"这枚胸针再次证明了一点——首饰让你眼花缭乱"。
评审团感到遗憾的是,这件作品用的黄金太少了。Sang Hee Park证明了这枚小小的首饰存在的价值,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做出黄金版的胸针。

去拥有一个梦,去追求一个梦

Sang Hee Park(韩国)

Alejandra Solar(墨西哥)

蓝色梅花鹿

胸针,2012

石英,鹅卵石,银,照片

Alejandra Solar选择了墨西哥本土居民的朝圣作为创作的灵感来源。每年,维乔人都要在萨满的带领下,去Wirikuta沙漠寻找蓝色梅花鹿或者是祭祀典礼用的佩奥特仙人掌。
Solar说“这块带绿色的石英石能够唤起萨满教众学习和精神世界交流的能力”。这个石头里的图像是一个拉车人正在街头工作。“这个流浪者每天在街头的朝拜,他揭示出了我们所处的现代世界的流动性”。

蓝色梅花鹿

Alejandra Solar(墨西哥)

Heng Lee(台湾)

刺绣-像素4.2

织锦/胸针,2011

银,丝

客家人是台湾诸多的少数民族之一,Heng Lee把他们的印花布放大作为创意来源。Lee说:“在中国,客家人,文学层面上讲就是“客人”,尽管他们从遥远的中国南部迁徙到台湾已经长达几个世纪,但是他们始终觉得自己客居台湾并且保持着单纯的生活。在客家人的社区,这种印花布随处可见,它们用来制作围巾,毯子,枕头等等。我的灵感来自于那些客家人图像模式的牡丹图形,在中国的传统中,它象征财富和好运气。在当代,这种客家人的印花布已然成为了台湾的象征。

刺绣-像素4.2

Heng Lee(台湾)

Wouter Jespers(比利时,1987)

Halssieraad

项链,2012

铝,3d打印,皮革,线

“这个吊坠是塔伊兹风格的一个现代形式,它包含一个有韩国元素的封闭的盒子。”Wouter 解释道:“有时候这个盒子可以卷进去整张纸。我在想,一个小的容器怎么包含这么多的信息?于是我设计了这个现代的, 带有一个小小的存储容器的塔伊兹吊坠,当人在皮肤或衣服上滚动这个吊坠的时候,一系列完整的QR密码将会出现,密码,意味着无限多的信息。这件作品不仅仅可以佩带,还是一个游戏的端口,它连接着我的网站,在那里,网站可以自动扫瞄这个密码,而且完整的首饰的图片将呈现给你。”

Halssieraad

Wouter Jespers(比利时,1987)

Maria Hees(荷兰,1948)

速写

项链,2012

硅酮,橡胶,金属丝,铁

埃塞俄比亚的游牧民族哈马尔人防止邪恶侵扰的关键就是他们的首饰,Maria Hees说:“我们将成为数字时代的游牧者,在这个宇宙中,用户名和密码是最重要的财产和身份,希望健康和快乐。我想用一种粗犷的方式表达,我们被完美的数字时代图像宠坏了。回顾以前,手绘比电脑处理图像更加意义重大。在我们的时代,首饰的意义一直在改变,从材料到观念。我试图将手绘的首饰转化成为实体的,佩戴给现代的游牧者。”

速写

Maria Hees(荷兰,1948)

Robean Visschers(荷兰,1980)

赛博游牧

项链,2012

金,珍珠

“说起游牧性,电子游戏玩家必须夜以继日地工作,因为如果我们被数字时代的电脑技术超越了,电脑学家和人类学家便会开始研究我们,他们将会把电子游戏玩家视作原始游牧民族。”Robean Visschers开了这么一个玩笑。

赛博游牧

Robean Visschers(荷兰,1980)

Katharina Dettar(德国,西班牙,1988)

