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别塔 BABEL

《巴别塔》(Babel)是一部获得2006年美国金球奖最佳剧情电影的剧情片。由墨西哥导演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执导,吉勒莫·阿里加编剧,以多线剧情完成导演亚历桑德罗包括《爱情是狗娘》和《21克》在内三部电影的“隔阂三部曲”。《巴别塔》是以四段分别发生在摩洛哥、日本、墨西哥和美国的剧情交织而成,由法国、墨西哥和美国跨国联合制作,本片获得奥斯卡金像奖七项提名,其中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最终获得最佳配乐奖。

大场景的影片适合在电影院看。《巴别塔》这种在摩洛哥荒山野岭的大场景与东京人工化的俱乐部,在阳光灿烂的室外与光线阴暗的室内,在外在与内心之间大幅度切换的电影,更是那种需要在大银幕上看的电影。你时而被带到人物的最近处,时而又被拉到大视野。

我们被带到摩洛哥的荒山峻岭,乡民的生活被一只枪打破了宁静,这支Winchester牌猎枪,美国制造,由一个日本游客留下来送给当地导游。一个善意的举动引来的却是一个悲剧,这只枪的子弹被放羊的孩子练习着射出去,又射中了恰恰是来自美国的女游客。女游客和丈夫不久前丧子,出游本来是为了挽救婚姻。女游客在小村庄里等待救护生死未卜,同时摩洛哥警察怀疑有恐怖主义行为,要保护国家名声,开始粗暴地追逐牧羊人一家。女游客的丈夫打电话给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家中的墨西哥保姆,要她好好看管孩子,墨西哥保姆要到边境对面的家中去参加儿子的婚礼,找不到替补只好把两个孩子带了去,结果返回圣地亚哥的途中因为侄子冲动的决定,被警察怀疑绑架孩子,丧魂落魄地在野外度过了一夜,几乎把孩子丢了。在地球的另一端,日本警察则被照会调查猎枪的来历,结果我们知道日本游客有个正在青春期的哑巴女儿,在成长的痛苦中反叛着也渴望着,而后我们还知道这个家庭的母亲不久前自杀……

倒霉事一桩桩,在观看时几乎觉得编剧有些强迫地把这些巧合安排在一起。但是无论是在摩洛哥等待救援的美国游客,还是东京万家灯火中的一对父女,还是北美荒地中惊慌失措的墨西哥保姆,都是人类处于困境中无助的写照。今天,仿佛人类也在造一座通天塔,今天的通天塔就是全球化,而全球化的通天塔也并非没有代价。

这部影片的手法能够吸引你观看,经常让你透不过气来。摄影是最无争议的部分,给我们难忘的画面,无论是美丽的荒山,还是人工化的东京,摄影的呈现都是那么强有力。表演方面,同时启用大明星与各国职业演员与非职业演员,没有感觉任何的不调和,也是影片为人称道的一大特色。凯特·布兰切特,布拉德·皮特的大明星身份正好符合剧情,因为在第三世界的小地方,任何美国人都象是明星。但是转眼之间他们也仍然可以如此束手无策。当然,这部分故事的结局终于转悲为喜,也许是美国观众需要的一点安慰。日本部分的剧情以那个日本女演员的出色表演而格外突出,最不落俗套,但是也最反映现代化社会人的困惑。墨西哥保姆故事讨论边境关系:一方面,资本主义需要全球化,墨西哥人是加州廉价劳动力的主力军,另一方面,疆界又必须存在,出入的规则永远由强势的一方来决定……

