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教父》The Godfather

“Don’t let anybody know what you are thinking.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真实想法。”

橙黄色的主色调中,教父那幽暗的轮廓让人感到严肃庄重,而藏在阴影中模糊不清的眼睛则让人感到敬畏和深不可测。你看不到他的表情也就看不到他的感受,他对外隐藏自己的想法,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心中盘算杀机和交易。而这一切只是为了维持家族、维持生意、维护尊严,这就是教父给我的感觉。不同的人、不同的命运汇聚在了同一个年代、汇聚到了同一个家族里,他们的悲喜命运成就了一段伟大的史诗。

《教父》绝对是好莱坞电影工业的至尊经典,其剧本、导演、表演、场景设计、摄影、剪辑、配乐、选角、服装等都能够成为电影工业的教科书范本,任何语言文字都难以真实客观地评价这部旷世的杰作。在imdb上,《教父》仍然一骑绝后尘,以9.1/10 (130,668 votes)稳居top1,Won 3 Oscars。

教父插曲:

电影《教父》主要人物:

老教父维托克利昂尼(Vito Corleone)绝对是一个最有风范也是最睿智的领袖人物。他前半生坎坷的逃亡和流浪经历和他后来的飞黄腾达成了新明的对比,父母和兄长死于黑手使他在很小的时候就铭记于心,长大以后,不畏强暴不甘心受人欺压的心理逼迫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不受欺负,就必须要狠毒;要想不被恐吓,就要让别人惧怕;要想恳求别人,就要让别人无法拒绝。虽然这种成为教父的理由好像是在为黑手党辩护,但是老教父的形象是真实的,他让我们感到他的的确确存在过这个世上。《教父》读书笔记中,老维托坚持不涉足毒品生意的选择也让我看到他的目光的远大,而且不但在生意上,在看人上,他也是非常的准。我认真的看了第一集,很多不太起眼的细节其实都特别的重要。康妮的丈夫卡洛从一结婚,老维托就说过不能让他参与任何家族里的事情,果不其然,卡洛是个吃里爬外的家伙;还有,老教父在五大家族的会议结束以后在车上说过:“卡特利亚是个懦夫,而真正杀死大儿子的幕后指示是巴西尼。”而这句话最后终于又迈克证明了。老维托的一切一切都让人看到了一个睿智聪慧,冷峻庄严的领袖形象。

麦克克利昂尼(Michael Corleone)虽然也是教父,可他与父亲却有很大的区别。他本不是一个涉足生意的家族成员,用老教父的话说:“没有想到会是麦克来继承家族事业。”可是他的确具备了成为家族领袖的条件,他聪明、稳重、果断,他年轻的时候就像一个隐藏的炸弹,等待时机一触即发。父亲遭到枪击成了麦克的转折点,影片中一段个精彩的段落就是在大家争论该怎么办的时候,只有麦克镇静地坐在沙发上,说出了一个报复的计划,这一时刻的麦克已经由一个阳光男孩变成了教父,而他在医院保护父亲的时候则立即明白了自己对家庭对家人的责任。不过,他对家族是严格的,是严厉的甚至是冷酷的,只要威胁到他的人,他都会一一清除,甚至自己的兄弟。对妻子的爱成了他生意的负担,他根本无法漂白家族的生意,而且他还成了最大的黑手,而妻子也离他而去。与老教父相比,麦克显得很孤立,众叛亲离,但也许是他对父亲的敬重,他一生都在维持家族的生意。而兄长被害、妻子的离去、前妻的惨死以及女儿的死都成了他一生不能忘却的痛。

森蒂诺克利昂尼(Santino Corleone)虽然是老教父的长子,可他幼稚的像个孩子,易怒暴躁的性格加上他一贯的粗心大意最终导致了惨死的下场。他是典型的有勇无谋,但是他对家族是忠诚的,他爱女人,但他从来不伤害女人,这也是他痛恨妹夫卡洛的原因,可他却在最不该独自出门的时候出了门中了埋伏。他是个可悲的人,但他也算是条汉子。

弗莱多克利昂尼(Fredo Corleone),不知道老教父的好基因为什么一点都没有继承给这个儿子,他不但没有睿智而且没有勇气,他与森蒂诺正好相反,是个十足的懦弱的人。我觉得他不该生在这个家族,因为父亲遭到袭击的时候,他连枪都拿不住,而且看着倒地的父亲他只会哭着喊爸爸。而他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背叛麦克,虽然他没有得到好下场,可他也是让人同情的,因为他的错误不能完全怪他而错就错在他不幸的生在了黑手党家族。他本可以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可他却是一个黑手党老大的无能的哥哥。

不过,我还是不得不把马龙·白兰度和阿尔·帕西诺单独拿出来谈谈。马龙·白兰度以一个配角的戏份拿下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殊荣,其震撼力绝不亚于之后《沉默的羔羊》中的安东尼·霍普金斯(同样也是以配角戏份赢得影帝称号的范本)。马龙·白兰度扮演的即是老教父维托·柯里昂(Vito Corleone),他声音沙哑、讲话慢条斯理,但是言语中隐隐让人胆颤心惊;他永远穿着考究的西装礼服,为人处世也始终礼貌谦虚,但是永远都让人不敢对他有一丝丝的拒绝。《教父》中,老维托坚持不涉足毒品生意的选择也让我看到他的目光的远大,而且不单单在生意上,在看人上,他也是非常的准。康妮的丈夫卡洛从一结婚,老维托就说过不能让他参与任何家族里的事情,果不其然,卡洛是个吃里爬外的家伙,最后还害死了大儿子桑提诺(Santino Corleone);还有,老教父在五大家族的会议结束以后在车上说过“塔塔基利亚(Tattaglia)是个懦夫,而真正杀死桑提诺的幕后指示是巴西尼(Barzini)。”而这句话最后终于由迈克证明了。老维托的一切一切都让人看到了一个睿智聪慧,冷峻庄严的领袖形象,而马龙·白兰度精准的演技赋予这位人物极度真实的人物形象,拿下影帝也绝对属于实至名归。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是小儿子麦克·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这位二战归来的战斗英雄是柯里昂家族唯一一个没有插手家族生意的人,也就是他却在关键时刻拯救了整个家族,并且成长为新一代的Don Corleone(柯里昂教父)。其实,从影片开始不久后的医院场景,影片就暗示了麦克具备的领袖条件,他聪明、稳重、果断,他在医院门口摆出空城计的时候,他沉着冷静地点烟和一旁吓得浑身发抖的人成截然对比。影片中还有一个精彩的段落就是在大家争论该怎么办的时候,只有麦克镇静地坐在沙发上,缓缓说出了一个报复的计划。这一时刻的麦克已经由一个阳光男孩变成了教父,而他在医院保护父亲的时候则立即明白了自己对家庭对家人的责任。不过,他对家族是严格的,是严厉的甚至是冷酷的,只要威胁到他的人,他都会一一清除,甚至是自己的兄弟和妹夫。与老教父相比,麦克显得更加的孤立而众叛亲离,因为他是危机时刻成长的教父,他对家庭的责任看的更加的严重,而兄长被害、前妻惨死、妹夫叛变等都成了他一生不能忘却的痛,使得他更为阴险而狠毒。

