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太阳照常升起》姜文的魔幻现实主义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太阳照常升起》是一部反映人性欲望之中各种极致境界的电影,它同时具备让人心魂驰荡的梦幻色彩、天才不羁的想象力、以及一种趣味盎然的猎奇性。一个香格里拉式的村庄、一所南洋风格的学校、和一片色彩炫烈的新疆戈壁,把几个荒诞可幽默、浪漫迷人、同时又令人震惊的爱情故事巧妙地链接起来将影片分成四个部分,每一部分既独立成篇,又互相影响和关照,最后的结局最后一刹那,与美丽神秘的开篇故事形成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问答,整个故事最大的悬念由此豁然揭开,它带来的震撼力是持久的、惊心动魄的,并且还有迷幻药一样的过瘾效果。

电影分为四个故事,电影的叙述顺序是“疯”、“恋”、“枪”、“梦”,根据字幕,前三段分别发生在1976年春、夏、秋,而“梦”则是1958年冬。“梦”的最后出现鲜花香草,是从冬再到春。这段时间,周韵去寻找男人,然后生下遗腹子。孔维去找男友,然后结婚。结婚的当天,篝火、狂欢,房祖名出世,鲜花环抱。1958年和1976年都是中国宏大叙事中的关键年份,1958年大跃进,1976年中国主要领导人逝世,母亲疯了。

可能这是大部分观众还原组装的故事。也就是说,最后一个段落“梦”,其实是电影的开始部分,萌发孕育了“疯”、“恋”和“枪”。1958年,新疆,怀孕的周韵,曾经和寻找丈夫的孔维同行,但一个去尽头,一个去无尽头,在岔路上分手。孔维在“五指山”(如来神掌?)处,遇到在此等待的姜文姜文鸣枪庆祝。周韵来到部队,但那个男人已中枪而死,她领到了遗物,后来她在火车上生下了遗腹子房祖名。与此同时,姜文和孔维举行狂欢节般的婚礼,黄秋生也在场。

然后,周韵和房祖名被送到房祖名父亲的云南老家。而姜文、黄秋生这两位华侨工程师到了某大学(?)工作。1976年,周韵疯了,房祖名顾此失彼地照顾妈妈,被打、倾听,懵懂之中。疯了的周韵,能够和鸟、羊、猫、树、大自然沟通,灵性十足,但“好了”之后很快失踪。给房祖名留下的,一是用石头做成的丛林深处的房子,二是漂流而下的房祖名爸爸的军装。姜文和孔维来到之时,也目睹了漂流中的军装。

在此之前,某一天晚上,学校操场放《红色娘子军》,黑暗中有女人屁股被摸,一声“抓流氓!”现场大乱。黄秋生因逃跑摔断腿而受到针对性调查,在黄秋生住院期间,医生陈冲向她表白感情,希望黄秋生当时摸的是她的屁股。姜文和陈冲想方设法帮助黄秋生洗脱恶名,三人用歌唱来驱赶某种焦灼的情绪。黄秋生最后虽被证明是无辜者,在与陈冲、姜文的狂欢之后,终因对事件的困惑特别是对女人的困惑,仍然自杀。姜文和黄秋生显然是知识分子中的两个极端,分别代表了狂放自傲和内敛自觉的类型。

因为受到牵连,姜文带着黄秋生的猎枪下放到房祖名的村庄,同行的还有孔维。神枪手姜文的改造生活就是每天带着六个失学儿童打猎,寂寞的孔维则被闲置在家里。某一天,姜文发现孔维和小她20岁的房祖名在偷情。孔维说:“我老公说我的肚子像天鹅绒。”本欲枪崩了房祖名的姜文,为解房祖名“什么是天鹅绒”之惑回到北京。在高人崔健的点拨下思想大通。然而房祖名只一句“你老婆的肚子根本不像天鹅绒”,令姜文怒火重生。猎枪响起,银幕一片红。

