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字仇杀队》思想的洗礼

“这张面具之下不仅是一副血肉之躯,还是一种思想。而思想是不惧怕子弹的。”

V字仇杀队(V for Vendetta)简介:影片根据著名作家阿兰·摩尔的同名绘本小说改编,故事发生在虚构的未来,德国赢得了二次大战,英国成为极权国家。一个代号为“V”的孤单英雄秘密从事着颠覆极权的革命活动,他救出的女孩“娜塔丽·波特曼”也成了他的黄金搭档。

有件事非常奇怪,“乌托邦”思想是从英国诞生的,而最著名的“反乌托邦”小说也都是英国人写的,如奥威尔的《1984》和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而且最近二十年来,著名的“反乌托邦”电影也都是英国人拍的,如《1984》在1984年被英国导演搬上银幕。1985年,特里·吉列姆在英国拍出他最经典的电影《妙想天开》。这部电影是奥威尔和卡夫卡的混合,对人们在极权主义和官僚主义体制下的挣扎,作了最形而上的镜像思考。似乎是为了更符合我的描述,吉列姆甚至离开好莱坞,特意加入英国国籍。和《妙想天开》一样,《V字仇杀队》也改编自英国作家的作品。也耸人听闻的假设英国成了一个纳粹式的极权国家。和《1984》一样,一个至高无上的党和“老大哥”控制了人们的一切思想。一个离极权主义最遥远的国家,一种与极权主义最陌生的体制,却被想象为一个必须炸毁国会、推倒重来的法西斯国家。乐观的人会说,这证明了只有最自由的体制,才能容忍最恶毒的批评。但悲观的人会说,是啊,连英国也可能出希特勒,人类还有什么希望呢。想想大英图书馆那两道恶狠狠的脚印吧。如果自由意味着同时产出乌托邦和反乌托邦,同时产出恐怖和非暴力。那么得胜的希望又在哪里?

影片中那个戴着福克斯面具的“V”,的确很有魅力,混乱了很多年轻观众的希望。很多人面对这部电影,企图分辨革命和恐怖主义的差别。但火药的出场,意味着它们之间一切差别都是可以被取消的。我也承认当“V”说出那段经典的台词时你很难不被诱惑,他说“面具下是思想,你无法杀死它,因为它刀枪不入”。几百年来,人们一步步把“思想”偶像化,当作真理本身去崇拜,最终导致相对主义和价值虚无。谁有资格说谁是错的呢,这一结论其实就是恐怖主义的本源。沃卓斯基兄弟的初衷,是借这部电影表达对西方宗教保守主义复兴的不满和逆反,但不满的列车通往哪里呢,竟然通向了反人类的地铁爆炸案。“思想”二字听起来很高贵,但人们往往不愿承认思想的主要成分,是激情和欲望再掺苏打水。

欲望无敌,这就是“反乌托邦”的原则。在《1984》中,奥威尔说,“做爱本身就是造反”,一次高潮就是对党的一次打击。温斯顿对他的女友说,“你只是一个腰部以下的叛逆”。亚里士多德说,理性就是对激情的克服。而腰部以下的叛逆,只是将这个世界由一种激情交给另一种激情。这也是我对《V字仇杀队》的评语。事实上,二十世纪并未诞生真正的“反乌托邦”精神,因为只有乌托邦才能反乌托邦。当一个“盼望不至于羞耻”的真正的乌托邦隐匿了,那些虚假的乌托邦你怎么去反呢,你的所谓反,其实只是替换。

V字仇杀队在线高清视频

V字仇杀队演讲视频(中英文字幕)