电影教父背景:

影片以艺术之笔描述了可里昂家族可里昂、麦可和文森这三代教父的形象和使命,可谓准确传神。

美国黑手党老一代教父大多出生在19世纪末,以故事发生的时间即二战快要结束时来计算,一般为五、六十岁的年龄,出身于西西里贫寒的农家,没有受过或 只受过很少的教育,不识字或很少识字。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们成为著名的黑手党巨头,因为他们大多拥有狡黠、勇敢、残忍的个性。他们一般不苟言笑,目光深邃, 处事果断坚决,决不优柔拖沓;他们一般也比较简朴,不事奢华铺张;另外他们还注重家庭,对自己的妻子忠贞不渝,注意家庭关系的和谐与幸福。其形象是那种威 严的“保护者”形象,令人感到他们德高望重而又不拒人于千里之外,使人们永远都对他们流露出感檄的微笑。他们就像古代的君主在露天开庭审案一样,执举着正 义和公道。但是,在许多人看不见的地方,他们的仇敌却一个个地倒下,满身的弹洞和刀痕。

影片中可里昂的生平和形象实际是老一代教父的生平和形象的糅合:可里昂出身于西西里贫寒农家,因在幼年父母兄长被害、自己又遭追杀而逃往美国。可里昂的面孔是那么严峻而又不露凶恶,是那么高深莫测而又不令人感到神秘,是那么平静,平静得可以掩压住大海翻腾的波涛。可里昂很有分寸地对待朋友和属下,对于 平时与己无涉的求助者,是既矜持又不趁人之危而要挟。他极其注重家庭关系的和谐,认为一个不顾家的男人不是个好男人,并时时以此告诫自己的儿子和教子。可 里昂对妻子、儿女、孙辈是那么热爱:他让全家生活富足而幸福。聚会场所,与妻子翩翩起舞,让老妻面绽满足的笑容。他信任、重用视为己出、实为养子的汤姆, 竭力扶持软弱的教子强尼创业,欣赏但又不时告诫勇敢而放纵的长子桑尼,看重但又不溢于言表地对待幼子麦可;对唯一的女儿康妮给够嫁妆和独立生活的财产但又 不逾奢华、不影响家族事业;家中的幼稚孙辈可以自由地呼叫、奔走、玩耍而没有丝毫的压抑之感。影片也让人们听到和看到了可里昂的另一面:他和路可布拉齐用手枪顶住乐团指挥的头,迫使后者同意强尼离开乐团另立门户,并将违约金从一万美元减为一千美元,又派汤姆将华尔兹国际影片 厂大老板的价值六十万美元的赛马的头割下来,血淋林地塞进这位大老板的被窝,吓得这位大老板立即乖乖地让强尼出演影片主角;他可以因看重意大利同胞的关 系、宽恕平时对其冷淡、视其如蛇的瓦隆塞拉,派人去报复伤害后者女儿的恶棍;他可以不想因破戒贩毒而伤害政界朋友坚决地拒绝有很大势力的毒枭索龙索的合作 贩毒的要求,而不惧怕迎接索龙索的挑战并遭暗算。影片还以插叙的方式,描述了年轻的可里昂来美国后如何巧妙地应付欺压、盘剥自己同胞的意大利移民头目、如何秘密地藏枪并枪杀那个意大利移民头目的经过,让人们看到了这位未来的“教父”的灵活、机敏和果断;也让人们看到他在当上教父“衣锦还乡”时,在西西里岛是如何从容而又利落地一刀致杀死父兄且对他追杀不舍的仇敌于死命的,那转瞬间留下的弧形刀痕,不仅表明了他的刀法之纯熟,也表明了他的心肠之残忍。这一情节,并非影片编剧完全出之杜撰,而是有真实的“典故”可据:当年,黑手党的开山教父维托,对于一个竟然破坏“规矩”令其丢尽脸面的“怀家伙”,是如此处置 的:他接过—碗意大利葡萄酒,猛地向这个家伙的脸上泼去,然后,他亲手握着一把锋利的刀子,扎进这个家伙的左眼眶,手腕轻轻地一旋,就把那家伙的眼珠子剜了出来。刀子很沉,却无碍刀法熟练精湛,仅仅一刀,眼珠子就滚落在地,活像一颗玻璃珠子滚来滚去。

美国黑手党的中间一代教父,多为老黑手党人的后代,出道的年龄约为三十岁左右,恰在二战结束之际。他们一般都出生在城市,随着父辈财产的积聚、生活境 况的提升,因而得以摆脱街头的游荡、进学校受到良好的教育,有文化知识。因此,他们在外表上具有文质彬彬的绅士风度,有着与老黑手党人不同的形象。但他们 由于长时间生活在老黑手党人身边而深受影响,深知“家业”来之不易,在为人处事上还较多地留有老黑手党人的影子。他们不仅继承了老黑手党人热爱家庭、以家 族利益为重的观念,也继承了老黑手党人坚定、果断、狡诈、残忍的性格和谨言慎行、老谋深算的风格。但他们的头脑却比老黑手党人更灵活,视野更开阔。他们不 仅要维持住父辈的基业,还要完成父辈未竟之心愿,大力开拓自己的事业。

