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彼得贝伦斯 Peter Behrens

“在关于艺术与技术的关系中,与艺术家所坚持的传统相比,技术更能够确定现代风格,同时通过批量生产符合审美要求的消费品可以逐渐改善人们的趣味。技术和文化的结合是文化的新源泉,与其说它服务于生活的审美改造,不如说它服务于全民的社会利益。”

彼得贝伦斯(Peter Behrens,1868-1940)德国现代主义设计的重要奠基人之一,著名建筑师,工业产品设计的先驱,“德国工业同盟”的首席建筑师。彼德·贝伦斯是德国工业同盟最著名的设计师,被誉为“第一位现代艺术设计师”。他出生于汉堡,曾在艺术学院学习绘画,1891年后在慕尼黑从事书籍插图和木版画创作,后改学建筑。l893年成为慕尼黑“青春风格”组织的成员,期间他接受了当时的激进艺术的影响。1897年赴慕尼黑,1898年开始设计工业产品。1900年黑森大公召他到达姆施塔特艺术新村,在那里他由艺术转向了建筑。1903年他被任命为迪塞尔多夫艺术学校的校长,在学校推行设计教育改革。

彼得贝伦斯(PeterBehrens,1868-1940)德国著名建筑师,工业产品设计的先驱,“德国制造联盟”的首席建筑师。他是一代人的宗师,现代主义建筑大师格罗皮乌斯、密斯·范·德·罗和勒·柯布西耶早年都曾在他的设计室工作过,他对德国现代建筑的发展具有深刻的影响。贝伦斯早年在汉堡的艺术学校学习,1897年赴慕尼黑,1900年黑森大公召他到达姆施塔特艺术新村,在那里他由艺术转向了建筑。1903年他被任命为迪塞尔多夫艺术学校的校长。1907年他被德国通用电气公司聘请担任建筑师和设计协调人,1909-1912年参与建造公司的厂房建筑群,其中他设计的透平机车间成为当时德国最有影响的建筑物,被誉为第一座真正的“现代建筑”。

1904年参加了德国工业同盟的组织工作,1907年德国工业同盟在穆特修斯的大力倡导与组织下宣告成立,工业同盟的目的首先是要在各界推广工业设计思想,规劝美术、产业、工艺、贸易各界人士,共同推进“工业产品的优质化”,工业同盟的口号就是“优质产品”。1907年他被德国通用电气公司AEG聘请担任建筑师和设计协调人,开始了他作为工业设计师的职业生涯。这是世界上第一家公司、第一次聘用一位艺术家来监督整个的工业设计,及让一位艺术家担任董事,并成为艺术设计史上第一个担任工业公司艺术领导职务的人。

他所制订的生产纲领和工业产品样品,一直到20世纪30年代仍起作用,他还制定了批量生产的技术复杂型产品的艺术设计方法,这些方法后来成为现代艺术设计的职业手段。贝伦斯在AEG各方面设计的成就,就是联盟所追求的目标的一个典型范例。1909-1912年参与建造公司的厂房建筑群,其中他设计的透平机车间成为当时德国最有影响的建筑物,被誉为第一座真正的“现代建筑”。他设计的AEG的透平机制造车间与机械车间,其造型简洁,摒弃了任何附加的装饰,是贝伦斯建筑新观念的体现,贝伦斯把自己的新思想灌注到设计实践当中去,大胆地抛弃流行的传统式样,采用新材料与新形式,使厂房建筑面貌一新。钢结构的骨架清晰可见,宽阔的玻璃嵌板代替了两侧的墙身,各部分的匀称比例减弱了其庞大体积产生的视觉效果,其简洁明快的外形是建筑史上的革命,具有现代建筑新结构的特点,强有力地表达了德意志设计联盟的理念。

