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物

雷蒙罗维Raymond Loewy-美国工业设计之父

“对我来说,最美丽的曲线是销售上升的曲线”。——雷蒙罗维 Raymond Loewy

雷蒙罗维Raymond Loewy(1893.11.05—1986.7.14)美国工业设计之父——20世纪最著名的工业设计师,设计行业的先驱—首先将流线造型与欧洲现代主义融合,建立起独特的艺术价值。首开工业设计的先河,促成设计与商业的结合;并凭藉敏锐的商业意识,无限的想像力与卓越的设计天赋为工业的发展注入新的生命元素。

他的名字在20世纪变得家喻户晓,他的作品世人皆知。“可口可乐”瓶型与标志;壳牌石油标志;流线型汽车、火车、飞机;肯尼迪总统座机“空军一号”;登月宇航员的飞船座舱等等,由他主持、参与的设计达数千项。他,就是曾被美国<时代>周刊推崇的封面人物、20世纪最伟大的工业设计师–雷蒙·罗维(Raymond Loewy)。

世纪初,欧洲现代主义设计探索与实验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在世界设计史上一直默默无名的美国设计家却异军突起,开始了以企业为服务导向的工业设计运动,他们的设计以市场为导向,在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进行了一场伟大的现代设计革命,涌现出了一批世界级的现代设计大师,创造了工业设计的奇迹,创立了世界最大的设计公司的雷蒙.罗维(Raymond Loeway,1889-1986)便是其中之一。

美国第一代设计师与欧洲第一代设计师不同。欧洲第一代设计师的背景基本上都是建筑师,同时他们都有坚实的高等专业教育基础,大部分是建筑专业毕业的,并且有长期的建筑设计经验,如德国的贝伦斯、格罗佩斯、米斯、芬兰的阿图、比利时的威尔德等;美国第一代设计师的专业背景各异,不少是曾经从事与展示设计有关的行业,直接与市场销售有关,而且教育背景也参差不齐,不少人甚至没有正式的高等教育背景。他们的设计对象繁杂,设计缺乏社会因素思考,而长于市场竞争。他们也没有什么设计理论和设计哲学,也不像他们的欧洲同行那样有那么多的理论著作,但是他们设计了数量惊人的产品、包装、企业形象。他们的目的是做设计生意,而不是研究设计的社会功能。

无论他们与欧洲设计的差别有多大,但是通过他们的努力,工业设计却终于成为市场促销、市场竞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被美国市场、美国企业界所接受。从此以后,工业设计就在美国生根了。

美国早在二十年代就已经是世界上工业化程度化最高的国家了,经过罗斯福新政,特别是二战后,美国更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大国。高度发达的商品经济下,设计与市场挂钩,是机器大工业社会发展的必然,在这种情况下,约束美国早期工业设计发展的力量,不是欧洲知识分子的理想主义,也不是社会民主,而是十足的商业竞争。

在机器工业大发展的社会里,一切是由市场竞争机制决定的,虽然它充满了金钱的味道,但是它却有着调节供求关系的不可否认的魔力。市场机制决定了社会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为了符合市场的需求,企业不得不提供尽可能多的产品样式、包装等,并利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促进销售。

雷蒙.罗维是一个高度商业化的设计家,他宣扬现代设计最重要的不是设计哲学、设计概念,而是设计的经济效益问题,这自然引起了一些设计理论家的批评,对此,雷蒙.罗维不置可否,并做出了进一步的解释:”对我来说,最美丽的曲线是销售上升的曲线”。作为美国第一代的工业设计师,雷蒙.罗维没有任何的学究味,也没有所谓知识分子的理想主义成份,设计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促销,充满了浓厚的实用主义色彩的商业气息。他把设计高度专业化和商业化,使他的设计公司成为20世纪世界上最大的设计公司之一。

