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切格瓦拉的一生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Che Guevara

切·格瓦拉(西班牙文:Che Guevara),或简单称切(El Che 或 Che),本名埃内斯托·格瓦拉(Ernesto Guevara)全名埃内斯托·拉斐尔·格瓦拉·德·拉·塞尔纳(西班牙语:Ernesto Rafael Guevara de la Serna,是阿根廷的马克思主义革命家、医师、作家、游击队队长、军事理论家、国际政治家及古巴革命的核心人物。

自切死后,他的肖像已成为反主流文化的普遍象征、全球流行文化的标志,同时也是第三世界共产革命运动中的英雄和西方左翼运动的象征。

格瓦拉出生于阿根廷罗萨里奥,是这个西班牙和爱尔兰裔家庭的长子。他出生证明上的日期是1928年6月14日,但一些资料认为他实际上出生于5月14日。他的出生证明被故意修改,以掩饰他母亲在结婚时已怀孕的事实。格瓦拉父亲埃内斯托·格瓦拉·林奇的家族已在阿根廷生活了12代,是一个声誉卓著的家族。他的祖先帕特里克·林奇1715年出生于爱尔兰,后经西班牙转辗来到阿根廷,在18世纪末,他已成为了巴拉那河地区的总督。而他母亲塞莉亚·德·拉·塞尔纳·略萨的家族也已在阿根廷生活了7代,同样也是贵族家庭,祖先约瑟·德·拉·塞尔纳曾是西班牙最后一任驻秘鲁总督。格瓦拉的父母于1927年结婚。

1928年6月14日埃内斯托·格瓦拉在阿根廷第三大城市罗萨里奥出生。他的父母都是阿根廷的名门望族,条件优渥,而且观念开放,深受民主思想熏陶。

1937年格瓦拉9岁,上小学三年难,他开始对西班牙内战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卧室里他贴了一张西班牙地图,在上面随时标注战争的新动向。

在那仰望着他的小姑娘是格瓦拉的妹妹安娜·玛丽亚。她从小就崇拜自己的这位多病的哥哥。格瓦拉正在接一个完美的棒球。这幅似乎精心安排的图片被父亲林奇抓拍到了。他的摄影技术使他为历史留下了这位战士早年的许多珍贵形象。

格瓦拉在旅途上一直把奇奇娜当成自己坚强的精神依附。像任何一个脆弱的年轻人一样,格瓦拉不能忍受爱情不在身边的日子。这位一直向往天下的年轻人尽管留下了一只叫做“回来”的小狗,但显然,他的爱情并没有回来。在1951年10月20日,格瓦拉在自己的行程中给奇奇娜写信称其为“你那双闪着迷人光彩的蓝眼睛,使我终生陶醉”,然后此后不久,奇奇娜的眼睛就已经闭上了。这位勇敢的年轻人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痛苦并没有存留多久,在路上的艳遇与新鲜的世界就使他改变了立场,他已向新生活投降了。

格瓦拉与子女的关系特殊。他一生中共有5个孩子。他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极少,但却是一个与天下所有父亲具有同样本性的人。他称自己的女儿伊尔达为一朵“最美的爱情之花”。尽管他与这朵爱情之花的母亲只相处了数年。小伊尔达离开母亲,生活在格瓦拉和阿莱伊达缔造的新家,其中的心酸,切自然了然在胸。因而,相比较其他备受关爱的孩子,小伊尔达是格瓦拉最疼爱的一个。他在离开古巴时,专门给她写了一封信:“我今天给你写这封信,你却要在很久之后才可以收到。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在惦记着你。我想,你是可以永远为你父亲感到骄傲的,就如我为你而感到骄傲一样。”

1959年6月2日,格瓦拉与第二任妻子阿莱伊达结婚。卡斯特罗是他们的证婚人。由于工作太忙,卡斯特罗在他们的结婚证书上签字之后,在由新婚夫妇切开结婚蛋糕之前,就离开了现场。阿莱伊达皮肤洁白,脸上闪动着幸福之光。能嫁给一位身穿革命军装的男人是莫大的荣耀,当时橄榄绿军装已成为古巴军队的特别标志。婚礼是在阿尔贝托家里举办的。婚礼过后,切自己开关上车,嘴里朝天含着一支粗棒雪茄烟,带着新娘回家。幸福的阿莱伊达露出了她的白牙齿。

1月21日,伊尔达带着女儿来到了哈瓦那,夫妻相见,格瓦拉坦言爱上了别人。伊尔达悲痛欲绝。5月22日,两人离婚。6月2日,在卡斯特罗的建议下,格瓦拉与阿莱伊达结婚。在结婚时的一张照片上,人们看到,格瓦拉与阿莱伊达就像一对两小无猜的玩伴在做游戏。

他的伟大不在于伟大本身,而在于平凡、本色、真!

格瓦拉是读书的天才。即使在行军中,他也会让自己沉浸在高贵的书中。想想吧,一个拼死前行的游击队员身上除了一支步枪外,就是一本埃米尔·路德维格的《歌德传记》。这本书他读了很久,每读一段他都把自己的想象与心得付诸于自己著名的日记中。当然,这使他有时候并不像个战士,反而像他那还没有结束的摩托车之旅,只是他现在牵着一头骡子,街在革命前夕的山区。偶尔生病,像个病人。吸着雪茄烟读《歌德传记》,如同一个真正的诗人。

1 2 3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