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Dogville

《狗镇》——对于人类的憎恶而控诉人性的贪婪、控制欲和道德的伪善。

狗镇剧情

汤姆是狗城中的一位不成功的作家,他也是狗城死水一样的生活中第一个感到厌倦的人,偶然中,他救下了被黑帮追逐的美丽女子格蕾丝,并建议走投无路的她留在狗城。格蕾丝的到来打破了狗城以往的平静,人们起初抱持的拒绝和敌意也被格蕾丝的勤快热情消融了,她熟悉了这里的游戏规则,并且也接受了汤姆的爱情。然而,警察局对她的一纸通缉令又使得众人开始了对她的猜忌,格蕾丝听从汤姆的建议,一刻不闲的工作来取得人们的好感,然而,人毕竟是精力有限的,整日的工作使得她疲惫不堪,不仅疏远了和汤姆之间的感情,而且增加了很多工作的失误,狗城人开始讨厌她,苛责她,格蕾丝也感觉到了荒谬,毕竟没有她,他们也照样可以完成各种工作,有了她,似乎所有的工作都在等着她去做。然而,格蕾丝还沉浸在对往日与众人友情的幻想之中,并不知道自己将要付出的代价。   

久而久之,狗城人的真面目开始显现出来,先是在做家庭教师的时候,她先前以为很听话的孩子无缘无故的搞恶作剧,受到了她的惩罚,结果他的妈妈对她强烈不满,而后她被孩子的爸爸,一个早就垂涎她的美色的粗鲁工人查克强奸了,而这以前她一直以为虽然拒绝了他的追求,但是他们之间还有真诚的友谊。查克的老婆听到这件事之后则把她诬为第三者,恶狠狠的带着两个泼妇去教训她。格蕾丝感觉自己受够了,就与汤姆商量借机逃离这里,汤姆找到一向窝囊老实的货车司机本,让他把她藏在苹果中拉出城以逃过警方的监视,本提出要10美元酬劳,格蕾丝也答应了,然而,就在半途,本借口风险太大,要求再付报酬,并且他知道她没有钱,就强迫她用身体作了酬劳。格蕾丝万没有想到一向被认作最老实的老实人本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停止了反抗,俯拍镜头下是她呆滞的眼神望着镜头,而满身黑泥的本在她的躯体上运动……   

悲惨的际遇并未结束,等到车子停下,她从苹果堆中爬出来,才发现车子又开回了狗城,狗城的15位居民正在那里等着审判这个“逃犯”。原来汤姆不舍得心爱的人离开,他仍幻想着让她融入这里的生活。狗城的人最初坚决拒绝她留在这里,而现在他们却不容许她离开了。城里的书呆子工程师打造了一个铁环套在她的脖子上,并拴上一个沉重的铸铁车轮,以防她逃跑。格蕾丝现在每天都要拖着这个重担赶往工作地点,晚上她则成为狗城男人的泄欲工具,就连狗城孤独的瞎老人也以猥亵她为乐。而懦弱的汤姆对这一切只能听之任之。他最后的像一个“男人”的行动就是在被狗城的人孤立之后,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而企图占有格蕾丝,理由则是狗城的每一个男人都曾享用过她的身体,而只有他还没来得及。令人发指的罪恶终于结束了,汤姆曾经在救下格蕾丝的时候接受了黑帮老大递给他的一张名片,然而他当时没有出卖她,现在他拨通了黑帮的电话,然而,迎来的黑帮老大原来竟是格蕾丝的父亲,格蕾丝因为厌倦了黑帮的生活而离家出走,现在她终于见到了亲人,尽管她也为是否回到过去的生活而犹豫了许久,然而最终还是认为这里的生活更像地狱。黑手党徒将狗城所有的人全部射杀,连小孩子和残废者也没有放过,格蕾丝也亲手结束了汤姆的性命,在此之前,这个懦弱的幻想家还想着挽留格蕾丝成为狗城的一员。最后整个狗城只留下了一只惊恐狂吠的小狗,变成了真正的“狗城”。

