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姐》A Simple Life | 后时代
后时代微博公众号

《桃姐》A Simple Life

人生最甜蜜的欢乐,都是忧伤的果实;人生最纯美的东西,都是从苦难中得来的。我们要亲身经历艰难,然后才懂得怎样去安慰别人。

《桃姐》的故事很简单,叶德娴扮演的老人,为刘德华的家族工作了整整六十年,伺候过老少五代人,如今年逾古稀还患有中风,桃姐自知无法再伺候主人一家,于是请辞,并要求住进老人院,彼此间的关系从这时才开始真正展开。

《桃姐》的故事来自影片监制李恩霖的个人经历,讲述一个服侍一家大小几十年的仆人桃姐年老生病,主人需要反过来照顾桃姐,两人得以重新认识对方和人生的故事。许鞍华说她对老人院和老人很有感情,“自己也是老人,特别有同理心拍这个戏。片中的老人家工作了几十年,伺候了一家几代,到了70岁,中风了,主人家送她到老人院,在住进老人院后,她和自己服侍多年的少爷的关系越来越好。”

《桃姐》的题材有比较地道的香港味,而这也是许鞍华一直以来坚持拍摄的类型,但许鞍华说自己不是刻意去坚持,“只是拍我能拍的东西,很多打斗戏的那种电影,我真是不擅长拍,20多年前拍过《书剑恩仇录》,也不是很成功,最近也没有人找我拍其他电影。”

许鞍华说:“我不擅长拍大场面大动作的电影,那种真的不适合我。但我很想探讨一下传统的人际关系跟现在有什么不同,那时候的人们是怎么对待老人的,人和人之间是怎么相处的,而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失去一些东西。”

许鞍华为这部讲述主仆情深的电影剧本所感动,但她遍寻投资不着,最后要直接请求刘德华出手,方才令《桃姐》得以开工。剧组开放媒体探班,许鞍华谈笑风生,但言语间不无落寞,问她为何一直坚守香港市场,她说并非刻意,“没人找我拍”。她的影片题材风格一直保持现实主义,她说很惭愧,“我只能做这种东西”。提到《桃姐》的票房前景她接连摆手,至于未来新片计划更不知还有没有下一部,她说:“我看我快完蛋了,差不多了。”虽然看似玩笑,但在场记者却一片静默,心中都有几分唏嘘。

《桃姐》影评——小人物里的大温暖

看完《桃姐》,内心有阵阵涟漪泛起,会让你想得很多很远。剧情简单、平实,没有预想中的大喜大悲、大起大落,近乎似记录片的写实基调,平静无华的镜头语言,娓娓道来了一个小人物的晚年境遇,但却直抵人们的灵魂深处,有现实的残酷,也有如春的温暖。桃姐是不幸的,她从小失去父母,晚年遭遇病魔,一生未嫁、没有亲人;桃姐又是幸运的,她遇到了一户好人家,视她为家人,拥有亲如母子般的人间真情。这里没有主仆之分、没有高低贵贱,有的只是人性的善良与美好、付出与回报、平等与尊严。

看了桃姐,你会感到她是再普通、再平凡、再现实不过的一个草根人物,她没有儿女、没有财富甚至没有地位,但却拥有无限的真情与爱,还有那满箱子的许多美好记忆。桃姐是聪明的,她会懂得怎样精打细算,细致入微地保证好主人家的生活品质;桃姐是善良的,当病魔来临不能继续工作时,她选择了去老人院,但心里仍旧为罗杰的生活起居张罗牵挂,同时也宽厚善待老人院的老友们;桃姐是真切的,在罗杰脱口说出她是自己的干妈时,她流露出的幸福感中也怀有一丝小小的虚荣;桃姐是可爱的,当罗杰带她去参加电影首映礼,她精心打扮,看见心中偶像时的那份激动、那份喜悦如少女般溢于言表;桃姐是善解人意的,那一句“没时间就不要来看我了,我很好的!”,还有她和罗杰之间的彼此深知、依赖和打趣。当他们俩人在首映礼结束后在街上一起手挽手散步回家时,那一刻的场面是如此的朴实与温馨,你无法不相信他们确确实实就是一对感情至深的母子俩。其实在她心里早已视在自己背上长大了的罗杰为自已的亲生儿子,而罗杰也与她心灵相通,之间的情感胜过亲母。这些平凡、普通、入微,看起来又有些琐碎的细节恰好最真实地反映了生活的原貌与状态,从中你会感到这也是我们的生活,平常人的日子,人人面对,不能回避。你会感觉桃姐就如同是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抑或是最要好的朋友,不要仰视也无须心存戒备,有的只是想懂得该如何面对他们、珍惜他们和爱护他们。透过《桃姐》,你会发现人性中的真善美,也会折射并发出什么是生老病死、人际亲情、感恩奉献、平等尊严等诸多现实、残酷而又人人必须去面对,去寻找答案的问题。

《桃姐》,不铺张、不做作、不虚幻、不炫技;有残酷、有温暖、有感动也有思考,她活生生地就生活在你我的身边,充满了人间烟火,真实而生动。剧中,平静如水,没有刻意的眼泪和大悲;剧外,暗潮涌动,一个小人物却发聩出一场大共鸣。因为人人都有可能是桃姐,看到了桃姐也就是看到了我们自己。还是请用心去多关爱父母和家人,多善待自己和朋友以及芸芸众生里的每一个人!