这个故事的模式,已经接近昆廷·塔伦蒂诺的《低俗小说》,相对于后者的粗糙,姜文这部具有特别意象、极度诗意的电影,可以说是“高雅小说”。在充满新疆民歌、阿辽沙喀秋莎、天鹅绒的具象中,姜文讲述他的青春期艺术接收成果,以及张狂的梦想。在“疯”中“鸟”被姜文打尽了,房祖名老爸始终没有正面出现,他是一个无名的人,尽管中三枪而死,但不是烈士,房祖名是带着玄虚、过往的前尘往事来到人世间的,而他又在鲜花香草中出生,大概带来屈原的某些喟叹。而房祖名应该是太阳之子,在他出生那一刻,太阳升起来了。

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如果刨去性欲和死亡的元素,几乎就是《故事会》和《知音》上的故事,加上性和死的冲动,相当程度上也和《三言二拍》以及明清一些色情小说的同等吨位上。姜文能够超越,在于他忠实于自己的想像。《太阳照常升起》的主要年份是1976年,众所周知那是一个什么年头。一代人去,一代人来,太阳照常升起。房祖名生,房祖名死,都不再重要了。“梦”究竟有多少真实?是“再现”还是“感觉的过去”,最初的痕迹,已然找不出。

《太阳照常升起》中有很多女人,周韵、孔维、陈冲,还有许多无名的女人,至少有五个厨娘、五个被摸屁股的女人、一个色情狂般的女人,她们几乎都是一个风格的花痴——丰腴肥满,尤其是屁股和胸,都很伟大,给观众以压力感。但在1976年,那几乎是魔幻。甚至连那河水、草甸,都充溢着性感。那是一种男人在饥渴状态下的自我满足式的幻想,而国家也乐于制造这种假象,当年的电影和招贴画都是这个风格。生于大院的姜文,经常见到的女知情、女兵都是如此模样,他们穿的淡绿军装更增加了性感,不过本片中姜文让她们穿上了花花绿绿的衣服。

太阳照常升起魔幻现实的隐喻

那只说着“我知道,我知道”的鹦鹉和剪去人头的合影照。周韵以为把合影上亡夫的头像剪去就可以忘记不堪的伤心事,但在内心底又无法摆脱。鹦鹉是她的幻觉,也暗示着她心底里无法抹去的期盼。

羊和树。周韵从树上抓下了一只羊,在树下刨了一个大坑。她说,那树因为下面的石头的缘故,所以斜了。房祖名有一次听说疯妈背着石头到河边,追过去,一路上到处都是羊。羊似乎是周韵压抑的情感的指代,而那棵树是她生活的象征。

石头和石头房子。周韵从树下刨的大坑里挖出了很多石头;她背走这些石头;后来房祖名就发现了那座石头房子。石头象征着坚硬,似乎是她在情感上一直执着的影射;石头房子几乎就应该是她的内心了,虽然破碎了,但依然还保留着完好的影像。

鞋和衣物。她因为鞋而迷乱,癫狂;她最后失踪后只剩下一身顺河漂流的衣物。她最初去大漠的营房时,看到的也是亡夫的一叠衣物。姜文趁夜到石头房子里,也见到了她的衣服。鞋和衣物都表示着她感情的投射,那双导致她癫狂的鞋或者根本就不存在,或者一开始就化成了幻觉中的那只鹦鹉。姜文走进她的内心,看到她的感情,才恍然自己的感情原来很脆弱,随即发现了老婆和房祖名的偷情。

死亡:

黄秋生自杀,是在压抑的年代因性压抑不能自持而自杀。房祖名是被姜文打死的,因为他强调了姜文老婆的肚子不像天鹅绒。(姜文在影片里应该是个性无能吧,他跟陈冲偷欢,却不能使陈冲满足;他在结婚前用性幻想来绘声绘色地描述与孔镱珊的性爱,并在结婚前说了:你的肚子像天鹅绒。下放到山村后,他却“占着茅坑不拉屎”,使自己老婆忍不住与房祖名通奸。最后,房祖名说他老婆的肚子其实不像天鹅绒,像是扯破他性无能的遮羞布而使他不能自持,所以枪杀了房祖名。)

太阳照常升起影评:

第一部分:疯

开篇是一双性感女人的脚,把我们带进一个云山雾罩的村子,村里的房子顶上开花,动物色彩绚丽,路是白色的沙滩,……周韵因为做了一个梦去买鞋,买了鞋之后看见了逃学的儿子房祖名,她干脆让儿子退学。回家路上,周韵在树下解手,站起来后发现挂在树上的鞋消失了……周韵疯了……