美国工业设计之父雷蒙.罗维(Raymond Loewy,1889-1988)法国

罗维出生于法国巴黎,一战后移居美国,是美国工业设计的重要奠基人之一,一生从事工业产品设计、包装设计及平面设计(特别是企业形象设计),参与的项目达数千个,从可口可乐的瓶子直到美国宇航局的”空中实验室”计划,从香烟盒到”协和式”飞机的内舱,所设计的内容极为广泛,代表了第一代美国工业设计师那种无所不为的特点,并取得了惊人的商业效益。

罗维刚到美国时,根据当时市场的情况和需求,从事杂志插图和橱窗设计,它设计的转折点是1929年,他接受企业家格斯特纳设计复印机的委托,当时的复印机四脚外露,他采用全面简化外型的方式把原来张牙舞爪的机器设计成一个整体感很强、功能良好的机械。由于外型简单、方便批量生产,而且造型整体、形式现代,因此取得了良好的市场效果。

他为西尔斯百货公司设计的”冷点”冰箱,是他设计的进一步提高,基本上改变了传统电冰箱的结构,变成了浑然一体的白色箱型,奠定了现代冰箱的基本造型。在冰箱内部,也作了合乎功能要求的设计调整,使这种冰箱的销售在五年内,从15000台急剧上升到275000台。从格斯特纳复印机,到电冰箱、宾夕法尼亚铁路公司的火车头、可口可了玻璃瓶和企业形象设计等等,短短几年内成为美国最出名的设计师。

罗维在20世纪30年代开始设计火车头、汽车、轮船等交通工具,引入了流线型,从而引发了风靡世界的流线型风格,三十年代兴起的流线型风格一直到战后还有一定的影响。1939年在纽约举办的十届博览会上,罗维展出了他的”工业设计师工作室”的样品间。不但引入了新的概念,而且第一次把工业设计师这个职业正式提出来,对战后工业设计师的职业化过程有着积极的作用。

罗维一直到1988年去世前不久,还在从事设计活动,是当代工业设计师中设计生涯最长的一个。罗维一生有无数殊荣,他是第一位被《时代》周刊作为封面人物采用的设计师,罗维对于美国工业设计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他的一生,是美国的工业设计开始、发展,到达顶峰和逐渐衰退的整个过程的缩影和写照。

凭着触角进行设计

雷蒙.罗维对于源自欧洲的包豪斯、新艺术运动、装饰艺术运动深感兴趣,并从中吸取了不少的东西,但他从来没有试图建立自己的设计体系或者学派,他甚至不喜欢”流线型”这个字眼,甚至类似相关的东西。可以说,他一生都没有确立自己的设计哲学,很少投身于所谓设计观念上的理论探索,而是一个完全凭借敏锐的直觉进行设计的大师。尽管如此,他还是有自己的基本的设计原则的,那就是:简练、典雅或者美观、经济和容易保修,产品必须通过其形状表述使用功能,不言而喻,这也是符合其实用主义的。

现代传媒造就雷蒙.罗维

需要指出的是,所谓雷蒙罗维的设计不是他个人的设计,而是一个整体的设计。他从三十年代开始建立自己的设计公司,当时的业务包括三个方面:交通工具设计、工业产品设计、包装设计,之后,公司规模不断扩大,人数不断递增,到五六十年代达到顶峰,雇员达到两百人。业务范围和业务规模都扩大了,但公司内所有设计师的产品设计作品,包括包装、标志以及形象策划方案等,都要署上”罗维设计”的标志,以他个人的名义出品。后来他的员工分离出去成立了自己的设计事务所,但仍然采用他的名义进行相关的设计活动。当然,曾经有部分雇员表示过抗议,但是,通过这种管理和经营运作方式,极大地提高了设计公司的知名度。

此外,作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家,雷蒙.罗维有着独特的管理经验。他个人举止得体,言行谨慎,同时善于在公司里营造一种充满幽默、快乐的气氛,完美地树立了一个欧洲绅士的形象。他深知新闻媒介的力量,深知在美国这个高度商业化的社会中成功,必须借助新闻媒体的宣传舆论作用。因此,他频繁出现在各种新闻媒介上,报纸、杂志、电视,发表演讲,尽可能地提高自己和公司的知名度,使他的名字达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此外,他的著作《不要把好的单独留下》被译成多种文字,畅销欧美,为他的设计活动开辟道路,收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可以说它在公共关系方面是不遗余力、不惜工本的,这也是他之所以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