影片中麦可的形象可谓是美国黑手党中间一代教父形象的典型:他在美国对日本宣战前后,还是在校学生,一副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的面孔,被已走上黑道的兄 长们戏称为“爱因斯坦先生”(意为“书呆子”)。他决定休学加入海军陆战队参加战争,参军后负过伤而且成为战斗英雄。这与其兄长们的“不为生人(与己无亲 无故的人)而战”的人生观大相径庭。在影片开头,麦可参加妹妹婚礼而出场时,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年轻英俊、毫无轻佻气息的、地道的军人形象,他在向女朋友介 绍家人家事时,既无“反感”、也无“赞赏”的口吻,似乎也表明了他不想介入“家族生意”的态度。他的确如其自己所言,不想步父亲后尘。然而,作为黑手党人 之子的“命运”却使他不仅继承父业,而且挑起了父亲的“重担”、继任“教父”。影片以细致的情节描述,揭示了麦克所独具的“教父素质”及成为教父的必然 性:当可里昂遇刺住进医院后,早以“教父”为己任的桑尼只顾得组织力量向敌方进行示威、报复,却忽略了躺在医院已无任何自卫能力的老教父的安全问题。麦可 到医院后先将父亲转移出原病室,然后虚张声势迫使前来“补枪”的杀手知难而退,接着与警察局长克隆斯基直接冲突而看清后者实际是索龙索的同伙。他回到家后 便指出这场争斗的关键是敌方“要干掉老爸”,接着就说出了自己要借谈判之机杀掉索龙索和克隆斯基的周密计划。他的计划被桑尼等人讥笑为不懂黑道的“大学 生”的幼稚空想,但这几个黑道老手又无其他计策可施,只能依麦克之计而行。麦可在上了索龙索的车后以及在饭桌上谈话时,都是不温不火地表现出是一个刚刚 “上道”的、容易对付的小角色的面孔,从而解除了索龙索和克隆斯基的戒心,最终果断地、利落地射杀了这两个仇敌。他从西西里避难归来接受代行“教父”职责 后,先是不讲情面地解除了本为老教父“重臣”但在客观上是在阻碍家族事业发展的汤姆的“咨询人”职务,将其逐出决策圈子,同时又合理地分配汤姆以其适宜承 担的家族律师职务,而且不忘任命早知其为“异己”分子的妹夫卡洛为“左右手”。对汤姆,是知其“不叛”而委以合适职务;对卡洛,是知其“叛”而假意委以重 任以解其疑心。麦可的第二个举动是去拉斯维加斯,扬言可里昂家族要结束在纽约的事业(亦即退出纽约)转来此处发展,所以要强行兼并默格林的赌博和娱乐业。 而默格林是与杀害桑尼的主谋并在索龙索死后成为可里昂家族最大敌手的巴齐尼有勾结的。这一举动实为“示敌以弱”,诱使巴齐尼得意忘形、主动摊牌,并使见可 里昂家族大势已去、早有“另立门户”之心、已投靠了巴齐尼的塔西浮出了水面。在父亲的葬礼上,麦可表现出的是一副悲哀、无可奈何之态,顺从地接受了塔西关 于与巴齐尼会谈的建议,使巴齐尼以为胜券在握而丧失了警戒之心。麦可在父亲葬礼之后似乎昏然不知大难来临,竟然去教堂参加卡洛之子的坚信礼、完成当这个小 婴儿的教父的仪式,更让敌手放心地等待他的束手就擒。然而,恰恰就是在麦可在教堂中向神甫信誓旦旦地宣称相信神等等之时,他的手下正在先下手为强地除掉了 德塔林、默格林、塔西、直至巴齐尼等一个又一个敌手,最后收拾了既是妹夫又是敌方“卧底”的卡洛。扫除一切敌手之后,他恢复了在父亲遇刺后因桑尼蛮干而失 去的可里昂家族的“天下”。于是,黑手党的党徒们纷纷前来恭敬地吻他的手、尊称他为“可里昂先生”,他名正言顺地、正式地登上了“教父”的宝座。

美国黑手党的第三代教父大多出生在大城市,从小就生活在极为优裕的家庭环境之中。因此,除去继承了黑手党人传统的以家族利益为重的观念、心狠手辣的性格之外,在他们身上已看不到老黑手党人的影子。在生活上,他们对过去老黑手党人的简朴、保守、隐忍不以为然。他们追求享乐和感官刺激,穿最华丽最时髦的衣服,住最富丽堂皇的别墅,开最豪华的跑车,常常带着自己的情妇,轻裘肥马地招摇过 市。他们当然都受过高等教育,更有文化知识。正因为此,他们比老黑手党人更加愿意也更加容易地接受新思想、新技术。也正是因为有文化、视野更为开阔,尤其 是生活奢侈、贪欲更大,他们不再将赚钱的目光只是放在老黑手党那些目光短浅、赚钱较慢的行当上,而是开始从事贩卖毒品、武器走私,经营和垄断金融、保险以 及高科技产品的制造和销售等能获取暴利的行业上。他们更加无所顾忌、为所欲为,出手更狠,更贯于制造惊天大案,对社会危害更大。

