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 —— 护士, 医生, 医学研究

Lust Design
Thomas Castro,荷兰著名设计师,ArtEZ艺术学院平面系主任,Lust工作室创始人。在08年社会能量——当代荷兰交流设计展和09年北京世界设计大会上,Thomas均做过发言。

本文系Hothothot工作室在荷兰ArtEZ艺术学院的2013毕业设计展上对平面系主任,著名设计师Thomas的采访。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Hothothot:感谢您在展览上的解释和推荐,你提及了5个设计作品,在解释它们的时候,提及到“设计的未来”,这里能不能稍加详述未来的设计的特征?

Thomas:当然,我想未来的设计,还有艺术,都是从传统中走出来,尽管前进的并不快,像纸媒设计,影像作品仍然很有效,但是未来的设计又不只是关于新的技术和媒介的,所以在ARTEZ,我们一直在教学生对未来进行前瞻性的思考,而不要仅仅满足于做最漂亮的设计,比如漂亮的书,海报,网站,apps或者所有基于传统媒介的作品。另一方面,我们倾向于内容的创作,形式本身也是内容,比如你看一张海报,你看到的海报的信息,那些信息的呈现形式也构成了内容,所以这些内容需要定用海报来呈现,而另一些内容最好用其他方式去传达,或是影像、装置、诗歌、网站,apps等等等等。我们一直在强调内容,而不是媒介,所以我倾向于训练学生了解所有的媒介,书籍设计,海报设计,摄影,互动技术等,学生自主来决定他们将应用哪种媒介,我认为这种方式更能培养设计师。

Hothothot:是的,我同意。但是要学生在4年的本科教育中掌握这么多的视觉传达手段,可能吗?

Thomas:我觉得在4年里,他们不可能“掌握”这些技术,但是获得这些方面的知识,了解到各种媒介的特征,获得媒介的选择权是可能的。如果试图掌握这些技术,研究生的学习是一个必要的阶段。

Hothothot:学生的个人工作方法也将更成熟。

Thomas:是的。对于本科生,更多在教他们思考的方法、设计的规则和规律。对于训练学生怎么思考、怎么选择媒介、怎么创作内容,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教学工作,包括设计史、各种媒介的优势和特征等。所以第一年的学习都是和基础有关的知识。第二年开始一些技术性的学习。我们不讨论很多的过于专业的东西,比如设计师的职业生涯等。我们不讨论设计风潮等等。第三年里,我们开始讨论一些专业的规则,比如网格。你知道在很多院校里,学生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训练网格,他们被告知,这是设计的规则。而我们认为过早地设定规则,学生的创造性就会受到限制,再自由地创造就会很难。你看学生想把文字放在书的边儿上,他马上自我否定:“不行不行,超出网格了!”简而言之,首先给学生自由,再接触设计规则。在第四年的时候,很多学生开始实习半年,另外半年开始毕业设计。总之这就是ArtEZ的方法。我想在中央美院(CAFA),你们可能第一年就开始学习网格了吧?

Hothothot:不,第二年。设计史呢,是哪一年开始学习呢?

Thomas:整个四年都要学,从第一年开始。

Hothothot:每年都要学,是不是不同的层面?

Thomas:是的,第一年学习艺术史,从1700年开始。

Hothothot:为什么从1700年开始呢?

Thomas:哈,很多学校的艺术史从埃及时代开始学起,从很古老的雕刻,壁画开始。那些太原始了,那些艺术家还在“嗷嗷嗷嗷”怪叫呢。太老了,太没有必要了。

Hothothot:所以是从现代艺术开始。

Thomas:其实那才是艺术的开始。你知道,在这之前,艺术是宗教的一部分,像是执行上帝的任务。18世纪开始,艺术成了职业化的,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Hothothot:艺术家作为职业化的社会人,而不是教堂艺术家、宗教艺术家。

Thomas:没错,以前那是在完成宗教使命,他们接受完工艺训练就可以胜任了。教堂给他们创作理念,他们往墙上画画。但是现代艺术家的创作是为了市场、大众、自己。

Hothothot:我创作故我存在。

Thomas:正是,所以艺术史从这个时候才开始。我们第一年要学的艺术史也从这儿开始。第二年,我们开始学媒介的历史和理论,像麦克卢汉等重要的媒体思想家和理论家。另外就是现代艺术,当然还有哲学。

Hothothot:也是当代哲学吗?

