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日本平面设计大师福田繁雄Shigeo Fukuda视错觉

日本平面设计大师福田繁雄视错觉海报

福田繁雄(Shigeo Fukuda 1932-)是日本当代视觉设计大师,他的设计理念及其设计作品所取得的成就,对当代平面设计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福田于1932年生于日本东京,1951年(19岁)毕业于岩手县立福冈高等学校;1956年(24岁)于东京国家艺术大学设计系毕业后,福田开始在其创作的作品中显示出独特的个性和观念,并借此开创出多种创作发展的方向和表现手法,成为当时较有名气的设计新秀。1967年(35岁)即在美国纽约IBM画廊首次举办个人展,随后其作品在欧洲、美国及日本等地广为展出,并获得多项大奖。1982年(50岁)他应美国耶鲁大学的邀请,担任客座讲师。同时,福田还是日本平面设计师协会(JAGDA)副会长、国际平面设计师联盟(TADC)委员、国际平面设计师联盟(GAI)会员、英国皇家艺术协会(RDI)会员。

福田是继龟仓雄策、早川良雄等日本平面设计大师之后的第二代平面设计师。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欧洲、美国等地,他都被视为一名设计天才。福田繁雄与岗特·兰堡(Gunter Rambow)、西摩·切瓦斯特(Seymour Chwast)并称为当代”世界三大平面设计师”。[1]

他在高中时曾想成为一名漫画家,但由于当时艺术学校里没有漫画专业,最终将其幽默和天赋投入到设计领域,由此其设计作品具有浓厚的幽默性特点。例如他1975年设计的”1945年的胜利”(图2)这张海报,就采用类似漫画的表现形式,创造出一种简洁、诙谐的图形语言,描绘一颗子弹反向飞回枪管的形象,讽刺发动战争者自食其果,含义深刻。这张纪念二战结束30周年的海报设计,获得了国际平面设计大奖。其设计作品中的这种幽默、风趣,均能带给观者一种视觉愉悦。

福田的创作范围相当广泛,除了书籍装帧设计、海报、月历、插图、标志设计等之外,也涉及工艺品、雕塑艺术、玩具、建筑壁画、景观造型等各种专业领域。他所涉及的设计领域,均能将其创作灵感发挥到极至,给人一种印象深刻的视觉美感与艺术表现力,流露其独特的创作魅力。他的大量的”福田式”的后时代海报作品更为世人所熟知,现在的平面设计书籍中几乎都会出现他的作品。

福田繁雄生平

东京艺术大学兼职教授
国际著名设计大师
国际平面设计师联盟AGI会员
日本图形创造协会主席
国际图形设计协会会员
设计艺术研究中心名誉主任

1932 生于东京
1951 毕业于岩手县立福冈高等学校
1956 年毕业于东京国家艺术大学
1967 IBM画廊个展(纽约)
1982年应耶鲁大学之邀担任客座讲师
1997 日本通产省设计功劳奖–紫绶勋章
1998 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评委
2006第7届金蜜蜂国际平面设计双年展国际评委

福田繁雄教授是世界三大平面设计师之一,他的设计理念及设计作品享誉世界,对二十世纪后半叶的设计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现行的每一平面设计教材中几乎都能发现他的作品。福田繁雄的设计作品在美国、欧洲及日本等地广为展出,荣获多种褒奖,其中包括华沙国际招贴画双年展金奖、第九届日本艺术节奖、21届奥运会国际纪念币设计竞赛一等奖、美国国际招贴画展览奖等。多次获国际性大奖,包括:

1972年 华沙国际海报展金奖;
1976 年 教育部新人艺术促进奖;
1985年 莫斯科国际海报展金奖;
1995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海报展大奖;
1995年赫尔辛基国际海报展大奖等。
2005年台湾国际海报设计大奖

福田繁雄教授与岗特兰堡(德)、切瓦斯特(美)并称“世界三大平面设计师”,他的设计理念及设计作品享誉世界,对二十世纪后半叶的设计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现行的每一平面设计教材中几乎都能发现他的作品。福田繁雄教授曾在世界各地举办过多次个人展览。其设计作品多次获国际性大奖。由于他在设计理念及实践上的卓越成就,福田繁雄教授被西方设计界誉为“平面设计教皇”。