Cayuco

胸针,2012

银,金,玛瑙,钢丝

非洲的Cayuco是一种传统的手工技术,但是今天它又很多象征意义。Katharina Dettar说:“Cayuco开始成为绝望的同义词,意味着穿越地中海到达欧洲去追求幸福的生活。很多非洲人冒险乘坐超载的独木舟以图穿越大海,我的胸针象征了那倍受折磨的身体和精神。有时,他们不幸被大自然玩弄,他们的船被打翻,然后消失在茫茫大海中。有时,有些人历尽千险,如愿以偿地抵达了欧洲,但是他们仍然作为非洲人流浪在异国他乡。

Cayuco

Katharina Dettar(德国,西班牙,1988)

Leon Mommersteeg(荷兰,1957)

重温Kagamibuta

吊坠,2012

木料,琥珀,玉,丝,综合材料

传统日本的服装没有什么口袋,所以男人们随身携带的一个包来装东西,像钱。几百年前,人们用一些日常的材料来做首饰,如木头。“基于这点启发,我觉得那些日常材料最适合用来传达我们的生活状况,于是我试图用我身边的材料来创作,比如笔,钱包,电话卡和银行卡。”每一种不一样的材料(碗,唱片,细线)的Kagamibuta风格的吊坠,都是百里挑一,都匠心独具。它们足以表达我们的每一种感情,在每一种状态下,在每一种场合中。

重温Kagamibuta

Leon Mommersteeg(荷兰,1957)

Minna Karhu(芬兰,1977)

印度饼

耳坠,2012

合板,画

班查尔人是印度的游牧部落,在一张照片上,一个班查尔老妇人戴的奇特耳环给了Minna Karhu灵感。这个耳环叫做“印度饼”,有着宗教意义和社会意义。沉甸甸的耳环在耳垂撕 扯出来的长长的耳洞,耳洞越长,就意味着越富有。Karhu说:“这张照片提醒自我定位是多么重要,于是我想做一个彰显个人价值的符号佩带在耳朵上。这个耳坠提醒我去珍惜和保留我独特的过去。

印度饼

Minna Karhu(芬兰,1977)

Maryvonne Wellen(荷兰/德国)

一个宗族的肖像

项链,2012

玛瑙珠子项链和合成石膏的吊坠,Z.corp 3D打印,彩绘

如同它的设计,技术成分也给评审团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们都以为它是与众不同的。 Wellen将还不成熟的3D打印技术应用到一个新的水平。该挂件让人联想到一个面具,但如果你仔细地看,你能发现它是由十个面具组成。这个以椭圆形为基本形的完整的面具,和它每个独立的部分一样,讲述着一个个故事。这件作品让人种学和太空时代发生了奇妙的连接”。

一个宗族的肖像

Maryvonne Wellen(荷兰/德国)

Judy McCaig(英国,1957)

在风中,在石头中

胸针,2012

头发,金,铁,黄铜,银,丽光板

传说中,柏柏尔人是生活在撒哈拉沙漠中的游牧部落,他们饱受威胁的的生存方式成为了Judy McCaig的创作灵感。“对于西方核能工业而言,铀矿是至关重要的,而这片土地因为饱含铀矿,所以一直处在战争的笼罩之下,此外,干旱和政府的政策,都使得他们的传统生活方式面对着重大威胁。骆驼商队的贸易和放牧是他们主要的生活方式,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他们悠久而深厚的文化能够设法让他们的游牧方式继续存在在这个越来越残酷的世界上吗?”。McCaig对这个问题充满好奇。这些游牧部落以一种及其珍贵的价值对抗着我们的生活方式,那就是“渴望失去的自由。渴望免于污染、过度放牧和噪音,以及渴望宁静的世界。”

在风中,在石头中

Judy McCaig(英国,1957)

Nora Liran(以色列,1958)

