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久保玲全集 かわくぼ れい Rei Kawakubo

川久保玲 女权主义者?

在成名之后,川久保玲总是被视作女权主义的捍卫者、卫道士。为何?且不提那些完全遮掩掉了女性曲线的服装,光是那个人尽皆知的品牌名称Comme des Garcons(法文,意为‘像是个男孩一样’)就一目了然。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或者说,事实并非全部像世人所想的那样。

对于Comme des Garcons的来源,川久保玲曾特地辟谣:“我仅仅是喜欢Comme des Garcons这个几个单词的发音罢了。”但是,固执的媒体们反而却愈加肯定了最初的猜测,将她牢牢定位于了“女权主义者”。

她的一袭黑装、不对称的一头黑色齐肩短发以及那像男性般坚毅的目光,都好像代表着她本人默认了这一切。《朝日杂志》的主编下村满子甚至是戏称她为“来自中世纪西方修道院的修女”。

反观川久保玲,对这一切淡然一笑,或许暗地里反而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我的目标是让每一位女性能够有自己的生活并自我满足。”对于她自己的服装, 则阐述道:“女人不用为了取悦男人而打扮得更性感,去强调她们的身段,然后再从男性的肯定中心满意足的确定自我价值。而是应该化主动为被动,用她们自己的 思想去吸引他们。”

她的点点滴滴都让人不禁联想到了另外一位闻名于世的女性设计师Coco Chanel女士。确实如此,她们身上可以寻到的共同点太多了,同为享誉世界的女性设计师;同样半路出家,无根无底,独自摸爬滚打;同是叛逆性格,离经叛道,所作所为常令世人看得目瞪口呆;同样期望为全世界的女性做点什么,同时,她们全都做到了。

当然,不同点也有许多,一东一西就不用谈了,任谁都知道。除此之外,二人的设计宗旨都大相径庭,Coco Chanel的设计源自自身,秉着自己对女性的理解和想法来设计,提倡的是一种解脱女性束缚的革命精神。而川久保玲的设计立意深远,模糊了性别,无论是男 是女在她眼里都没甚差别。并且给观者留下思考空间,可以反复咀嚼再三。另外,就私生活而言Coco Chanel女士显得尤为“西化”,一生不曾结婚,然而罗曼史却不绝于耳。作为一名倡导女权主义者,这点或许是她身体力行的吧……反观川久保玲则显得和她 本人表里如一,不起波澜、平淡如水,外人看来生活相当幸福美满。但唯一一点让人诧异、却又不出意料的是,丈夫是一名英国人——目前Comme des Garcon总裁(除日本地区)兼川久保玲丈夫的Adrian Joffe。

川久保玲就是一个如此独特的人,不拘泥现有俗规,不断的破而后立,让人惊叹。连我对她一直以来的素有看法都被她“残酷”地打破。就在我几乎肯定了她是一名标标准准的女权主义者时,一则飞来的趣闻完全颠覆了川久保玲女士一直以来冷漠、严峻的“女战士”形象。

“在一次巴黎舞台上,就当秀走完之时,川久保玲照例跑出来,深深鞠了一躬,随后便急匆匆地想要闪回后台。然而千不该万不该,一名High过头的模特 不该此时死死地一把抓住她,看起来想是要一起分享喜悦吧,但川久保玲小姐却是毫不领情,死死地用手抠住背景板,害羞地赶紧溜之大吉……”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只好姑且称她为“害羞的女战士”。

川久保玲的“道”

川久保玲有一套自己的“道”,她不追逐一切的流行,包括面料、剪裁及色彩,唯独执着于自己的追求。她无视传统服饰设计对人体完美的比例塑造,反而强 调了看起来像水桶般外在廓型的体现;她于服饰设计中添入了建筑、禅道乃至于茶道等等文化的精髓;她挚爱并推崇一个颜色——吞噬一切的黑色,曾说:“黑色是 舒服的、力量和富于表情的。我总是对拥有黑色感到很舒服。”

这种一切无不暗中契合了道法中修行静禅的方法:“把外缘(外在事物)都摒弃掉,不受其影响;把神收回来,使精神反观自身(非肉身)。”

她的设计理念放至东方称之为“道”,放到西方或许就该唤作“抛弃了表象的唯心主义”了。如果叔本华在世,恐怕会不由乐哉,击掌高呼:“玲妹甚解吾意也!”

Comme des Garcons的主旨是以日本静谧的、发人深省的传统文化,融入到一种立体几何模式、不对称的重叠来呈现出一种不完美中的完美,一种意识形态上的美感。她 的服装粗一看根本就不知所谓,需要你往深瞧,然后细细思索;她的服装能够使人深思,心中无“道”的朋友自是不能领会,同是“道上人”看到后才会默契地会心 一笑,这是一种英雄识英雄,用一个词语的话,叫“慧根”。

作为一名当代女性设计师,她不单局限于探索意识形态、塑造外观上的完美,她的服装也具深度、实时性以及政治观。在小小的T台上她以寸尺布料表达出了自己的“道”,这是一种对世界的心声,或直砭时弊,触目惊心;或娓娓道来,发人深省;或怒发冲冠;或仇恨刻骨……

看川久保玲的秀,真像是入了刘姥姥的大观园,一切都能让你叹为观止,当然,最常见的感叹就莫过于:“啊,为何衣服能这般穿法?”香港第一Comme des Garcons拥趸——黄伟文就对此赞叹不绝,提到为何会如此钟爱川久保玲的设计,他回忆道:“1983年,我十四岁,在叶德娴《你留我在此》的大碟封套 上,我人生第一次见到了Comme des Garcons[后时代http://houshidai.com]的衫,那是一个有六个洞的麻包袋,任何一个洞都可以是领,也可以是袖,就由那一眼开始,我的审美完全被颠覆了。川久保玲是我的时尚启蒙师。 ”

当然,其实并不仅是黄伟文,就连如今时尚界的中流砥柱“安特卫普六公子”、Viktor & Rolf等等都无一不是看着川久保玲的设计长大的。川久保玲的“禅道”影响深远,遍观当代的前卫设计师们,每当说道最喜爱的品牌,他们都可以毫不犹豫、异 口同声的大声说道:“Comme des Garcons!”

对此,台湾建筑师颜忠贤这样解释川久保玲的“道”:“一种广岛式的时髦,一种后庞克的表达,一种核爆的残留物,一种对日本的侵略,一种对身体形态对性对性别 的探索,总而言之,川久保玲终究是一种必然的激进。”

想要读懂川久保玲的“道”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需要你融汇古今,通晓东西,不骄不躁,阔之胸襟,穿透外表,直达本心,细细品读,徐徐咀嚼。

就如“茶道”一般,没有本身的涵养,又怎能品到深远的意境?这般说来,好像也不太容易,怪不得Comme des Garcons还特地出了Comme des Garcons Shirts以及Play系列,算是“真经”藏匿于秘,只供识者观;“凡文”普及于世,给世人聊以慰藉一番罢了。

[请保留此链接:后时代http://houshidai.com]

1 2 3
格格物
标签: [ , ,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