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赛德克·巴莱《Seediq Bale》“真正的人”

“A Real Man Can Sacrifice His Body, But He Must Win His Soul.”——“真正的人可以牺牲身体,但一定要赢得灵魂。” ——《赛德克·巴莱》

《赛德克·巴莱》(Seediq Bale)分为《赛德克·巴莱(上):太阳旗》和《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两部分。该片筹划长达十二年、跨国动员两万人拍摄,是《海角七号》导演魏德圣所执导的史诗英雄巨作。2012年5月10日内地也会上映此片,此版为魏德圣导演重新剪辑的版本。影片讲述的是1930年,台湾在日本统治之下,原住民赛德克族马赫坡社头目莫那鲁道,率众反抗日本政府而发动雾社事件的故事。

赛德克巴莱史实背景历史:

故事起始于19世纪末,世居台湾岛上的高山原住民赛德克族,向来以恪守祖先训示,遵循四季流转的方式,过著狩猎、农耕、编织、等各式传统的山林部落生活。

然而,自1895年(清光绪21年、日本明治28年)起的日据台湾时期,日人为了丰富的山林矿业资源,对各原住部落采行严酷的理蕃政策,赛德克族逐渐被迫失去自己的文化与信仰,男人必须搬木头服劳役,不能再驰骋山林追逐猎物;女人必须低身为日本军警家眷帮佣,不能再编织彩衣。最重要的是,他们被禁止纹面,完全失去成为“赛德克·巴莱”的传统信仰图腾,无法成为“真正的人”。骁勇善战的赛德克族马赫坡社首领莫那·鲁道,见证了30年来的压-迫统治,看着族人过著苦不堪言的日子,心中反抗的种子逐渐萌生。

1930年秋冬之交,正是一切劳役最焦热的时期。少数原住民为节省体力,使用铁索将木材由山上滑曳到地面,日本警察发现后,将赛德克族人鞭打成遍体鳞伤,族人们反抗与复仇的意念在心中滋长。[19]某日,马赫坡社一对青年男女结婚了,好不容易举办一场让族人忘却痛苦的酒宴,新任的日本驻警却来巡视。莫那·鲁道的长子达多·莫那(Tado Mona)热情招呼日警喝酒,却因手脏而莫名其妙地遭了一顿打;愤恨不平的达多·莫那协同兄弟巴索·莫那(Baso Mona),把那位新任驻警打得头破血流。因一场误会种下日警和赛德克族的紧张关系,自此马赫坡社便生活在日警报复的阴影里。

几天后,一群年轻人围绕着莫那·鲁道,强烈要求他带领大家反击日本人。莫那·鲁道在“延续族群”和“为尊严反击”之间思索良久,这时,他看见了围绕在身边这群年轻人的脸,他们几乎都是一脸白净、没有赛德克图腾的孩子。于是,他下定决心,并告诉那些年轻人:

日本人比森林的树叶还繁密,比浊水溪的石头还多,可我反抗的决心比奇莱山还要坚定!—莫那·鲁道

莫那·鲁道在片中更是语气坚定地对着族人吟唱:“孩子们,在通往祖灵之家的彩虹桥顶端,还有一座肥美的猎场!我们的祖先们可都还在那儿呐!那片只有英勇的灵魂才能进入的猎场,绝对不能失去……族人啊,我的族人啊!猎取敌人的首级吧!雾社高山的猎场我们是守不住了……用鲜血洗净灵魂,进入彩虹桥,进入祖先永远的灵魂猎场吧…”

赛德克巴莱剧情:

赛德克·巴莱,台湾赛德克族词语,出自赛德克语 (Seediq Bale),意为:“真正的人”。史诗英雄巨片《赛德克·巴莱》故事叙述在险恶的日据时代,赛德克族被迫失去自己的文化与信仰,男人必须服劳役不得狩猎、女人派遣帮佣不能编织彩衣,骁勇善战的赛德克族马赫坡社头目莫那鲁道,见证这三十五年来的压迫统治,看着族人过着苦不堪言的日子。因一场误会种下日警和赛德克族的紧张关系,自此族人便活在恐遭日警报复的阴霾中,忍辱负重的莫那鲁道在深思后,虽知这场战役将面临灭族危机,但他明白唯有挺身为民族尊严反击,才能成为真正的赛德克人,于是决心带领族人循着祖灵之训示,夺回属于他们的猎场。

电影故事从1895年横跨至1930年,魏德圣决定由两名素人原住民演员分别饰演青年和中年时期的英雄主角莫那鲁道,“年轻的莫那狂傲不羁、中年则是沉稳、谋略中带着杀气”,并同步公开影片中的四大主要人物:中年莫那鲁道、道泽群头目铁木瓦力斯、日警小岛源治及日军少将镰田弥彦。