我懂得你来自哪里和你正去哪儿

项链,2011

蛋壳,银

珍珠一直是贵族们的首饰并且象征着纯洁。珠母层保卫着内部的生命,像蛋壳那样。Nora Liran说:“不同于只能装饰少数特权阶级的珍稀而昂贵的珍珠,蛋壳被最广泛地接受,被每个人和每个角落。这个正说明了蛋壳的内敛和谦和。我压碎无数的蛋壳,并把它们粘起来,一片又一片,一层又一层。把脆弱的结构层积成坚硬的石头,然后把这些珠子困扎起来,穿成串,用银扣子联成一个项链。所有的石头模样的珠子都表达了时间的层积,像珍珠,也像缝合过去和现在的桥。

我懂得你来自哪里和你正去哪儿

Nora Liran(以色列,1958)

孙杰(中国,1984)

大鱼

胸针,2012

银,铁,汽车喷漆,印度木

孙杰把视点放在鱼群和渔业的游牧类型上。2010年的一个夏天,孙杰在荷兰的一个渔村Volendam度过了两个星期。在那里,仍旧有人用传统的方式捕鱼。当船满载而归驶进港口的的时候,无数的鱼尾跳跃在渔网和水面之间,那种声音,那种混乱的场面,让人难忘。“很难讲是什么使我激动不已,尽管我分不清楚它们是快乐的,还是挣扎的?总之我希望可以用我的胸针去传达那一瞬间让我感动的美。”

大鱼

孙杰(中国,1984)

Edu Tarin(西班牙,1984)

复兴2

胸针,2012

铜,搪瓷,钢

每个人对首饰的理解都是不同的,但是每个人都认可一些造型,象征和意义。Edu Tarin研究我们共同的文化记忆之中那些关于首饰的相同的观念,意识和图像。“我质疑今天的首饰业的基础,我认为在当前严苛的背景下,首饰需要重新被解释。”在这个作品中,Edu Tarin 用一个基本型重复一次又一次。“直到一个新的形式的首饰从独特和从我们对首饰的普遍认识中浮现出来,它连接了主观和共同的认识和理解。

复兴2

Edu Tarin(西班牙,1984)

Raewyn Walsh(新西兰,1969)

悬挂的容器

项链,2012

银,树脂,丝线

移民者携带着家族的宝石,那是一种象征着便携的、可以用来开始新生活的财富。Raewyn Walsh说:“今天最有价值的东西都是不可触摸的:时间,回忆和归属感。我生活在后殖民主义的国家,我既是征服者,又是被征服者。我试图尊重传统,试图在新的传统建立的时候保持敏感。这个悬挂物表达了我的“怎么建立一种过去和当代世界的联系”的思考。在这里,我歌颂时间,回忆和归属感。

悬挂的容器

Raewyn Walsh(新西兰,1969)

Laila Smith(英国,1971)

航班胸针

胸针,2012

银,木头,玻璃

Laila Smith从一本书里找到一片片磨损了的布,这本书是一本由蓝色的布装订而成,里面有奇特的数字,记号和柱形物。“这本书是我的爸爸收藏的,它是一本六、七十年代领航员的航行日志。人们为了商务、乐趣或者逃避什么东西而旅行。人们几乎从来都需要有人来指引他们的旅行。这个日志记录了有意义的日期和行程,时间和目的地,这本日志也传达了旅行怎么将他们的生活转移。所以我说每种交通方式都是游牧经验的附属品。”Smith如是说。

航班胸针

Laila Smith(英国,1971)

Casey Fenn(英国,1988)

历史在增长

戒指,2012

红黏土,土,果树籽,黄铜

传统的游牧民族总是不留痕迹地迁徙。而我们,则是想方设法地留下自己的痕迹,为了回忆,为了给别人留下意义,为了自己的身份定位。这个戒指用泥土嵌了一个单颗瓜子并且被覆盖在一个圆盘中,这个圆盘上镂刻着拥有者的名字和生日。佩带者给这枚戒指植入了自己的定位(一个特殊的地方),允许它生长、死去。这些身份符号的细节可以让人更加容易地通过社会关系回归自己的本源。

历史在增长

Casey Fenn(英国,1988)