影片中文森的形象便是美国黑手党第三代教父形象的一个缩影:他的父亲桑尼是其祖父可里昂的嫡长子及左右手,桑尼虽性格暴躁但对其弟、妹麦可和康妮的确 是手足亲情有加,而且为家族付出了年轻的生命。所有这些,麦可及康妮都不会忘怀。因此,他作为“遗孤”而受到叔(麦可)、姑(康妮)的呵护而生活优裕是不 言而喻的。事实也是如此:麦可曾要为他在“合法的世界”安排工作,实际是想让他脱离黑手党的圈子而平安地过日子。但他非要在黑手党的圈子里混。当他不请自 到地参加麦可的教会授勋仪式庆祝酒会而出场时,人们看到的文森的形象是:一个华衣美食、容光焕发的阔少,一个目中无人、玩世不恭的阔少,一个我行我素、无 拘无束的阔少;一个沾花惹草、放荡不羁的恶少,一个睚眦必报、出手狠毒的恶少,一个不甘人下、野心极大的恶少。他刚进入庆祝酒会,就险些对据理阻拦的人大 打出手,接着便是勾引年轻的女郎,而后就是当着麦可的面将他所仇视、又是其“老板”的乔伊萨沙的耳朵咬得鲜血直流,最后是充满自信地告诉麦克:他的目标就 是到麦克身边工作,他有能力杀掉早晚将会对麦可形成威胁的乔伊萨沙,在捍卫麦可及家族的利益和地位方面,他能起到家族最优秀的律师所起不到的作用。他终获 麦克首肯,实现了第一个目标。注意!在他在麦可面前施暴、“宣言”的过程中,他得到了已在麦可圈子中有一定地位的姑姑康妮的庇护和纵容。他的第一个“战 绩”,是在与女友厮混时敏感地察觉到刺客已到屋门外。他竟以借口将女友支出门外去作挡箭牌而赢得隐蔽时间,不但躲过了入室刺客的枪击,还将持枪刺客制服,接着又以女友的性命为赌注先将原持枪刺客击毙,迫使持刀直逼女友咽喉的另一刺客丢刀认输并道出了雇主的姓名——乔伊萨沙,再将其击毙。人们在这里看到的不仅仅是文森应对黑道行刺之老练,更重要的是文森作为新一代黑手党人的自私、残忍、敏捷的性格和素质。他的第二个“战绩”,是在大西洋赌城当麦克宣告结束赌业而遭乔伊萨沙伏击时,不仅保护麦克安全逃脱,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在征得康妮等人的同意下,在麦克重病期间,一人运筹帷幄,成功地刺杀了乔伊萨沙。事后尽管他受到了麦克的严厉批评,但麦克批评的本意是不希望他重蹈其父桑尼脾气过于火爆、意气用事的覆辙。所以,与其说他受到了麦克的批评,不如说他已被麦克初步看重。一向桀骜不逊的文森此次老老实时地接受麦克的教训,原因在于此,而且,也表明他真正认识到他看 问题的深度比起其叔还差一层,即乔伊萨沙只是个打手,伏击的主谋亦即真正的敌人还在背后。所以,只有到了在意大利的罗马、巴勒莫与一直以麦克父辈友好面目 出现且是康尼教父的安泰贝罗这个真正的大敌手进行决战,他已经成熟时,才得到麦可让与的“教父名分”。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影片编剧思路的限制,作为第三代教父形象缩影的文森的形象,并未刻画完整,具体原因将在后面谈及。

三代教父各具其形象也各具其使命,实际上代表了美国黑手党发展的三个阶段:非法创业有成阶段;从非法创业、维业向合法维业、拓业转型的阶段;合法维业、拓业阶段。

“非法创业”,是指从事垄断土地出租、买卖及农产品销售、加工和运输,强行对港口、矿井、市场的“保护权”,或直接从事抢劫、敲诈、走私、贩毒(这是二战以后的事)、开赌场、放高利贷、办妓院、开杀人公司等等犯罪活动,亦即罪恶的资本原始积累活动。

美国老一代黑手党人一般靠从事“非法创业”活动而发家致富甚至成为巨富。可以说,他们的每一笔进项的背后都浸透着鲜血、都连带着罪恶。他们是提着脑袋过日子,所以都深知“恐惧”之滋味。尤其是在成为巨富之后,更是担心敌对势力的侵犯、追杀与警界的搜捕、法庭的传讯,表面上作威作福,内心惶恐不安。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他们第一方面是处心积虑地巩固自己的组织、扩大自己的势力,以武力作为保护自己、维持“事业”的后盾;第二方面是不惜巨资广泛交际,贿赂、收买社会名流特别是警界、政界、司法界和金融界的要人,以作为保护伞和洗钱人,同时也注意拉拢普通人以笼络人心为己所用;第三方面是争取以计制胜、避免诉诸武力而导致自己实力的损伤;第四方面是要尽力使自己的子女上学读书、受到良好的教育,以便长大后步入“正途”有个体面的工作、跻身于社会主流。影片开头康妮婚礼场面,着力展现的是老教父可里昂的上至参议员、法官、社会名流下至普通百姓及其党徒的关系网。她女儿婚礼场面之大,说明了他的社会影响之大,以致成为新闻界关注的焦点,连FBI(联邦调查局)都对其存有戒心而派员“观察”。可里昂之所以为同党异派势力所忌妒必欲置之于死地,不同意贩毒(直至二战结束,此前的黑手党人可谓“盗亦有道”,均不贩毒)只是根导火线,他不愿让他们“共享警政资源”即保护伞才是实质性原因。可里昂将养子汤姆培养成了优秀律师并成为他的“咨询人”,反映了他要“以合法手段维业”的意向。他将幼子麦可送进大学并同意麦可参军参战,则表露了他的要让子女“步入正途”的心愿。他最终选择麦可继任教父实出无奈:汤姆缺乏魄力,桑尼已经丧命,麦可已卷入其中且可堪此任。

所以,他最终向麦克吐露的是这样的心愿:可里昂家族努力争取的前途是:可里昂参议员,可里昂州长。
“向合法维业、拓业转型”是指尽快结束种种犯罪活动,将用犯罪活动积聚起来的资本完全投向合法的商业、金融企业的经营,或者投向慈善、教会、教育事业,甚至投向政界。一句话,要来个经济、社会面目大“洗钱”,力争以正经的、地道的、体面的中产阶级的面貌在社会中生存。但是,原组织仍然存在,暴力手段是实现目标和保护自己的最后手段。

作为美国黑手党中间一代教父的典型,麦可在继任教父之前就已看清父亲那一代打打杀杀的那一套已经过时了,所以他十分理解并愿意拼死实现父亲最后向他交待的心愿。麦可“受命于危难之际”。他必须先打打杀杀恢复因父亲遇刺、桑尼蛮干而大受损失的“家族事业”,而后拓展基业,恢复、扩大帮助、庇护自己的关系网。在敌手处处设陷阱、甚至连胞兄佛列笛都为敌方所用的困难局面下,在司法机关追查不舍、必欲置其于法网之中的严峻环境下,他九死一生,才为“转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由于从事教会慈善事业的成就被罗马教皇授勋,成为国际知名人士。人们无需计算他的这条罗马教廷绶带是用多少美元才换来的,只要看看他为了“再回报”这一条绶带所花的代价就可以了:捐助西西里同胞1亿美元,为支持梵蒂冈银行而存款5亿美元。看来,“转型”的难处不仅在于搞合法的经营,而更在于彻底洗刷掉自己及家族的黑手党的名声、洗刷掉自己及家族的黑手党的身份!而所有这些,都是以巨额资本为基础的。麦可在付出这样巨大的代价之后,追求的是得到罗马教廷的批准,控股准营房地产的国际不动产公司,完全以合法的手段获取合法的巨额利润。不管麦可最后能否完全实现其宏图壮志,但他的确是为努力完成转型使命的代表人物。