此后她就成了这世界上最迷人的巫婆,她抱羊上树,跟猫说话,刨树,挖石头,……家里的东西天天不翼而飞…… 儿子房祖名在一个美丽如画的岛上发现周韵用石头给他盖了一个白宫,他家丢的东西全在这儿……,白宫被布置成了他的新房。

最后,周韵消失了,唯有她买的那双鞋和衣服漂在河上……

第二部分:恋

一所大学里,姜文与陈冲有染,但陈冲暗恋着黄秋生,姜文又跟黄秋生是好朋友。晚上学校在操场上放电影,黄秋生因“摸”了一下女人的屁股而受到审查,在调查时发现有五个女人被摸了屁股,陈冲为“解救”黄秋生自愿报名查找流氓……被众人打伤的黄秋生在医院里得知陈冲爱的是他,同时,姜文想尽办法证实黄秋生是无辜的。最后,黄秋生因未这次被摸屁股事件自己吊死在一个水塔上面,死的并不难看,带着笑……

第三部分:枪

姜文拿着黄秋生给他的枪与妻子孔镱珊一起下放到那个云雾缭绕的村子,他们到达村子的那天也是疯妈周韵消失的那天,而接他们的正是开拖拉机的房祖名……姜文在村里的工作就是打猎,而在一个晚上姜文发现自己的老婆成了房祖名的猎物,就在那座周韵为房祖名盖的白宫里,白宫里灯火撩人,……姜文听到自己的老婆跟房祖名说:“我老公说我的肚子象天鹅绒。”第二天姜文在水田边上端着枪指向房祖名的脑袋,但是房祖名却带着一脸的疑惑问姜文“什么是天鹅绒” ……为了让房祖名明白这件事,姜文远离村子四处寻找天鹅绒,然而,……想通了的姜文并没有带天鹅绒回村,但却发现房祖名找到了天鹅绒,并且说了一句,“你老婆的肚子根本不象天鹅绒”。姜文的猎枪响了。房祖名笑着倒下了。

第四部分:梦

这其实是整个故事的开头。新疆民歌。落日映红天空。戈壁滩上有两个女人骑着骆驼在走,姜文的老婆在讲述自己在南洋的时候他和姜文的爱情故事,与她同行的女人她用一块黑纱蒙着脸,一路上沉默的听。她就是正怀着房祖名的周韵。

两人在一个叉路口分开。

一边,周韵来到一个没有尸体的停尸间里,对着她的男人的一堆遗物说话……另一边,姜文在地平线尽头抱着未来的老婆,陶醉地说:“你的肚子象天鹅绒”。抱着女人的姜文朝天上开了一枪,这一枪打亮了世界,热烈的歌声响起,篝火在山坳里一片野外帐篷中熊熊燃烧,一群青春四溢的年轻人为这两个人举办一场狂欢的婚礼。载歌载舞的人群中,黄秋生正被姑娘们拥来推去,他有时会在淘气的女人屁股上面摸一把,女人发出夸张的欢叫……

一个被火点着的帐篷升上了天空,火光照亮了一辆火车,怀孕的周韵在火车上把房祖名出生在开满野花的铁轨中间。巨大的火屁股从空中飘过,它把房祖名出生时的笑容,和姜文与老婆的婚礼一起照亮。

太阳照常升起解析:

姜文电影中的意象,构成一种意境的各个事物,如妈上树,石头砌成的房子,树,石头等这种事物,与其说带有姜文主观的情感,倒不如说,影片中这些意象组合起来,不是构成了姜文的意境;其实,是心理学的意象在姜文电影中的呈现。对心理学中的投射法和意象多少了解一些的人,都会欣赏姜文对人物在心理学层面上的超前觉悟和学习力,并感谢他为探求意象符号语言和电影的结合对于人物心理刻画所做的积极努力。

1. 脚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双肥润的女人脚,它在洗脚盆中的水被阳光照射而折反出的绝美光影的衬托下被拍的很有灵性,从它踏上土地后,镜头长时间的跟踪拍摄这双脚,很多人对脚是有偏爱的,不是有恋足癖一说吗,姜文用这种方式,从影片一开时他就告诉大家,我的这部影片和性有关系,和性情、性交、性压抑,性解放、性疏导等等,都有关系。