雷蒙.罗维有着高远而深邃的设计眼光,通过一系列的努力,罗维设计事务所到80年代成为世界上经济实力、经济效益最好的设计事务所,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设计公司。

如果说德国人对于设计的最大贡献是建立了现代设计的理论和教育体系,并进行了大量的试验,把社会利益当作设计教育和设计本身的目的,那么美国现代设计对于世界设计的最重大的贡献就是发展了工业设计,并且把它职业化,完成了现代设计的商业化。自然,作为美国现代工业设计奠基人之一的雷蒙.罗维确实功不可没。

摘自湖南大学设计学院院长何人可教授主编的《工业设计史》

1967到1973罗维被NASA聘为常驻顾问,参与阿波罗(Apollo)与太空实验室(Skylab)的设计。他们需要他”确保在极端失重情况下宇航员的心理与生理的安全与舒适”。他在太空舱中模拟重力空间;开设能远望地球的舷窗;整理归纳仪表面板的信息层次;将人体工学导入宇航服的设计中。宇航员在给他的感谢信中写道:“由于你亲切舒适的设计,使我们在茫茫宇宙中一点也不孤单。”

雷蒙德·罗维被后人誉为英雄主义设计风格的代表,所以—美人爱英雄,图为雷蒙德·罗维与新婚太太。

雷蒙德·罗维的作品也曾入选2004法国文化年《法国时尚100年》,但仅仅是一套叫做Aries的茶具,也就是说雷蒙德·罗维为自己祖国100年的时尚史只贡献了一杯清茶,颇有大师傅淹咸菜的意味。雷蒙德·罗维生于巴黎,曾从军参加一战,战后去美国发展,成名后又返回法国,同时兼顾纽约与巴黎两地的业务。在新大陆,他几乎就是设计史本身,而在“the’s old Europe”,仅仅存在于茶余饭后之中,个中深意,值得探究。

雷蒙德·罗维生平:

设计无处不在

雷蒙德·罗维生于1893年的巴黎,从小便对火车、汽车产生浓厚的兴趣,立志从事设计。他获得工程学学士学位之后,便应征入伍。一战结束后,于1919年移居美国。当时的他已近30岁,而且几乎双手空空,却以此为契机,开始诚心追逐童时的梦想。

最初,罗维为著名纽约第五大道的Macy设计时装展示橱窗,并先后担任Vogue, Harper’s等时尚杂志的插图设计,以其特立独行的艺术风格在时尚界占领一席之地。1929年,他承接了第一份设计订单,改良Gestetner复印机,从此涉足工业设计领域。这份订单不仅时限紧,而且难度颇高,要求设计师在五天之内,为该公司的复印机做改型设计,使其外观与效能双向结合。罗维立即着手,设计了一个外壳,将内部机器包于其中,并改变机器转动曲柄、复印台面的形状,用”四条苗条,却又坚实的支架”代替了以往突出粗壮的支架。由于罗维的灵感,”丑陋、笨拙”的机器摇身一变,成为”富有魅力的办公家具”,得以传延了许多年。在设计之中,罗维应用人体工程学与审美理念,使该复印机在竞争中脱颖而出,销量节节攀升。罗维的天赋与灵感激发创立了一个新职业——工业设计师。作为设计与行销完美结合的第一例,罗维的首单生意开启了美国工业设计的新纪元。

罗维奉行”流线、简单化”理念,即”由功用与简约彰显美丽”,并带动了设计中的流线型运动。他将一切”流线、简单化”——大到宇宙飞船,小到邮票。较著名的作品包括——好彩香烟盒(lucky Strike)、GG1与S1发动机、可口可乐瓶、约翰肯尼迪纪念邮票、空间站、灰狗汽车以及标志;壳牌、埃克森公司商标;美国邮局的服务徽章;北极冰箱(Frigidaire)以及Studebaker Avanti车等。

