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时代微博公众号

文丘里 Robert Venturi

RobertVenturi

建筑作为一种交流手段而实现图式化和电子化,它应当是一种日常生活的集成。”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是世界著名的建筑师,1925年,他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后获硕士学位,并赢得了美国建筑研究院的奖学金。50年代后期,他创办了自己的建筑设计事务所。自1964年以来,文丘里与John Rauch一直是伙伴关系,1967年他与Denise Scott Brown结婚,并开始其伙伴关系。作为一名成功的建筑师,他写了相当多的著作,并将建筑学中的复杂性和矛盾性深刻的描绘了出来。自他从拉斯维加斯学习回来以后,其创新思维影响了许多人,同时他还将其创造性的设计理念扩展到茶壶、咖啡壶、盘盏以及烛台等。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早期的工作受到路易·艾瑟铎·康和艾罗·萨里南的影响,同时也受到米开朗基罗、帕拉第奥、勒·科布西耶和阿尔瓦·阿尔托很大的影响。他说道:“在所有作品中,阿尔瓦·阿尔托的作品对我的启示最大。它最具动感、最有联系性,是学习艺术和技术最丰富的来源”。文丘里设计的建筑总是与社会、文化相关。他的创意灵感来源于所有的历史建筑和现有模式,因此他所设计的建筑既有个性,又与当地环境紧密相连。尽管他已经放弃了许多信仰,但他的作品还是被认为是后现代时期的一部分。

设计的时候,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喜欢将简单而有美丽雕花的格式合并在一起,还经常在全面设计规划图中将讽刺和喜剧寓于其中,常以国际风格和流行艺术为指导,其作品还被当作设计平面的典范,这些模式常具有纪念性和装饰性。他以标记和符号为装饰,运用简单的几何图形,并将其融入他的设计中。他说道:“建筑学应该涉及到建筑的社会和历史之间的关联”,文丘里引用密斯·凡·德·罗的名言:“少就是多”,并形成自己的观点。“少就是多”并不是指为了一定的利益需要更多的装饰,而是在风格和形式上更为丰富。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的创意经常被别人模仿,比如山形房屋的前壁常常由分离的部分和凹进的中心部分隔开。在他的设计中,他常常用大面积的窗户去扩大传统的半圆形窗户,这样的圆形窗在他设计的建筑中经常出现。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总在盛大的背景下将联系和同化合为一体,使他的建筑以一种和谐的方式与当地的环境相得益彰。他们不会因为已有的目的而忽视四周的环境,他这样说道:“我喜欢建筑中的复杂性和对立性,这建立在近代观点的模糊性和丰富度中,还包含在与艺术的联系之中”。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与他的同伴Rauch和Scott Brown都是建筑界的精英。1991年,他获得了建筑界的大奖——普立兹克建筑奖。他的设计常常很抽象,并拥有历史的痕迹,但设计范围相当广泛,包括图书馆、住宅区、商务楼以及其他相关项目。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设计历程:

    .1925年6月25日出生子美国费城;
    .1943-1950年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建筑学院;
    .1950年攻读硕士学位,曾在建筑师沙里宁与路易斯康手下工作过;
    .1964年与洛奇合开建筑事务所;
    .1957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耶鲁大学任教;
    .1989年普林斯顿大学‘胡应湘堂’设计获AIA荣誉奖;
    .1991年获昔里兹克奖。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出版作品:

他在41岁(1966年)出版了—本名为《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该书被视为向现代主义建筑开战的宣言书。他要用‘混杂’代替‘纯净’;宁可‘模棱两可’而不要‘一目了然’;他宣布:“我赞成含义丰富,反对用意简明;我喜欢‘彼此兼顾’,不赞成‘非此即彼’;我喜欢有黑有白,有时是灰;不喜欢不黑,即白不白即黑。”他的文章充满了反叛色彩,受到人们的欢呼,特别经C.詹克斯与R.斯特恩等人对其思想推波助澜后,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被戴上了‘后现代主义之父’的桂冠。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经典建筑设计作品:

1961 宾夕法尼亚州Chestnut Hill区文丘里住宅(Venturi House Chestnut Hill,PA)
1961 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公会大楼(Guild House Philadelphia,PA)
1966 印第安纳州哥伦布消防队四号大楼(Fire Station No.4 Columbus,IN)
1967 新泽西纽黑文Dixwell站(Dixwell Station New Haven,NJ)
1973 美国俄亥俄州奥伯林美术馆(Art Museum Oberlin,OH)
1976 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富兰克林中心广场(Franklin Court Philadelphia,PA)
1980 新泽西普林斯顿(Gordon Wu Hall Princeton,NJ)
1983 新泽西普林斯顿分子生物实验室(Molecular-Bio Lab Princeton,NJ)
1991 新泽西Sainsbury Wing国家美术馆(Sainsbury Wing National Gallery)
1994 巴德学院(CPS Jr Library Bard College)
1994 美国佛罗里达州(Emergency Services Orlando,FL)
1995 哈佛大学纪念堂(Memorial Hall Harvard Universtiy)
1996 美国加利佛尼亚州圣地亚哥拉霍亚(MCA La Jolla San Diego,CA)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代表设计作品:

费城母亲之家、费城富兰克林故居、伦敦国家美术馆、俄亥俄州奥柏林大学的艾伦美术馆、新泽西州大西洋城马尔巴罗·布朗赫姆旅馆的改建等。

hspace=0

费城母亲之家

hspace=0

费城富兰克林故居

hspace=0

伦敦国家美术馆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作品选:

Vanna Venturi House(Philadelphia, PA)

Sainsbury Wing, National Gallery of Art(London, UK)

Clinical Research Building,School of Medicine(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Best Products Catalog Showroom(Photo by Tom Bernard

Venturi buildings (a house and a studio) on Block Island

基于文丘里效应制造的设备设施,叫做文丘里XXXX,如文丘里水膜除尘器、文丘里扩散管、文丘里收缩管、文丘里喷射泵、文丘里流量计等。
文丘里效应(Venturi effect):是当风吹过阻挡物时,在阻挡物的背风面上方端口附近气压相对较低,从而产生吸附作用并导致空气的流动。

Photo Courtesy Venturi, Scott Brown and Associates
Eclectic House Series, 1977
Elevations, Robert Venturi
Colored plastic film on photomechanical print

In his Eclectic House Series (1977), Venturi presented a sequence of elevations that captures the firm’s inclusive yet radical embrace of history. From ancient Egypt through contemporary commercial architecture, with stops in the Gothic, Renaissance, and Art Nouveau periods, among others, the drawings chart architectural history as imagined in the design of dwellings.

The Bank in Celebration, Florida by Robert Venturi and Denise Scott Brown

文丘里设计理念与方法:

罗伯特·文丘里的作品与著作与20世纪美国建筑设计的功能主义主流分庭抗礼,成为建筑界中非正统分子的机智而又明晰的代言人。他的著作《建筑的复杂性和矛盾性》(1966年)和《向拉斯维加斯学习》(1972年)被认为是后现代主义建筑思潮的宣言。他反对密斯·凡·德罗的名言“少就是多”,认为“少就是光秃秃”。他认为现代主义建筑语言群众不懂,而群众喜欢的建筑往往形式平凡、活泼,装饰性强,又具有隐喻性。他认为赌城拉斯维加斯的面貌,包括狭窄的街道、霓虹灯、广告牌、快餐馆等商标式的造型,正好反映了群众的喜好,建筑师要同群众对话,就要向拉斯维加斯学习。于是过去认为是低级趣味和追求刺激的市井文化得以在学术舞台上立足。

设计的时候,文丘里喜欢将简单而有美丽雕花的格式合并在一起,还经常在全面设计规划图中将讽刺和喜剧寓于其中,常以国际风格和流行艺术为指导,其作品还被当作设计平面的典范,这些模式常具有纪念性和装饰性。他以标记和符号为装饰,运用简单的几何图形,并将其融入他的设计中。他说道:“建筑学应该涉及到建筑的社会和历史之间的关联”

文丘里总在盛大的背景下将联系和同化合为一体,使他的建筑以一种和谐的方式与当地的环境相得益彰。他们不会因为已有的目的而忽视四周的环境,他这样说道:“我喜欢建筑中的复杂性和对立性,这建立在近代观点的模糊性和丰富度中,还包含在与艺术的联系之中”。