贝伦斯电钟

贝伦斯还为AEG作了大量的平面设计,AEG的标识在几年时间内数易其稿一直沿用至今,并成为欧洲最著名的标识之一。作为工业设计师,贝伦斯设计了大量的工业产品,如弧光灯、电风扇、电水壶等,奠定了功能主义设计风格的基础。他把外貌的简洁和功能性作为工业产品的审美理想,从1908年设计的台扇和1910年设计的电钟上看不到任何的伪装与牵强。他通过改变容量、局部的几何形状、材料和装饰的途径,设计了电水壶系列,基础模式有圆底、椭圆底与六面体,后者被称为“中国灯笼”。贝伦斯把纯粹的几何图形与简洁而精致的装饰很好的结合起来,使这些产品具有自身的、而不是从手工艺那里借用的价值。如电壶,贝伦斯制定三种壶体、两种壶盖、两种手柄及两种底座,从中选择并加以组合,共有24种样式;电壶有水下加热电阻丝,锤击的效果及藤条覆盖的手柄显示其为手工制作。他是第一个改革产品设计使之适合工业化生产的设计师,他设计的电水壶充分考虑了机器批量和标准化生产的特点,水壶的提梁和壶盖都可以和别的造型的水壶配件互用。

贝伦斯电风扇

贝伦斯还是一位杰出的设计教育家,担任过迪塞尔多夫实用艺术学校校长、维也纳与柏林普鲁士两地美术学院的建筑系系主任。1910年间,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Gropius,1883-1969)、密斯·凡·德·罗(MiesvanderRohe,Ludwg,1886-1969)和勒·柯布西埃(LeCorbusier,1887-1965)等,都在柏林贝伦斯的办公室工作过,他们后来都成了20世纪伟大的现代建筑师和设计师。所以他更重要的意义是影响和教育了一批新人,这一批人成为现代含义的工业设计之父,是第一代成熟的工业设计师与现代建筑设计师。

贝伦斯

贝伦斯写了许多著作,在这些著作中他主张对造型规律进行数学分析。他拒绝复制历史风格,而在研究植物、花卉的造型和动物界、植物界线条的基础上坚持理性主义美学原则。他的风格接近几何图形,因而易于转向纯工业形式的创作。贝伦斯还指出,在关于艺术与技术的关系中,与艺术家所坚持的传统相比,技术更能够确定现代风格,同时通过批量生产符合审美要求的消费品可以逐渐改善人们的趣味。技术和文化的结合是文化的新源泉,与其说它服务于生活的审美改造,不如说它服务于全民的社会利益。因此贝伦斯在考察艺术形式时,力图表明视觉形式对于作为人类文化一部分的物质环境而形成的意义。贝伦斯后期作品有圣彼得堡的德国大使馆(1911-1912)、奥地利烟草公司(1930)等。1922-1927年任维也纳美术学院教授。

彼得贝伦斯作品欣赏

AEG logo, Peter Behrens, 1907

AEG electric lamp poster, Peter Behrens, 1907

贝伦斯1900

贝伦斯1900-1901年设计的自宅扶手椅

Peter_Behrens

1908年 贝伦斯为AEG设计的电水壶

Der Kuss, Peter Behrens, 1898

Deutsche Werkbund Ausstellung, Peter Behrens, 1914

Behrens-Schrift, Peter Behrens, 1902
彼得贝伦斯生平经历:

彼得·贝伦斯1907年为AEG(德国通用电器)设计了第一套完整的CI(企业识别系统),同年创建贝伦斯事务所,培养了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Gropius,1883-1969)、密斯·凡·德·罗(MiesvanderRohe,Ludwg,1886-1969)和勒·柯布西埃(LeCorbusier,1887-1965)三位最伟大的现代主义奠基人,同时他是全世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工业设计师。彼得·贝伦斯(PeterBehrens,1868-1940)出生于汉堡,曾在艺术学院学习绘画,1891年后在慕尼黑从事书籍插图和木版画创作,后改学建筑,l893年成为慕尼黑“青春风格”组织的成员,期间他接受了当时激进艺术的影响,是“青年风格”运动最重要的设计家。