Thomas:是的,我们不愿意回到柏拉图,他的思想太老了。我们从现当代的开始学习,像康德等。有意思的是这些知识都可以用在设计上。这些是设计师创作“内容”的不可或缺的知识。无论是你窃取他们的观点还是借鉴一下,他们总会给你启发。举个例子吧,比如隐私问题。这是个信息的问题,很多国家的政府实施信息监控,窃取emial、监听电话,在中国尤为严重。设计师需要注意这个问题。与此同时,很多哲学家、思想家也在研究这个问题。这个时候,关注他们的研究就能学到怎样创造内容、怎样思考,而不仅仅是在学平面制作工具。

Hothothot:对设计师来说,这个也更能前瞻未来的设计。

Thomas:没错,对发展中国家尤其重要。比如我的祖籍是菲律宾,那里很多学校的学生还在模仿大师的设计效果。比如我在中央美院做workshop的时候,有学生在图书馆找到他喜欢的设计师的作品果,告诉我“嗨,Thomas,我想做成这样”,我问他“什么是你的研究项目呢?别人已经做好了,为什么还要做呢?”他回答我“我喜欢这样的效果,我只是想做成这样。”其实这个反映了很多人对设计的认识,不是设计工具的问题,不是设计效果的问题,而是设计立场,怎么去思考。仅是拷贝,很难有创新,因为你很难发现新的东西。所以我们在教学的时候特别强调去探索、尝试,创造新的东西。这是我们的核心教学,至少去发现点儿独特的东西吧,我的朋友。

Hothothot:嗯。

Thomas:也许中央美院需要更多年轻的老师。

Hothothot:哈哈,现在也在改变。更多年轻的老师在教学,像吴帆,蒋华。

Thomas:嗯,还有我的朋友wangjieyuan。

Hothothot:wangjieyuan?

Thomas:对,你知道他吗?他是CAFA的课程主持,安尚秀工作室的……(给我看他的email)

Hothothot:哦,wangziyuan,王子源。当然,我知道。嗯,回到刚才的话题,对很多平面设计师来说,最难的是“创造内容”。

Thomas:我知道这个情况。我们是怎么做这件事呢?需要学习设计史和设计理论,大家一起听讲座,下去把有相似研究的人分成多个小团队,他们在一起作研究、讨论、写作,这个主要是二年级的课程。这个训练的重点在于培养学生去思考。比如这个研究是关于“包豪斯不是好学校”,学生阅读了很多包豪斯的设计理论,找到那些是错的,找到自己的观点。这是一个理论研究项目,也是一个调查。

Hothothot:我下一个问题是,作者和读者身份互换是当代文化的重要现象。比如传统媒体时代,少量的作者,大量的读者。当代媒体环境下,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传图片、写文字,创造内容,但是少有人阅读。

Thomas:这个不一样,并不是能写字的都是作者,会用美图绘绘的都是设计师,他们只是制作者,不是作者。作者能够创造出新东西,制作者只是制作。换句话说,作者在思考,制作者在干活儿。就像facebook的用户,他们更多在制作图像、内容,但是他们并不思考为什么。今天,每个人都有电脑,很容易使用photoshop等软件,每个人都能制作一些东西,问题是他们只是制作者,而非作者、思想者。而作者和思想者在一起,他们有能量做一切事情。看我的手机,这个fliker,很多人拍了很漂亮的照片,看,洛杉矶,纽约,很cool,是吧。但是你看得出来,没有思考在作品的背后。所以谁是摄影师,谁是作者,谁是图片制作者,谁是思想者,这个问题的回答绝不取决于“制作了一个漂亮的,或是惊奇的东西”。设计不是一个服务性的行业,而是思考。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他要问很多问题:“什么是摄影的规则?”“怎么去展示作品?”也许很多摄影并不漂亮,但是很有价值。现在有些16岁的孩子都能用简单的技术做网站,技术在今天太容易使用了,好的设计师需要问“为什么做网站?”“什么是网站设计的规则?”“网站的内容可不可以用其他方式去传播?”你懂得,16岁的孩子是不会问这些问题的。他只是把内容放在网站上,仅此而已。我想这个道理你明白的。

Hothothot:当然,所以今天设计师需要动脑子思考,而不是动更多的手。

Thomas:对,应该去思考设计在未来的摸样。现在你可以用简单的技术去设计书,用去设计网站,问题是怎么作为一个作者去使用这些东西。

Hothothot:嗯,那你觉得这里毕业的学生大多都能成为“平面思想者”吗?