文丘里的创意经常被别人模仿,比如山形房屋的前壁常常由分离的部分和凹进的中心部分隔开。在他的设计中,他常常用大面积的窗户去扩大传统的半圆形窗户,这样的圆形窗在他设计的建筑中经常出现。

罗伯特·文丘里与他的同伴Rauch和Scott Brown都是建筑界的精英。1991年,他获得了建筑界的大奖——普立兹克建筑奖。他的设计常常很抽象,并拥有历史的痕迹,但设计范围相当广泛,包括图书馆、住宅区、商务楼以及其他相关项目。

文丘里声明自己是“现代的”建筑师,他批评后现代派“只强调回收历史,是复旧”。罗伯特·文丘里的代表作品有费城母亲之家、费城富兰克林故居、伦敦国家美术馆、俄亥俄州奥柏林大学的艾伦美术馆、新泽西州大西洋城马尔巴罗·布朗赫姆旅馆的改建等。

文丘里经典名言:

  1:“建筑师再也不能被正统现代主义的清教徒式的道德说教所吓服了。我喜欢建筑要素的混杂,而不要‘纯净’;宁愿一锅煮,而不要清爽的;宁要歪扭变形的,而不要‘直截了当’的;宁要暧昧不定,而不要条理分明、刚愎、无人性、枯燥和所谓的‘有趣’;我宁愿要世代相传的东西,也不耍‘经过设计’的;要随和包容,不要排他性;宁可丰盛过度,也不要简单化、发育不全和维新派头;宁要自相矛盾、模棱两可,也不要直率和一目了然;我赞赏凌乱而有生气甚于明确统一。我容许违反前提的推理,我宣布赞成二元论。”

  2:“我自己事务所的理念是:建筑作为一种交流手段而实现图式化和电子化,它应当是一种日常生活的集成。”

  3:“这是我的母亲住宅,它有很多层面,运用了必要的符号来表达信息,体现了对建筑作为一种遮蔽物的理解。”

【费城母亲住宅】

一位文丘里先生(Robert Venturi)在20世纪60年代的反思风潮里提出了一个主张:建筑应该推崇并追求“复杂性和矛盾性”。他把古典建筑惯用的一些符号切切碎,也不管是哪个时期的来路,就不吝地装进一个盘子里端上桌来。

文丘里的主意,在很长时期里一直被冷落一旁。1961年时他已经36岁了,可是新办的建筑师事务所还是生意寥落。文老夫人在旁看着儿子的不遇于心不忍,出头做了他的委托人,请他为自己盖一处新家,这就有了日后赫赫有名的“栗树山母亲住宅”,就盖在文丘里建筑活动的起点以及中心城市:费城。

美国费城的母亲住宅(Vanna Venturi House),是文丘里的第一个重要作品,也是后现代主义建筑思潮中一小节响亮的前奏。1961年,文丘里的母亲Vanna夫人作为年轻建筑师文丘里的委托人,请他为自己设计一幢新居。

为娘亲设计住宅至少有一好处,就是天然享有母子间的理解、宽谅、顺从。为娘亲设计住宅却又有不便之处,老人家的体己得之不易,做儿子的花起来终归不忍大肆挥洒,因此,“母亲住宅”建筑规模不大、结构也很简单,但是,功能周全,到位而充满温情地满足了家庭的实际活动需要。除了餐厅、起居合一的厅和厨房以外,有一间双人卧室(母)、一间单人卧室(子),二楼另有一间工作室(子),外带各处配备的极小卫生间。

小,便宜,功能简单,但从内到外都充满了矛盾性

其矛盾,在于内部功能空间的接合。庸凡的几个小房间,本来占不了太大的地面,顺当地任其挨着摆开就是了,却偏要把它们压得更挤,挤进规则平正的前后两片外墙中间。结果,没有留下任何一间屋子保持了舒服的矩形平面,包括小之又小的卫生间。这不是自自然然生长出来的建筑,这是硬捏成的。据说,其实这才真正反映了家庭生活的琐碎和杂乱呢——外表面看上去一水儿的整齐光鲜,倒也是好写照。

