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将至 There Will Be Blood | 后时代
后时代微博公众号

血色将至 There Will Be Blood

“不!”是拉开故事序幕的第一句台词。



1902年身为银矿采矿工人的Daniel Plainview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开中了石油矿藏,吃到甜头的他在1911年已经摇身变作Oil Man四处寻找石油矿源。德克萨斯州的一片盐碱地实现了他的发财梦,经过29年的资本积累,他终于跻身富豪,成为名副其实的石油大亨。在这段不平常的发家史中,Daniel Plainview与儿子HW、冒认的同父异母兄弟、以及神父Eli Sunday之间的冲突及发展,入骨的勾画了一部惊心动魄的美国发展史。

这是一部我觉得简直可以把它当做《圣经》来看的电影。电影讲的是20世纪初矿工出身的石油商丹尼尔来到“第三启示教会”的地盘上开采石油的故事。丹尼尔自称自己有“很多的信仰”,当然他其实只信仰一个东西———金钱的力量。为了取得石油开采权,他用他捡来的“儿子”HW当做博得同情的砝码、极尽花言巧语之能事。当他需要宗教信徒们的帮助的时候,他许诺支助教会5000美金。一旦成事,当传道人伊莱来向他履行承诺,他却把伊莱狠狠揍了一顿。但当他后来为了安装输油管而不能不求助于教会时,他又来到教堂“悔罪认主”,跪在地上忍受传道人伊莱的报复性侮辱。他是个心中充满恨的人,随着年岁的增长,这很与日俱增。当他发现来投奔自己的兄弟是个冒牌货的时候,不可遏制的愤怒让他一枪崩了这个骗子。不过,就是这么一个整个被无名的仇恨充满、侵蚀的人,心中也并非没有良心。因闯祸被送走的捡来的、在一次事故中被震聋了耳朵的儿子HW的前途依然是他所割舍不下的事,他为他聘请了哑语老师。但当成年后的HW要离开他时,他便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他。命运似乎在他和他儿子的关系上,又重演了他幼时与自己父亲的关系。从某种角度看,丹尼尔是个恶人。不过,他没有办法选择不当恶人,因为他只有选择成为一个恶人,他身处的那个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在美国方兴未艾的疯狂时代,才可能把他推到石油大亨的位子上。

传道人伊莱在常人的眼里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一个被上帝“附体”并能够施展神迹的人。但伊莱的虚伪与愚蠢和他那套欺骗大众的“跳大神”的伎俩却瞒不过丹尼尔的眼睛。在他看来,伊莱不过是个小杂碎,一个应该像臭虫一样被一脚踩死的人。伊莱的“异能”骗了大众,也骗了自己。“异能”没有告诉他自己投资的股票会跌。走投无路的伊莱找到丹尼尔做一笔开采石油的土地交易。而丹尼尔却给他开出了这样的条件———必须像传道般承认自己是“假先知”,而“上帝”不过是迷信的产物。当然,为了金钱,伊莱照做了。丹尼尔却告诉他,他不需要那块地。因为那块地下面的石油早被自己吸空了。伊莱崩溃了,他那基督徒的面具被撕得粉碎。他哀求着丹尼尔帮助他的“第三启示教会”。丹尼尔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榔头砸死了伊莱,说:“我才是第三启示”!

电影到此,戛然而止。“我才是第三启示”这句犹如天启般的话久久地回荡在我屋里。它不仅砸死了伊莱,也砸向了我的脑门。或许,很多人会困惑,丹尼尔有什么必要一榔头砸死伊莱?伊莱身上的什么东西引发了丹尼尔如此巨大的无意识仇恨?这让我想起了发生于美国历史上的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二战中,美国军方致力于细菌武器的研发,随着战争的结束,这项反人道的实验搁浅了。但随着冷战的开始,这项试验在日本细菌部队首脑人物的协助下重新启用。只是,他们通过欺骗手段用来做活体实验的人不再是战俘,而是拒绝服兵役的“安息日教会”的基督徒(俗称“白袍”)。许多基督徒因此死于非命,并且时至于今也控诉无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在一个以基督教立国的、尊重人权的国家里,会发生由国家出面的针对基督徒的如此残忍的暴行?或许这只能有一个解释:在美国的建国过程中,基督教那伪善一面帮助美国资本主义这个魔鬼达成了其想做的事(就像电影中“第三启示教会”帮助石油商丹尼尔做的那样),但这事却在美国人的良心中引发了巨大的道德焦虑。基督教的伪善与资本主义的同谋共犯构成了美国人无意识中的“罪”,而这“罪”却是不可名状、难以言说的。而电影(包括原著)却用它的方式表达了这个不可名状、难以言说的东西———美国人无意识地对基督教的恨其实就是对自己的伪善一面的恨。“我才是第三启示”的这个“我”不是别人,正是美国人的良心!