2.鞋

有了脚,一定会有鞋,农村小队长妈妈,那双肥润脚的主人,穷的却没有鞋穿。鞋在符号学里有时候是代表“性”的,这说明,小队长的妈妈在性上是有缺失的,是有需求的,是极端压抑的。当她捧着那双带有两只活灵活现的鱼眼睛的鞋时。姜文要告诉我们的也许只能有一种解释,妈的生命力也需要爱,需要她心灵深处情感的一种释放。因为,从我们挖掘出的夏商时期的陶器,我们的先人就把鱼作为一种性的图腾来崇拜,鱼代表多子多福。

3.树

树是生命的象征,在艺术类心理咨询和治疗方法中,其中就有咨询师让来访者画树的情景,咨询师通过对来访者画的树的形象和构图笔法的分析,以此可以进一步了解求助者内心世界的潜意识甚至是无意识状态。影片中,当妈把她的鞋放到树上丢失后,就意味着她的生命里从没有性的滋润到甚至也失去了性爱的生命活力的幻想。但妈并没有自认倒霉,而是爬到她自己赋予自己生命灵魂的树上,用近乎疯狂的呐喊,来宣泄自己压抑已久的生命的能量和对美好幸福的希望及幻想。树在影片中,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形象符号,因为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目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树。

4.石头

石头在心理学的绘画疗法中,一个人的画上如果有石头,就代表一个人曾经的创伤经历或现实遇到的困难,那是一个个的心结的投射。石头越多越大,代表的心中的阴影就越多越大。影片中,妈在认为属于自己的生命之树的树的四周挖出了很多石头,很多人感到那是一个疯子的行为,其实,对于有心理学知识的人来说就不难理解妈妈为什么这么做,姜文也借妈妈的口说出了她为什么要挖石头,因为,树根下有很多石头。所以,树长歪了,寓意生命之树的树长歪了,一定是她的内心受了伤,有了很多的心结,所以,妈妈就挖出了很多象征她自己心结的大圆石头。这也是很多观众非常不了解的一种电影语言,很多人看不懂影片,不是姜文的影片难懂,而是因为,心理学刚刚在中国兴起,很多人对心理学的知识还没有多少了解。

5.石头房子

影片中,小队长在静谧的森林里发现了一个石头堆砌的房间,在石头房里,他发现很多自己家里以前摔碎的东西,和铺着整洁被褥的床。这个房子显然是妈妈秘密建的。这又是一个典型的意象,

石头房子的内部,上下连通,错落有致,就像人体的心脏结构一样。这个石头房子就是象征着妈的“心灵小屋”。影片中,儿子好奇的打量着妈妈的心房秘密,因为,每个人心灵都是承载一生心结秘密的地方,他仿佛看见了妈妈,但每个人的心灵是不能随便进出的,更不能轻易被外人打扰。小队长在石头房子里打起了喷嚏,随着他的一声声喷嚏声,油灯一个个塌了,他想拿起的每一个东西都是残破的。儿子只好逃跑似的离开了石头屋。这寓意。我们每一个人从前的心结都是不要轻易碰触的。

除了以上这些,影片中带有典型意象的实物还有很多,比如,枪—代表了男性生殖器也可以说成是展示男性成熟能力的象征和他们快乐的源泉:三根女性长辫子,即代表了很多的女人也可以说明代表了东西方的差异和民族。这样的寓意在《太阳照常升起》里,是有很多的。影片中,还有些连贯的意向性镜头拍的也是非常出色的,比如说小队长身上经常背着的算盘,有一天,就被妈抛到了天空,算盘在蔚蓝色的天空缓慢翻腾,在落地的时候被摔得支离破碎,其中有一粒算盘珠子掉到了一碗稀稀的白米粥里。我认为,姜文在这里想表达的是,人们每天都在精打细算扒拉算盘珠子过日子,可你算来算去你算不过天,算盘在天上转一圈,落到地上,只有一粒是为我们服务的,归根到底我们都是在为自己那一碗饭而忙碌,姜文的深刻不仅在于此。又比如,当唐老师发现了妈的石屋后,他在门口扔了一个树杈,这个树杈是禁止的意思,告诉孩子们此处不能进,因为,人做事是要有良知的,人的内心世界,外人是不能轻易涉足更不能践踏的。在影片中,梁老师就用这个树杈告诉孩子们,树上的小鸟窝是不能掏的。这种人文情怀使得影片深刻而浪漫。