其矛盾,在于建筑的内与外。现代主义建筑原则要求以外观反映内部空间,而母亲住宅却在个微不足道的小房子的身上用起了古典的山墙对称的构图。把象征庄严、宏伟的符号用在这里,所以人们会觉得这所房子的外墙是贴上去的,完全不像是依据建筑空间的特性有机地长成的。

其矛盾,在于对称立面上的诡异变调。强调对称轴线的细部有圆拱(线脚而已并且断了)、横梁(硬嵌进去的)和方门洞(里面的墙一半是斜的,门歪在一侧,从正面看不见,只有歪着的门灯露出来),还有轴线上一道深深裂隙。紧贴轴线后部,有工作室和壁炉上方的烟道高起,略微偏斜,把立面的表情拉成斜眉耷眼。右边是以五个窗口正方形组成。但左边的则是一个小窗口和由四个方形所结合成的大窗口,虽然在面积比例上是相同的但是分割的方式却是完全不同,用行话讲,这就叫“平衡而不对称”。

由于沿用了16世纪意大利建筑家帕拉第奥(A.Palladio)的建筑型式,它成为沿街立面上具有纪念意义的代表性建筑居,在一种人生思考的关怀之中,空间明晰,装饰温情,并以一种具有纪念意义的方式站在路人的视野中,也是一种居住的豪迈。

“母亲之家”的文化身份往往难以界定,在通常情况下,它被认定为将“又丑陋又平淡”的美国饼干盒式设计传统与复杂的、奇形怪状的内部装修完美的结合起来,从而具有了后现代主义的拼贴性趣味。但事实上,“母亲之家”的意义可能更多地还是在于它对家族观念的滑稽认同以及对传统貌合神离的继承。

文丘里在充分考虑功能和使用效果的基础上,将居住者的注意力引向了一种相互矛盾、相互对立的私立场所,它模棱两可,武断而含混,当然也是隐喻式的。

批评家谈论母亲住宅,向来偏重的是它的这张皮,对里面各个空间落墨极少。因为恰是在这一点上,最集中地体现了建筑界对象征、符号、语义学等等深奥的当令学问的体认。此后20年间,“丑陋平庸”的游戏建筑甚嚣尘上,文丘里隐然有开路先锋之功。1989年,因为这个住宅,美国建筑师学会授予文丘里25年成就奖(即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25 Year Award)。

栗子山母亲住宅

母亲住宅介绍

母亲住宅是1959年文丘里为他的母亲设计的私人住宅,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栗子山上,建于1962年,是著名建筑家文丘里为母亲设计建造的一栋小型住宅。这幢看来简单而平凡的住宅,无论从平面布局还是立面构图,均有着复杂与深奥的内涵,是后现代主义的经典作品,具有极大的启发性。 由于是为自己家人设计的房子,文丘里大胆的做了理论上的探讨,成为《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著作的生动写照。在介绍这个作品时,文丘里写道:“这是一座承认建筑复杂性与矛盾性的建筑,它既复杂又简单,既开敞又封闭,既大又小,某些构件在这一层次上是好的在另一层次上不好。

母亲住宅建筑特点

住宅采用破顶,它是传统概念可以遮风挡雨的符号。主立面总体上事对称的,细部处理则是不对称的,窗孔的大小和位置是根据内部功能的需要。山墙的正中央留有阴影缺口,似乎将建筑分为两半,而入口门洞上方又装饰弧线似乎有意将左右两部分连为整体,成为互相矛盾的处理手法。平面的结构体系是简单的对称,功能布局在中轴线两侧则是不对称的。中央是开敞的起居厅,左边是卧室和卫浴,右边是餐厅,厨房和后院,反映出古典对称布局与现代生活的矛盾。楼梯与壁炉,烟囱互相争夺中心则是细部处理的矛盾,解决矛盾的方法是互相让步,烟囱微微偏向一侧,楼梯则是遇到烟囱后变狭,形成折中的方案,虽然楼梯不顺畅但楼梯加宽部分的下方可以做为休息的空间,加宽的楼梯也可以放点东西,二楼的小暗楼虽然也很别扭但可以擦洗高窗。既大又小指的是入口,门洞开口很大,凹廊进深很小。既开敞又封闭指的是二层后侧,开敞的半圆落地窗与高大的女儿墙。文丘里自称是“设计了一个大尺度的小住宅”,因为大尺度在立面上有利于取得对称效果,大尺度的对称在视觉效果上会淡化不对称的细部处理。平面上的大尺度可以减少隔墙使空间灵活,经济。

