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时尚界的“朋克之母”

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时尚界的“朋克之母”

时装就是夹携着穿与不穿游刃于男性化和女性化的两极。时装的终极目标是“赤裸”。”——韦斯特伍德

肉欲主义的装着、浪荡不拘的模样,图样血淋淋的T恤、假皮的灯笼裤、不受传统束缚,绝对抵抗到底的态度,就是VIVIENNE WESTWOOD演绎个人品牌时的重要戏码,使Vivienne Westwood有如前卫派的极致代表。例如以S&M加以转化调味的服装,印满精神标语的T恤,撕裂海盗服的LOOK,Vivienne Westwood也为70的摇滚庞克与80年代的新浪漫主义做了明确的批注。

维维安·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1941-04-08~ ) 英国时装设计师,时装界的“朋克之母”。出身于一个来自北英格兰的工人家庭。她曾是朋克运动的显赫人物,她的成就要归于她的第二任丈夫麦尔考姆·麦克拉文——英国著名摇滚乐队“性手枪”的组建者和经纪人的启发与指点。她使摇滚具有了典型的外表,撕口子或挖洞的T恤、拉链、色情口号、金属挂链等,并一直影响至今。

今年已经70岁的韦斯特伍德曾三次获得英国年度时尚设计师(British fashion designer of the year)称号,并被英国女王授予第二等级的女爵士(DBE)称号。

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官方网站:

http://www.viviennewestwood.com/ (英文)
http://www.viviennewestwood-tokyo.com/ (日本官网)

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品牌识别:

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的Logo是王冠球标志——用黄金和珠宝镶嵌的马耳他十字和一个土星形状的环,融合了英国古典与现代戏谑的品牌最经典的标志。

Vivienne出身于一个来自北英格兰的工人家庭,在经过了3年的失败的婚姻生活后,遇到了这个改变她的男人——Malcolm,或者说他们俩本来就是“一丘之貉”。当时Vivienne还在学校教书,Vivienne的弟弟则在伦敦的一家艺术学院学习设计,他总是带着一帮趣味相投的朋友回家来,这些人之中就有Malcolm。其时,Malcolm Mclaren常把自己打扮得像花花公子一般,穿着不正经的西装和丝绸鞋。他附庸风雅,时常大谈达达艺术,并疯狂收集老唱片。而Vivienne Westwood则是另一种气质,她拥有优美的曲线和运动员般的腿型,说起话来又很严谨,但不知怎么的,Vivienne与她那热衷摇滚的男朋友居然达到了一种默契,那时还在教书的Vivienne在Malcolm决定开店以后彻底解放,也使现代时装史也自此多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名字。

Vivienne Westwood的设计构思是在服装领域里最荒诞的、最稀奇古怪的,也是最有独创性的.七十年代末,她的设计中多使用皮革、橡胶制作怪诞的时装,膨胀如鼓的陀螺形裤子;不得不在脑袋上先缠上布的巨大毡礼帽;黑色皮革制的T恤衫;海盗式的绉衣服加上美丽的大商标.甚至在昂贵的衣料上有意撕成洞眼或做撕成破条的”跳伞服装”。

八十年代初期一个大胆的做法是;内衣外穿,甚至将胸罩穿在外衣外面,在裙裤外加穿女式内衬裙、裤,她扬言要把一切在家中的秘密公诸于世.她的种种癫狂的设想,常常使外国游客们毛骨悚然。然而也正是这些稀奇古怪的设计元素,使得Vivienne Westwood在时装界独树一帜,形成了她具有革命性意义的时装设计风格。

Vivienne Westwood的服装正是她追求这么一种观念,粗鲁地反对当时的社会政治,抵制传统的程式服饰.她的服装常常使穿着者看上去像遭到大屠杀后一群受难者,但又像是心灵上得到幸福、满足的殉难者.所以,韦斯特伍德被认为是伦敦最有创造力的勇敢的设计家,她的主导思想是”让传统见鬼去吧”!· 她的狂乱的想法也反映在不断更换的店名上.1971年,店名是”让它摇摆吧!”1972年改作”走吧,快得没法活”;继而改作”年轻死了”,1974年改为”性感”,开始为”朋克”经营橡胶和各种原始材质的服装.1977年又改作”叛逆者”她扯出反叛的旗号.她说:“我们的兴趣所在,就是考虑反叛,我们想以此惹恼英国佬……”