血色将至剧情:

电影果然不负众望,Daniel Day-Lewis的表现真可用无懈可击来形容。他将一位石油大亨的悲喜人生与奋斗之路展示得丰满之至,层次分明。他的表情,语气,肢体动作无一不是精心匠作,恰到好处,让观众完全融入到对人物的感受中从而忘却演员本人。可以说, Daniel Day-Lewis将凭此角色再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几乎毫无疑问。《血色将至》改编至美国作家Upton Sinclair于1927年发表的小说《石油》。影片取景于南德克萨斯州的荒芜戈壁,描述了虚构的石油大亨Daniel Plainview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南部石油潮中一步步发迹的人生轨迹,同时也概括展现出贫穷落后的南加州小镇风貌,并采取了平行对照的叙事手法详细描绘了宗教势力在美国南部扩张的过程。

除了Daniel Day-Lewis充满了张力的表演,影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拍摄的认真态度,布景、摄影、表演真可叫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没有半点打折扣之处。片中有“三次半”肢体冲突,一次是Daniel Plainview因为儿子受伤对前来要钱的年轻神父Eli拳打脚踢;第二次是Plainview为了顺利修建石油管道被迫加入Eli领导的“第三启发教(The Third Revelation)”,这位内心同样充满凌云壮志做事辛辣几乎不择手段的神父公报私仇,在神台上将Plainview直搧得七荤八素,让他敢怒不敢言;最后一次是影片的高调结尾,二人的矛盾最大程度的激化,以标准戏剧冲突的方式激荡的爆发出来。还有“半次”是Plainview的儿子H.W.从旧金山返回加州“小波士顿”镇,一见到“遗弃”自己的父亲,又爱又恨上来就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些令人过目难忘的细节真实得令人汗毛乍起,不仅充满了力度,也让观众不得不彻底融入影片的情节之中,投入得心甘情愿。

人物刻画的真实可信是一方面,但还不是故事的精髓。小说《石油》刻画了世纪交接时石油怎样改变了美国南部的地理人文风貌,电影在这一点上很是忠实于原著。石油与宗教两条线的发展平行对照,一条主线以大亨Plainview为代表,另一条辅线围绕年轻的野心家神父Eli展开。这两个人物都在观众眼前慢慢演变着:一个从沉默寡言的矿工开始,发迹后成为一手遮天的石油富豪;另一个原本是贫苦农家的穷儿子,随着世纪初宗教势力的扩张,靠着卓越的口才一步步不断向上攀升。Plainview最受不了别人对他指手画脚,谈生意的时候对方一句无心的指摘也能让他长久的忌恨;对欺骗他的人Plainview绝不留情,没有半点怜悯可言。他努力工作经营自己的石油生意,对未来充满自信与渴望,而这种野心扩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原本为人服务的野心便超越了成功目标的自身,成为吞噬人性的主宰,任何挡在成功之路面前的障碍,甚至包括亲情,都被毫不留情的粉碎扫空,换以无比深切的寂寞作为代价。甚至在成功到来之后,这种凌驾于万物之上的野心本身也不会因此而满足退却,掠夺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成为了生活本身,就像一部刹车失灵了的超速战车,碾碎一切,破坏一切。