晚上好,伦敦。请允许我致歉,我跟你们很多人一样,欣赏规律生活的舒适,熟悉面孔所带来的安全感以及日复一日平静。我跟任何一个人都一样享受,不过就节庆的角度来讲,节庆是指用美好的假日来庆祝过去的重大事件,通常和某人的死亡或血腥残酷的争斗的结束有关,我想我们可以通过从生活中抽出一点时间,坐下来聊聊的方式纪念今年的11月5日,一个被可悲地遗忘了的日子,当然有些人不希望我们说话,就在此时此刻,电话里吼叫着命令,全副武装的人很快就会上路。为什么?因为尽管沉默代替了谈话,言语却总能保持它的力量,语言提供了表达见解的方式,而且它可以告诉那些愿意倾听的人们真相。而真相是:这个国家有些事情,不正常得可怕,对吗?残暴,不公,歧视和镇压,在这块土地上,你们曾经有过反对的自由,有过思考和言论的自由。你们现在拥有的是胁迫你们就范的审查制度和监视系统。这是怎么发生的?这要怪谁?当然有些人要背负比其他人更大的责任,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如果要找罪人的话,照照镜子就行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我知道你害怕,谁不会呢,战争,恐怖事件,疾病,曾经有无数的问题企图要摧毁你的理性,剥夺你的常识,恐惧控制了你。你在慌乱中投向了元首先生,亚当苏特勒。他许诺给你们秩序,他许诺给你们和平,所要的回报,是你的服从和沉默。昨晚我决定结束这种沉默,昨晚我摧毁了老巴里街,以提醒这个国家它所忘记的事情。四百多年前,以为伟大的公民打算将11月5日永远刻入我们的记忆中,他希望以此提醒世界 公平,正义和自由,不只是口头说说,它们是对未来的展望,所以如果你什么也没看见,仍然对这个政府犯下的罪行一无所知,我建议你让这个11月5日平淡地过去。可是如果你见到我之所见,如果你感到我之所感,而你愿意寻我之所寻,我请你在一年以后的今晚,和我并肩站到议会大厦的外面,我们将一起给他们留下一个永远永远不会被忘怀的11月5日。

英文原文:

Good evening, London.Allow me first to apologize .I do, like many of you, appreciate the comforts of the everyday routine,the security of the familiar,the tranquility of repetition.I enjoy them as much as any bloke.But in the spirit of commemoration.Whereby important events of the past usually associated with someone’s death or the end of some awful, bloody struggle are celebrated with a nice holiday.I thought we could mark this November the 5th a day that is, sadly,no longer remembered by taking some time out of our daily lives to sit down and have a little chat.There are, of course,those who do not want us to speak.Even now, orders are being shouted into telephones and men with guns will soon be on their way.Why? Because while the truncheon may be used in lieu of conversation, words will always retain their power.Words offer the means to meaning and, for those who will listen,the enunciation of truth.And the truth is :there is something terribly wrong with this country, isn’t there? Cruelty and injustice,intolerance and oppression.And where once you had the freedom to object to think and speak as you saw fit, you now have censors and surveillance coercing your conformity and soliciting submission.

How did this happen? Who’s to blame?Certainly there are those who are more responsible than others.And they will be held accountable.But again, truth be told,if you’re looking for the guilty you need only look into a mirror.I know why you did it.I know you were afraid.Who wouldn’t be? War, terror, disease.There were a myriad of problems which conspired to corrupt your reason and rob you of your common sense.

Fear got the best of you.And in your panic, you turned to the now High Chancellor Adam Sutler.He promised you order,he promised you peace and all he demanded in return was your silent, obedient consent. Last night, I sought to end that silence.Last night,I destroyed the Old Bailey to remind this country of what it has forgotten.More than 400 years ago, a great citizen wished to imbed the 5th of November forever in our memory.His hope was to remind the world that fairness, justice and freedom are more than words.They are perspectives.So if you’ve seen nothing ,if the crimes of this government remain unknown to you,then I would suggest that you allow the 5th of November to pass unmarked.But if you see what I see ,if you feel as I feel,and if you would seek as I seek,then I ask you to stand beside me,one year from tonight,outside the gates of Parliament.And together, we shall give them a 5th of November that shall never, ever be forgot.

V字仇杀队海报:

V字仇杀队故事情节:

V是一个科学实验的唯一成功者,他失去了记忆但是智力和体力都得到了强化 ,在科学家以为实验成功的时候,V通过隔壁牢房的人知道了真相,于是他炸毁了监狱逃了出来 但是他也全身烧伤了。电影中的英国应该是在经历了某个暴动时期后,由类似于公惨党的恐怖组织利用某种病毒和解药 制造恐怖活动让人民选择了这个组织执政。这个组织利用人们对安定生活的渴望实施类似于现在正负的强权统治,维稳成了郭嘉首要大事,人性 被压抑,自由被剥削 社会不公愈演愈烈。V要找元首报仇 ,表面上是对元首授权那个研究造就V现在的状况的复仇。实质上是V对自由和爱得渴望对元首暴政统治的复仇

V字仇杀队影评:

《V字仇杀队》是2006年科幻惊悚电影,詹姆斯·麦克特格导演、乔·西佛与沃卓斯基兄弟制作,后者亦兼写电影剧本。电影改编自艾伦·摩尔与大卫·劳埃德所著的漫画《V字仇杀队》。场景设在未来的伦敦——反乌托邦社会,描述戴着盖伊·福克斯面具的神秘人物、一位试图创造社会政治变迁,同时暗自推动激烈私人复仇的自由斗士V。电影由娜塔莉·波特曼饰演艾薇·哈蒙德、雨果·威文饰演V、斯蒂芬·雷饰演总督察芬奇、约翰·赫特饰演总理沙特勒。

影片原定的上映日期是2005年11月4日(这个星期五正好是火药阴谋400周年的前一天),但后来因2005年7月伦敦爆炸事件被推迟到了2006年3月17日(恰逢美国出兵伊拉克3周年),这一举动受到了不少批评家和观众的欢迎。但是,由于对之前两部改编自自己所作的漫画的影片《来自地狱》(From Hell)和《非凡绅士联盟》(The League of Extraordinary Gentlemen)极不满意,原著作者艾伦·摩尔并没有参与本片的制作。因而,制片方能够从影片中剔除原著漫画中的一些有关无政府主义和毒品的内容,取而代之的是一些2006年热门政治议题。由于影片内容在政治上相当敏感,本片不仅引起了持不同政治观点的观众的关注,也在各不同社会政治群体中毁誉不一。

开场字幕过后是影片的序幕:天主教徒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因试图炸毁上议院以推翻信仰新教的当局而被捕,并在随后被绞死。之后影片闪回到距2005年不久的将来(大约在2020年),此时的英国由一个被北方之火(Norsefire)控制的极权政府统治。违反宵禁外出的艾薇·哈蒙德被一群称为“Fingermen”的秘密警察团团围住。当他们正欲图谋不轨之时,一个戴着盖伊·福克斯面具的男人将艾薇从他们的手中救了出来。他告诉艾薇,他的名字叫V。随后,被政府视作恐怖分子的V带着艾薇登上了附近一座建筑的屋顶,观赏他在1812序曲的伴奏中摧毁老贝利(Old Bailey)的壮观场景。恐慌的独裁当局向民众宣称这是一次政府事先计划的旧楼爆破。但是很快V就潜入国营电视台,通过当局的宣传机器澄清了真相。同时,V呼吁全英国的民众在一年后的11月5日站出来,与他一起在议会大厦前示威以反抗独裁统治。他还在电视演讲中暗示,他将会在那一天摧毁议会大厦。之后,在政府电视台英国电视网(British Television Network)工作的艾薇利用职务便利,帮助被政府视作恐怖分子的V从电视台逃脱。V带着艾薇来到了被他称为“影子画廊”(”Shadow Gallery”)的家,并热情招待了她。V告诉艾薇,出于她的安全考虑她必须藏在这里。然而,当得知V已经杀死了政府的代言人刘易斯·普罗瑟罗(Lewis Prothero),并试图暗杀其他政府高官的时候,感到惊骇和厌恶的她下定决心从V处抽身离开。为了离开影子画廊,艾薇告诉了V自己的背景和经历,并向V询问有哪些事情她可效劳。于是V委派她假借满足安东尼·利利曼主教(Anthony Lilliman)的恋童癖之好的名义,渗透入这个腐化堕落的北方之火党的帮凶的卧室。

成功潜入卧室的艾薇试图向利利曼泄露V试图暗杀他的计划,但正在兴头上的主教却把她的话当成了玩笑。正当利利曼意欲不轨之时,V破门而入,将艾薇从主教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并下毒杀了主教。而艾薇则趁乱逃脱。走投无路的艾薇敲响了她在英国电视网的上司戈登·戴特里希(Gordon Deitrich)的家门。在他的家中艾薇惊讶地发现,戈登不仅收藏各种违禁的书籍和艺术品,还是一个未出柜的同性恋者——这些足以为他招来杀身之祸。不久之后,戈登通过在播出之前突然更改内容避开政府宣传部门的监控,在他主持的电视节目中大肆讽刺了最高首长亚当·沙特勒总理(High Chancellor Adam Sutler)。很快秘密警察“Fingermen”于一个夜晚在闯入他家中抄家并殴打他之后将他逮捕并处决。藏匿在他家中的艾薇也被“抓走”。在长时间的关押中,艾薇遭受了严刑拷打,甚至被剃光了头发。在牢房里,她发现了一个名叫瓦莱丽(Valerie)的女子留下的纸条。在纸条中艾薇得知,瓦莱里是一名之前同样关押在此的囚犯。而她被拘禁和迫害的唯一理由仅仅是她是一名同性恋。在监禁期间,审讯者恐吓艾薇,如果她不招出V的身份或下落,摆在她面前的只能是死路一条。而艾薇却一直宁死不屈。然而在处决的前一刻,艾薇突然被告知她已经自由了。走出牢房的艾薇发现,之前她所在的地方居然正是影子画廊,她在“监狱”中的经历也是V精心安排的。V遗憾地告诉艾薇,戈登已经因为收藏违禁的古兰经被杀害。面对无比震惊和愤怒的艾薇,V解释道,之所以让她遭受与他在拉克希尔拘留中心所经历的一样的折磨,是为了让她理解正直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它)是我们最后的底线”。艾薇一度因为V对她的折磨而对他无比憎恨和厌恶。但是很快艾薇意识到,这段经历让她学会了以没有恐惧的心境生活,也让她能够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在与V告别之后艾薇承诺,她将会在下一个11月5日之前再次与V见面。