但在黑手党内部的许多帮派中,在资金方面达到转型条件的不多,更何况许多黑手党头目文化水平、技能素质低下,除去从事犯罪活动外别无他长而难以找到赚大钱的工作,因此,这些帮派不愿或不想转型,并且不想让昔日的伙伴离自己而去、使自己力孤势单。为此,这些帮派就要制造事端,阻挠、破坏有条件的帮派转型。所以,当麦可在为彻底结束“非法阶段”不惜拿出巨额款项一次还清股东股金、红利而宣告结束大西洋赌城营业时,他陷入了以黑手党上层分子安泰贝洛为主谋、以中层黑手党分子、大西洋赌城经营者乔伊萨沙为打手的伏击圈。因此,逃离伏击圈后,在回顾与乔伊”萨沙的这场流血冲突时,麦可感慨地说:“就在我以为我已脱离一切(指非法经营)的一刹那,他又把我拉了回来”。这场争斗远未结束, 战场延伸到了罗马、巴勒莫,安泰贝罗那派势力与麦可这派势力,各自在与己“同气”的意大利黑手党帮派协助下,展开了一场决战。这场决战以安泰贝罗被毒死、麦可遭枪击险些丧命一时不分胜负而中止。

新继任教父的文森的使命自然应是完成转型并带领家族进入第三阶段。但因为转型阶段的艰难、曲折、复杂而漫长,他能否沿着麦可的路线坚定地走下去,还是个未知数。大概是由于这个原因,再加上影片篇幅所限,文森的形象只能是个不完整的形象了。黑手党发展的第三阶段即“合法维业、拓业”阶段,在影片结束时远未开始。上个世纪80年代末,美国加大了打击黑手党的力度,这在客观上促进了黑手党为求生存而转型的过程,黑手党发展的第三阶段已经开始。

影片除了以艺术之笔描述了三代教父的形象与使命外,还以艺术之笔刻画了另外两个形象生动的人物:一是命运使其成了黑手党教父麦可之妻的凯依这个客观评价黑手党的人物。她认为可里昂为家族利益杀人是犯罪;她在麦可“五年内使家族事业合法化”的许诺没有兑现之后,决定与麦可分手;她在1979年麦可受勋也就是在麦可经过二十三年的奋斗才具备转型条件时,她指出麦可已成为更加危险的人物,她宁愿麦可仍是个普通的黑手党,并坚决地要求麦克同意儿子改学音乐,因为学习法律当律师仍难逃脱为作为黑手党的家族效劳的命运。她的看法可以归结为一条:不管怎样伪装、演化,黑手党是罪恶的组织!二是从影片开始直到罗马决战之前,始终与克里昂家族以挚交面目出现的上层黑手党分子安泰贝罗这个真正体现了黑手党罪恶本质的人物。尽管可里昂教训桑尼、麦可教训文森时都用的是“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在想什麽”这一黑手党“箴言”,并把它视作成为教父的必备的素质,但真正具备这一素质且将其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却是安泰贝罗!他让人感到他是一个和蔼可亲、天真坦诚、待人亲昵热情、与世无争而有事好商量的、满脸笑容的慈祥的老头儿,他还是康妮的教父,有着可被视作可里昂家族成员的身份。但是,正是他,当对自己有利时可以很自然地为可里昂捧场,如在康妮的婚礼上,似乎他才是幸福的父亲,可以很大方地而又令人感到是极为真诚地为“晚辈”麦可锦上添花,如在麦可受勋的庆祝会上,他慷慨捐资100万美元加入捐助西西里的麦可基金会;同样,正是他,当麦克决定关闭大西洋赌城时,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与乔伊萨沙一起策划了伏击麦克的行动,当乱枪齐发之前,他以劝劝乔伊萨沙为借口,不露痕迹地离开了危险之地,当麦克脱险重病发作后,他劝麦可卸担与他一起归隐西西里去种番茄,实际是为不引人疑心地跟在麦克身边,一要在罗马破坏麦可与梵蒂冈银行实际达成合作,二要除掉麦克。如果要在黑手党中比较谁是可宽恕与不可宽恕的人的话,那么,可里昂、麦可是可宽恕的人,安泰贝罗则是毒蛇般的、永不可宽恕的恶人!控制美国黑手党的,主要是安泰贝罗这样的人!

《教父》经典影评:

影片的开场:

Bonasera: I believe in America. America has made my fortune.(我信任美国,美国造就了我的财富。)《教父》以从黑暗转彩色的渐变效果开场,这种套路被用的很多。不过大家可以留意一下,在Bonasera 说“I believe in America”时,画面是黑暗的,在他第二句“America has made my fortune”的第一个A音发出前,画面已经变亮了。这两句话的间隔有1秒左右,导演在此1秒内就完成了渐变效果而不像传统电影那样花上4、5秒,我个人认为导演是在有意地将两句话分开。不难看出,前半句是扯淡,后半句才是实在话。《教父》中的世界就是这样,人们的“信任”不是被精神决定的,而是被现实决定的。“美国造就了我的财富”,所以“我信任美国”。

教父身边之人敬畏教父,不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而是因为他的影响力和威慑力。Bonasera的女儿被两个年轻人欺辱,报警后那两人却只是受到了轻描淡写的处罚,由于缓刑他俩当天就被释放了。所以,Bonasera来找教父Vito Corleone诉说此事时,想要的可不是倾诉后的快感,而是那俩个年轻人遭受报应–或者说他想让那俩人死。

而教父Corleone的回应很有意思。面对Bonasera的请求,他完全可以用一个干脆的回答直接驳回Bonasera的请求,但是他却“先抑后扬”,先以Bonasera不常来拜访他、不喊他教父、今天是他女儿婚礼Bonasera却叫他来杀人等为由数落对方,而Bonasera没有明白教父的话中话,提出要付钱,最后Corleone不得不委婉地点明:“If you’d come to me in friendship, then the scum that ruined your daughter would be suffering this very day. And if, by chance,an honest man like yourself should make enemies then they would become my enemies. And then they would fear you.”Bonasera听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试探性的说了句“Be my friend?”当他看到教父没有回应而是“随意地”东张西望时,Bonasera明白了,他弯下腰,恭敬地说了一声“Godfather”,并亲吻了Corleone的手背。之后他的问题就解决了——胖子Clemenza被派去给Bonasera“伸张正义”。

