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关于《至爱梵高·星空之谜》

你们只关心他是怎么死去的,你知道他是怎样活着的吗?

“该片动用来自15个国家的125位画师,根据梵·高的120幅原作再加上演员表演拍摄成的853个镜头,创作了1000多幅手绘油画,并让每一幅层层变化着,加工成为65000帧画面,最终以每秒12帧的播放速率,成就一部90分钟的连贯故事。”我们看到电影工作者用心良苦的背后,其实是对梵·高的致敬和一个温柔的拥抱,在他离世这么多年之后,我们能否尝试着还他一份包容和理解呢?我们能否用颤抖的指尖去尝试着温柔地触碰那片孤独的夜空呢?

《至爱梵高》创作过程:

《Loving Vincent》这部致敬梵高的动画电影是史上第一部全手绘油画长片,由波兰画家、导演Dorota Kobiela和奥斯卡获奖制片人hugh welchman一起在kickstarter上发起了一次众筹,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最终由波兰制作团队Breakthru Films打造。工作室在全球招募油画家,入选者经过三周对梵高艺术风格的培训后,即加入团队开始创作。这百余名油画家在波兰北部名城格但斯克的工作室中通力合作,创作出56800幅油画,再将这些画作制成电影。整个创作过程基于PAWS系统,包括借助定格动画制作软件来辅助手绘。

完成绘制过程的画家们来自15个国家,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来自波兰。波兰的艺术教育系统非常成熟,据说学习艺术的人从很年幼就开始接受某一细分门类的艺术教育。还有一部分画家来自乌克兰,其他的就来自各大洲的不同国家。这些画家里面最年轻的是21岁,最年长的有63岁,他们中很多人基本都有艺术学位或从事艺术品修复工作,也有少数属于非科班出身。

至爱梵高背景知识:

至于本片的情节,则是根据梵高留下的800多封信件来还原这位传奇画家的一生。这800封信,大多是梵高给弟弟提奥寄出的。提奥是他的弟弟,也是他的伙伴与知己,更是他在绘画上的坚定的资助者。在两兄弟的书信往来中,被提及最多的话题就是“钱”。

提奥是一名小画商,并不是十分富裕。梵高每次都带着愧疚和纠结给弟弟写信。 梵高给弟弟的信,经人总结,基本上是这种套路:先讲自己怎样花钱和节省,然后还不断地做出保证,决不会轻易糟蹋弟弟一分一毫的血汗钱。如果迪奥寄给他的钱迟了,他就会喋喋不休诉说自己的窘境。虽然穷途末路,但梵高依旧踌躇满志,他向弟弟承诺,尽管他暂时还没有成功,尽管眼下他的画还毫不值钱,但将来一定有一天,他的画可以卖到200法郎一幅。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当梵高画作的价格远远超出200法郎的时候,梵高和提奥已经看不见这一切了。1890年7月27日,梵高在一片麦田中举枪自尽,两天后不治身亡,死在弟弟的怀里。

在梵高死前,写了两封信给弟弟,一封寄出,一封带在自己身上。寄出的那一封和以往的信内容没什么区别。然而,在他随身携带的、沾满了自己血迹的信上,他一反常态,竟没有再提到有关钱的事。下面是这封信的一部分。

“我亲爱的兄弟:

谢谢你的信和一起寄来的50法郎。

有很多事情想对你说,但是又觉得没有用处。我希望你面对的是那些体面的绅士。

我自己经历过幸福和悲伤,因而你如何看待我对你家庭的影响,我想我并不在意。不过我颇为赞同你所说:在位于四楼上的公寓里抚养孩子,对你和左是件可怕的事情。

最重要的事情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为什么我还要对不太重要的事情浪费口舌呢?据我看,在我们有机会对情况加以更恰当的讨论之前,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别的画家无论他们怎么想,总是本能的与艺术品经营的实际事物保持距离。

是呀,真理在于,我们只能让我们的作品说话。然而,我亲爱的兄弟,有一件事我经常对你讲起,我现在要再次对你说,这番话出自一个竭尽全力想要把事情尽可能做好的头脑,出自只有这样的头脑才能体现的真诚—我要在一次对你说:我会永远把你看做一个不同一般的画商,以我的工作为中介,你对一些作品的诞生出了力,而这些作品经得起风暴的考验。

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事,这是我在一个相对的危急关头不得不向你说起的全部或至少主要的东西,在这样一个关头,在经营死去作品的画商和经营活着的艺术家作品的画商之间,事情正是十分紧张。 哦,我自己的作品,我冒着生命的危险画出我自己的作品,我的理智为此已经跨掉了一半——这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不在我所说的画商之列,我想,你仍然可以坚持你的立场,带着仁慈的心去行动,但那又怎么样呢?”