而Eli,这位表面上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神父,在一次次驱魔的“表演”之下隐藏着的,何尝不是想要掌控一切主宰一切的狼子野心呢?他充分利用了小镇居民的善良无知,靠着卓越的口才与表演天赋将全镇事物控于鼓掌,教堂越盖越大,信徒也越来越多。可惜一山不容二虎,从Plainview第一次踏入“小波士顿”起,这二人的竞争关系就开始了。随着局势的发展与明朗化,二者的力量对比也在反复交锋,交锋的高潮便是前面提到过的三次肢体冲突。如同任何政治势力一样,以石油为代表的大资本势力与宗教势力尽管相互竞争,但也同时彼此依存,在共同的经济或者政治利益之前,前一秒钟的死敌也可瞬间放下武器握手合作。影片对这两种势力的刻画可谓辛辣之极,处处毫不留情,让人一方面慨叹成功的不易与牺牲的残酷,另一方面,又深切体会到“一将功成万古枯”的无奈与彻骨悲凉。

同样取景于德克萨斯,这部2007年的力作《血色将至》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前一个月上映的《No Country for Old Men》。同样的黑色、暴力、抑郁,一个险象环生,描述人心的暗角,另一个如同史诗,描述经济发展与社会变革的双重残酷。同样的紧凑,高潮迭起,张力十足,一个大量使用隐喻,通过新颖的叙事结构与反戏剧高潮的手法开启了电影叙事形式上的新篇章;另一个充分发挥了人物塑造的专长将相对单一直白的内容的潜力发挥到了极致。同样是视觉盛宴,又如饮甘霖,不过一个是红酒,入口浑厚,回味悠远;另一个是烈酒,辛辣、丰富,气贯长虹。

血色将至海报:

血色将至影片背景:

影片是保罗·托马斯·安德森自编自导的第五部作品,改编自上世纪20年代由厄普顿·辛克莱尔(Upton Sinclair)创作的经典且稍嫌放荡的小说《石油!》(Oil!)。安德森作为一名电影人,因为拍摄了一系列出众的作品,而受到了极大的赞誉,包括《赌场纵横》、《不羁夜》、《木兰花》和《狂野之爱》,一下子就将安德森推至了评论界的浪尖上,如今他又制作了这部称得上是“之最”的完美作品《血色将至》,带领着观众跟随着一位名叫丹尼尔·普莱恩维尤的残忍无情的石油大亨的崛起,叙述了一个有关道德的两个极端是如何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影片的主演是才华横溢的丹尼尔·戴-刘易斯,他将这位石油大亨描述成了电影银幕上最厌恶人类的角色之一,贪欲与背叛并驾齐驱–《血色将至》一定能够真正震撼到你的良知。

那么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是如何对一个上世纪20年代就已经出现的故事着迷的呢?他表示:“其实,早在我找到这本小说之前,就已经有了制作一部类似的影片的打算,我那时候一直在尝试写一些东西,或者说任何东西,然后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有关家族之间的争斗的故事,可是我总觉得它还不够完善……就在这个时候,我读到了小说,发现里面有许多现成的场景,都非常适用于我之前创作的那个故事,而且最让人惊喜的是,它竟然是以油田这个具有广阔前景的领域作为故事背景的–小说中的这些元素,似乎就是为我的剧本特别准备的,所以我决定将它改编成一部电影。再加上我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和丹尼尔·戴-刘易斯合作,正好这就成了能够实现这个想法的一个机会。总地说来,这本小说是赋予我灵感、激励我完成剧本的动力之源,完成之后,我就把它拿给了戴-刘易斯。”

