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风险投资与创业公司的失败

“风险投资家通常都是非常安静地埋葬创业公司的尸体。他们强调成功,但一点儿都不会谈论失败。”

大量鼓动人心的创业报道、争相把钱扔出去的投资人、越来越低的技术学习门槛诱惑了一颗颗改变世界的雄心。

为什么那些风险投资公司不在他们的网站上列出自己失败的投资项目?

这个问题听上去过于天真,因为没有任何规定要求风投必须列出上述信息。但如果这些信息被公开,那么在光鲜背后所掩藏的一定是成堆成堆的失败品。

近日《华尔街日报》就揭晓了这个风投行业的秘密:四分之三的创业公司都以失败告终!

数据援引自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哈佛商学院高级讲师史克尔高斯特(Shikhar Ghosh)在报告中写道:“美国市场上,风险投资支持的创业公司大约有四分之三最终无法向投资者返还资本。”不过,行业中的另一个机构,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估测,仅有25%到30%的风险投资支持的创业公司会倒闭。行业中通常的说法是,十家创业公司中仅有三家或四家会完全倒闭,另外有三家或四家会向投资者返还原始投资,有一家或两家会给风险投资家们带来重大的回报。

高斯特将双方之间结论的巨大差距归因于市场缺乏对倒闭创业公司的深度研究。“风险投资家通常都是非常安静地埋葬创业公司的尸体。他们强调成功,但一点儿都不会谈论失败。”在美国的一项风投调查中,88%的风投网站都不会显示已经失败的投资项目。高斯特得出的“75%创业公司都会失败”的结论来自于2000多家曾在2004年到2010年之间获得风投的公司数据,它们一般都至少融到了100万美元。此外,高斯特还对风险投资公司的资产组合进行了梳理,并与创业公司的从业者进行了交流。当他检查2000年到2010年之间获得风险投资的公司的数据时,结果也类似。当然,行业内对于“失败”的定义有各种不同的标准。如果失败意味着清算所有资产,投资者损失所有资金,那么预计有30%到40%的创业公司可能会失败。而如果失败的定义是未能带来预期的投资回报率——比如说,特定的营收增长率,或者是现金流实现收支平衡的日期——那么根据高斯特的研究,95%以上的创业公司都算是失败了。

在问答网站Quora上,风投投资人亚当马奇克(Adam Marchick)将融到过A轮的创业项目关闭后给投资人的回报分为五个等级:

1.创业公司倒闭,投出去的钱未获得任何回报;

2.公司被收购,但卖掉的钱不足以弥补风投的总投资额;

3.公司被收购的钱能够弥补投资额,但总数少于5000万美元;

4.公司被收购的钱介于5000万美元到1.5亿美元之间,这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5.公司被收购的钱高于1.5亿美元,那这真是交到好运了。

这五个等级中,亚当马奇克认为,50%到90%的公司最终都是第一个结果。如果是在经济泡沫时期,这个比率可能接近50%,但是到了经济萧条时,这个比率就会达到90%。至于最后两个比较幸运的结果,第四个结果的比率在3%到6%,第五个结果是1%到5%。

整体而言,创业公司成立以后的头四年时间里,没有风险投资支持的公司倒闭的频率要高于有风险投资支持的公司,典型的原因在于如果其商业模式行不通,那么就会没有足够的资本来继续运作下去。而有风险投资支持的公司则倾向于在四年后倒闭,也就是在投资者停止投入更多资本以后。这也是高斯特给出的结论。

另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LS)和以鼓励支持创业为宗旨的非营利组织考夫曼基金(Ewing Marion Kauffman Foundation)发布的报告显示,在所有创业公司中,大约有60%会生存到第三年,35%左右会生存到第十年。这两份报告都仅考虑那些拥有员工的有限责任公司。对于那些未能生存下来的创业公司而言,它们倒闭的原因可能并非是失败了,而是被收购了,或是创始人转移到其他的新项目上去了;而与此同时,正在渐渐衰弱的公司也被计算为幸存者。

《华尔街日报》介绍了一个失败的创业项目案例:Goodmail Systems。该公司旨在提供能将垃圾邮件减少到最低程度的服务。其创始人丹尼尔德雷曼(Daniel Dreymann)于2004年从伊拉克举家迁移到美国,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与他人联手创建了这家公司。随后,该公司从多家风险投资公司那里筹集到了4500万美元,并与AOL、康卡斯特、CMCSA和Verizon等大公司建立起了合作关系。2010年事业达到巅峰时,这家公司曾拥有大约40名员工。但2010年初,这家公司与雅虎之间的合作关系破裂,随后就开始陷入困境。2011年初,一家《财富》500强公司试图收购Goodmail,但最终不了了之。不久以后,德雷曼就把这家公司的钥匙交给了一名公司清算人。

Goodmail的所有投资者都蒙受了“重大的损失”,德雷曼竭尽所能帮助那名清算人向投资者返还了尽可能多的资金。“那些人曾信任过我,支持过我。”但幸运的德雷曼并没有因为这次的失败就丧失了再次出发的机会。曾经投资过他的风险投资公司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的大卫科万(David Cowan)仍然坚持支持德雷曼,这位从业二十年的风险投资家是一位天使投资人,他对德雷曼新成立的创业公司Mowingo进行了投资。该公司开发了一个移动应用,帮助购物者创造自己的个人购物商城,追踪自己最喜欢的商店。

自古创业多艰难,但过去的一年仍有众多年轻人意气奋发地投入到了创业浪潮中。据《财富》杂志报道,斯坦福大学2011届MBA班级中16%的学生选择自己创业,这个比例在90年代仅有5%,就算在21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时期也仅有12%。创业浪潮背后的原因也显得极为明显,大量真真假假的信息都在传递这样一个道理:“此时不创业,更待何时。”大量鼓动人心的创业报道、争相把钱扔出去的投资人、越来越低的技术学习门槛诱惑了一颗颗改变世界的雄心。

创业比例不断高升,接下来失败比例自然也会不断高升。创业者的世界中,倒也有人从不回避失败的现实。孵化器500 Startups合伙人Dave McClure自称自己的公司就是一个“失败工厂”,但他对于失败的态度却表现的极为乐观:“我们在这里经常性地制造各种失败,但这也是一种学习的过程。习惯于失败,把人们所讨厌的东西转变成人们所喜欢的。如果你不愿意承担失败、没有经历过失败,那你永远也找不到通向成功的道路。”选择在创业者失败后又再次投资其另一个项目的风险投资人科万对于失败的解释也很宽容,“人们会因谈论自己的失败而感到难堪,但事实是如果你没有经历过很多失败,那么就无法做到正确,因为那意味着你并未投资于冒险的事业。”

最后,橡树资本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所著《投资最重要的事》一书中,有关“控制风险”的解释或能对风险投资人有所警示:“贯穿长期投资成功之路的,是风险控制而不是冒进。在整个投资生涯中,大多数投资者取得的结果将更多地取决于致败投资的数量及程度,而不是制胜投资的伟大。良好的风险控制是优秀投资者的标志。”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