太阳旗

其中,上集以象征日本的《太阳旗》为名,由1895年日军占领台湾开始,演至1930年雾社冲突,并酝酿着眼于雾社公学校事件爆发前后的描述。

昭和5年10月27日(西元1930年),台湾总督府为纪念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被杀,而举行台湾神社祭,雾社地区则照例举行联合运动会。当联合运动会开幕,所有日人、警察及其眷属齐聚公学校之际,赛德克雾社群之马赫坡、荷戈、波亚伦、斯库、罗多夫、塔罗湾等六部落赛德克族人,由雾社群马赫坡社头目莫那·鲁道率领发难。

当日清晨,雾社公学校(现今台电万大电厂雾社分部)运动会,由能高郡守小笠敬太郎主持开幕典礼,其他日本人都前来观礼,这时候预先埋伏的塞德克勇士,在莫那·鲁道攻击号令下,立刻展开猛烈的突袭,在一阵毫无预警的混战中,将运动场内134位日人一一撂倒砍杀。

另一方面,莫那·鲁道命令次子巴索·莫那(Baso Mona)潜入马赫坡山取材地、袭击日警,并命长子达多·莫那(Tado Mona)潜入马赫坡社警察驻在所,亦将日警及其眷属全数格毙。后分成数队,切断日人对外的所有电话线路,陆续袭击各部落之警察驻在所,掳擭弹药、枪械。借此向雾社地区的各个部落宣告,反暴统治之圣战已经开打,终致纷纷群起响应。

在震惊愤怒之余,日军旋即调度派遣驻扎台中、花莲的步兵与警力,区分两路向雾社方面挺进;莫那·鲁道率领族人抗敌缠斗、辗转退守马赫坡石窟。一场双方分别为了资源与报复围剿、祖灵与灵魂尊严的异族战端,就此揭开序幕……

彩虹桥

《彩虹桥》则进一步描述日军大队兵力进犯,与莫那·鲁道带领赛德克族浴血抵抗的过程,并深入刻画族人从容牺牲后,越过彩虹桥回归祖灵的故事。

接续上集赛德克族发动公学校冲突事件,致使日人遭遇殖民占领以来最大的统治危机后,日本驻台陆军少将镰田弥彦衔命调动高达三千名以上的军警,挟以山炮、机枪等优势武力,联合前往雾社讨伐。

另一方面,原先对部落友善的巡查小岛源治,也因自己的妻儿在运动场上死于非命,愤怒痛苦地完全失去理智,而强迫莫那·鲁道的世仇、屯巴拉社头目铁木·瓦力斯出兵,协助日人打这场毫不擅长的山区游击战。

然而,世代山居的赛德克族熟悉当地绝壁地势,导致增援的日军部队始终久攻不下,伤亡无数。眼看清剿不力,日军于是改以派遣飞机投掷毒气弹,形成了原住民以猎枪、柴刀、木棍等原始武器,对抗飞机、大炮的局势。经过近一个月的激烈对峙,抗日族人死伤惨重;赛德克妇女此时也为了使自己孩子、丈夫无后顾之忧,于是纷纷先行上吊自缢;残存的男人们则在脸孔纹上赛德克记号,誓死抵抗、宁死不屈。

原本发誓要一天拿下雾社的镰田弥彦,至此也不得不衷心佩服莫那·鲁道的骁勇善战,深深感叹:“三百名战士抵抗数千名大军,不战死便自尽……为何我会在这遥远的台湾山区见到我们已经消失百年的武士精神?……是这里的樱花开得太红艳了吗?”

赛德克巴莱影评:

《操,你想怎样》——韩寒

最近看了两部“复仇者联盟”,一部来自美国,一部来自台湾。来自美国的自然不用多说——《复仇者联盟》,捧着爆米花进去看,边看边惊叹,看完再对一圈朋友说,你不得不看。但是我重点要说的是另外一部电影,《赛德克.巴莱》。

这是《海角七号》的导演魏德圣的电影,对于大陆的朋友,《赛德克.巴莱》这个名字很难记,我的朋友中就出现了奥德赛巴莱,塞德莱巴克,甚至还涌现了塞巴斯蒂安。对我而言,他的另外一个名字《彩虹桥》可能更顺口。

我有一个习惯,对于差的电影,我会彻底的剧透之,因为它烂透了,但对于好的电影,我不喜欢诉说情节。《赛德克.巴莱》中,你也许对雾社这个地方非常陌生,没有关系,就像你也许不知道牯岭街,但你只要知道少年杀人事件就够了。看了不少台湾的小清新电影,给我留下的印象的确就是“恩,你想怎样”,到了《艋胛》,变成了“哼,你想怎样”。《赛德克.巴莱》终于把台湾电影变成了“操,你想怎样”。