虽然故事来源于小说,但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却为影片换了一个毫不相干的标题,他解释说:“我之所以改掉名字,是因为我发现到了最后,剧本与小说产生了一些本质上的差别,所以我变换标题,对原著也是一种尊重,而且新名字可能要更加适合影片的内容。其实我本人就是在加州长大的,那里确实有许多油田,我住的地方离贝克斯菲尔德市不远,是加州最初发现油田的几个城市之一,即使到了今天,那里仍有未开采完的油田继续劳作着。其实对于我来说,对于石油总是存在着一些好奇心,想知道它们是如何运作的–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把储藏在地底下的石油抽上地面?正是因为一直以来的喜好,才促成了这部《血色将至》的完成,特别讲述一下有关这个国家加州的石油的分布状况。其实我们只使用了厄普顿·辛克莱尔小说中的前两百页,但对于我的剧本的补充几乎是完美的。辛克莱尔是在上世纪20年代开始创作这本小说的,当时他和他的妻子去了西格拿尔山那一带的地区,规划中,那里本应该是坐落着一个又一个度假村,因为从那里可以俯瞰到风景如画的长滩小海湾。然而最终却有人决定,度假村的计划取消,改建油田……而他们也确实得到了石油。从石油冒出土地的那一刻起,整个社区开始陷入彻底疯狂的状态,当辛克莱尔目睹到社区所有的人都在努力将这种情况持续地久一些时,他说他看到的是赤裸裸的贪婪,就好像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在走向癫狂的边缘,他知道自己应该写些什么了,这也成了他开始创作这个故事的真正初衷。至于我们,只是从辛克莱尔结束的地方开始,影片的核心部分仍然是干劲和野心,不仅仅是从这个不受约束的石油大亨身上能看到这些,它们同时还出现在那些期望从自己拥有的土地中得到更大财富的人身上。”

血色将至中英文剧本精彩对白:

Daniel Plainview: Are you an angry man, Henry?
Henry Brands: About what?
Daniel Plainview: Are you envious? Do you get… envious?
Henry Brands: I don’t think so.
Daniel Plainview: I have a competition in me. I want no one else to succeed. I hate most people.
Henry Brands: That part of me is gone… working and not succeeding- all my failures has left me. I don’t careas much.
Daniel Plainview: If it’s in me, it’s in you. There are times when I look at people and I see nothing worth liking. I want to make enough money that I can move far away from everyone.
Henry Brands: What will you do about your boy?
Daniel Plainview: I don’t know. Maybe it will change. Does your sound come back to you? I don’t know. Maybe no one knows that. A doctor might not know that.
Henry Brands: Where is his mother?
Daniel Plainview: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those things. I see the worst in people. I don’t need to look past seeing them to get all I need. I want to rule and never, ever explain myself. I’ve built my hatreds up over the years, little by little, Henry… to have you here gives me a second breath. I can’t keep doing this on my own with these… people.
[laughs]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亨利,你是一个会生气的男人吗?
亨利·布兰斯:那得看是为了什么?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那你嫉妒吗?或者,你被人……嫉妒过吗?
亨利·布兰斯:我不这么认为。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我自己的心里在较着劲,我不想其他人获得成功,我对大部分人都怀有恨意。
亨利·布兰斯:我心里的那一部分早就消失了……现在的我只想工作,不想以后,所有的失败都会远离我而去,我根本就不想关心其他的事情。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我心里的东西,你心里也有。很多次了,当我看着人们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没有任何值得我喜欢的地方,我想挣足够多的钱,足够多到我能远离任何人。
亨利·布兰斯:那你会怎么对待你的儿子呢?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我不知道,也许这种情况能够得到改变。你的健康能够重回到你身边吗?我不知道,也许没有人知道。甚至就连医生都不知道。
亨利·布兰斯:他的妈妈现在在哪里?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我不想谈论这些事情,我看到的都是人最丑陋的一面,我甚至不需要去记忆中搜索它们,以得到所有我需要的,我需要统治,决不试着去解释自己的行为。这么多年来,我的恨意日积月累,一点一点建立起来……亨利,你在这里给了我再次活过来的机会,我快等不及自己和这些……人亲自这么做了。
(大笑)
Daniel Plainview: What’s this? Why don’t I own this… why don’t I own this?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这是什么?为什么我不能拥有它……为什么?
Daniel Plainview: Now run along and play, and don’t come back.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现在离开尽情地去玩吧,别回来了。
Daniel Plainview: Ladies and gentlemen… I’ve traveled over half our state to be here tonight. I couldn’t get away sooner because my new well was coming in at Coyote Hills and I had to see about it. Ladies and gentlemen… if I say I’m an oil man you will agree. I’m a family man; I run a family business. This is my son and my partner, H.W. Plainview. Now you have a great chance here. I fix like no other company in this field. I have a string of tool teams ready to put to work; that’s why I can guarantee to start drilling and to put up the cast to back my word. I assure you, ladies and gentlemen, no matter what the others promise to do, when it comes to the showdown, they won’t be there.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先生们,女士们……我在仔细考察了我们的大半个州之后,今晚站在了这里。我暂时可能不会离开了,因为我的新油井就打算设在野狼山,我不得留在这里进行视察。先生们,女士们……如果我说我是一个做石油生意的人,你肯定会同意,但其实我也是一个居家的男人,所以我经营的是家族生意。他既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合作伙伴,H·W·普莱恩维尤,现在,你在这里得到了一个非常棒的机会,我很高兴这片土地上没有其他的公司,我有一连串的钻探队伍已经准备好投入到工作中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对这个油井进行担保,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纳入到我的羽翼之下进行保护,我非常负责任地告诉你们,先生女士们,如果换作其他人,不管他们做下了什么样的许诺,一旦真有事情发生,他们一定会落荒而逃的。
Daniel Plainview: There’s a whole ocean of oil under our feet! No one can get at it except for me!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我们的脚下的土地里,装满了石油,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得到!
Paul Sunday: Don’t bully me Daniel, please!
保罗·桑迪:丹尼尔,请不要恐吓我!
Paul Sunday: We have a sinner with us!
保罗·桑迪:我们都是罪人!
Paul Sunday: Get OUT of here, devil!
保罗·桑迪:恶魔!滚出去!
Daniel Plainview: I’m finished.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我完了。
Daniel Plainview: One night, I’m gonna come inside your house, wherever you’re sleeping, and I’m gonna cut your throat.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一天晚上,我要进入你的房子,找到你睡觉的地方,然后在睡梦中割断你的喉咙。
Daniel Plainview: Don’t be thick with me, Al.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阿尔,不要和我关系太过密切。
Daniel Plainview: [to Eli] I’d like you to tell me that you are, and have been, a false prophet… and that God is a superstition.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对伊利说):我非常愿意让你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一个虚伪的先知……上帝是你崇拜的偶像。
Daniel Plainview: [to Paul Sunday] If I travel all the way there and find out that you’re a liar, I’ll find you and take more than my money back, is that alright with you?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对保罗·桑迪说):如果我远道而来,却发现你是一个骗子,我会揪出你,让你加倍还我的钱,你明白吗?
Daniel Plainview: If you have a milkshake and I have a milkshake and I have a straw and my straw reaches across the room and starts to drink your milkshake. I drink your milkshake! I drink it up!
丹尼尔·普莱恩维尤:如果你有一杯奶昔,我有一杯奶昔。然后我有一个吸管,我的吸管穿越房间去喝你的奶昔,我在喝你的奶昔!我要把它喝光!