与此同时,北方之火的警察头目总督察埃里克·芬奇被沙特勒指派前去调查V的身份。在调查的过程中,芬奇了解到了北方之火获得政权的全过程和V的来历。十四年前,由于美国在第二次内战之后的衰落,英国遭受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在一片混乱和绝望之中,极端保守的政党北方之火在上台之后通过一系列保守的极权措施重建了秩序:所有非基督徒及非异性恋者都被指为“国家公敌”,随后在一夜之间消失。正当自由的失落造成整个国家的分裂之时,一场造成八万人死亡的恐怖主义生物袭击煽动起了人民的狂热情绪,使全国上下再次“团结”起来。恐怖袭击带来的恐慌情绪使得北方之火顺利地压制了所有反对意见,并在之后的大选中以压倒优势获胜。而针对病毒的相关疫苗的发明也迅速终结了恐怖袭击直接威胁。然而恐怖袭击的阴影并未散去,北方之火也利用这一机会迅速将英国改造成为一个极权国家,党魁亚当·沙特勒也成为了总理,尽管他们当初的美妙承诺一个也没有兑现。然而芬奇很快发现,当初的瘟疫完全是北方之火为了夺取政权一手制造的大阴谋。制造瘟疫的病毒是通过对羁押在拉克希尔拘留中心(Larkhill detention center)的“社会渣滓”和政治犯的惨无人道的活体实验制备得的。V正是当年拉克希尔的人体试验品之一,不过他侥幸逃脱一死——他是48个试验者中唯一的幸存者。残酷的折磨并没有腐蚀他的智慧与思维,反而磨练了他超人的体格和意志。最后他纵火焚烧了拘留中心,他也趁机逃脱。不过他也付出了被重度烧伤的惨重代价。离开前,他发誓要报复北方之火政权。

接近11月5日时,V对北方之火的劣迹及暴行的揭露和谴责开始动摇他们政权的基础。人民开始相信V,并质疑他们是否应该继续受到这样的统治。为了加剧混乱,V开始有计划地向家庭和各种机构邮寄V的标准装束(包括面具、黑色礼帽和斗篷等)。一名男子身着V的行头抢劫了一家商店。一个女孩也因为在街上穿着V的衣服被警察打死。与此同时,芬奇勘察了拉克希尔的旧址。很快他发现,V甚至比北方之火自己更加了解这个政权和其中的每一分子。

11月5日晚,V再次邀艾薇与他见面,并在随后向她展示了一列装满火药(肥料硝酸铵)的废弃伦敦地铁列车。他将用这列列车准时摧毁议会大厦。他请艾薇亲手炸毁议会大厦。因为他认为最终的决定不该由他作出,而是应该将这一权力交给他一直试图唤醒与解放的大众中的一员。之后V前去面见北方之火现党魁彼得·克里迪。在他们先前的君子协定中,克里迪承诺将沙特勒总理交由V处置,用以换取V的投降。克里迪在V面前枪杀了沙特勒,但V没有按照约定投降。面对克里迪和他的手下的强大火力,V仍然在战斗中胜出,并徒手杀死了克里迪。但是这也使他受了重伤,生命危在旦夕。临终前他感谢了艾薇。他的遗体按照维京式葬礼的方式,在鲜花环抱中被安放在装满炸药的地铁车厢中。当艾薇被芬奇逮捕时,她正准备让列车启动。但了解了北方之火的政权的腐败残暴的芬奇允许艾薇继续发动。由于掌握实权的总理和党魁已死,没有上级指挥的军队并未阻止成千上万戴着盖伊·福克斯面具、向议会大厦前行进的伦敦民众通过。同一年前的老贝利一样,议会大厦在无数扬声器广播的柴科夫斯基(Tchaikovsky)的1812序曲(1812 Overture)的伴奏下被炸毁。艾薇和芬奇在附近的一处屋顶目睹了这一场面,芬奇问艾薇V的真实身分,艾薇回答“他就是我们每一个人”。而在广场上观看的民众(甚至包括在之前的故事中被杀的瓦莱里和戈登等人)纷纷摘下面具,露出脸上如释重负的神情和期待的目光。