Vivienne Westwood说:“服装,是表达每个人的一种方式。”她骨子里的反叛精神,曾经是这位拥有一个“朋克”时装帝国的杰出女性在时装界立住脚跟的制胜法宝。

Vivienne Westwood的创作思想基于政治上的无政府主义和艺术上的反传统精神,八十年代,她以”朋克”为调色板,创造出为现代某些青年喜爱的服饰,她也曾因此被称为”朋克”之母.韦斯特伍德的一些古怪念头总是最初一瞬间里蹦出来,这种思维通常表现为扭曲的缝线,不对称的剪裁,尚未完工的下摆和不调和的色彩,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向时装界的传统偶像挑战。

Vivienne Westwood在时装里所推行的浪漫主义文化。是一种反传统的浪漫主义文化。在她的时装里,从来就没有绝对的“美”这一说,她更多的是借用时装这种方式来宣扬这种扎根于心的反叛精神,而这种反叛精神成就了时装本身的另一面,就是将美丽的自由主义思想转换成装扮“时尚”的刽子手。所有的欧洲年轻人都喜欢 Vivienne Westwood,因为这种时尚对应了他们叛逆的胃口,和追求个性与不断变化的心理。

80年代,Vivienne Westwood创造性的把某种风格类似“迪奥”的正装系列创造性地进行再改造,那些看似不对称的结构和剪裁使得衣服在形式上具有了非常有趣的变化,这样的变化给那些奢侈设计师的崇拜者们带来了新鲜感,同时也成为时装设计史上的又一大创举,“Christian Dior”曾是 Vivienne Westwood的崇拜对象,而在衣服的结构设计上,Vivienne Westwood决不拘泥于一种形式,她把传统的西服样式进行再改造,形成了这一系列既保守、又反叛的充满矛盾性的时装系列。

当中年人和他们的孩子们一样喜欢来点小文身的时候,Vivienne Westwood骑着她的自行车回到了18世纪的法国或者波西米亚王朝。伴随着21世纪以来她华丽、繁复的维多利亚式时装,她的表达也开始变得更加让人难以琢磨,在很多次采访中,她回忽然引用某本书的某个历史章节或者直接给你大讲某段历史,其实我们都忘了,她的年纪的确已经是祖母级的了,显然,一身反骨的Vivienne Westwood在用对历史的参照来反对表面化的新潮,“朋克”精神当然不是黑眼圈或者刺青那么简单。

她每次华丽强劲的出场都让人想起滚石乐队的米克贾格尔,他们都曾无情地讽刺过无所不在的资本主义,现在,他们依然保留着愤世嫉俗或者嘲弄的表情,但他们本身,已经成为了一部强大的赚钱机器。

Vivienne早期的创作灵感都是根源于70年代时期,尤其是当时属于次文化的街头庞克。但将庞克文化中的破坏泄恨,完全不敬的态度加以排除,Vivienne仅抓住街头穿著的基本元素。然而她创意的切入方式,果然引起时尚界对于下层社会与街头庞克的关注!

Vivienne Westwood的设计风格叛逆颠覆,完全不受世俗眼光的拘绑,但是令人惊讶的是,30岁以前的Vivienne Westwood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教师。1941年4月8日出生于英格兰北部,17岁迁移至伦敦,一当接触艺术之后,便对历史甚为迷恋,直到1971年认识了搞乐队的McLaren才开始对时装有兴趣,并为男友McLaren设计舞台服饰 。由于深受赞赏,遂在1972年与McLaren合伙开设第一间精品店,名为”Let it Rock”,74年更名为“性”,76年又再度更改为“煽动者”。而店中多以贩售作风大胆,带有色情意味的皮革服饰,因此在当时深受Heavy Metal支持者的爱戴。