1900年黑森大公召他到达姆施塔特艺术新村,在那里他由艺术转向了建筑,并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成为现代工业建筑师。尽管他参加了新艺术运动,他却是德国现代主义设计的重要奠基人之一,工业产品设计的先驱,被视为“德国现代设计之父”。彼德·贝伦斯一直关注“维也纳分离派”的设计探索,逐渐看清了设计艺术改革与发展的道路,认识到新时代的设计必须将工业生产技术和材料工艺紧密结合才能拥有活力。从20世纪初开始,贝伦斯开始探寻适合大工业机械生产方式的设计道路,在设计的多个领域都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是德国工业同盟最著名的设计师,被誉为“第一位现代艺术设计师”。

1900年,他出版了一本只有25页的小册子《庆祝艺术与生活——作为文化最高象征的演艺事业的审视》(CelebrationofLifeandArt:AConsiderationoftheTheaterastheHighestSymbolofaCulture),全部采用无装饰线字体印刷,以表明自己的设计立场。无装饰线字体是20世纪现代主义平面设计的关键因素,因此,贝伦斯也可以被视为现代平面设计的重要奠基人之一。1901年,贝伦斯和德国的克林斯波字体铸造公司合作,设计出“贝伦斯体”(Behrensschrift)的折衷字体系列。这种字体是介于“青年风格”与现代风格之间的一种过渡性字体,但已基本取消了装饰线的使用。

1903年,贝伦斯被任命为迪塞尔多夫美术与工艺学院的校长,在学校推行设计教育改革。他认为设计视觉训练的核心内容,应该是对于几何形态的比例的分析。他的这种强调基础课程,特别是平面分析的基础训练,通过他的两个学生兼助手沃尔特·格罗佩斯和米斯·凡德罗来完成,对于日后包豪斯设计学院的改革奠定了基础。1904年参加了德国工业同盟的组织工作,1907年德国工业同盟在穆特修斯的大力倡导与组织下宣告成立,工业同盟的目的首先是要在各界推广工业设计思想,规劝美术、产业、工艺、贸易各界人士,共同推进“工业产品的优质化”,工业同盟的口号就是“优质产品”。

贝伦斯是德国最早从事功能化工业产品设计的设计师。1907年,德国电器工业公司(AEG)的总裁艾米·拉斯邀请贝伦斯为公司设计公司的标志,担任建筑师和设计协调人,开始了他作为工业设计师的职业生涯。德国电器工业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厂商之一,是德国工业的核心动力,它出产的电灯、电风扇、电水壶都是供应世界市场的产品。贝伦斯研究了公司的历史、背景、产品后,明确了对工业化的强调是他设计的中心。通过多次反复的设计,他终于设计出非常简单、明确的标志。这个标志同时适用于公司职员的卡片、公司文具和文件上,也能够运用在工厂的机械、产品和公司的建筑上。他同时也设计了该公司大量的平面项目,包括广告、海报、产品目录等等,始终强调设计的统一性。他为这个公司形成了从产品到企业形象和推广的高度统一的企业形象,设计了统一的形式语言,是企业形象设计最早和比较完善的典型作品,开创了现代公司识别计划的先河,被称为制订“公司风格”的第一人。这是世界上第一家公司、第一次聘用一位艺术家来监督整个的工业设计,及让一位艺术家担任董事,并成为艺术设计史上第一个担任工业公司艺术领导职务的人。

贝伦斯同时也担任着该公司的艺术顾问,为其设计电灯、电风扇、电水壶等产品。他从功能主义的角度出发,设计中基本摈弃了繁琐的装饰,强调产品的外形结构和良好的功能,特别是1909年设计的系列电水壶最能体现他的设计精神。壶的设计以适应机械化批量生产和标准生产为出发点,很多零件都是标准零件,可以自由进行装配、组合,表面处理采用不同材料,如镀镍或铜以取得不同的外观效果,每一种都有0.75升、1.25升和1.75升三种规格可供选择,实现了功能和审美的统一,深受工业界好评。贝伦斯所制订的生产纲领和工业产品样品,一直到上世纪30年代仍起作用,他还制定了批量生产的技术复杂型产品的艺术设计方法,这些方法后来成为现代艺术设计的职业手段。贝伦斯在AEG各方面设计的成就,就是同盟所追求的目标的一个典型范例。