福田繁雄先生曾经指出:“设计中不能有多余”。从这个观点中不难看出他的设计理念与中国传统美学讲究的“恰倒好处”有某一个共通的契合点。我们就是要学习这些大师,解读他们的设计。我们深信,中国设计师会为民族文化的复兴、发扬和广大再创新高。

福田繁雄被誉为“五位一体的视觉创意大师”,即:多才多艺的全能设计人、变幻莫测的视觉魔术师、推陈出新的方法实践家、热情机智的人道关怀者、幽默灵巧的老顽童。

福田繁雄是日本当代天才的平面设计家,他既深谙日本传统,又掌握现代感知心理学,他的作品紧扣主题、富于幻想、令人着迷,同时又极其简洁,具有一种嬉戏般的幽默感,并善于用视幻觉来创造一种怪异的情趣。

他创作的大量招贴画使他饮誉全世界,成了国际上最引人注目、最具有个性特征的平面设计家。福田的每一种新观念都是他不断探索,尝试不同可能性的方法的结晶。他总是弃旧图新,并系统地将各种创意、革新加以融会贯通。每一批作品都反映出他主观想象力的飞跃以及他控制和营造作品的匠心。他在看似荒谬的视觉形象中透射出一种理性的秩序感和连续性。 

福田繁雄的世界:机趣而深邃。 在福繁雄看来,表达愉悦的设计是充满趣味的,把设计的趣味性上升到趣味文化的高度来思考,并贯穿于创作的始终。他相信,趣味性就隐在我们经验的阴影之中,就隐藏在我们认知的惯性之中。我们的经验指引我们去留意到部分事实,而没有被留意到的却与事实息息相关,因此设计需要去发现。发现是他创作的源泉,表达发现则是他作品的精彩。他不断探寻立体空间的平面表现、平面表现的立体还原所带来的流变与建构,他从空间与人的关系、作品和参观者的关系之中却发掘设计的无限可能。福田繁雄创造出“与环境亲和的多义设计,与参观者互动的融合设计”的独特风格,这是一种弥散着大智慧趣味的福田繁雄风格。

福田繁雄既深谙日本传统,又掌握现代感知心理学。他的作品紧扣主题、富于幻想、令人着迷,同时又极其简洁,具有一种嬉戏般的幽默感,并善于用视幻觉来创造一种怪异的情趣。

由于他在设计理念及实践上的卓越成就,福田繁雄教授被西方设计界誉为“平面设计教父”。

福田繁雄海报作品分析:

德国当代国际著名视觉设计大师霍尔戈·马蒂斯(Holger Matthies)教授曾经这样说:

“一幅好的招贴,应该是靠图形语言说话而不是靠文字注解”。[2]福田的海报语言简洁、幽默、巧妙并深刻,常以简练的线和面构成,具有强烈的视觉张力,充分显示了他对图形语言的驾驭能力。福田把异质同构、视错觉等理念,以视觉符号的形式重现在其海报作品上,并将这些原理以客观和风趣的形式呈现,使简洁的图形成为信息传递的媒介,由此其设计作品兼具了艺术性与精神性的内涵。

福田作品突显魅力的法宝,是对错视原理的精到掌握和应用。他善于运用图底关系、矛盾空间等错视原理,使其作品大放光彩。正如福田自己所说的:”我的作品,无论是平面的、还是立体作品的创作核心,都是围绕着以视觉感官的问题为前提来进行思考。”[3]因此,他不断地对视错觉进行探求,将不可能的空间与事物进行巧妙的组合达到视觉上的新知,将合理的与不合理的共同营造出奇异的视觉世界,在看似荒谬的视觉形象中透出一种理性的秩序感和连续性。以下,笔者将以福田的海报为载体对其创作方式和理念进行分析。