这就是“教父”,不可撼动的傲慢总是隐藏在慈眉善目下。尽管Corleone之前调侃Bonasera时提到的都是些“你多久没来我家喝咖啡了”之类的朋友间的交际事项,但显而易见Corleone可不希望Bonasera以一副朋友的姿态来与他交谈,他的言语中处处暗示着:“你不配称我为‘Corleone’,你应该称我为‘Godfather’,你请求我时应该弯腰亲吻我的手背而不是坐在我的来宾椅上以一副朋友的姿态絮絮叨叨。”这种亲近就是教父式的亲近–他看似是在仰望你,其实高高在上地俯看你。

《教父》开头用了相当多的笔墨来描写一个看似无足轻重的婚礼,但如果你用心留意,你就会发现教父家族的脉络关系全都体现在这个婚礼之中。教父Corleone的性格中最重要的就是其老谋深算。譬如他与毒贩Sollozzo的第一次交谈中,他的大儿子Santino插了一句话,在交谈结束后,他把Santino叫来训了一顿,训话中最重要的一句就是“Never tell anybody outside the family what you’re thinking again” (永远不要再把你的想法告诉家族以外的任何人),这个简单的意见就是教父的人生智慧之一。教父说话时语调平和,无阴阳顿挫,就是为了隐匿自己的情感。而在智慧的角力中,对手不了解你的想法而你却了解对手的想法,你可以说就已经胜利了一半。

在与Sollozzo的谈话中,Corleone说:“我肯见你是因为我听说你是个正经人,所以我以礼相待,但是我必须拒绝你。没错,我是有很多政界的朋友,但若他们知道我在搞毒品生意,而不再是赌博时,他们就不再是我的朋友。他们认为赌博,只是些无伤大雅的事业,但毒品是败坏德性的生意。”教父此番话似乎暗示着,不是由于政客讨厌毒品,而是Corleone他本人讨厌毒品,所以交易没得谈。多年后教父在一次联合会议上也坚决表面自己由于原则性的问题,坚决反对毒品生意。

但是,再看看之前的Corleone和他的军事及儿子的谈话,可以看出Corleone已经“对Sollozzo是个大毒枭,他要与我谈的是毒品生意”这一事实有了清晰的认知。但是,当Sollozzo请求Corleone利用其政治人脉以给予Sollozzo政治保护时,Corleone并未直接“拒绝”他,而是思考了几秒,然后问:“我们家族能分得多少利益?”,Sollozzo回答“三成”,接着Sollozzo继续鼓动“你第一年就能进账三、四百万……”然而Corleone没理这个,他接着问“Tattaglia家族能分得多少好处”(Tattaglia家族是Corleone家族的竞争对手之一,之前教父已获悉Tattaglia会支持Sollozzo的毒品生意)。大家注意一下Sollozzo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他回答“他们会得到我的敬意”,接着他说,“我会从我获益的部分拿出一些给他们”。可以看出,Sollozzo没有正面回答“Tattaglia家族能分得多少好处”,当然,大家也猜得出,Sollozzo故意隐瞒是因为Tattaglia家族分得的利润估计是在三成或三成以上,总而言之,Corleone家族如果答应了这笔生意无疑是费力去给对手赚油水。所以,接下来教父说:“我提供财务、政治和法律的保护,可以分到三成,这就是你的提议?”(潜台词:我提供这么多却只分到三成?!)而Sollozzo此时不知是没有体会到教父的话中话还是故意装傻,回答道:“是的”,接着教父就说了上面的那段话,委婉地结束了交易。

我认为教父本意是想参与毒品生意的另一原因就是他之后的行动–他叫了Luca Brasi,让Luca以与Corleone家族不和为由潜入Tattaglia家族,去“弄清楚Sollozzo私下里耍什么把戏”(I want you to find out what he’s got under his fingernails)。当然,教父想知道的不是Sollozzo在搞什么,而是Tattaglia家族在搞什么–他们给Sollozzo提供什么支持、他们获益多少……

教父表面上以“毒品生意有违其原则”为由拒绝Sollozzo,但教父脑中盘算的其实是利益。依据Sollozzo闪烁其辞的反应,教父意识到Tattaglia家族在交易中的获益大于他Corleone家族。而此时据教父所言,Corleone家族做的是“赌博”之类的生意,所以Corleone家族已经有着稳定的收入来源–譬如大赌场之类的,没有理由去做高风险的毒品生意。而毒品生意的流动性可比赌博业之类的大得多,既可以在固定场所卖,也可以在街头卖。而一旦卖了出去,就不必愁卖出去第二次–毒瘾可不是那么容易戒除的,哪怕是在今天,更不用说1946年。所以,毒品生意中,Corleone家族所拥有的地盘优势不再明显,一些幸运的小势力也完全可以凭借毒品做大做强。不做毒品,Corleone家族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不再鼎盛的此时其势力也足以与其他家族抗衡。就算最终走向消亡,那也是好几年以后的事儿。而一旦让毒品生意蔓延开来,那么自己家族的势力可能很快就被仇敌消灭了。所以,阻止毒品生意蔓延,保住Corleone家族的势力优势,以待下一代人继承并设法重新做大,是老Corleone临死前的最后一个目标。所以,教父Corleone坚决的反对毒品生意。

大家可以看出,Sollozzo在谈判中提供给教父的条件非常诱人–“第一年你可以进账三、四百万”,我们应了解,《教父》讲述的年代可是1946年那会儿,“三、四百万”放在今天都不是一个小数字更何况当时,而Corleone却不为所动,他头脑清醒,紧接着就去询问Tattaglia家族的获益,来做进一步的权衡。教父的冷静及深谋远虑可见一斑。然而接下来,教父遭到了暗杀,不过他身中5枪却活了下来,可惜Luca就没这么幸运。暗杀一事是教父的百密一疏,尽管他事先可能想到Sollozzo、Tattaglia那边会采取行动,所以派了Luca过去做间谍,但没想到对方动作这么快。后来,Corleone家族也采取了有力地报复–Sollozzo,Vito Tattaglia及Sollozzo贿赂的警长都被干掉。

过了许多年后,局势刚刚有所缓和,老教父Vito Corleone也以回到家中,此时却发生一件大事,老教父的大儿子Santino Corleone被杀。起因是由于Santino的妹妹Connie曾经遭受丈夫Carlo虐待,而这次又遭到了毒打,所以Santino开车去找Carlo算账,结果途经一收费站时中了埋伏被杀。