母亲住宅建成后在国际建筑界引起极大关注,山墙中央裂开的构图处理被称作“破山花”,这种处理一度成为“后现代建筑”的符号。母亲住宅是文丘里的实验性住宅,已成为精典作品与《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一书一并载入现代建筑史册。

母亲住宅中的符号分析

了解近现代世界建筑史的人知道,C.詹克斯(Charles Jencks)被认为是后现代建筑的理论家,而实际上理论贡献更大的当属R.文丘里,他被誉为后现代主义(Later Modernism)的号角手。文丘里的主要著作有于20世纪60年代出版的《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Complexity and Contradiction in Architecture)和70年代与他妻子合作的《向拉斯维加斯学习》(Learning From LasVegas)。书中论述了人类艺术中有关符号的功能,与当时在西方流行的符号论美学的观点是一致的。他试图将古典建筑的某些元素简化、抽象为一种符号,运用到现代建筑中作为装饰同时隐喻某种问题,从而使建筑具有通俗的、模棱两可的,兼容并包的,折衷的,混杂的,常见的,地方性的,逐渐演进的,日常的,图式化的表情。文丘里于1959年在美国费城设计的母亲住宅(Vanna Venturi House,Chestnut Hill,Philadelphia)成为他上述理论的生动写照。

母亲住宅大尺度的正立面

母亲住宅小尺度的背立面

母亲住宅是文丘里为他母亲设计的私人住宅,由于是为自己家人设计的房子,文丘里大胆地做了理论上的探讨。在介绍这个作品时文丘里写道:“这是一座承认建筑复杂性和矛盾性的建筑,它既复杂又简单,它既开敞又封闭,既大又小,某些构建在这一层次上是好的在另一层次上不好……”。文丘里自称是“设计了一个大尺度的小住宅”,因为大尺度在立面上有利于取得对称效果,大尺度的对称在视觉效果上会淡化不对称的细部处理。平面上的大尺度可以减少隔墙使空间灵活、经济。从外看,住宅体形巨大单一,位置呈中轴对称,侧面轮廓、体形简单和统一,它在沿街立面上具有纪念性。如此构筑大比例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平衡复杂的元素,使建筑的尺度关系变的暧昧。而住宅后部则一如普通住宅般松散、自由,窗口的大小和位置也是根据内部功能的需要开设;内部里复杂的比例意味着忙碌的生活,如此,大尺度的小房子带来的是张力而不是焦躁不安;建筑总体上是对称的,细部处理则是不对称的;门洞开口很大,凹廊进深很小;开敞的半圆落地窗与高大的女儿墙;门洞是中轴对称的,真正的门却歪到一边……。这些都意味着复杂与矛盾的共存。

古希腊雅典娜神庙山花上的神话雕塑

破山花
 
文丘里还善于利用符号的组织。利用传统部件和适当引进新的部件组成独特的总体。……以非传统的方法运用传统,以不熟悉的方法组合熟悉的东西,这样就可以改变环境,甚至搞老一套的东西也能取得新的效果。如古代建筑山花上的装饰往往有着具体的内容,很多时候它们讲述了对神的理解。而文丘里创造性地在母亲住宅山墙的正中央留了一道阴影缺口,似乎将建筑物分为两半,入口门洞上方虽有过梁,但又有一弧线,既隐喻拱券,又似乎有意将左右两部分连为整体,成为互相矛盾的处理手法。学术界将这种山墙中央裂开的构图处理称作“破山花”,这种处理一度成为“后现代建筑”的符号。还有就是住宅采用坡顶,坡顶在传统概念中是可以遮风挡雨的符号,也是“家”的隐喻(隐喻是后现代主义建筑的一种常用手法)。