异质同构原理的运用

福田是将异质同构的设计理念,以视觉符号的形式呈现在其海报作品中的先驱。在福田许多的海报作品中,可以看到他对该设计原理的巧妙运用。置换是其运用异质同构设计理念的一种表现形式,是指选择一个常规、简洁的图形为基本形态,保持其骨骼不变,再根据创意,置换新的元素,组成新形。这种表现手法,虽然物与形之间结构不变,但逻辑上的张冠李戴却使图形产生了更深远的意义。[4]其要点是借助一个基本形态,在保持基本形原来主要特征的前提下置换新的元素以完成再创造。

在其设计作品中,他所运用的置换元素不仅仅是对图形形态的简单更换,而是对置换元素进行反复推敲,始终保持着整体风格的一致性(见图3和图4),达到其设计意图。图3是其著名的作品《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海报系列(1985年-2001年)。在这一系列作品中,福田以贝多芬头像作为基本形态,对人物的发部进行元素的置换。从一定距离观察这些作品,可以辨识出海报中的人物形象。但当我们仔细观察人物的发部时,它又是由不同的图形元素组成。在这里,音符、鸟、马等并不相关的图形元素,都被福田运用到他的这一系列海报中,这些元素丰富了同一主题海报的内涵,同时充满趣味性,更体现出设计者丰富的想象力。

又如,福田繁雄《F》海报系列(图4),主画面为福田名字的首字母”F”,对该字母进行变化。该系列又不同于”贝多芬”系列中以发部轮廓为基本形态,在其轮廓内部根据主题内容进行图形元素的置换,而是以”F”为基本型,作者对其以往在众多平面作品中惯用的图形符号或表现方式进行的重现。如矛盾空间、图底反转等错视原理和手法的运用,坐着的女孩和奔跑着的动物形象的运用等。使其作品打上福田的符号,成为其异质同构中的又一代表性作品。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海报系列(部分作品),1985-2001年

福田繁雄作品展《F》海报系列(部分作品)

图底关系的运用

图底关系,有时也被称为正负形、反转现象或视觉双关原理。福田对图底关系原理的运用不同于荷兰著名的版画大师莫里茨·柯内里斯·埃舍尔(Maurits Cornelis Escher,1898-1972)对该原理的解读。埃舍尔是在诠释数学理念的基础上,多对自然形态进行图底反转的契合,给观者营造一个不可能的世界。福田则是故意不明确交代图和底关系,让图与底产生反转互融的现象,进而产生双重意象。福田的海报还追求图形的单纯化(这里指在具象艺术范围内,求取相对单纯的形式与复杂的内涵间的统一;就形式而言,是以简约的结构包含复杂材料组合的有序整体。)[5],来共同诠释”图”与”底”的关系:即”图”与”底”发生反转并彼此融合成一个整体,进而产生双重的意象,同时也赋予整个画面无限扩展的空间感。

例如,在1975年为日本京王百货设计的宣传海报中(图5),福田就开始利用”图”、”底”间的互生互存的关系来探究错视原理。作品巧妙利用黑白、正负形成男女的腿,上下重复并置,黑色”底”上白色的女性的腿与白色”底”上黑色男性的腿,虚实互补,互生互存,创造出简洁而有趣的效果,其手法为”正倒位图底反转”。[6]作品中的男女腿的元素,也成为福田海报中有代表性的视觉符号。

在图底关系的运用方面,福田不断的探索新的表现形式。例如,1984年《UCC咖啡馆》海报(图6),他以搅拌咖啡的杯中漩涡正负纹理交错,造型成众多拿着咖啡杯子的手,并呈螺旋状重复并置,突出咖啡这一主题图形又不失幽默情趣。我们称这种将主题图形分置并列呈现出相互回转展开的动态意味的手法,为”放射状图底反转”。[7]又如1986年福田繁雄作品展海报(图7),他将女人躯体的轮廓从中部横向分割,并且被分割的图形做重复的平移式交错重组,造成图底交叉汇合的错视,我们可称之为影像的”水平交错式图底反转”。

