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川久保玲全集 かわくぼ れい Rei Kawakubo

“生性好斗又异常温和;既推崇武力又追求美感;既桀骜不驯又谦逊有礼;既冥顽不化又柔弱善变;既性情温顺又不轻易任人摆布;既忠诚不阿又极易善变;既勇敢又怯弱;既保守又乐于接受新生事物。”
——鲁思.本尼迪克特《菊与刀》

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cons(英文:Rei Kawakubo;1942年10月11日-)是一位日本的服装设计师,人们谈到这个设计师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她那有些不对称的黑色齐肩短发,还有她一身永恒的黑色系服装。

川久保玲的父亲是东京庆应大学的教授。一开始的时候,川久保玲女承父业,学习美学专业。毕业以后,她在一家丙烯纤维工厂的广告部做职员,早期获得的关于面料的专业知识让她很快对各种不寻常的面料有了浓厚的兴趣,之后便很快成为一位自由款式设计师。出生于东京,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1980年代前期,她以不对称、曲面状的前卫服饰闻名全球,受到许多时尚界人士的喜爱。此外,日本的知名服装设计师当中,川久保玲是少数几个未曾到国外留学,而且未曾主修过服装设计的特殊设计师。

Comme des Garcons川久保玲是时装界最确实的一位创造者,因为她始终坚持着自己特立独行的创作理念;她是时尚圈最真实的一位设计师,因为她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对黑色的钟爱,用黑色塑造了属于她自己的时装王朝。她有些偏执,却偏执出成就的时装大师,她的成就注定会席卷整个世界。

1973年,凭借她过人的勇气,决定开一家自己的公司,并取名为COMME DES GARCONS,法文意思是“像男孩一样”。实际上,她只是很喜欢这几个单词的发音,而并非媒体后来根据这个著名品牌的意思作出的可能是女性主义的猜测, 毫无疑问,她被认为是一个女性主义者。据媒体报导,川久保玲的这个服饰品牌年营利约为150万美金。在美国,川久保玲的公司经常捐款给孤儿院和美国棒球协 会。1988年开始,川久保玲也发行自己的杂志,称为Six。

同时,她也向世界展示了一种具有革命性的穿衣方式,并且坚持的创造比时尚更加超前的原型和概 念服装。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川久保玲把黑色带进了时装设计的领域,并且使之成功成为时尚的主流色系。她那一场革命性的发布会已经成为经典,让原本只会出 现在燕尾服和礼服上的黑色一跃登上了时尚的舞台,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对于川久保玲坚持的设计风格,很多媒体都做出了批评,有的媒体甚至很直白的表示她设计 出来的衣服简直就是纳粹集中营里面囚犯穿的没有任何体形可言的宽松服,只不过稍微加了一些修改和组装就放到了舞台上。也因为这样,川久保玲的设计一度触犯了众怒。

1975年,川久保玲33岁时,正在在东京举行首次的女装发表会。1978年这个品牌开始有男装,称为HOMME。

尽管如此,川久保玲并没有因为媒体的言论而改变自己的设计风格,她更加肆意的让黑色呈现在她每一次最新的设计作品中,事实证明,川久保玲的想法并不是一种偏执,而是对时尚预言的坚守。

没有太过夸张的装饰,以众多单品组合出本季男装的架构,如T-shirt、Polo衫、衬衫、西装等单品,偶尔以拼贴的色块装饰或是缝线的装饰,让服装感觉稍有变化;在下身的裤子上,强调卷起裤管的造型,搭配一双简单的帆布平底鞋,立即展现年 轻的潇洒味道。颜色上,没有太多鲜艳以及花俏的色彩,以深浅不一的蓝色调为主轴,衬以米黄色、灰色、白色等色调,平凡中一样可见Comme des Garcons的精采创意。

川久保玲曾经对于自己的设计发表了这样的言论:“黑色是舒服的、力量的,和富于表情的,我总是对拥有黑色感到很舒服。”随着时间的流动,黑色终于如川久保玲预言的那样成为时尚界永恒的流行色,川久保玲也因此成为了时尚的同义词。

川久保玲那些乖僻的设计已经成为她鲜明风格的印戳,人们用“前卫”、“另类”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她的创意。她对于时尚的前瞻性不仅表现在当时她对黑色的坚持,在日后的设计主题中亦可见端倪。