Barbora Dzurakova(斯洛伐克,1984)

我们两个之间

项链,2012

黑曜石,美蛋白石,粉色宝石,有机玻璃,棉

Barbora Dzurakova在青海拍了一张西藏牧民帐篷内部装饰的照片,于是中国就成了她探索的起点。在她看来,西藏的牧民们亲密无间,因为在数个世纪里,西藏人在严酷的环境里繁衍、生存、迁徙。他们的首饰也体现了他们的这种生活方式。Barbora Dzurakova提示了一点特征“他们的首饰在简洁之中蕴涵着高贵和宏伟”。她对这种具有简单性和复杂性的双重状态的生活方式称赞不已。“我的作品从形式连结着日常生活的种种状态。他们用一种只可意会的方式象征着国际间的迁移和区域连接。这个作品这种给我的心灵带来从未有过的震撼。

我们两个之间

Barbora Dzurakova(斯洛伐克,1984)

Ariane Ernst(德国,1958)

大城市女孩

项链,2012

铝,3d打印尼龙,时尚珠宝

Ariane Ernst在德国黑森林的一个小城镇长大,她从小梦想住在不同的地方。“我真的这样做了,当经我拿到高中毕业证之后,我去了布鲁塞尔,维也纳,纽约,杜塞尔多夫,斯德哥尔摩,最后又返回杜塞尔多夫”。这些大城市让她十分振奋。“登陆streetstyle.com。你能发现城市女孩表达自己的方式,来源于环境和文化的影响。”Ernst把她的世界和经历用首饰来表达,她说:“一旦你离开了故乡你就开始用不同的视角来思考你的根。”

大城市女孩

Ariane Ernst(德国,1958)

Juliane Kessler(德国)

交通标志

胸针,2012

铝和钢

“乍一看来,它似乎是一个简单的设计,但是当你用更长的时间去关注,完美就会呈现在眼前”,评审团如此说。这枚胸针是由回收的交通标识牌制作而成。这听起来很容易,但没有什么比真理更遥远。结合作者的创作动机和龟的象征元素,不难看出这件作品的内涵是丰富而且强大的。
最为精彩的部分是这个首饰的背面:钢针巧妙地夹在胸针的纽结上。一个精彩又优雅的解决方案。“这枚胸针是一个完全个性化的首饰作品的经典案例”。

交通标志

Juliane Kessler(德国)

Sina Wasserman(德国,1986)

发票

胸针,2012

发票,棉线,订书针,银

“我的灵感来自于工作的迁徙,人们在工作和家之间游弋”。Sina Wasserman说“对于大多数来说,流动性是一种基本的工作需要,两个商务人士帮助我收集了他们旅行的票据。我把这些票据沿着可以撕的虚线捆扎起来,就用这样的方式把他们的旅行财务文件归档,或者上交给老板。Der Resiende是一个可以呈现当代生活机动性和流动性的胸针,对于商务旅行者,发票的收集和归档就是他们时常生活的一部分。

发票

Sina Wasserman(德国,1986)

Tabea Reulecke(德国,1981)

NON+ULTRA

胸针,2012

木头,银

Tabea Reulecke说:“海马的象征意义是复杂多样的,在一些地区它是好运和性能力的象征,那些Moken,Bajau和Sakai的海洋迁徙居民因此把海马当成他们的装饰品。古希腊和古罗马人相信海马象征着海神Neptune和Poseidon,同时它又是力量和团结的象征。古欧洲人认为海马把已故船员的魂魄带到阴间。而在中国文化中,海马则是海中之龙,同样的,他们也敬畏海马的力量并且认为海马是好运的象征。

NON+ULTRA

Tabea Reulecke(德国,1981)

Amanda & Matthew Caines(英国,1965,1961)