人性刻画】
电影中有两条主线,一明一暗。明线围绕Daniel Plainview而展开,导演将一个为了金钱唯利是图、手段残忍、内心坚强、憎恶世人的形象跃然荧幕前,他的坚韧不拔、认准目标制定计划并坚决执行、为达目的不惜一切扫清道路的“强盗资本家”风格让人不寒而栗;相得益彰的,在电影的暗线中,导演着力于一个“伪善”基督教的卫道者——Eli Sunday神父,他宣扬迷信观念并以“上帝的先知”为名花了大量的力气进行自己的形象建设,掩盖心中的残暴和贪婪,通过宗教欺骗民众从而接受“资助”。Daniel Plainview鄙视Eli Sunday的情绪终于在电影最后一刻决堤,他谨以自己的名义,处决了Eli Sunday,就像拔掉了深埋在自己灵魂中的一根刺。

一明一暗,真小人与伪君子,同样的野心与贪婪。有不少“理想主义”的影评者们接受不了这么灰暗的现实并控诉该片的残忍,然而回头想想,哪一处人性不是如此荒诞呢?导演自然是有意的夸大了对黑暗的描写,但是从Eli Sunday的陪衬中,我们可以看到Daniel Plainview心底柔软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这部黑暗的电影中凸显出来的人性光辉点。