母亲住宅平面图
 
如果说建筑是一种语言表达,那门,窗,柱,墙等符号是它的词汇,而结构关系是它的语法。母亲住宅的平面结构体系是简单的对称,功能布局在中轴线两侧则是不对称的。中央是开敞的起居室,左边是卧室和卫浴,右边是餐厅、厨房和后院,反映出古典对称布局与现代生活的矛盾。楼梯与壁炉、烟囱互相争夺中心则是细部处理的矛盾,解决矛盾的办法是互相让步,烟囱微微偏向一侧,楼梯则是遇到烟囱后变狭,形成折衷的方案,虽然楼梯不顺畅但楼梯架空部分的下方可以作为休息的空间,架空的楼梯也可以放点东西,二楼的小暗楼虽然也很别扭但可以擦洗高窗。
 
母亲住宅建成后在国际建筑界引起极大关注,它是文丘里的试验性住宅,已成为经典作品与《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一书一并载入史册。当然文丘里还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如他于1960年设计的北宾州访问护士学会(North Penn. Visiting Nurses Association),1972年设计的富兰克林纪念馆(Franklin Court),1981年伦敦国家美术馆扩建,1983年为普林斯顿大学设计的胡应湘堂(Gordon Wu Hall)等,大师的光芒照耀星空。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

来源:王受之的BLOG

二十年前,后现代主义运动刚刚兴起的时候,学建筑的年轻人没有不知道文丘里的,他的两篇后现代主义的檄文《建筑的复杂性和矛盾性》和《向拉斯维加斯学习》在西方大学设计学院、建筑学院里更是人手一本,我刚刚到美国大学教书那会,当时的系主任就很明确地让我在设计史里面加强后现代主义的分量,特别是讲讲文丘里和格里夫斯、约翰逊和莫斯。现在看看那段历史,真是见证了一个建筑史上的时代啊!
文丘里无疑是后现代主义建筑的奠基人之一,也是迄今为止具有相当影响的国际建筑大师。他的后现代主义理论和实践引发了后现代主义建筑运动,他在当代建筑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文丘里1925年6月25日出生于美国的费城。1947年在普林斯顿大学建筑学院学习,毕业后为了进一步了解欧洲传统的建筑体系,他又到意大利罗马的美国学院(the American Academy in Rome)学习深造。回国后曾在三个非常重要的现代主义建筑大师手下工作,一个是奥斯卡·斯托罗诺夫(Oscar Stonorov)在费城的建筑设计事务所,一个是功能主义大师埃罗·沙里宁在密执安布鲁姆菲尔德山的建筑设计事务所,最后是路易·康在费城的建筑设计事务所。跟随这三个风格不同的大师工作,文丘里学习到许多东西,一方面对现代主义、国际主义风格有了深刻的理解,同时也对几位大师企图突破密斯风格垄断的努力印象深刻。1964年,他与友人约翰·劳什(John Ranch)、妻子丹尼斯·布朗(Denise Scott Brown)合作,开设了自己的设计事务所,开始了他漫长的设计生涯。

文丘里重视理论研究,因此从 1957年开始,一直到1965年都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学院担任教学,通过教学他一方面把自己的设计思想传授给学生,影响下一代,另一方面利用学院的研究条件来丰富自己的设计思想。他是后现代主义建筑家中重要的理论家之一。

文丘里于1966年出版了自己具有世界影响意义的重要著作,也是后现代主义建筑理论的里程碑著作《建筑的复杂性和矛盾性》(Complexity and Contradiction in Architecture),提出要采用折衷的装饰主义来修正国际主义风格建筑的刻板面貌,特别要折衷地使用历史建筑风格,波普艺术的某些特征和美国的商业建筑的细节。他强调建筑应该不明晰、形式含糊和具有复杂性(the ambiguity and Paradox),提出要创作“杂乱的活力”(the essyvitality)来取代缺乏生气、缺乏趣味、单调和刻板的国际主义风格。他在这本书中总结了自己在意大利两年居留中对建筑的心得体会,对人文主义和巴洛克风格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认为这两个方面的设计对于简单直线式的现代主义风格是重要的补充。他从这个时候开始对如何运用历史风格来补充、促进、完善建筑设计,特别是对现代主义、国际主义风格的补充进行了探索与设计试验。他的这本著作对于青年一代的建筑家带来极大的影响和震动,导致建筑界对现代建筑、对国际主义风格的全面挑战,改变了现代建筑的美学原则,而奠定了后现代主义建筑的理论。