贝伦斯也是现代工厂建筑设计的先驱人物。促进现代建筑产生的需求因素之一是高层建筑,另一个因素则是现代工厂建筑。现代工厂对空间、照明、流通的要求都促进了现代建筑的发展。贝伦斯于1909年-1912年参与建造公司的厂房建筑群,其中他设计的透平机车间成为当时德国最有影响的建筑物,被誉为第一座真正的“现代建筑”。他设计的AEG的透平机制造车间与机械车间,其造型简洁,摒弃了任何附加的装饰,是贝伦斯建筑新观念的体现,贝伦斯把自己的新思想灌注到设计实践当中去,大胆地抛弃流行的传统式样,采用新材料与新形式,使厂房建筑面貌一新。钢结构的骨架清晰可见,宽阔的玻璃嵌板代替了两侧的墙身,各部分的匀称比例减弱了其庞大体积产生的视觉效果,其简洁明快的外形是建筑史上的革命,具有现代建筑新结构的特点,强有力地表达了德国工业同盟的理念。

贝伦斯也是平面设计史上的重要人物,他最早清楚地表达出20世纪新思想下新的视觉设计语言要素。他的平面设计具有很强烈的个人特征。他为AEG和其他企业设计产品目录、广告册页和海报,采用标准的方格网络方式,严谨地把图形、字体、文字说明、装饰图案工整地安排在方格网络之中,清晰易读,让人一目了然,同时在字体选择上选用自己的改良罗马体,因此具有减少主义的初期特征。这种设计特征极大地影响了当时设计的风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减少主义成为世界平面设计的基本风格之一。

贝伦斯于1907年开设了自己的设计事务所,一批现代主义设计大师先后来到贝伦斯门下学习工作,其中包括包豪斯设计的创始人沃尔特·格罗佩斯和米斯·凡德罗,现代建筑和城市规划的重要代表人物勒·柯布西耶,他们将贝伦斯的设计理念进一步发展,让现代主义设计思想逐渐走向成熟。

Behrens

彼得贝伦斯人物评价:

贝伦斯是一位杰出的设计教育家,担任过迪塞尔多夫实用艺术学校校长、维也纳与柏林普鲁士两地美术学院的建筑系系主任。1910年间,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Gropius,1883-1969)、密斯·凡·德·罗(MiesvanderRohe,Ludwg,1886-1969)和勒·柯布西埃(LeCorbusier,1887-1965)等,都在柏林贝伦斯的办公室工作过,他们后来都成了20世纪伟大的现代建筑师和设计师。所以他更重要的意义是影响和教育了一批新人,这一批人成为现代含义的工业设计之父,是第一代成熟的工业设计师与现代建筑设计师。

贝伦斯写了许多著作,在这些著作中他主张对造型规律进行数学分析。他拒绝复制历史风格,而在研究植物、花卉的造型和动物界、植物界线条的基础上坚持理性主义美学原则。他的风格接近几何图形,因而易于转向纯工业形式的创作。贝伦斯还指出,在关于艺术与技术的关系中,与艺术家所坚持的传统相比,技术更能够确定现代风格,同时通过批量生产符合审美要求的消费品可以逐渐改善人们的趣味。技术和文化的结合是文化的新源泉,与其说它服务于生活的审美改造,不如说它服务于全民的社会利益。因此贝伦斯在考察艺术形式时,力图表明视觉形式对于作为人类文化一部分的物质环境而形成的意义。