时至1951年,他的工业设计公司如此多产,他可以骄傲地向世人宣布:”一个过着正常生活的普通人,无论身在城市还是农村,每日或多或少会与R.L.A(雷蒙德罗维公司)领衔或部分参与设计的物品,服务标识及其建筑相接触。”

最美的曲线是销售上升的曲线

作为职业设计师,罗维在业界声名鹊起,竖立起旗手形象。他宣扬设计促进行销的新理念,认为功用化的设计对市场行销大有裨益。他强调设计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为市场运作服务,并带动了”好的设计”才能占有市场的新概念。他说:”最美的曲线是销售上升的曲线。”

美国大萧条时期,好的设计与商业开始联姻,而罗维的事业也蓬勃发展。他凭借设计,赋予商品不可抗拒的魅力,使那些几乎没有购买欲望的顾客慷慨解囊。

1934年,罗维为冰点(Coldpoint)冰箱设计了一个崭新的形象。冰箱外型采用大圆弧与弧形,浑然一体的箱体使其看上去简洁明快;冰箱内部也做了部分调整,奠定了现代冰箱的基础。冰点登陆市场之后,年销量从60000台到275000台直线飙升,整个企业界眼睛为之一亮。一时间,流线型成了消费者的采购目标,影响所及,到现在仍余音绕梁。而罗维便是其首创者,并将它演绎得登峰造极。

1936年,罗维为宾夕法尼亚铁路局设计的GG-1火车车头是工业设计功能的另一明证。他摒弃了不计其数的铆钉,采用焊接技术,制造机车头外壳,不仅使其外形完整、流畅,而且简化了维护过程,从而降低了生产成本。

在为可口可乐公司重新设计瓶形时,他赋予瓶子更加微妙,更加柔美的曲线。”它(可乐瓶)的形状极具女性的魅力——这一特质在商品中有时会超越功能性。”罗维的设计在商业中获得巨大成功,为可口可乐公司带来巨大利润。而可乐的经典瓶形亦迅速成为美国文化的象征。

他将自己的设计哲学归纳为MAYA(Most Advanced Yet Acceptable极度先进,却为人所接受)原则,并在他的所有创作中加以传播。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简洁、实用、充满活力的作品,从罗维办公室中源源流出。

动感之路

1930年,罗维受聘担当Hupp汽车公司的资深顾问。他笑称,这份雇佣合同是”工业设计师成为合法化职业的开始。”并解释说”这是第一次,一家大公司在产品研发中向业外寻求建议。”自那之后,罗维与美国的汽车制造商们开始了漫长而又颇坎坷的合作历程。

罗维将倾斜的挡风玻璃,内嵌式头灯以及轮胎外壳引进汽车设计。早在汽油经济成为世界关注焦点之前,罗维便倡导生产车体低,车形细的节油型汽车。”他与底特律设计流派中的奢华之风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对抗战。”时代周刊曾载文评论道:”他有这样的能力,经过几番小小改动后,使生产线上丑陋的猛兽摇身一变,成为美丽的”独特”之物;却没有能力改变汽车界的固执观念——油老虎(耗油量大的汽车)就是油老虎,绝不允许一个设计花哨服饰的人(指罗维)改变它。”

1961年,在设计Avanti车时,罗维提出”重量即敌人”的口号。在他的力争下,Avanti放弃了散热器护栅。”在这个汽油短缺的年代,谁需要护栅?护栅总让我联想起下水道。”

尽管与底特律设计风格相去甚远,但是他的许多设计作品,如1953 Studebaker Starliner Coupe和1963 Avanti一经亮相,便受瞩目;时日今日,仍是汽车中的经典。1972年由三大汽车公司联合发起的最佳汽车评选活动中,罗维的设计荣登榜首。汽车报宣布道:”1953 Studebaker,一款长鼻、几无修饰、却具动感的轿车,被誉为众车之中的经典。”