至于对历史与学习的嗜爱,频频回溯历史镜头来勾勒新风格,也成为Vivienne Westwood诠释服装的关键点。例如形同Vivienne Westwood个人符码的肆意切砍设计,也是撷取于历史中的环节景象,将中世纪的武士,从战役中历劫归来时的撕裂狼狈模样而加以演绎。从传统中找寻创作元素,将有如过时的束胸、厚底高跟鞋、经典的苏格兰格纹等设计重新发挥,又再度成为崭新的时髦流行品,无疑是Vivienne Westwood最为擅长之特点。

 

Vivienne Westwood纵容女人不遗余力,企图藉由服装来解放女人对于性的观念,强调束腰的性感姿态,力求紧身线条来彰显女人躯体,穿著9吋高的高跟鞋蹒跚不稳的走晃着,所有的外显迹象,似乎皆讽刺着当时保守社会的女性的拘谨束缚。

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是一位自鸣得意、从不安分的朋克之母。这位英伦女魔头的名字——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看起来很温柔,不过她本人的特质却有点像冬日的老树皮,让英格兰年轻的母亲们持续了30年牙疼。媒体偏爱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因为她怪招频出、不循常规,同时兼具天真和冒险的双重品性,是个挖掘不尽的题材库;设计师们也认可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因为他们往往在淡化她夸张的设计风格之后,找到了一条通往经典的路。在历史与未来的双重维度里,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永不停歇地创造着时装史上惊爆瞬间至今。

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设计师生平介绍:

1941年4月8日,白羊座的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出生于英国柴郡(Tintwistle,Glossop, Cheshire, England)。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用的是第一个丈夫的姓:韦斯特伍德(Westwood)。Vivienne Westwood 中文名:薇薇恩·韦斯特伍德,缩写:VW,人称“朋克教母”、“英国女魔头”。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居然从未受过一点点正规服装剪裁的教育,这样顶尖的时装大师竟是一位自学成才的典范。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曾坦言:“我对剪裁毫无兴趣,只喜欢将穿上身的衣服拉拉扯扯。”她根本不用传统的胚布剪裁,而是用剪开的、以别针固定住的布进行设计,这种以实际操作经验为依据的剪裁方法使她在1979年完成了大量的拆边T恤。

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迷恋于撕开的、略略滑离身体的服装,她喜欢让人们在身体的随意摆动之间展露色情,因此,她经常会将臀下部分做成开放状态,或者在短上衣下做出紧身装,或者用一条带子连住两条裤管,奇特的垂荡袜也是她的发明。哦,当然,还有让纳奥米摔跤的有恋物癖倾向的松糕鞋……当然,“如果你穿得够震撼,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薇薇恩·韦斯特伍德与麦克拉文 (Malcolm McLaren)曾是最朋克的一对夫妻。朋克风潮过后,1980年,Vivienne把她的店名改为“世界末日” (World End) 至今。她不再当时装游击队,而向巴黎高级时装界的大本营发起了攻击。首部进军巴黎的薇薇恩·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作品为“女巫”系列,以内衣外穿为主题,扬言要把一切在家中的秘密公诸于世。成功征服高级成衣界的Vivienne愈发沉浸在英国传统面料与剪裁上,甚至将自己的品牌logo设计得和著名的Harris Tweed苏格兰呢相似,并将传统束身胸衣与带裙撑的裙子从古董店里重新翻了出来。

薇薇恩·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 语录:

○ 我是个反叛者,但我绝不是个局外人!

○ 我对剪裁毫无兴趣,只喜欢将穿上身的衣服拉拉扯扯。

○ 我所有创作的基础就是分析我所做的每一件事,并建立某种理性的框架。一个人唯一可能影响这个世界的就是通过非流行的理念,这种理念是现实世界的颠覆者。

○ 时装就是夹携着穿与不穿游刃于男性化和女性化的两极。时装的终极目标是“赤裸”。

○ 通过缝制,你可以表达出你要说的每一件事,我相信每一件事都在技艺中存在。你无法传授创造力,个人的创造力是来源于技艺的。将创造力置于首位,是20世纪犯的一个可怕的错误。

韦斯特伍德详细介绍:

产业工人家庭出身的Vivienne Westwood没上过一天时装学校,完全靠自学成才。她坦言:“我对剪裁毫无兴趣,只喜欢将穿上身的衣服拉拉扯扯”。而Vivienne Westwood这种看似不成章法的早期创造,却备受其第二任丈夫Malcolm McLaren的鼓励与支持。

深受先锋文化浪潮影响的Malcolm McLaren清醒地意识到“反建设”恰恰是“建设”的另一种表现方式,他说:“把‘文化’搬到街上去,用‘文化’改变人们的生活,用‘文化’来制造‘麻烦’是我最感兴趣的事。”他用自己的知识背景武装了Vivienne Westwood本能性的时装创造,可谓影响了她的一生。多年以后,即便夫妇俩分道扬镳,Vivienne Westwood仍会说:“我唯一的信仰,就是文化。”

整个神话开始于1971年,Vivienne与Malcolm在伦敦的King’s Road 430号合开了间名为“Let It Rock”的店铺,虽然几经易名与改变风格,老巢至今却依旧屹立不倒。Vivienne通过这间店铺贩卖她设计的坡跟鞋,印有挑衅型口号的T恤,以刀片、自行车链条作配饰的服装,引得无数摇滚明星以及日后的摇滚明星慕名前来置装,甚至直接拷贝打扮得像天外来客的Vivienne本人的造型风格。夫妇俩开始在摇滚与艺术圈中渐渐走红,直到Malcolm McLaren将店中五音不全的几位常客凑起来做了一支名叫the Sex Pistols的乐队开始,Vivienne的事业才真正如火箭一般上升。夫妇俩合谋将具有反叛精神的服装风格伙同Punk音乐,一并推向了世界。1975年,Vivienne Westwood甚至因为设计了一款印有***牛仔图案的T恤,而被控猥亵罪。她认为:“我的工作之一就是要直面那些审查制度,并于自由的领域之中寻找我能触及的限度。”时装学者Alison Gill为Vivienne Westwood辩解道:“与文化背道而驰的时装,大胆地触及了某些禁区,混淆了性别与阶级的特征,将一些劳动阶层的符号注入衣物的表层,并因此而具备了鲜明的特征。”

当Vivienne Westwood在20世纪70年代穷尽了“破时尚”的所有可能性,并达到高峰后,她开始考虑“重建”的重要命题。她的首个高级成衣系列命名为“Pirate”,通过古代海盗服装的研究,她突然发现以前丝毫无法引起她兴趣的“剪裁”竟然如此复杂而充满诱惑力。她开始不断深入挖掘大英帝国的服装史,索性与苏格兰北部传统格子呢厂商Harris Tweed展开了深入的合作,索性连自己的Logo都改成Harris Tweed的样貌。在她整个20世纪80年代的设计中,紧身胸衣,格子呢,Savile Row大街的传统英式剪裁方法,再到维多利亚时代的女装风格轮番上阵,有时又以杂糅的面貌出现。她通过对陈旧历史意象近乎玩闹的应用,建立起一个复杂而又奇诡的时装景观。以紧身胸衣为例,Valerie Steele曾在《紧身胸衣,一个文明的历史》中写道:“到了今天,紧身胸衣作为一种时髦的外表而非内衣,刻意被不受限制地穿着了。紧身胸衣长期以来被贬斥为摧残女性的象征,在今天却被构建成女性性感的符号。”由此可见,Vivienne Westwood实则在颠倒时空的时装错乱中,实现了更野心勃勃的文化目标。

进入20世纪90年代,Vivienne Westwood再度将时装的视野拓展到巴黎。她认为:“在英国方面,我们拥有高超的裁缝技术和简洁轻快的风格;在法国方面,设计的完整和均衡性来自于永不满足的完美主义精神。有些事情总是刻意做得更好更精炼,”她认为法国风格之所以乏味在于太过追求完美后,止步于粗俗,“所以,就有了‘我的不理解’,尝试着将两者融合在一起。”她的这番努力,使得在她的时装内部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她在这一时期的创作,也是最为大众认可的。