影片中妈妈的形象很有特色,很多人都认为妈是个疯子。其实,妈根本就没疯,她只是出现了一些人格障碍。首先,妈有自知力,他问自己的儿子:“我疯了吗?”儿子说:“有时候,但没疯。”妈坚定地说:“疯。”心理医生都知道,正常人和心理疾病人的最大区别是,正常人有自知力,病了就去看医生,很正常。心理病人是看谁都像病人,就自己没病,他们是拒绝就医,不承认自己有病的。其次,妈妈和儿子有一段互相摔碗的镜头,儿子大声的对妈妈说;“我不愿意上学,是我不愿意听同学说我有一个疯妈”。儿子对妈妈大声的咆哮,但妈妈一点都不生气,因为她知道,人在很压抑的时候,是需要有宣泄的,是要有个出点的。她用火柴烧孩子的手,告诉他疼是正常人的感知,也说明她的认知系统没有问题。就连妈最后的自杀,也是,妈再也不想给自己的儿子增添麻烦,为了不拖累孩子而自觉的行为。这一切都说明,。妈不疯,疯的,是那个年代的疯狂。

看完这部影片后,很多人对梁老师的死都有自己的理解,对这个问题还有一个思路,梁老师、唐老师都是从海外归国的华侨,梁老师是单身,弹得一手好琴,还会唱动听的歌,很多女人都喜欢他,当他抱着吉他唱歌时,厨房里的五个女人一边揉面一边摆腿,是那样的春心荡漾,梁老师也知道,林大夫也很喜欢他,可是,当他摔断腿被别人误当成流氓遭到痛打住院时,他很诧异会有女人那么疯狂地对他表达爱意,其中还有林大夫,这让他不能理解。因为,他在被众人追赶时无意中发现了唐老师和林大夫的奸情,林老师应该爱唐老师啊,他为什么还说爱自己呢?他很困惑,不明白,为什么唐老师要自己承认摸了女人,当他说请唐老师和林大夫吃饭时真相揭开了,姜文在这个时候又用了一个的镜头,那黄色的门帘在唐老师兴致勃勃的出去时,被风轻轻掀动着,黄色,在古代是皇帝的专用色,皇宫深似海,皇帝的心是最难猜的,门帘掀动了,秘密也就快被揭晓了,果然唐老师的吹号声,就是他呼唤林大夫偷情时的信号,他也理解了,当他帮林大夫拧干衣服时,当听到唐老师铜号响起时,林大夫为什么说了一句话,“讨厌,才中午啊”,是什么意思,原来,林大夫一再表白自己也看电影了,还被人摸了,只不过是在变相证明自己,她那时没有在唐老师房间,她对梁老师爱的表白,实质上是在拯救自己。梁老师不愿意看到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虚伪的世界里,他走了,面对着用形形色色方式骚扰他的人,他的离去,坦荡而从容。

对于影片中苏联老大妈的出现,有些人也觉得莫名其妙,其实,五十年代苏联就像老大哥一样,支援帮助我们,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中苏关系在上个世纪初破裂了,三个不同颜色的大辫子,即说明“阿辽沙”有很多知心女人,他不再想跟你这个黑辫子的小妹妹玩了,他不喜欢你了,他只给我们这个中国小妹妹留下了很多陈旧过时的光荣和梦想的精神食粮,一本苏联批判家写的书《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小队长的妈,背走了代表自己所有梦想的阿辽沙的遗物。对自己选择的责任,妈重复说了很多遍“我知道”,就像她丢了鞋时,鸟儿不断说的“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知道的就是自己在需要依赖和被保护时的心灵梦想的破灭。知道了这个时代背景,就很容易了解苏联老太太出场的用意了。因为姜文就是在六十年代初这种时代背景下出生的人。小队长就是那个时代人无知压抑而又渴望美好人生的一代人的缩影。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