不可否认的,Daniel Plainview是憎恶这个世界的,他控诉除了金钱之外的所有东西,然而,在亲情面前,仍然可以看到他对仿冒的同父异母的兄弟虽然口硬但仍然能以诚相待,他和他共享一间房,带他去参加重要的商业谈判,并告知核心机密,于是,在他发现了这个兄弟竟是假冒时,心中的怒火上涌而残忍的杀了他。他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冷血,他只是受不了欺骗和背叛而变得残忍。同样的情节,发生于他的儿子HW终于决定离开他的时候,他冷血的说出,HW只不过是一个捡来的孩子,带着他是为了在争取石油地时赢得民心。到底,我们都不知道这番话的真假,但是我们看见,那一刻两颗深爱对方的心在抵触中伤得鲜血淋漓。

一转头,在大众面前宣扬着爱与诚实的Eli Sunday,却在家中辱骂亲人并狠毒的殴打老父。电影中的矛盾升入顶端之后,与黑色的绝望混合在一起。没了心的佛,把心祭奠了魔。

导演,习惯性的,在伤口上撒盐。疼得深邃并纯粹。

【电影看点】
1、背景:电影着眼于仍是荒芜戈壁的德克萨斯州,将导火索直指被誉为“黑金”的石油,巨大的利益驱动,让电影中的人物个性极端突出,人物之间的关系也简单得几乎只剩利益。以Daniel Plainview为代表的工业兴起及资本进入,以及以Eli Sunday为代表的基督教的传播,如平行线一般对比着描述了美国20世纪初的拓荒历史。

2、矛盾:Indeed,到处都是矛盾。物质与精神之间的矛盾,金钱与宗教之间的矛盾,自私与爱之间的矛盾,阴险与坦白之间的矛盾。在广袤无垠的平原上,随着铁路的四通八达、矿产的开发与城镇的逐渐成形,所有的矛盾随着石油的流动开始面目狰狞,那是赤裸裸的贪婪和彻底的疯狂。然而,每一处的矛盾又那么有机的融合在一起,就像路西法与加百列,本是一体两面的关系。

3、音乐:这部电影的背景音乐,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某些地方,甚至是一种对观者的恐吓。导演大胆的使用极端的音乐表现方式,用音乐一直跟踪着Daniel Plainview的情绪变化并从潜意识里调动观者的情绪,它跟着石油一起兴奋,也跟着Daniel Plainview一起老去并平静下来。这样的音乐组成,在小编看来,是理解角色内心活动的直接通道。

4、影像:导演在电影中大量使用摄影中用于塑造全景的广角长焦,用色苍茫并略带尘土味,很直接的体现出了那个年代“灰头土脸”的特色,让苍茫的戈壁作为一种永久的印象刻在了观者心中。而在描写人物时,导演很少用切换的镜头,而是一个中镜头一口气把一个场景拍到底,在视觉效果上给人一种很真实很质朴的感觉,就像纪录片一样,不雕琢也能天衣无缝。

5、定名:这部电影改编自美国作家Upton Sinclair于1927年发表的小说《石油》,而电影的名字“there will be blood”,却出自《出埃及记》的第7章第19行:“埃及到处都是血色将至的景象,即使是木制或石头容器也不例外。”而这部描写了希伯来人(犹太人)同古代阿拉伯人之间的矛盾起源的重要典籍,在第七章中主要讲述的是“压迫者之受审判及被压迫者之得拯救”。很有意思。

6、导演:Paul Thomas Anderson,被小编誉为天才导演。PTA作为一名电影人,因年纪轻轻就拍摄了一系列出众的作品,而受到了极大的赞誉,他的作品,包括《赌场纵横》、《不羁夜》、《木兰花》和《狂野之爱》,一下子就将自己推至了电影评论界的浪尖,如今他又三位一体的编剧、导演并制作了这部称得上是“之最”的完美作品《血色将至》,在奥斯卡获奖绝对不是偶然。他对演员的挖掘堪称压榨,饰演Daniel Plainview的Daniel Day Lewis就被折磨及逼迫出了全身每一滴演技,所以有人曾说,PTA同学始终在额头上写着这么一行字:演我的电影,烧你的灵魂。

格格物
标签: [ , ,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