这是一部绝对值得去电影院看的电影。不用思考所谓的文化,殖民,隔阂,族群,只需要看见男性应该如何去战斗,他们的热血洒到了哪里,你甚至不需要思考仇恨是如何互相埋下的,该怎样才能消弭这些,文明啊,信仰啊,想这些都太累了,就去看看人性里最简单狂野的地方。如果文明不够文明,那就让野蛮足够野蛮。

当然,从海角七号到《赛德克.巴莱》,魏德圣还未得胜,从优秀到经典,他离他的野心还差一些。大陆版本的《赛德克.巴莱》从台版的4个多小时缩成了两个多小时,导致有些地方观众还没入戏演员就高潮了,看着突兀,剪辑版的素材选择也有些问题。但它还是近期最好的华语电影。这部电影的制作过程跌宕起伏悲喜交加,导演把海角七号赚的钱和家当全都押上了,周杰伦,郭台铭,徐若瑄等一众朋友到最后也在替这部电影筹钱。我相信,把向周杰伦借钱的过程拍一个电影,说不定票房更高。但这都无妨《赛德克.巴莱》成为一部好片子。

香港有了经典的《桃姐》,遗憾我在它下线前一天才看到,没能来得及介绍。台湾现在有了《赛德克.巴莱》,今年的大陆电影得赶紧了。《飞越老人院》不错,《杀生》《黄金大劫案》也不差,但都不够。好在《战国》之后,古装大片总算告一段落,所以奇葩出现的概率也急剧降低。电影只要关注现实,就不会太烂,谁让现实那么烂。但关注现实的电影也容易因为审查的原因妥协或者被修改的面目全非,诶,你们想怎样。

排场无关格局,气派不是气势,这里再向大家推荐两部老电影。一部是《这个男人来自地球》,这是一部经典的科幻片,如果不考虑画质,你用iphone和一张沙发就能拍出来。这场似幻似真的围炉夜谈值得你买张碟看,只要你不是那种看电影要纠结于擎天柱为什么不用加机油的人,相信都会喜欢。

另外一部是我去年推荐过的电影,《怦然心动》,前天又看一遍,再次感动,再次推荐,再次把电影里这段话写给大家——Some of us get dipped in flat, some in satin, some in gloss….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为热爱的人或事物洒下热血和热泪,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对方一句你想怎样。

赛德克巴莱电影旁白:

开篇独白:

莫那
你已经血祭了祖灵
我在你脸上刺上男人的记号
从今以后……
遵守祖律的约束
守护部落
守护猎场
在彩虹桥上……
祖灵将等候你英勇的灵魂

血祭片段独白:

用殷红的图案簇拥白色颅骨,供奉太阳和战争
用杀婴的血,行割礼的血,滋养我绵绵不绝的生命
一把黑曜岩的刀剖开大地的胸膛,心被高高举起
无数旗帜像角斗士的鼓声,在晚霞间激荡
我活着,我微笑,骄傲地率领你们征服死亡
–用自己的血,给历史签名,装饰废墟和仪式
那么,擦出你的悲哀!让悬崖封闭群山的气魄
兀鹰一次又一次俯冲,像一阵阵风暴,把眼眶啄空
苦难祭台上奔跑或扑倒的躯体同时怒放
久久迷失的希望乘坐尖锐的饥饿归来,撒下呼啸与赞颂
你们听从什么发现了弧形地平线上孑然一身的壮丽
于是让血流尽:赴死的光荣,比死更强大
朝我奉献吧!四十名处女将歌唱你们的幸运
晒黑的皮肤像清脆的铜铃,在斋戒和守望里游行
那高贵的卑怯的、无辜的罪恶的、纯净的肮脏的潮汐
辽阔记忆,我的奥秘般随着抽搐的狂欢源源诞生
宝塔巍峨耸立,为山巅的暮色指引一条向天之路
你们解脱了——从血泊中,亲近神圣
活在这大地的人啊……
神灵为我们编制了有限的生命……
可是我们是真正的男人唷!
真正的男人死在战场上……
他们走向祖灵之家……
祖灵之家有一座肥美的猎场唷!
只有真正的男人才有资格守护那个猎场
当他们走向祖灵之家的时候
会经过一座美丽的彩虹桥唷!
守桥的祖灵说:来看看你的手吧!
男人摊开手…
手上是怎样都无法擦去的血痕
果然是真正的男人呀!
去吧!去吧!我的英雄!
你的灵魂可以进入祖灵之家!
去守护那永远的荣誉猎场吧!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赛德克·巴莱《Seediq Bale》“真正的人””

  • 疯猫
    2 九月, 2012 15:55

    似乎没有什么更新啊,,我还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看你们登月后能有什么新内容呢,不过修好总比没有好,你们不会指望现在的这些内容得以永生吧。亲们加油!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