尽管多年以来,Vivienne Westwood已与早年那个经典的Punk Girl的粗糙形象愈来愈远,却在时装制造技术和观念方面赢得了时装界的双重褒扬。她的技术被誉为“可与Madeline Vionnet相媲美”,而她自己则认为“服装的工艺和结构并不重要,它刻意带给你更好的生活。这就是服装的本质,也是服装的特点。”

Vivienne Westwood今季推出全新首饰系列,给fans们带来两种不同感觉。Vivienne Westwood一向以前卫见称,百无禁忌连年轻人都自愧不如。平时大家谈及死亡话题都有意避讳,而她的最新系列Mourning Collection灵感来源正好是悼念离世的亲人的Mourning Jewellery。

Vivienne Westwood访谈:

关于时尚

我喜欢把衣服变得简单,越简单越好,所以它们看上去往往就是一个长方形或者就是一件T 恤衫。我最钟爱的是斗篷。我喜欢就这样将斗篷围在脖颈上,我觉得这再好不过了。试试!

关于流行音乐

我对此丝毫不感兴趣。我非常讨厌这样的噪音污染。通常我出去都是骑单车或者搭 出租车,有的时候也会坐地铁。但我无法忍受出租车里放的音乐。我觉得这真是太可怕了。如果你在某个地方吃饭,而那里正放着音乐,你就几乎没有办法交谈了。

我最近一段时间都住在纽约,朋友带我去了一个非常新潮的餐馆。名模Ivana Trump 刚好也在那里,她非常迷人,但我们还是马上离开了,因为那里竟然也放着音乐。我们一路逃走,而他们在后面大叫:“回来啊,快回来!”太吵了,太可怕了。

关于节食

最近我确实有减肥的想法,我觉得自己比起二三十年前重了。其实要变得苗条些并不难,我正准备着称一下自己,然后开始减肥。

现在我已经有一天半没吃东西了,所以其实我已经瘦下去一些了。我没有什么毅力,如果我早上就开始吃东西,就会一整天停不下来。有的时候,我会吃块黑麦饼干,有的时候,我什么都不吃。今天我买了一袋西洋芽菜,如果我觉得饿了,我会把它拌着橄榄油来吃。我想我在晚上吃的东西要比白天多。

关于洋葱汤

你需要做的就是把洋葱切成片,在出门之前用最小的火煮着,等你再回到家里的时候,你可以往汤里面再放一些先前切好的剩下的洋葱片,再加点芝士。这实在是非常美味。我每天晚上都会煮点儿不一样的东西。

关于上帝

我觉得所谓的宗教信仰简直就是场灾难。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托尼·布莱尔完全就是个白痴。“让我成为一名改革者,我能拯救世界。”这想必就是他做事的准则。我真不明白他怎么能够受得了自己。

凭着信仰自我膨胀起来是非常可怕的。所有的关于信仰的书籍都是虚构的—从没有摩西存在过,他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就像鲁宾逊那样。这些都是假的,而非真实的。

关于物质与消费

我并没有说不要消费—而是说少买一点。我也并不是说完全不能去迪斯科俱乐部,而是说少去一点。你可以去做些其他的事情,思考一下怎样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在英国著名记者Jonathan Dimbleby 的电台节目里,一个女孩子提出这样的问题:“什么是文化,怎样才能了解它?”没有人能够回答,因为没人懂得什么是文化。

关于为自由而战

没有自由和公正就提不上文化。这也是为什么当一个人被误囚时,你需要站出来反击。人们应该发挥自己的潜能去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应该努力完成自己最终的目标,当有人想要从他们手中夺走属于他们自己的生命和自由的时候,那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这正是为了真正的文明而战。

我一直以来都为那些被误囚的人而战,为他们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而战。据我们所知,这些人甚至没有经过公正的审讯就被拘捕起来了,而他们仅仅被告知自己的罪因是恐怖分子嫌疑犯。到如今,这竟然演变成了彻底的软禁—这些人的处境非常可怕。

关于布莱尔首相

他只会继续造成损害。如果他不存在,那么多无辜的人就不会死去。在我看来,他简直就是个恶魔。玛格丽特·撒切尔决不会这样做。我曾经是名教师。我比布莱尔大出12 岁,我敢说他在学校里一定是个自我膨胀的马屁精。