Thomas:我想大多数人都身兼数职,既是思想者,又是制作者。很多时候你需要做一些漂亮的设计、新的设计,去挣钱嘛!对于好的设计师来说,要思考物理媒介的功能和特质,首先问的是“为什么是做海报,为什么是logo,为什么不用email去传达信息,为什么……”ArtEZ的学生首先要质疑这些媒介,质疑这些项目。先质疑才能找到更好的方式去完成项目。

Hothothot:对,还要质疑设计师的角色、定位。但是我想在工作中,很多客户是对抗这种质疑的。他们经常会说“我只需要一个logo,给我一个漂亮的logo,仅此而已”。

Thomas:对,这些客户只需要一个制作者,而不是设计师。你可以回答“你只需要一个logo,那好,去logo设计网,那里有很多很便宜的解决方案”。

Hothothot:但是很多设计师为了500欧元必须做。

Thomas:是的,我的公司拒绝了很多类似的项目。对我来说,太无聊了。比如一个博物馆要我做logo,我首先需要问“你们遇到了什么问题?”而不是“什么时候要这个logo?”现在我给你另外一个例子。比如讨论医学的时候,有三个层面的工作人员:护士、医生和医学研究。我希望我的学生成为医学研究。护士和图像制作者一样,是不思考的。虽然懂得怎么让病人舒服、用药,但她是在执行医生的要求。在这次毕业展览上,有一些医生,他们可以找一份好工作,不错的收入。但是也有一些护士设计师。重要的我引荐给你的那几位是医学研究方向的设计师,可能还不够成熟,但是他们在思考更高层面的问题,在探索行业的问题,他们能够对未来的设计起到探索的作用。这正是艺术设计学院的教学作用。这是学术级的研究,而不是技术层面的课题。我想在中国也会有一些技术性的培养学校,一年的训练,学生就掌握了很多技术,然后出来工作。他们在从事制作的工作,其中的佼佼者也能够成为医生,但是多数只是护士。

Hothothot:医学研究需要更多的知识,更多的质疑。

Thomas:没错,需要发现更多的联系。像对癌症的研究,医学研究人员发现这类药品可能对付不了癌症,却更适合其他的病况。这是个更高层面的思考,从更高层面上建立从未有过的联系。这正是我最感兴趣的部分。从这方面去思考设计,你能研究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我和客户讨论这些问题,很多时候要不停地问问题,去挖掘客户究竟需要什么。虽然他们说我需要一个logo、一个web,但是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logo和web解决的问题呢?当然也有客户很坦白地说“我实在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你告诉我吧”。无论如何,设计不仅仅是生成什么产品,而是一个研究型的工作。你需要找出来客户的问题,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探索挖掘更好的解决方案。现在荷兰,或者在欧洲,越来越多的客户接受这种设计思路。他们认识到设计师是一种研究人员,并且肯定他们的价值,支持设计师去尝试更有效的解决方案。但是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像中国、菲律宾,很多客户还是觉得设计师是一种服务人员,对吗?

Hothothot:哈哈,据我经验,越是大客户,就越是强势。你也做很多商业设计吗?那些商业客户也很支持这样的研究吗?在做这些商业客户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支持你的工作的呢?

Thomas:当然了,像奥迪、飞利浦,他们要求我们为他们做研究。比如,奥迪听说我们做研究做的很好,于是请我们帮助他们开发一个移动平台。他们不要求我们做产品,只是要我们作研究,研究交流的方法。我们先问他们一个问题:“我们有一个问题,当人们讨论未来的汽车和移动设备的时候,人们考虑的是丰田,本田,宝马还是奥迪呢?”奥迪很希望知道答案,很希望知道大众是怎么想的。他们问“有什么好方法去收集大众的想法呢?”,所以我们说“嗯,也许你们需要首先提升一下自己的思考,而后再考虑产品,观念先行,汽车其后”,是吧!我们接着问:“什么是概念上的汽车呢?”为了推进思考,我们建议他们从一个移动平台开始,要求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包括工程师、研究员、消费者等,一起去讨论什么是移动设备和汽车,最后把意见放到网上。在这个案子里,我们并没有研发出一个实体的产品,而是找到了一个更有效的解决方案,一个收集、发布信息的方法。现在,越来越多的商业公司开始学习我们,学着做研究。

Hothothot:是不是只有那些高端公司才做这样的研究呢?像可口可乐,奥迪……

Thomas:也许不是。我们开始被奥迪这样的大公司认可,同时也被一些中型企业认可。这是一个时间的积累。很多年轻的设计师,希望快点挣很多钱,做很多商业设计,这不利于名望的培养。如果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思想者、作者、研究者,你能够更著名也更有价值,尤其对未来更有价值,因为未来有很多的问题。像你的研究项目,数字信息时代里,一切都能复制,什么规则适应于数字时代呢?这是中层以上的设计师思考的问题,设计走向何方?思考这样的问题的人,也正是我们尝试培养的。

Hothothot: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Thomas: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