京王百货宣传海报,1975年 “UCC”咖啡馆海报,1984年福田繁雄作品展

在其作品中这种互生互存的图底关系,不仅可将主题与背景相互交融成为一个共同体,也会使整体画面具有包容性与双重性的合作关系。也使图形在简洁的构图中给人视觉的冲击,让人在趣味中获得新的思维。这种正负形交错的设计手法,是其惯用的造型理念。

矛盾空间的运用

矛盾空间通常是利用人们视点的转换和交替,在二维平面上表现三维立体形态,但在三维形态中又显现出模棱两可的视觉效果,从而造成空间的混乱,产生了介于两种状态之间的空间状态。

福田对矛盾空间手法的掌握和运用,是其在错视原理上的又一成就。他运用错视原理,将二维空间与三维空间产生错综复杂的结合,使构思与表现达到完美契合,创造出神秘而不可思议的视觉世界,使观者在趣味中体会作者的创作意图。

如1987年在《福田繁雄招贴展》的招贴(图8)设计中,福田将静止坐在台前的人的四个不同视角的状态,表现于同一画面,用单纯的线、面造成空间的穿插,大面积的黄色与人物黑色剪影对比,使整个画面产生强烈的视觉效果。这种空间意识的模糊,在视觉表现上具有多重意义的特性。又如,1999年福田为日本松屋百货集团创业130周年的庆祝活动设计的海报(图9),在同一画面中呈现两个视角不同的人形,一个是仰视的角度,一个俯视的角度,由此产生了视觉的悖论,从而带来视觉趣味。

福田不断探寻立体空间的平面表现、平面表现的立体还原所带来的流变与建构,他从空间与人的关系、作品和观者的关系之中去发掘设计的无限可能。[8]通过对矛盾空间视幻原理的阐释,他创造出一个集结视觉引力、视觉趣味与多重内涵的视觉世界,搭建起福田所观所思的世界与观者间的桥梁。

1987年福田繁雄招贴展     福田繁雄,日本松屋百货招贴,1999年

福田繁雄后时代总结:

福田以简洁单纯和人性化的图形语言来展现他的视觉世界。因此,他使用最为简明的线、面造型,选择最有效的色彩表现形式,舍弃一切没有必要的视觉元素,使其作品主题释放出简洁明快,又具有视觉引力的特性。

福田的设计作品紧扣设计主题,富于幽默情趣,引人入胜。对任何创作主体他都拿捏得恰如其分,看似简洁,却耐人寻味;看似变化多端,却突显了一种严谨的连续性;看似荒谬,却透出一种理性的秩序感。无论是其在视错觉原理上的精确把握,还是在异质同构上的出奇制胜,甚或是其一贯幽默诙谐风格的传承,都毫不例外的突显其设计智慧。他的每一幅作品都能使人产生新、奇的联想,给人以人性化、哲理性和出人意料的视觉体验。这些都充分显示了这位国际平面设计大师对图形语言驾御的游刃有余。福田的设计理念及其设计作品所取得的成就,为平面设计后来的探寻者,提供了宝贵的学习资源和无限的创造启迪。

设计的彗星-福田繁雄

福田繁雄就像一個五,六歲的小孩。他擁有天真無邪的眼睛、與生俱來的熱情、還有孩子般的好奇心和創造力。用各種似乎不可能的比喻,天馬行空,在藝術領域翱翔。

福田繁雄就像幻術師一樣,構築視錯覺。這種人為的景象恰似Peppers Ghost,是一種由煙霧和鏡子營造出來的維多利亞王朝風格的舞台效果,創造出能夠完全說服觀眾的真實情景。視錯覺彷如海市蜃樓般,是一種自然現象。在意大利的墨西拿海峽時常會產生有船隻、綠洲和城市以正面或倒立的姿態呈現於空中的幻覺。它亦可以是幻想之中虛構的事物。然而,沒有任何幻覺可以完全,甚至在大部分時間上瞞騙我們。若真有此事,那麼這必定是真實世界發生的事實。只要有福田就能使夢幻成真。