前一段时间,由著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监制,巩俐、章子怡、杨紫琼,和日本男星渡边谦参 演的《艺伎回忆录》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形成了一股“艺伎”风潮。凑巧的是,川久保玲在其服装品牌Comme des Garcons 2005秋冬的时装发布会上,早已呈现出“艺伎”的特征,涂抹着日本艺伎般的惨白粉底和古威尼斯金币色眼妆的模特穿梭在T台上,而那一场时装秀的惊艳时隔 将近一年,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就像庞克精神之于Alexander McQueen,华丽纽约风情之于Ralph Lauren,但我们很难用一个有客观指向意义的形容词来形容她的设计她的创意。这就是川久保玲,仿佛抽身于潮流之外,却又以无可比拟的创意给时尚加注新的定义。

Comme des Garcons

louis vuitton + Comme des Garcons

  


  

川久保玲详细介绍与商业分析

guerrilla store是comme des garcons非常有趣的特殊店铺,guerrilla是游击的意思.这个商店被誉为临时销售的典范,属于一种特殊的销售策略.
guerrilla store必须服从以下几个规定:

◎ 店铺不超过1年时间;
◎ 装修必须反映原有空间的本意;
◎ 必须原理成熟商业区;
◎ 同时包括当季和过季的产品;
◎ 费用由产品的销售支撑,而不附加投资。

川久保玲的游击战卖场

时尚每一季都有很大的改变,为什么游击时装店不试图把所有的衣服都卖完呢?这是销售策略——有些人可能觉得这是在耍花招——但这就是新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cons 游击商店背后的策略。这个商店被誉为临时销售的典范:在每个选定地点开设专卖店,一年后就关门——即使正当旺季赚大钱时也坚决遵循这个原则。

仅开一年的游击商店

Comme des Garcons没有像其他时装品牌一样,花上几百万去新建或者翻修一栋大楼,取而代之的做法是,比如整修柏林旧城区(Mitte district)的一家旧书店,仅花了2500美元,因为公司并没有打算在这个700平方英尺大的地方待很久,更换橱窗中租赁者的名字也并不是一件麻烦 事。时装店的广告依旧只是全城仅发放600份的海报,以及人们之间的口碑相传。

“当商店销售正热时硬是把它关掉的确是一件很蛮横的事,但我认为我们会成功,”身任 Comme des Garcons[后时代http://houshidai.com]会社局长的阿德里安·约菲(Adrian Joffe)和他的妻子兼拍档——日本著名前卫设计师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共同拥有这家店。“但凡这些需要无限创意去经营的事业,往往在你体会到成功的那一时刻就是你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因此不能居安时不思 危。”

事实上,他们“走下坡路”的可能性并不大,总部在东京的川久保玲时装公司按计划2005年将 在世界各地再开20家“游击商店”。预计9月在纽约布鲁克林开张的新店,同样会遵循“游击”的规则:只开一年。在纽约,尽管有像路易·威登第五大道旗舰店 这样的庞然大物,不过,Comme des Garcons游击店还是很快彰显了漠视一切常规的智慧。其他零售商已开始采取一系列策略应对保鲜期极短的时尚特性,以应对来自不同阶层消费者的口味。像 艾塞克·米兹拉希(Isaac Mizrahi)的品牌店Target在美国洛克菲勒中心开设的一家名为“pop up”的专卖店,经营6个星期后就“按时”关闭。

“这是一种典型的‘即时销售’概念,”洛杉矶创意艺术家代理公司(Creative Artists Agency)品牌代理西斯·马特林(Seth Matlins)说,这家公司曾为摩托罗拉、可口可乐、维基百科等一系列著名品牌担任市场咨询。

产品销售商和前卫设计师产生同样的想法并不是巧合,哈佛商学院企业史学家南茜·科恩 (Nancy Koehn)发现,Comme des Garcons的营销策略与直接销售更对得上号。“‘可达性’的概念已经被消费者重新定义了,”科恩女士说,“年轻人更多的从朋友口中听说时尚讯息,而不 是通过设定的渠道,如时尚杂志或者大众广告。”她提到如不含酒精的功能性饮料红牛,就是通过口碑流传而建立起自己名牌效应的范例。

事实上,从巴黎的奢侈品商店到在网上售卖一次性衣物的小规模公司,时尚工业的每一个部分,关键在于捕捉到商人们所谓的“思维共享”,即消费者还未被其他方式影响到的意识层面。

像路易·威登,采用的是极具诱惑力的广告和巨大的店面来吸引消费者,用这种带有震撼性的东西 营造品牌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路易·威登在第五大道的店面有20000平方英尺,这家店开张的标志是一长队不高兴的顾客被大批警察冷漠地拦在了外面。这是 路易·威登最大的专卖店店面——一直到2004年12月,一家规模更大的专卖店在巴黎开张。