《桃姐》对白:

1、吃得动,就让他多吃两口。
2、即使没有别人给你理由,生命依然值得坚持。
3、既然很久没吃了,就不要吃了。
4、桃姐:你真是好靓仔啊! 罗杰:桃姐,你也好靓女啊!
5、我不是开出租车的,我是修空调的
6、那个模特是很好啊,后来嫁给郭富城了嘛。
7、吸奶嘴有时,入棺材有时。
8、人生最甜蜜的欢乐,都是忧伤的果实;人生最纯美的东西,都是从苦难中得来的。我们要亲身经历艰难,然后才懂得怎样去安慰别人。
9、天下万物都有定时,哭有时,笑有时,生有时,死有时。
10、笑到肚子痛,比哭到心痛好。
11、桃姐:让他去找吧,还能找多久啊。

有人说,《桃姐》是温情文艺片,其实它一点都不文艺,不浪漫也不虚幻,真真实实,现实就是这样。就如本片的英文名《A Simple Life》所揭示的,生活就是如此简单,不加装饰。片中出现的老龄化、养老院、重男轻女这些问题,都确确实实存在,而Roger工作安排和桃姐的治疗进展也没有像电视剧般巧妙地配合或发生冲突。桃姐更没有在Roger的照顾和观众的期望中奇迹般地康复,而是一步一步地恶化,无铺垫无先兆,最后自然老去。生活就是如此,谁都不能预计意外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很佩服导演做了勇敢的“减法”,没有病床前语重深长的叮嘱,也没有葬礼上赞人热泪的寄语,通通都一笔带过地交代,其实现实生活也是如此,无论是什么时刻,时间都以同样的速度进行着,不会因任何情节而慢镜头。

《桃姐》也不是温情片,它没有宣扬什么,也没有企图鼓动什么,它只是在展现生活,生活从来都是中立的,不温不燥。桃姐中风后,Roger也没有突然感情爆发,如待亲人般倍加照料,只是一边顺从桃姐的意愿,一边还是继续自己的生活。两人的关系发展很微妙,主仆间是多了份感情,可是又没有超越到如同亲人的地步,就像Roger对外人介绍桃姐的称呼——“我的契妈”,像是亲人却又不是。原来两人的感情付出,只是单方面的,就如桃姐一直等Roger归家再假装睡着。桃姐中风后,二人的感情才开始建立,可是时间太短了,来不及尽可能靠近亲人的关系,桃姐就离开了,两人永远只能是“契妈”和“契仔”的关系。如果时间再长一点,说不定两人的感情会更加深厚如同亲人一般。这就是生活,没有戏剧化的情节,没有煽情的画面,只有一天一天的变迁,直到终点。再准确一点说,是平凡人的生活,没有褒没有贬,只有一天一天生活下去,直到终结。

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不能简单用时间来衡量,要看感情的投入。如果互不关心,相处时间再长,感情一样可以很淡薄。Roger到最后,也可能会有点后悔,桃姐在自己家这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好好关心过她。

刘德华一开始并不想接这部戏,只想担任电影的监制。“但剧本真的打动了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那种和老人从小积累起来的感情,通过一些很小很小的事情,就会被感动到。”刘德华说,现在的年轻人整天忙着打拼。把很多的关系都建立在商业交换的基础上,“一旦我们渐渐忘掉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关系,那生命还有什么意义?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单靠个人力量就可以改变的,但总要努力去试。钱是很重要,但如果不能让家人和自己活得开心,钱再多又有什么用?”

叶德娴是刘德华的干妈,他们平时生活中的感情就非常好。为了演好角色,叶德娴特地跑去老人院体验生活。“以前我没去过老人院,结果去的时候被吓了一跳。我发现很多生病的老人身边缺人照顾,他们的子女都太忙了。我就想,他们这么痛苦,脑子里想的什么?其实他们不是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而是希望能多点机会再看子女一眼,但又不想耽误子女的时间和精力,这种心情很矛盾,你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想死还是想活。”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生活的转轮永远不会因个人力量而停止,只希望在有生之年,我们都能对身边的人好一点,不要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正如《桃姐》海报上所说,“在末日之前温暖你”,其实也是温暖我们彼此。

格格物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