V字仇杀队台词剧本:

瞧啊!站在你眼前的是一位卑微的杂耍老手,在命运的变迁下同时代里扮演着受害者与加害者的双重角色。所带的这面具不仅仅是虚荣的装饰,更是现已消逝的人民心声的残像。然而,我对于过往那些心中的怒火的无畏探索现在依然栩栩如生,我发誓我要铲除那些肮脏的毒虫,它们是作恶的先锋,更袒护着那些残暴贪婪的违背人民意志的行为。对于那些毒虫的裁决只有复仇,而那带有还愿性的复仇是不会徒劳的,因为它的价值和真实性终有一天会证明那些警醒者和高尚者是正确的。[大笑] 说实在的,我那乱七八糟奶油浓汤般的措辞无疑显得冗长累赘,所以,最后请允许我简单的补充一句,非常荣幸遇见您,请叫我“V”。

人民不应该害怕他们的政府,政府应该害怕它的人民。
*V 在这里是意译 John Basil Barnhill 的名言(尽管这通常是 被误认为 是 托玛斯·杰弗逊 所说的) “哪里的人民害怕政府,哪里就有暴政。哪里的政府害怕人民,哪里就有自由。”

给盖伊的便士?

这一曲我是献给正义女神的,这是为了纪念被她从这片土地上夺走的节日,同时向代替她的冒牌货,致以敬意。

情报你已经有了。所有的人名、时间都在你脑子里。你想要的,你真正需要的,是个故事。 ……那我只好让你自己判断了,总督察先生。正如很多故事一样,这个故事开始于,一名年轻的冉冉兴起的政客。他是非常虔诚的教徒,是保守党的一名成员。他一心一意,全然不顾政治规则。他的权势越大,宗教狂热就越明显,并且他的支持者也变得更有攻击性。最终他的党以国家安全为名,发起了一个特别的计划(拉克希尔拘留所)。最开始人们以为它的目标是研究生物武器,并且他们不计代价地追求这个目标。然而,这个计划的真实目的是权力:完全的,绝对的霸权统治。不过,这个计划以暴力收场。但那些人的努力没有白费,因为一种新的战争手段在一个受害者的血管里诞生了:想像一下,一种最可怕的病毒,而只有你一个人有解药。可如果你的最终目标是权力,你怎么利用这个武器呢?于是,在故事的这个当口,我们的反角登台了。他是一个看来毫无良心的人,一个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他提出他们的目标不应该是国家的敌人,恰恰相反,应该是国家本身。他选定了三个目标,以收到最大的袭击效果:一所学校、一个地下铁车站和一家水厂。头几周就有数百人死去。三河水厂确实被污染了,官方正试图控制其致命的传播,毁灭的冲击波在地下散播开去。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恐惧和惊惶迅速散布开来,它们割裂了这个国家,最后,真正的目标映入眼帘: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当年的大选结果,没有人。选举之后,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了(现首相支持率大滑坡,北方之火党崛起)。有人相信这是上帝自己的杰作,不过是一家由某些党员控制的制药公司,使他们变得富可敌国。一年后,数名极端分子被审判、定罪,然后处决,与此同时为受害者们修建了纪念碑。但最终的结果,这个计划的最高明之处,是恐惧。恐惧成为了这个政府的终极工具,通过这个工具,我们的这位政客最终当上了新设立的元首一职。剩下的,正如同人们所说,都是历史了……

对冒充威廉鲁克伍德的督察芬奇说道:

没有舞蹈的革命,是不值得发动的革命。
*V 在这里引用的是无政府主义者 Emma Goldman 的著名名言的另一种表达形式

这张面具之下不止是肉体。这张面具之下是一种思想,克里迪先生,而思想是不怕子弹的。

没有必然性,只有可能性。

不,你们有的只是子弹,和子弹打光之前把我打倒的希望,因为不然的话,你们在重新装弹之前就会全部死光。

恐惧是政府的终极武器。

V字仇杀队壁纸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