川久保玲针对年轻人的前卫销售方式

时尚是几个必须面对自己保鲜期不长的工业之一,音乐和电影需要经历唱片和影碟在货架上不再受 欢迎的命运,而要体验时尚的变化只要看一下纽约布莱恩公园(Bryant Park)的林荫道,或者米兰和巴黎的时装发布会,这里有上百主流的设计师不断更换新的时装潮流。新的高级时装一出现,亚洲的一些纺织厂如马来西亚将会立

刻按样子做出更便宜的,放到H&M或者Zara货架上——而消费者则又开始关心下一季的流行了。

即使时尚在瞬息万变中存活了下来,也并不表示就拥有了永久性的地位。没有人比汤姆·福特 (Tom Ford)更懂得时尚的不持久性,他在Gucci的职业生涯突然间就戛然而止了。当最近被问及离开Gucci后有没有想过人们还会记得他时,汤姆一边打着 响指一边对《女装日报》(Women’s Wear Daily)说:“他们会忘记我的,这就是现在这个时代,这就是现在这个世界。6个月、一年、两年……所有的事都会被遗忘。”

长久以来,企业一直意识到“媒体就是广告”,但是当过多的信息充斥了感官之后,使得传统的新 闻媒体效率每况愈下——按粗略估计,美国消费者每年要被750000个不同的广告“轰炸”,以至市场专家说,一件产品想要突破重重障碍取决于它的销售方 式:“你将会看到的是销售成为广告。”

年轻人,以及处在时尚圈底层的人,正在改变他们的视角。那些超特级展览、明星,正在引导人们 寻求一种更“真实”的感觉,他们对超级名牌越来越不感冒了。23岁的梅丽莎·克尔根,去年刚从纽约FIT流行设计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毕业。她放弃了一家运动服公司的好职位,组建了一个设计师和艺术家的小群体,成为曼哈顿众多此类群体中的一支。“我们原先的目标是 反对沃尔玛,”她说,“现在演变成反对所有的包装标记以及噪音。”

临时性销售策略

恐怕没有哪条零售策略比Comme des Garcons游击商店更能反映销售的临时性了。谈及与川久保玲一起最早一次到柏林考察开店选址的事情,约菲说,他当时被柏林旧城区的真实感深深吸引住 了。尤其是一家名叫Monsieur Vuong[后时代http://houshidai.com]的越南面馆,把年轻人和老人聚集到了一起。在Elternhaus,则有一群艺术家在这个名叫“双亲之家”的俱乐部里举行聚会。这些地方都没有 豪华的装饰。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些店主们都意识到了年轻消费者态度上的根本转变:购物的满足感和商品的质量比仅仅一幅豪华影像来得更有价值。

十月初,川久保玲和约菲拟定了游击商店的计划,并且请到了越南面馆的主人Dat Vuong帮助进行店面的装修。同时他们也冒了一个险,让一名学建筑设计的学生克里斯丁·威内克(Christian Weinecke)做他们的搭档来经营这家店。

在柏林开始的“游击”商店最终证明是成功的。一方面,Comme des Garcons是一家年销售金额只有1亿2千万的小公司,因此不会受到官僚阶层的阻碍,可以快速应对突发的变数。另一方面,每月仅700美元的租金让 Comme des Garcons用并不昂贵的方式就达到了前卫的销售效果,成功售卖出了过季的成衣并且减少了积存量。

诸如Gucci和路易·威登这样的大公司都没办法开设真正意义上的游击商店,因为他们在自己品牌的奢侈形象上投入太多,市场专家提议说他们应该放下架子去迎合年轻人,因为不论纽约还是上海,如今都在标新立异。

“看看今天的孩子们有多少东西是在eBay网上买的。”迪奥的首席执行董事西德尼·托莱达诺 (Sidney Toledano)访问纽约时强调,当时他正经过苹果电脑专卖店,“我从网上商店学到的东西比我在经营时尚品牌商店时学到的更多,你不仅仅是在购买商品, 还同时交换了信息。”