而此事的前因后果却有点儿匪夷所思。Santino在那个收费站交费时,收费者伪借捡硬币弯腰躲藏了下来,然后从Santino前面的车上下来3人,另一侧的房子里出来4人,一共7人,每人手里都是一挺机关枪,他们冲着Santino疯狂扫射完了以后,其中一人又Santino射了一排子弹,然后他们才离开。7个人和7挺机关枪,而且逮个正着,不难看出这些人预先知道了Santino必经此地。而Santino可不是随意乱逛而到了那里,他此行的目的是替Connie报仇,所以,Connie被Carlo毒打一事,就显得很有问题。后来,Michael Corleone当家时,复仇行动之一就包括杀了Carlo,因为Michael认为,Connie和Carlo被幕后人收买,编造了毒打谎言,把他哥哥Santino诱骗了出去,之后中了埋伏。

而电影中对于Carlo毒打Connie的情节是做了想到详细的描述的,是真实发生的。而编个谎言也不至于真的来一场毒打来“找感觉”,所以我个人认为Connie是无辜的,她只是被利用了。在看看Carlo毒打Connie的那段:Connie做好了晚饭,此时一女人打电话到Connie家,Connie接了电话,那女人说:“Carlo在吗?”Connie问:“你是谁?”那女人回答:“我是Carlo的朋友,你告诉她我今晚没空。”接着Connie问Carlo吃不吃晚饭,Carlo以他有约会为由不想吃晚饭,Connie生气地说“是你让我做晚饭的”,而Carlo骂道“滚开,好吗?”。于是Connie与Carlo争吵起来,并开始摔东西,然后Carlo抽出皮带毒打Connie,之后Connie向Santino诉苦。

如果把毒打一事看成偶然事件,那么疑点太多了。我认为,这就是为了之后暗杀Santino而做的前奏–制造毒打事件,诱骗Santino出门。

根据剧中描述,Carlo晚上是有约会的,可他却叫Connie做了晚饭,这无疑是Carlo在为之后的争吵铺设导火索。一个第三者给她情人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声,她自然能猜到接电话着是她情人的太太,可是,片段中的那个女的,在知道是女主人接电话后,却直言说“我是Carlo的朋友,你告诉她我今晚没空”,这就是点燃导火索的火种。之后Connie争吵时摔东西的顺序也很有意思。她先摔厨具,再摔晚饭的餐具,再摔屋里的贵重花瓶。我认为她这样“循序渐进”地摔东西而非看“乱摔一气”,是因为她内心里是希望Carlo过来哄哄她,她再撒撒火,事情就过去了。而Carlo在她摔厨具时,说:“干的好呀,把它们全打碎吧,你这被宠坏的意大利女娃。”;Connie边摔餐具边说“你干嘛不把那妓女带回来一起吃晚饭”时, Carlo回答:“也许我会,有何不可?”;当Connie绝望地摔贵重花瓶时,Carlo在她摔完后说“现在,把它们打扫干净!”,接着就拿皮带打她。不难看出,Carlo无疑是在一点一点地激化矛盾,他压根就没打算和解,然后他不久前就因为曾经毒打Connie而被Santino教训了一顿,为何他忘性这么大?我认为他只所以这么大胆而不畏Santino,就是因为他早已获悉Santino会在赶来报仇的路上被暗杀,之后Corleone家族的焦点就会放在Santino的死上,他就可以借机脱身。所以我认为Connie仅仅是一个工具而非使工具的人。

然而,在Santino刚死后,对于谁是策划人,老教父心里原本以为是老Tattaglia干的,因为Tattaglia的儿子Vito Tattaglia以前被他们杀了,所以他请Barzini安排了一次联合会议,希图在会上声明和解意图,双方就此罢休。然而在会后,他却说“我在今天以前一直不知道是Barzini在主事”。这一段我初看时觉得莫名其妙,他怎么就看出是Barzini密谋暗杀的Santino?分析一下会议室Barzini的几次发言,不难看出其中所露出的马脚。

在会上,老Corleone首先表明和解意图,之后Tattaglia不领情,他说Corleone掌握那么多的政客却不与他们共享,Corleone了解到Tattaglia是在暗示他在毒品交易上的不合作,于是直接挑明,说他不支持毒品生意,过去不,现在也不。结果,Barzini插话了,他说:“时代变了,不像昔日了,我们能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你拒绝合作实在不够朋友。Corleone阁下握有全纽约法律界以及政客的势力,他就必须与大家分享。让大家都能利用他们,他必须让我们分汲利益,大家一起发财。当然他能因这种服务,而向大家收费,毕竟我们不是共产党。”之后,又有一个不知名老大说他支持Corleone,他也不赞成毒品,但他觉得毒品生意在正派条件下(不接近学校、儿童)可以进行。Corleone此时估计是看到有点儿争吵的苗条,于是说:“我本希望能合理的讨论一些事,身为一个讲道理的人,我愿意为此事找个和平解决之道。”之后,Barzini又插话了,这次可是真正的“插”话,因为我觉得Corleone明显没说完话–Corleone估计是准备发表一下自己关于运行毒品生意的意见。Barzini说:“那么我们全都达成协议,毒品生意可以做但要有限制,柯里昂阁下会给我们东部的保护,然后我们和平相处。”

教父出于复杂原因不支持毒品生意,这在几年前就已让他“吃了亏”,但如今教父的态度依然强硬–反对毒品生意,依教父之性格,多年来的坚定态度岂是这几分钟会议所能撼动的?而Barzini,在教父自己还未明确表示妥协时,就抢白道“那么我们全都达成协议”,这次的迫不及待加上之前他抢了本来该由Tattaglia说的话,使教父觉察到Barzini有点儿不同寻常的“着急”。

此次会议是在Santino Corleone被杀不久后由老Corleone发起的,估计当时许多人都认为此事是老Tattaglia做的–会前的教父Corleone这么认为,Corleone家的军师Tom甚至在会后还这么认为,而Tattaglia本身是“无辜”的,所以他在会上应该会澄清这一点,以免成了别人的替罪羊。所以Corleone和Tattaglia应该是会议的主角,而其他与会的小老大们自然是当听众的,是来领会那些大碗们的意图的。这样看来,本应作为中立者的Barzini的话就有点儿“多”了,而且Barzini的发言有严重的倾向性。同时,再看看那个发言的不知名人物,Corleone在会议开始前的介绍里,先介绍的组织者Barzini,然后是五大家族族长,纽约布朗区老大×××、布鲁克林区老大Tattaglia、×××地区老大×××……以及加州堪萨斯来的同道和全国其它各地区来的朋友。而那个不知名人物,就是排在末尾的“加州堪萨斯来的同道”,连名字都没提。而那么一个家伙,却敢插手纽约大碗间的事儿,实在是“胆大包天”。而且他的发言在暗示“可以以正派方式 进行 毒品生意”–而这生意貌似跟他就没啥关系。所以,此堪萨斯的同道分明是Barzini的一个“托儿”。教父感受到了会议中的“循循善诱”,他了解到这场会议的目的–就是“逼”教父支持毒品生意。