什么是能让我们在绝境中保存希望的光芒?当人类因为通天塔而被上帝惩罚,不同语言不同种族之间的人类还能靠什么来沟通?影片的创作者好像又绝望又希望。最暗的夜里,我们寻找着人性之光。父与子,父与女,夫与妻的亲情之外,也许是那个摩洛哥导游,那个摩洛哥老奶奶,东京的警察,墨西哥的保姆更能证明着人性的纽带。《巴别塔》的导演伊里亚多有才气,有野心,《巴别塔》完全证明了他作为电影艺术家的才气,而他的野心是创作一部关于大想法同时又唤起大情感的电影。这个野心到底是否完全实现,还是见仁见智的事情。这部电影的好处在于它只是让你在细微的感受中思考,并不把结论强迫给你,也不对每种文化做类型化的简化,只是唤起对生命的慈悲之情,也许就是这种慈悲之情将是拯救我们于隔阂的光。可是同时,它的故事是否太牵强?费了半天劲并没有说清楚什么?虽然有很多有力的片断,但是这些片断的组合终归没有能够达到创作者想要达到的高度?这是一部让你看了以后愿意跟朋友争论的电影。

《巴别塔》

英文名:BABEL

又名:通天塔、火线交错(台湾译名)

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编剧:吉勒莫·阿里加(Guillermo Arriaga)

主演:

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 …. Susan

布拉德·皮特Brad Pitt …. Richard

盖尔·加西亚·贝纳尔Gael García Bernal …. Santiago

菊地凛子 Rinko Kikuchi …. Chieko

上映时间:2006年10月6日

国家 / 地区:美国

对白语言: 阿拉伯语 / 英语 / 法语 / 日语 / 西班牙语 / 柏柏尔语

时长:142分钟

分级:USA:R

幅面:35毫米遮幅宽银幕系统

获奖情况

第59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第64届金球奖,本片获得剧情类最佳影片奖

第79届奥斯卡奖,本片获得7项提名

影评

电影《通天塔》不是那种好看的果盘,也不是让人看了觉得放松的小点心。它长了一张要拿大奖的脸,布拉德.皮特的目光在沙漠的热气中摇摆不定地看过来。《通天塔》不是第一部把不同地点不同的人用偶然事件联系起来的片子,至少它的重点并不在于让我们看到最后一粒沙子落下来以后,整座沙丘是如何在随机理论下不可避免地走向溃败。导演并没有去重复那个人人都已经烂熟的观点:命运是个随机数。命运不是影片的主旨,生活才是。

影片在最后的献辞写道:献给我的孩子。最暗的夜,最亮的光。

什么是这暗夜?什么是那光亮?4个国家,12个人,用一把来福枪联系了起来。在5天内迎接各自不同的命运:被捕、被杀、被遣返、被截肢,这是最暗的夜。同时,一段婚姻被挽救,一条生命被拯救,一种痛苦得到释放,这是最亮的光。当所有的事件发生完毕之后,影片结束。而一切对应关系全部建立完毕:

爱情:皮特的爱情存活了,日本聋女的爱情依然没有下文,摩洛哥少年的爱情终结于浴室偷窥,墨西哥保姆的爱情正在路上。

家庭:皮特的家庭保住了,日本聋女的家庭和解了,摩洛哥牧羊人的家庭破碎了,墨西哥保姆被迫遣返,她以最奇异的方式和家人团聚。

生活:摩洛哥人继续生活在贫苦和暴虐之下,日本人继续活在无法张扬的压抑和苦闷之中,墨西哥人活得生机勃勃但是面对北方强邻他们只是罪犯和乞丐。美国人什么都有,美国人什么也没有。

影片用一种缓慢的时间刻度讲述这些故事,让每一种痛苦都细腻生动地呈现出来,看到生命如何在生活中被打磨。只有极缓慢地在指尖搓揉沙粒,才能真实地感觉到它们每一颗的形状。当皮特焦急地等待直升飞机前来的时候,他才有机会衡量那些生命中的重量。当日本聋女赤裸着身体站在阳台上时,虽然她不能说话,但是她让所有观众听到了最震人心脾的呐喊。

《通天塔》很粗糙,观看的过程不能让我们摆脱现世,而是更真实地感受到生活本身。提醒我们那些可能被遗忘了的存在,诸如某种生活状态,某种内心需求,某些人和某些事。因此,沟通并非是一种语言问题。传说中,人类由于语言不同而最终放弃了修建通天塔。电影里,聋女无言,摩洛哥人无语,但是他们却似乎是对白最多的人。如果真有通天塔,它不是一个地理概念,它就在人心里。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标签: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巴别塔 BABEL”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