所有我永远需要的

项链,2012

金,银,木,棉线,铜,骨头,打火石,复古面料

“我们发现所有那些海边和路旁的游牧者都有相似之处,他们背着必需品,打火石,刀,等等。今天,同一时空之下,西伯利亚僧人随身带着他们守卫灵魂的法器,我们也携带对我们有着重要精神意义的东西,比如一张照片,或者一块故乡的石头。在我们的项链里,包含着多个我的必需品,比如多功能小刀,用来识别方向的占星地图等。为了寻找这些,我参考了很多资料,包括萨米人,甲骨文,因纽特人的雕刻地图,还有来自多种文化的护身符,”Amanda & Matthew Caines如是说。

所有我永远需要的

Amanda & Matthew Caines(英国,1965,1961)

Daniela Malev(德国,1972)

马鞍

胸针,2012

银,铁

“我的灵感来自于传统游牧方式:骆驼扛起了一个家庭所有的东西,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Daniela Malev这么解释。“我住在三个城市,家,学习,爱。我认为我属于新型的游牧者。我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我的手机,充电器,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护照,信用卡。我的实体行李越来越少,而我的数码财产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关键。我的胸针以寓言式的晚餐为依据,面向不同的方向,他们收获或者发出东西。这个折起来的小小的环形证明可以连接并支持每一部分。

马鞍

Daniela Malev(德国,1972)

Sung Min Jung(韩国,1986)

运动

项链,手镯,戒指

黄铜,绿松石,珊瑚

蒙古包是蒙古游牧的牧羊人最重要的财产。Sung Min Jung说:“当一对新人结婚的时候,他们的父母便给他们一个新的蒙古包,通常,蒙古包是由木制的格子架构而成,再加上毛毡覆盖。它们可以快捷地移走的特性启发了我。游动性的表现,关键是游牧性的存在。我的设计是以蒙古包的格子构架为基础。因为这个设计本身是多功能的,既可以做项链,又可以成为手镯和戒指。因此我的设计是你身体上那无法割舍的的一部分。

运动

Sung Min Jung(韩国,1986)

Vernon Bowden(新西兰,1966)

战利品

项链,2012

芭比娃娃腿,回收铝质烤肉架,沙盘,绳

Vernon Bowden说:“我用老套的方式做了一个花蕾型的项链,或者说像大洋洲的鲸鱼牙齿的项链。创作的原型在某种程度上是我对首饰的观念:他们一贯是用来显示多种社会地位和价值标准的方式。在这件作品中,现成品的运用,比如芭比娃娃的腿,赋予了作品更多的内涵和不同层面的意义。最终,作品的标题“战利品”作为解释作品的切入点,并且成为作品一部分。

战利品

Vernon Bowden(新西兰,1966)

Verena Kletter(德国,1977)

QlamouR

胸针,2012

银,钢,水晶

Verena Kletter说:"我使用QR密码作为信息的扩展方式。这个胸针连接了网站,社交媒体,图像和信息。它是一件迷人的,可以佩带的显示的身份装饰品。一件非常有价值的古代钻石和翡翠首饰启发了我去设计这么一件作品,不同的是,那件经典的古代胸针只能在被人佩戴的时候传达信息,而我的胸针则可以通过移动设备和身体独立地交流。

QlamouR

Verena Kletter(德国,1977)

Saskia Govaerts(比利时,1989)

新游牧-零度时间

手镯,2012

镀金铜

Saskia Govaerts说:“当我研究传统的迁徙部落Wodaabe部落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有些人戴着西方的手表,他们部落的迁徙依赖月亮的周期,所以他们并不使用我们的时间。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很多手表根本不走,这就说明对他们来说,手表只是一个装饰而不是一个工具。这一点启发了我,于是我做了四个手镯。第一个手镯非常接近经典的手表轮廓。接下来的每一个手镯也都来源于手表的元素,但是逐渐加工处理,最终创作出抽象的形式。我试图通过这些手镯质疑功能的有效性,并且时寻找“什么是辨别客体的标准”。

新游牧-零度时间

Saskia Govaerts(比利时,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