福田繁雄就像一個夢想家。製造幻覺不一定是拿來欺瞞別人,這也可能是人們潛藏於心底的創作主義,依照自己理想的思路去改變世界的一種表達方式。更正錯誤是科學家的職責,而藝術家的角色卻是追求幻覺。換言之,這就是引導我們用嶄新的角度來看世界。

福田繁雄就像一個甜圈餅。他善於以形易形。不同的形體可使我們的眼睛以某種形式來辨別事物,而且也可以獨立地存在於視覺空間之中,如同本文章中看到的文字一樣。縱使我們能選擇去細看甜圈餅或是中間的圓孔,我們往往把注意力集中在甜圈餅身上。可是,我們留意到的部分與沒有被留意到的實際上是息息相關,它們都是缺一不可的。

福田繁雄或許是儒.凡爾納。他不僅在自己的內心世界周遊列國,還真的在世界各地出現。我曾在香港看見他在地攤中尋找心頭好、在多倫多的西恩塔上搖滾起舞、在巴黎的街頭享受地道的烤芝士、又在佛羅倫斯遇見他在拍攝錯視畫、在富山縣配帶著怪誕的帽子,還在倫敦以無言的方式作演講。任何地方你都會見到他那興奮的樣子在端詳、觀察、吸收和咯咯地笑著。

福田繁雄就像一幅設計。他炫耀自己配有蝶形領結和相機作裝飾的工作服。他把其他襯衫的袖子、袖口、衣領、正面和背面拼貼起來成為獨特的襯衫。他穿著遊歷期間在時裝店,市集和百貨公司蒐集回來的男裝服飾。他的鞋帶大概是在東京購買的。

福田繁雄就像設計界的一顆明星—也許他更恰似一顆彗星。

大师会:靳埭强眼中的福田繁雄

  错视魔术大师——福田繁雄今年我在重庆交通大学马蒂亚斯设计学院与学生评论一些习作时,看到其中一帧反战海报,作者将飞鸟的嘴化作剪断枪管的剪刀。运用破坏枪管的意象宣扬和平的创意多不胜数,我推介一帧自己最欣赏的作品给同学们作比较,那是青叶益辉的作品,他把两支枪管弯曲而成一颗心,做到了破而立的原创意像。另一位日本设计师福田繁雄在1975年创作了一帧和平海报,他以炮弹尖端向着炮口的意象,嬴得波兰海报比赛的全场大奖,令人折服。

  福田繁雄是我自初学设计时期便欣赏的日本名家。30 多年前,他的作品已形成了带有强劲视觉冲击力的个人风格,常以简练的线或面构成,充满幽默感。福田一贯运用视觉矛盾的平面空间,或反常理的物象组合,以超现实的意像表达创意,引人玩味。他醉心于错视的魔法,以一颗赤子之心玩着多姿多彩的视觉游戏,有时候,他更玩到名家名画的身上。早在70年代,他以名作“蒙娜丽沙”为对象,运用黑房技术,再创作了50个“永远的微笑”;在1984 年的海报展览中,他用万国旗拼成了“蒙娜丽沙”的肖像;福田还将自己放进另一幅海报中,蹲在濹上看着上述肖像,不经意地施展着幻觉妙法。开名画玩笑的例子,还有将《最后的晚餐》改为《福田繁雄展一二三度空间艺术》的海报。

  福田繁雄的错视图像不单只是一个具有视觉冲击的玩笑,它是紧贴着主题的一种生活中的思考,是充满灵感的创意。“UCC Coffee”的海报,他以搅拌咖啡的杯中漩涡正负纹理,造成众多提着咖啡杯子的手,生动有趣。这种正负形交错造型的意念,亦是他惯用的表现手法。

  福田的创意似是活泉,可以在一个题材上创出多个意念。他运用那个五经五纬粗黑线构成的地球,就设计过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海报。经纬线可握手、经纬线可变涟漪水纹、地球可以行乞、地球可以说话都轻松幽默地传递着关爱地球和人类的心意。福田将很多不合理、不相干的意象反常地组合在一起,亦妙趣横生。一对翅膀在握手、男士领带的两端变成男女双腿在交缠、斧头木柄上长了叶芽它们都不是错乱的怪种,而是有内涵的生命。福田繁雄喜爱设计有着巨大反差的简洁的平面图像,由此建立起他的个人风格。