弟弟提奥在6个月后随他一生所崇拜的哥哥而去。他们并排葬在了法国的奥维尔。这是梵高37年生命中的最后一个驿站。

梵高生前只售出过《在亚尔的红葡萄园》这一幅油画作品。他在死后11年才真正成名,蜚声世界。这全靠弟弟提奥的妻子约翰娜·邦格的努力。邦格完成了丈夫未竟的事业,她整理了梵高的全部画作和书信,并一生为梵高的名誉奔走。

电影从梵·高死后的世界开始,最开始的那个镜头十分震撼。画面从一钩新月一直向下,滑到了那片经典的夜空,我们看到了那些闪烁的繁星,来到了梵高曾生活的地方。我们的视角跟随邮局老板的儿子阿尔芒走上了送信的路,本该送给梵·高弟弟提奥的信,却在提奥也接着哥哥死去之后失去了归宿,而阿尔芒则在梵·高曾生活的那片土地看到了他不曾认识的梵·高。

传说梵·高是在一片麦田里开枪自杀的,但是却没有成功,反而死于自杀的两天后。他的死是一个谜,而他身边的人——卖颜料的唐吉老爹、旅店老板的女儿、医生加歇和他的女儿、医生家的管家、船夫——这些人似乎都对梵·高抱持着相异的态度和看法,对于他的死也各执一词。也许是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才看到了不一样的梵·高,旅店的少女看到了他温柔坚定的一面,贵族少女看到了他的天才和孤独,而这些只是他的一部分。

在最后,阿尔芒几乎确定地宣称,梵·高不是自杀,是被当地一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枪击后不救而亡的。但是传闻中和梵·高关系密切、彼此倾慕的玛格丽特却告诉阿尔芒,无论梵·高是他杀还是自杀,他都是一个寂寞孤独的人,他是因为这样才死去的。当他捂着伤口说出“也许这样对所有人都好”的时候,他究竟为什么中枪已经不重要了,他是愿意接受死亡的,他是死于和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的孤独。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在船夫的讲述中,有一次梵·高在画画的时候,一只乌鸦落到了他的午饭上,他就静静地看了很久,没有一丝恼怒。船夫都在感慨:“这个人该有多么孤独啊。”

梵·高小的时候就体会到了自卑,他觉得自己永远比不上那个在他之前夭折的、真正的文森特,少年的失落和迷惑还有所有的孤独,就来自于母亲那只毫不犹豫抽回的手。那之后他做了很多努力,却未曾成功地走进他父母的眼中。他28岁的时候才在弟弟的鼓励下拿起了画笔,8年间他迅速达到了别人一生都到不了的艺术水准,却仍旧和不变的孤独与寂寞为伴,他倾慕的少女被禁止和他交往,他所谓的朋友总是不怀好意地捉弄他,他的弟弟得了重病却还要承担着自己带来的压力……这一切都让梵·高感到绝望,他躺在床上满怀感慨地想着:“要是我和其他人一样就好了。”

他最终选择了接受死亡,也许就像他一直思考的那样,人为什么无法触碰天上的星星呢?死亡会不会是通往繁星之城的途径呢?

至爱梵高中出现的梵高油画——

阿尔芒·鲁林(ArmandRoulin)

梵高生前好友,邮差约瑟夫鲁林的儿子阿尔芒鲁林。梵高于1888年11-12月,为他至少画过三幅画像。梵高为阿尔芒画像时,阿尔芒只有16岁,还是一名铁匠学徒,后来他去了突尼斯服役。

轻步兵(The Zouave)

与男主角阿尔芒冲突的这一位军人的原型,是梵高的系列作品“轻步兵”。1888年6月,梵高绘制了3幅步兵画像。他在私信中提到:野蛮人和不和谐色调的组合体。

夜间室内咖啡座

这间台球厅也是根据梵高1888年的作品《夜间室内咖啡座》绘制的。这幅右下角有着梵高签名的画作描绘的是室内的咖啡馆的场景,处在画面中间位置的门帘半开半掩着,据推测门后面有很多独立的小房间。五位顾客沿着墙坐在左右两侧,服务员站在灯光下面面对着观众,在他一侧房间中间部位一有张台球桌。画面中的五位顾客被描述成喝醉酒在昏昏欲睡的流浪汉以及妓女和嫖客,有学者认为这是由于这间咖啡馆是穷困潦倒的人和妓女夜间出没的场所。据说,这家咖啡馆位于Form广场,是梵高经常光顾的咖啡馆。画完这幅作品的两个月之后,梵高搬进了黄房子。

梵高卧室

片中割去耳朵的梵高在沙发上痛苦地呻吟。好朋友约瑟夫鲁林赶来帮助。梵高的房间应该是取材于“阿尔的卧室”系列。这也是梵高为黄房子所绘制的唯一内景——不是画室,而是自己的卧室。

露天咖啡馆

约瑟夫与阿尔芒在咖啡馆对坐长谈,最终决定去探寻梵高的死。这幅《露天咖啡馆》与上面提到的室内咖啡馆绘制于1888年同一时期,梵高曾说,自己热爱画夜晚的场景。

保罗·嘉赫医生(Paul Gachet)

这位加歇医生,不仅仅是一位精神病专家,还是一位业余画家。他是印象主义运动的主要支持者,也是梵高最后的陪伴者。梵高曾经评论加歇医生:“他病得比我还严重。”

电影结束梵高的话——

In the life of the painter, death may perhaps not be the most difficult thing.
For myself, I declare I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it.
But the sight of the stars always makes me dream.
Why, I say to myself, should the spots of light in the firmament be inaccessible to us.
Maybe we can take death to go to a star.
And to die peacefully of old age would be to go there on foot.
For the moment I’m going to go to bed because it’s late, and I wish you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With a Handshake.
Your loving Vincent

死亡可能不是最困难的事情
对我来说,我承认我对这并不了解
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我们没发触摸这天上的星光
也许我们可以通过死亡到达那颗星星
时候不早了,已经到了上床睡觉的点
祝你好运,晚安!
握个手!最爱你的文森特

“I want to touch people with my art. I want them to say: he feels deeply, he fells tenderly.”—— Vincent van Gogh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