关于超级模特

有一次,Jerry Hall 在后台候场,她往自己身上喷了一些香水—你能够想象吗? 她对我说:“我能赤着脚上场吗?”她希望能够把鞋子踢掉。我的丈夫Andreas 非常喜爱Naomi,他称她的走台是“世纪之步”。他认为Naomi 就是女神,是上帝的宠儿——而Naomi 确实如此。

我们也非常欣赏Linda Evangelista,她对衣服有着很好的悟。她非常关注设计师的想法,也的确能够明白这些想法。有一次,我们用了一个非常极端的妆容,她看到有个人在乱动,破坏了妆容,就当即谴责她说“: 你别这样乱弄,赶快回去让化妆师重新补一下。”而有一次,Linda 一直等了我半个小时,只为了对我说声谢谢—当时我甚至没有意识到她是在等我。

关于谁来执政

我认为这就取决于人民和领导者本身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让维珍集团的理查德·布兰森来当首相。如果他不用继续同时兼顾着他的生意,他一定能做得非常出色。Bono 一定能替代Hilary Benn 胜任国际发展部国务大臣的工作。

我会让《独立报》记者Robert Fisk来做外交联邦大臣,而人权团体Liberty的现任主席Shami Chakrabarti 来管理民政事务,导演Neil McGregor 管文化,Noreena Hertz 教授则担任总理。这些人一定会马上废除软禁、恢复人身保护权,因为这些人有着最起码的良知和判断。

关于电视

尽管我从不去电影院,但有的时候,我也会看看电视新闻—看电视和去电影院都是很被动的体验,这完全不像是在剧院,在那里你可以想想东西。我从电视上看到帝国大厦倒下,也看到马丁·巴舍尔就迈克尔·杰克逊猥亵男童事件对他所作的采访。其他的我就没有看到多少了,除了去年圣诞节我丈夫Andreas 在看的音乐剧,我也看了一点。

关于女爵士的头衔

有的时候,这个头衔也会有些震慑作用,就好比在为反恐事业做些什么的时候,他们会称呼我Vivienne 爵士,但我宁愿人们叫我Vivienne 或者Vivienne小姐。

薇薇安韦斯特伍德设计风格:

韦斯特伍德的设计构思是在服装领域里最荒诞的、最稀奇古怪的,也是最有独创性的。七十年代末,她的设计中多使用皮革、橡胶制作怪诞的时装,膨胀如鼓的陀螺形裤子;不得不在脑袋上先缠上布的巨大毡礼帽;黑色皮革制的T恤衫;海盗式的绉衣服加上美丽的大商标。甚至在昂贵的衣料上有意撕成洞眼或做撕成破条的”跳伞服装”。

八十年代初期一个大胆的做法是:内衣外穿,甚至将胸罩穿在外衣外面,在裙裤外加穿女式内衬裙、裤,她扬言要把一切在家中的秘密公诸于世。她的种种癫狂的设想,常常使外国游客们毛骨悚然.她甚至可以使衣袖一个长一个短,长的到四英尺,撕成碎块,拼凑不协调的色彩,有意缉出的粗糙缝纫线,总之,这些都成为她的设计手段、或者说设计风格。

在这个时期,Vivienne的设计风格开始脱离强烈的社会意识和政治批判,开始重视剪裁及材质运用,早期所发表的多重波浪的裙子、荷叶滚边、皮带盘扣海盗帽和长统靴等带有浪漫色彩的海盗风格,一跃上国际流行舞台立即备受注目,到了80年代中期Vivienne开始探索古典及英国的传统,到了90年代的Vivienne设计出不规则的剪裁和结构夸张繁复的无厘头穿搭方式、不同材质和花色的对比搭配等,已经成为Vivienne的独特风格。

韦斯特伍德经典设计:

vivienne的设计最令人赞赏的是她从传统历史服装里取材,转化为现代风格的设计手法,她不断将17、18世纪的传统服饰里的特质拿来加以演绎,以特别的手法,将街头流行成功的带入时尚的领域;还有她将苏格兰格子纹的魅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将英国魅力推到最高点。从传统中找寻创作元素,将有如过时的束胸、厚底高跟鞋、经典的苏格兰格纹等设计重新发挥,又再度成为崭新的时髦流行品,无疑是Vivienne Westwood的经典作品。