  年轻人常问我,为甚么大师们都惯性地用他的统一风格来创作?我告诉他们,风格不是惯性地用单一的手法形成的,而是大师在漫长的创作生活中探索出的路。记得我在80 年代初遇福田繁雄先生,他在东京泛太平洋国际设计论坛上回答另一位设计师的问题,正与此有关。设计师问他为甚么只用一种手法创作?福田答道:“我用这种手法己经很好表达了我的意念,为甚么要变?”大师的答话铿锵有力,手法惯性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表达好意念。

  其实,福田的错视手法也在常常寻求着突破。他长期追求不可思议的创作境界,不但在平面图像上极尽所能,还在立体空间中求新求异。福田曾经将经典的错视幻觉名画以真实的立体模型复原建造,使人惊讶叫绝;又将一大堆刀叉餐具不规则地悬吊在空中,以不同角度不同强度的灯光投射出一艘船或其他物象的剪影,真是神乎其技,使人赞叹!

  说起这种幻觉装置,我想起10 多年前曾在日本奈良参观福田繁雄个人设计艺术展,这次个展充分表现了福田的才华。场馆以人面狮身的概念建成,至简几何形为主体,正面垂吊着大群“飞翔”的鸽子,以白色为主,间有黑色与红色鸽子,像印刷粗网点效果,构作福田影像。馆内分多个部分,展示不同错视幻觉的装置设计。上面说到的刀叉投影便是其中之一。另一投影装置,空中浮游木雕鱼群,在地上投影出不同鱼名称的汉字。还有一组立体装置亦非常神奇,福田把凡高的《向日葵》油画化作一堆地上的抽象物质,当观者站在正前方即看到原作的画面。福田也创作过很多雕塑作品,其中我非常欣赏一组在馆内陈列的动态雕塑,描写动态不稳定形貌的雕塑风格可追溯至未来主义,但福田的新作有其独创的面貌,他以拉阔了的形貌表现出摩托车车手、滑水运动员、华尔兹舞者等等高速的抽象动态。

  福田繁雄是个多产的海报设计师,在他的奈良个展场馆内濹,整齐密集地并列着他的海报杰作,造成真正的海报之海。我不禁想起今年香港文化博物馆主办我的个展,展示了我100帧海报组成的弧形海报濹,可算阵容壮大,但相比之下,福田的规模还是更胜一筹。

  福田繁雄先生人如其作,幽默好玩。与他一起时,使人如沐春风的畅快。我与他曾有几次相叙,都留给我美好的回忆。1998年冬,我们在加拿大多伦多市参加国际平面设计联合会(AGI) 的年会,会中只有我们两个亚洲人,一起逛街、进餐、聊天--在告别晚宴中,适逢西洋鬼节,他用尽餐桌上的陈列果品,仿造鬼脸南瓜灯饰,忙着与会友们拍照,乐此不疲。

  去年,我的《靳埭强基金奖·全国设计学生比赛》在无锡江南大学举行,福田繁雄是特邀评委之一,我们与来自德国、美国的大师们一起评选中国学生的优秀作品,在繁重的工作中得到乐趣和欣喜。在颁奖典礼上,我们同台赞美中国未来的设计师,福田妙语连珠,带给年轻人不少欢乐。

  我在重庆交通大学讲学的归期,正是福田繁雄赴渝之日,他将在重庆举办个展,并在大学授课一周。我因事忙错过了与他重叙的机会,只有在心亘遥祝他万事顺遂,对他为中国设计事业的发展所付出的贡献,致以衷心的感谢!

福田繁雄 海报:

福田繁雄作品欣赏

1 2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日本平面设计大师福田繁雄Shigeo Fukuda视错觉”

引用

  1. 冈特·兰堡-德国平面设计视觉诗人 | 后时代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