1972年,文丘里发表了自己的第二篇具有历史意义的文章《向拉斯维加斯学习》(Learning from Las Vegas),这篇文章是他与妻子布朗和斯蒂文·依泽诺(Steven Izenour)合作完成的。他在这篇文章中进一步发展了自己的后现代主义思想,强调美国的商业文化在现代建筑中和设计中的重要惜鉴作用,强调霓虹灯文化、汽车文化、拉斯维加斯这个赌城的艳俗面貌对于改造刻板的国际主义风格的重要作用。装饰主义应该成为建筑的重要形式原则,建筑不应该再是现代主义、国际主义风格的反装饰主义的垄断方式。他在此文中也讨论了自己的建筑探索,认为设计家不应忽视、漠视当代社会中各种各样的文化特征,而应该充分吸收当前的各种文化现象和特点到自己的设计中去,这样建筑才可能丰富、进步。他把建筑分成两个类型,一个称为“鸭子”(a duck),指单一、冷漠、缺乏时代感的建筑设计;另外一个则称为“装饰外壳”(decorated sheds),指采用为良好目的服务的装饰手段而形成的建筑风格。他呼吁所有的美国建筑家对于形式问题的注意,认为当时充斥美国的国际主义风格建筑是“丑陋的、平庸的”。他反对设计上当时提倡的崇尚现代主义大师的“英雄主义”作风,提出应该精心地运用历史的装饰风格和设计风格来丰富当时单调的现代主义、国际主义设计。这样他又提出了后现代主义的另外一个原则:非英雄主义的,非大师的,强调个人建筑的,强调个人表现和个人演绎的,主张建筑风格的多元化。

1985年文丘里与丹尼斯·布朗合作撰写的《“坎皮达格里奥”观点》(A View from the Campidaglio,“the Campidaglio”是意大利罗马的国会建筑,相当于美国的“国会山”或者德国柏林的国会,这个建筑具有明显的新古典主义和折衷主义特点),继续发展了自己的后现代主义观点。他的三篇著作都是后现代建筑理论上的划时代作品,具有指导性作用。他的基本立场认为,现代主义、国际主义风格已经走到尽头了,新建筑应该从历史建筑、从美国的大众文化中吸取营养,以装饰主义的方法打破现代主义建筑的刻板、单一、单调、垄断性的范围;建筑形式上的混乱性其实是多元性的表现,对于丰富建筑风格是正面的、积极的。

Vanna venturi House, Chestnut Hill,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by Robert Venturi, 1962

1960年代,他开始从事后现代主义的设计和理论探索,他设计的两个建筑被建筑理论界公认为最早的后现代主义作品:1960-1963年与其他两个建筑师(Cope and Lippincott)联合设计的费城“行会大楼”老人住宅(the old people home Guild House)和在 1962-1964年前后设计的、位于宾夕法尼亚州核桃山的“文丘里住宅”,使用古典主义的三角山花墙(pediment)、拱券结构为符号,在三角山花中间开缝,形成嘲讽、戏谑的特征,因此奠定了这个流派的后现代主义风格的基本特征基础。他通过“文丘里住宅”提出了自己的后现代主义形式宣言――不反对现代主义的核心内容,而在于改变现代主义单调的形式特点。他的设计包含了大量清晰的古典主义建筑特征,比如拱券、三角山墙等等,他的建筑包括了现代建筑的基本功能,也具有现代建筑的基本原则,在结构、材料和建造方法上也是现代的,仅仅采用了历史符号和戏谑的开豁口的方式来增加建筑形式的丰富感,这个建筑体现了他在著作中提出的一系列基本后现代原则。

文丘里不断地追求一种典雅的、富于装饰特征的、历史的、折衷主义的建筑形式,他同时也明确追求简单、明快的造型。1978年他设计的特拉华住宅(House in Delaware),1983年设计的康涅狄格州长岛的住宅(House on Long Island),1982年设计的普林斯顿大学的胡应湘大楼(Gordon Wu Hall),都有明显的这种特征。因为采用严谨的历史主义几何符号,因而他的设计一方面具有现代主义、国际主义所没有的生动、活泼、折衷特点,同时也没有其它后现代主义那种花哨、哗众取宠的倾向。他不但受到建筑界激进集团的欢迎,即便一些对于建筑持非常保守态度的人也对他表示接收。