关于电影   

丹麦导演拉斯·冯·提尔这部超风格化和极具情绪张力的作品,将场景缩减到只剩地板上的零星道具,由一大票明星演出,凭空创造了一个备受一名逃亡女人困扰的小镇。   

人性的关怀探讨始终是拉斯·冯·特里尔电影中表现的主题,本片更是在探讨人性善恶的分歧上达到了一种酣畅淋漓的极至快感。《狗镇》是一个人性的试验场,人性善恶的对比在这部浓缩世界的片中被放大。在《狗镇》里,善只是人类灵魂深处的一种契约行为而已,它注定需要签约双方的遵守细节规定和违约责任的处罚条例。而狗镇,就是两种力量的实验室,一方面是托姆·爱迪生需要证明的人性善良的愿望,一方面是格蕾丝需要去接受的人性恶的现实,而较量的双方就是导演精心设计的这个独特的小城镇。   

影片故事的灵感来源于布莱希特作品《三分钱歌剧》中的一首歌《海盗杰尼》。此前拉斯·冯·提尔的《黑暗中的舞者》曾创下丹麦电影史上的最高投资记录,《狗镇》是他继“金心三部曲”后推出的“美国三部曲”的第一部。在2003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原有望夺得金棕榈奖,后来输给了《大象》。   对美国社会的批判   《狗镇》传达出冯提尔对美国社会的一些看法,尽管他从未踏上美利坚的土地。这部电影是个美国寓言。影片2003年在戛纳首映时被指责没有表现出美国的真实状况。拉斯·冯·提尔对美国的嘲讽曾经得罪了不少电影公司,可是在这个名为“美国三部曲”的第一部里,他依旧没有丝毫企图掩盖他对美国社会的厌恶。电影的时代背景设置在美国的30年代、小镇居民的对民主的放弃、人性的丑恶从美国国庆日开始、甚至片末不断出现的美国矿工苦难生活的照片,所有的这些比在《黑暗中的舞者》中的暗喻做得更为明显和彻底。   

冯·提尔说:“我这一生一直在对美国社会提出批评——按照在我的观点中它所呈现的状况。我没有到过那里,但我对美国的理解是基于大量的信息和图像。和那些想拍丹麦,比如拍安徒生的美国人对丹麦的了解相比,要多得多。美国在我的意识中占有的部分,比丹麦在他们头脑中所占有的,大很多。”他还不失时机地借影片发表了他的政治意见:“年轻的时候我是共产主义者,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自己多少有些属于左翼。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影片是对于美国的批评,同时又不是,因为它与今日丹麦政治有着惊人的相似。这甚至与伊拉克战争也有平行关系,尽管这种联系不是有意为之,可我确实对那场战争非常反感。我为丹麦的参与感到耻辱,对这次战争不抱任何同情与尊敬。”  

 

舞台风格的电影   

虽然故事发生在美国,但害怕乘坐飞机的冯提尔仍然没有亲自到大洋彼岸拍摄,而是在瑞典摄制。影片全部在摄影棚内拍,所有演员在一个几乎光秃秃的舞台上完成表演,舞台上没有布景装饰、只有少量道具和地面的粉笔印,非常接近于舞台剧。   冯提尔极其迷恋那种只使用一台摄影机、两个演员和一块灰色背景幕的拍摄方式。他采用这种刻意简化的拍法是为了与当代那些使用昂贵的布景和电影技术的影片加以鲜明区别。“我是那么地钦佩像库布里克这样的导演,他可以为了光线合适的镜头在山里等上几个月。当你能够在一分半钟以内用电脑做成同样的事情时,我就不再感动。”   

在此片中,冯提尔贯彻了他那种极简的理念,他摈弃了一切多余的道具,布景精简到了极至,都是象征性的,还用粉笔在舞台上划出街道、房屋、墙壁。冯提尔相信他的这种风格能够强化观众的观影体验:“观众变成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这种技术就像心理放大镜,更贴近人物”。   

导演对于影片的安排也采用古典戏剧的结构,分成序曲和九个章节,每个章节有着清晰的主题并且互相依存,分别是以格蕾丝的出场后小镇居民的开会作为分割章节的联系。

1 2
标签: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Dogville”

  • 大原先生
    22 十月, 2010 19:16

    不行。说不行就是不行。不,你爸爸是李刚也不行。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