品牌识别朋克教母Vivienne Westwood惯用的皇冠、星球及骷颅、以高彩度的色泽出现在胸针、手链、与项链设计上,增添不少冷艳时髦的俏丽模样。

韦斯特伍德设计评价:

如何评价韦斯特伍德的设计呢?对她的创作的评价,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或不耐烦.她有艺术家的创作激情,但缺少政治家的清晰头脑.不过正如她所坚信的,文化反映了社会,而时装则是社会文化中必然显露的一部分,她的创作所代表的正是现代社会的所谓”亚文化群”.正是她的创作思想基于政治上的无政府主义和艺术上的反传统精神,八十年代,她以”朋克”为调色板,创造出为现代某些青年喜爱的服饰,她也曾因此被称为”朋克”之母.韦斯特伍德的一些古怪念头总是最初一瞬间里蹦出来,这种思维通常表现为扭曲的缝线,不对称的剪裁,尚未完工的下摆和不调和的色彩,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向时装界的传统偶像挑战.尽管她常常以十分崇敬的口吻提到夏奈尔、维奥内、阿玛尼,但她的创作成果却是反对他们的.她曾把一位遵守传统的女装设计家L·阿许莉称之为最蹩脚的设计家,”她把妇女打扮成小孩,像躲在卧室里的小可怜或傻瓜一样.”

历史从来都是由不满历史者来撰写的.改变现状,反对传统服饰,这在二十世纪服装史上已不是鲜见的主张了,但像她这样对传统高级时装的彻底否定,用反传统的粗暴方式来冲击服装美学,无疑在八十年代她是独树一帜的,她的影响不可能不波及时装界.1982年,英国杂志《观察者》称韦斯特伍德是”英王道上的皇后”.文章说,世界不能否认她的影响,从”世界末日”到巴黎舞台,她作为一个先锋战士,一个现代文化之母,其创造性思维启迪了许许多多的现代设计家,她为他们打破了桎梏,冲击了所谓”窒息的时装沙龙”.

社会就是这样的一个奇怪组合,韦斯特伍德和”朋克”对传统时髦的藐视,对传统美的摒弃,却使这种反时髦反时尚的样式又成为一种新的时髦、新的时尚.如果说韦斯特伍德的设计常常因过于极端,是欲速不达的话,那么其他设计家则因淡化她的过激方式反而开创了时装设计的新路子.

即使用“颓废”、”变态”、”离经叛道”等字眼来形容韦斯特伍德的服装,也绝不过分。因为她那种长短不一,稀奇古怪,没有章法的服装着实让西方时装界大吃一惊,人们可以不恭维她的杰作,但不能不被她的独特的设计思想而震慑。不管对韦斯特伍德的设计或褒或贬,但人们不得不承认她那罕见的,乖僻古怪的设计思想对当今服装界的贡献。她的设计迎合了八十年代时髦青年的欢迎,尤其是伦敦的青年”朋克”、”特迪哥儿”,使得韦斯特伍德的服装成为具有世界影响。海福尔德评论说:”她是过去十年里英国最有影响的设计家,她的设计思想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服装观念。”尽管她的设计没有成为巴黎时装界的主宰,也未能形成潮流,但她的影响主要是在观念上的,她的设计观不但极大地冲击了传统时装界,而且代表了激进的年轻一代.某种意义说,她像六十年代的玛丽·奎恩特一样,给予这个时装世界剧烈的撞击。

薇薇安韦斯特伍德作品欣赏

薇薇安韦斯特伍德作品欣赏

薇薇安韦斯特伍德作品欣赏

薇薇安韦斯特伍德作品欣赏

薇薇安韦斯特伍德作品欣赏

薇薇安韦斯特伍德作品欣赏

[请保留:后时代 http://houshidai.com/]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韦斯特伍德 Vivienne Westwood 时尚界的“朋克之母””

  • 10 九月, 2014 10:38

    走在时尚的尖端 酷爱 欢迎互访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