克劳迪娅·斯柯达是200个进入游击商店选购棉衬衣和羊毛外套的柏林顾客之一,她是一名针织 衫设计师,曾经在纽约有过自己的商店。“这感觉很有趣,”斯柯达女士对一家不会长久营业的商店很感兴趣,她买了一件川久保玲设计的橘色上衣,并且打算搭配 一双银色运动鞋。她说她知道有另一位设计师也打算在柏林旧城区开一家同样性质的商店。她也对自己居住的城市有些不一样的东西感到高兴。“我觉得人们已经对 全世界都能买到的东西感到厌倦了。”

川久保玲时尚故事

40周年,从时尚界孤独的黑衣怪人到现在的原创先锋设计大 师,66岁的川久保玲依然以高傲的姿态述说着她另类的禅,另类的黑,另类的冷,另类的深奥。川久保玲如此诠释自己40年来的目标:“我希望创造一个各个领 域的众多艺术家在一个魅力混沌的气氛中进行创作的集市:富有强烈的个性同时又属同一族类的灵魂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集聚一堂。”

  40年在时尚界的故事,还要从1969年川久保玲在日本创意自己的品牌Comme des Garcons开始讲起。

  Comme des Garcons是法语,中文意思是“像男孩一样”。她也以“Comme des Garcons”这个名字直截了当地说出她理解的流行与设计概念:独创一格的前卫形象,融合着东西方的概念。

  川久保玲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创业的不易,“那个时候,我真的一切都得靠自己,我从来没有觉得我的设计作品和做一个女人有关。我不是一个女性主义 者,我也从来对各种运动没有兴趣。我只是决定要开一家能够以创意为主的公司,用我的设计作为一把利剑,当我想要开战的时候,我能用我的设计开战。”

  那个时期,对她来说,更多是一种开战前挣扎。40年后,当那把利剑已经在各个领域磨炼得所向披靡,不变的还是当年那种战斗精神。以至于40年后的今天,当我们看到全世界各地开幕的10家“黑店”,我们还是能感觉到当年困难时期时历练而成的一种“积极的力量”。

  1975年,川久保玲在东京建立了她的第一家精品时装店。“Comme des Garcons”开始只有女装,1978年增加男装。

  1981年是很重要的一年,川久保玲终于带着她法语名字的品牌“Comme des Garcons”来到了法国,同年参加了巴黎时装周。她率先大量使用“黑”、破烂剪裁look,打破女性独沽一味的斯文与得体穿着,让人认识不对称的时装美学、玩味垂坠细节、挑战布料的极限,激励人们对时装的想象潜能――这一切立刻如重磅原子弹,震撼欧美时装界,让她马上获得了国际时尚界的关注。第二年,她就在巴黎开设了“Comme des Garcons”精品时装店。从此,一个真正国际化的“Comme des Garcons”开始改写国际时尚界。

  内外不一的搭配方式,原本只属于Comme des Garcons,如今已成了潮流象征,那些紧缩皱痕的外套、超长的衬衫袖子,阔而长的裤裆,歪在一边的拉链都成为潮人的符号。 

我更适合做一个记者而不是艺术家

  “也许创造的精髓在于好奇以及文化的觉悟。”著名资深时尚评论Suzy Menkes用一句话概括了川久保玲的40年。

  不过,川久保玲显然对自己的设计有更形象的评论:“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资讯,纵观我的设计、我的产品系列以及我的草图,或者是我和艺术家摄影师的合作,我像要讲故事。如果没有资讯,什么都是死的。每一件物品到最后,都要说些什么。信息量让作品深刻。”川久保玲如此总结自己的设计。“所以,如果从这个观念上来说,我可能更适合做记者,而不是一个艺术家。”

  对于川久保玲,最有发言权的一定是与她共事多年的同事。Joffe是现在Comme des Garcons的CEO,在她看来“川久保玲具有完全领导效应,她是主要的时尚推进器,也当然是公司的心脏。她的控制水平在40年来,都保持在一个非常好的状态”。

  英国女帽设计大师Stephen Jones眼里的川久保玲也许和常人眼里的川久保玲不太一样,在他看来:“她比外人印象中的川久保玲有趣智慧得多。她比她看起来轻松多了, 她有你想象不到的很多幽默。”

  虽然,她给自己的品牌取名为Comme des Garcons(像男孩一样),但是她无意中改变了女性概念。

  Suzy Menkes认为,“川久保玲用黑色创造了时尚界的一种反叛的呐喊,一点都不夸张。她神秘地将‘红色是新黑色’的概念融入她生动的设计,不论是多变还是坚持,都是她的拿手好戏。”

  用时尚界资深人士Carla Sozzani的话说:“她改变了女人,开启了全新的女性概念。”

1 2 3
标签: [ , ,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