The Gallery houses a large Italian art collection in the Sainsbury Wing designed by Robert Venturi and Denise Scott Brown

他在80年代中期以来,在设计风格上越来越多的运用历史因素,而且越来越强调历史的文脉关系,戏谑成分开始减少,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他在1986年设计的英国伦敦的国家艺术博物馆圣斯布里厅(the Sainsbury Wing of the National Gallery),这个建筑接近古典复兴型,采用了大量的严肃的历史建筑结构和装饰细节,特别是古罗马建筑的细节,与现代结构浑然一体,整个建筑与都市邻里非常谐调,而本身又具有独特的历史韵味,功能也非常好,是后现代主义建筑的重要代表作之一,因此得到在建筑上极其保守的英国查尔斯亲王的欢迎和首肯。这大约可以显示文丘里在后现代主义开始衰退的时候向复古风格的转化开端。这些建筑大部分都具有古典建筑的符号和结构特征,特别是在建筑立面上使用大量的高低浮雕,使他的作品具有强烈的古典气息,也使他的建筑的确具有一层“装饰性的壳”。

进入21世纪以来,文丘里继续从事建筑设计,他最近的作品包括如下这些:

2008年设计的宾西法尼亚“新城广场”的一个教堂(Episcopal Academy Chapel; Newtown Square, Pennsylvania ,2008)

2005年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设计的哈佛大学顿巴顿橡树图书馆大楼(Dumbarton Oaks Library, Harvard University; Washington, D.C. ,2005)

2005年在密执安大学设计的生命科学教学楼(Undergraduate Science Building, Life Sciences Institute and Palmer Commons complex, 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 Michigan ,2005) ;

2005年在肯塔基大学设计的生物化学研究大楼(Biomedical Biological Science Research Building (BBSRB), University of Kentucky; Lexington, Kentucky ,2005) ;

2002年在美国新汉普夏尔设计的达特茅斯大学贝克图书馆(Baker/Berry Library, Dartmouth College; Hanover, New Hampshire ,2002) ;

Princeton_University, Frist_Campus_Center_back, by Robert Venturi 2000

2000年在新泽西的普林斯顿大学设计的第一新校区中心(Frist Campus Center, Princeton University; New Jersey,2000) ;

2000年在新汉普舍尔达特茅斯大学设计的劳耐特别收藏图书馆(Rauner Special Collections Library, Dartmouth College; Hanover, New Hampshire ,2000) ;

2000年设计的宾西法尼亚大学佩利曼大楼(Perelman Quadrangl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hiladelphia,2000) ;

1999年设计的法国图卢兹省政府大楼(Provincial Capitol Building; Toulouse, France 《1999)

他在1986年设计的英国伦敦国家艺术博物馆圣斯布里厅(The Sainsbury Wing of the National Gallery, 1986) 和1996年在加利福尼亚的拉霍亚设计的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La Jolla, California, 1996)都继续保持着他后现代主义的风格,因为整个后现代主义运动逐渐式微,他的后现代符号的应用上也就越来越控制了。

后现代主义建筑也是二十多年前的运动了,关于这个运动、关于文丘里本人的研究的著作也越来越多,就文丘里个人来说,我认为如下几本是影响比较大的:

《建筑的复杂性和矛盾性》Complexity and Contradiction in Architecture,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社,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Press, New York 1966.

《从拉斯维加斯学习》Learning from Las Vegas (with Denise Scott Brown and Steven Izenour), 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MIT Press, Cambridge MA, 1972, revised 1977.

《基因建筑的象征性和电子化》 Iconography and Electronics upon a Generic Architecture : A View from the Drafting Room,麻省理工出版社, MIT Press, 1998.

《建筑符号和系统》,Architecture as Signs and Systems (with Denise Scott Brown), 哈佛大学出版社,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这些书估计网上都可以订到的。

2008年9月19日,王受之于洛杉矶

[请保留 后时代http://houshidai.com/]

格格物
标签: [ ,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