同时,Tattaglia家族过去的几年里一直与Corleone家族拼斗,损失颇重,不会再去盲目地挑起战争。而几年来处于中立而得以休养的Barzini,到了做“大事业”的时机。Barzini有动机,有实力,再加上他在会议上的可疑举止,教父Corleone意识到他才是幕后黑手。

至于Barzini杀Santino的缘由,我认为,Barzini经过多年的修正,认为进行毒品生意的时机已再次成熟,但此时最大的障碍仍然是教父。而教父经历了上次的暗杀后,行事谨慎加上身体衰弱,不会多出门,暗杀他不是那么容易。况且,杀了他就浪费了教父所掌控的政客资源。所以,软化教父的强硬态度,并想法搞一个关于毒品生意的黑帮势力联合会议,向教父施压,使其加入己方,就是Barzini的目标。而教父的大儿子Santino,是教父未来的继承人人选之一(当时估计是最有可能的)。他性格冲动,行事鲁莽,是个较为容易暗杀掉的目标。杀了他,一则会削弱Corleone家族的实力,二则人们会怀疑是在与Corleone家族对抗中丧子的Tattaglia所为。而且,也成就了一个召开会议的借口–Barzini可以说“多年来的争战损失惨重,不如召集所有人开一个会议,跟Tattaglia和其他长老谈一谈……”之类的。

《教父》经典台词(中英文对照):

1、I never wanted this for you. I work my whole life — I don’t apologize — to take care of my family, but I refused to be a fool, dancing on the string held by all those big shots. I don’t apologize — that’s my life — but I thought that, that when it was your time, that you would be the one to hold the strings. Senator Corleone; Governor Corleone. Well, it wasn’t enough time, Michael. It wasn’t enough time.

我从来没想过要你干这个。我工作了一辈子,我不必道歉,我照顾了我的家人。但是我拒绝当个傻瓜,成为大人物所牵的绳子上的傀儡。我不会道歉的,那就是我的生活,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你会成为那些幕后操纵大人物。考利昂参议员,考利昂州长。好了,时间不多了,迈克尔。时间不多了!(这是电影中,迈克接位后在花园里他的父亲老教父维多的话,这也是整个电影里我觉得教父唯一的一次吐露自己真实内心的话).

2、Politics and crime — they’re the same thing.
政治和犯罪——没有区别.

3、Behind every great fortune,there is a crime.
巨大财富的背后,都隐藏着罪恶。

4、Don’t hate your enemy, or you will make wrong judgment.
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力。

5、keep your friends close, but your enemies closer.
离你的朋友近些,但离你的敌人要更近,这样你才能更了解他。

6、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
我将给他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7、Every man has one destiny.
一个人只有一个命运。

8、Do you spend time with your family? Good. Because a man that doesn’t spend time with his family can never be a real man.
你有花时间和你的家人在一起吗? 我当然有. 很好!不照顾家人的男人,根本算不上是个男人。

9、Great men are not born great,they grow great.
伟大的人不是生下来就伟大的,而是在成长过程中显示其伟大的。

10、.When a man was generous,he must show the generosity as personal.
如果一个人很慷慨,那他就必须把自己的慷慨表现得充满感情。

11、Revenge is a dish that tastes best when it is cold.
复仇是一道冷却后的最美味的佳肴。

12、Senator,we’re both type of the same hypocrisy,but never think it applies to my family.
我们都是伪善的人,参议员先生,但永远不要把它与我的家族联系在一起。

13、You make the choice, and this is your price.
你做出了这个决定,这是你的代价。

14、Everything I do with my power, including something criminal, I just want to protect my family and my friends .
我以我的力量所做的一切事情,包括一些罪恶,只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

15、I don’t care what you did is right or wrong, I want you know only me have the right to make decision, cause I am the godfather until my death.
我不关心你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我只是要你知道,只有我有权利作出决定,因为我是教父,唯有我的死亡能否定它。

16、I will never do anything guilty.
我永远不会做让自己内疚的事情。

17、So, love somebody else.
那么,去爱一些其他人吧。

18、If anything in this life is certain; If history has taught us anything, it’s that you can kill anyone.
如果历史告诉我们任何事,那就是你可以杀死任何人.

19、But you can never lose your family. Never.
但你永远不会被你的家人抛弃,永远不会.

20、The richest man is the one with the most powerful friends.
钱与权永不分家.

21、It’s not personal,it’s business.
不要把私人的感情带到商界,这不利于发展,即使有解决不了的,靠你的能力,你的智慧来解决.

22、Your love is also your weak point.
你的所爱同时也是你的弱点.

23、Poppa never talked business at the table
康妮:爸爸从来不在餐桌上谈论公事

24、Don’t let anybody know what you are thinking.(迈克尔教训文森特)
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真实想法。

25、Only don’t tell me you are innocent,. Because it insults my intelligence, and makes me very angry.
如果你认为我不知道其中的真相 那就是在侮辱我的智慧。

26、I spent my whole life trying not to be careless. Women and children can be careless. But not men.

我花了一辈子 ,才学会了小心 ,女人和小孩能够粗心大意 ,但男人不行。

27、Life is so beautiful…..(老教父临终语)
生活是如此的美丽

28、有些事必须干,你干就是了,根本不必高谈阔论,你也不必想方设法企图证明哪些事情是有道理的,哪些事情的道理是无法说明的。你干你的就是了,干过之后就忘掉。

29、社会上常常会有突如其来的侮辱,那是必须忍受的。

30、最微不足道的人,如果他时刻留意的话,总会有机会向那些最不可一世的人报仇雪恨。

31、让朋友低估你的优点,让敌人高估你的缺点。

32、一个提着公文包的律师所抢到的钱比一千个拿着冲锋枪的抢到抢到的钱还要多

33、Only don’t tell me you’re innocent. It insults my intelligence, makes me very angry.
这个世界本身就没有所谓的清白而言,你能坦言,你从来就没说过慌,这是自欺欺人.

[后时代]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