视觉冲击

除去在汽车界的卓越成就,罗维无疑是世界上最具天赋的商业艺术家之一。

40年代,他开始承接产品包装与企业形象设计,其起因源于一次打赌。长久以来,好彩香烟盒采用绿、红两色相间的包装设计。1940年,美国烟草公司的老总掷金5万美圆与罗维打赌,认定他改变不了这熟悉的形象。罗维接受了挑战,着手将绿底色改作白色,使印刷成本降低;随后在烟盒的正背两面印上好彩的标识,增大了整个烟盒的醒目度。”改妆”后的好彩烟在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功,其形象保持了40余年。

罗维为“Lucky Strike”所设计的香烟包装

在为壳牌公司重新设计公司标识时,罗维做了品牌改造,既延续了原有商标的贝壳概念,又将其风格化,使视觉效果更简洁有力。罗维曾如此诠释他的商标设计:”我寻求一种强烈的视觉震撼力,令人即便是短短一瞥,也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确实做到了,他的成功设计:埃克森石油,灰狗长途客车,和纳贝斯克饼干以其独特的视觉冲击力,吸引着众人的眼球,令人过目不忘。

飞跃地球

一位纽约时报撰稿人曾评论道:”毫不夸张,罗维先生塑造了现代世界的形象。”但自从美国宇航局采用他的设计灵感之后,他的影响力便飞出了地球。

1967到1973罗维被美国宇航局聘为常驻顾问,参与土星—阿波罗与空间站的设计。他们需要他”确保在极端失重情况下宇航员的心理与生理的安全与舒适”。他的大胆设计——模拟重力空间;开设能远望地球的舷窗——使三名宇航员在空间站中生活了长达90天。George Muller,美国宇航局一负责人,在给罗维的感谢信中写道:”宇航员在空间站中,居然生活得相对舒适,精神饱满,而且效率奇佳,真令人难以置信!这一切都归功于阁下您的创新设计。而这设计正是您深切理解人的需求之后的完美结晶。”

Muller预测,罗维的设计为人类的下一次重大飞跃奠定了基础。罗维倍感欣慰,其后在提及他为宇航局所作的工作时,他说这是他最重要、最满意的一份设计。

罗维的设计生涯一直持续到80多岁高龄,后返回法国,享受悠闲的旅行生活,直到1986年走到非凡人生的尽头。作为美国工业设计的奠基人,他的一生,伴随着美国工业设计从开始、发展及至顶峰并逐渐衰退的过程。毫不夸张地讲:罗维的人生就是一部美国工业设计的发展简史。被冠予工业设计之父的称号,罗维当之无愧。

罗维作品欣赏:

罗维为“灰狗”公司设计的汽车

罗维为La Cense设计的BMW车

罗维设计的“休普莫拜尔”小汽车

“可德斯波特”牌冰箱

罗维设计的农用拖拉机

罗维设计的打印机与机车

罗维平面海报设计

总之,雷蒙·罗维(Raymond Loeway)——20世纪最著名的工业设计师,设计行业的先锋者——将流线型与欧洲现代主义揉合,建立起独特的艺术语言。他的流线型设计打开了工业产品外形设计的新局面,首开工业设计的先河,促成设计与商业的联姻;并凭借敏锐的商业意识,无限的想象力与卓越的设计天赋为工业设计的发展注入鲜活的生命元素。他一生起伏多变,职业生涯恢弘而多彩;其设计数目之多,范围之广令人瞠目:大到汽车、宇宙空间站,小到邮票、口红、公司的图标。1940年,《建筑论坛》(Architecture Forum)杂志上说罗维是世界上唯一可以自己设计汽车、火车、飞机横贯美国的设计师。无论上世纪中期的美国人意识到否,他们实际生活在雷蒙·罗维的世界之中。

格格物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