贝伦斯还为AEG作了大量的平面设计,AEG的标识在几年时间内数易其稿一直沿用至今,并成为欧洲最著名的标识之一。作为工业设计师,贝伦斯设计了大量的工业产品,如弧光灯、电风扇、电水壶等,奠定了功能主义设计风格的基础。他把外貌的简洁和功能性作为工业产品的审美理想,从1908年设计的台扇和1910年设计的电钟上看不到任何的伪装与牵强。他通过改变容量、局部的几何形状、材料和装饰的途径,设计了电水壶系列,基础模式有圆底、椭圆底与六面体,后者被称为“中国灯笼”。贝伦斯把纯粹的几何图形与简洁而精致的装饰很好的结合起来,使这些产品具有自身的、而不是从手工艺那里借用的价值。如电壶,贝伦斯制定三种壶体、两种壶盖、两种手柄及两种底座,从中选择并加以组合,共有24种样式;电壶有水下加热电阻丝,锤击的效果及藤条覆盖的手柄显示其为手工制作。他是第一个改革产品设计使之适合工业化生产的设计师,他设计的电水壶充分考虑了机器批量和标准化生产的特点,水壶的提梁和壶盖都可以和别的造型的水壶配件互用。

现代设计时代背景:

德国在世纪之交的“青年风格”运动,受英国工艺美术运动和欧洲其他国家新艺术运动的影响,这场运动一方面强调装饰,希望重新使用中世纪的歌特风格来抗拒维多利亚式的繁琐装饰风格,另一方面则反对机械风格。1902年左右,部分人开始从“青年风格”运动中分离出来,形成新的现代设计运动的中心,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是彼得·贝伦斯(Peter Behrens)。最早在1893年,Behrens是慕尼黑分离派的一名表现主义画家。

“德意志制造联盟并不是主张特殊的艺术语言,而仅仅是强调艺术家与工业之间关系的改革原则,这原则以质量与数量之间的互补为基础。在德意志制造联盟的成熟期中,最有魅力的人物就是Peter Behrens。”
——《History of world architecture》
Peter Behrens
主要思想发展过程及初步理解1901 Behrens&Fuchs Darmstadt园地,神秘的仪式,水晶象征物尼采的“形式意志”1902 Zarathustra 都林博览会德国馆,进步精神以光线方式方式表达,强劲的弯曲线条加上表现性弓状形体组合,悲哀地对新秩序的追求。

Behrens&Lauweriks

1905年奥尔登堡展馆,不作架势的反构筑的风格,几何学的神秘孕育出一个符号的世界为工业贵族的生活方式提供了精神食粮。Behrens&Walter Rathenau 对现代技术力量极具信心,认为这一力量可给社会带来自由;但都害怕这些促使人类进步的力量也能同样轻易地令人类陷入整体的异化之中。

加入AEG之时面临了工业权势地严重事实,不能不接受工业化作为德意志民族的必然命运,以此来取代他年轻时企图通过精心策划的神秘仪式来振兴德国的梦想。

后期俭朴节制,代表了德意志制造联盟的宗旨中俾斯麦的那一面,即模糊的秩序。理想以新神庙为范本塑造整个城市结构,反映自己有力量给城市注入秩序(AEG馆、透平机厂)。艺术与技术的再统一,作为一个整体由都市中基本的建筑类型传承下去。

在AEG期间

1901年,在富有宗教气息的Darmstadt园地的成立大会上,在两行艺术女神之间,一位身着黑衣的女子将水晶作为象征物带至台前。这个符号1901年,标志了一种新的精神,这种精神为选举的协会带来了新的统一与和平。“水晶符号”由此产生,即纯净的形式达到符号的象征性。“水晶符号”充满了神秘的暗示,也召唤着更高的几何秩序,它唤醒了渴望绝对秩序的理性原则。整个劳动都建立在象征着当时社会时代精神的组织化原则之上。

房间连接为一个有机的,非风格化的统一体;大气非正统的开窗方式制造一种扩展到空间内的超越实墙体限制的感觉三年之后鲁尔地区Wetter的一个住宅拐角处的起居室设计中,它发展的这种手法有了更进一步的变化形体综合运用的尝试,标志着对历史形式的突破;形式的组合直接受命于舒适、便捷和功能,从而成为一种新的更为理智的的家庭生活类型;同时,激励了其他建筑师随意地处理那种一直被人崇敬地墙体的坚固性。

具有典型英式外形的Obenauer住宅,它有平整的刷白的墙和几乎剔除了所有细部的整体效果,是具过渡性立面的代表,手法上比较犹豫。Hagen-Delstern,1905 Villa Cuno,1909依旧是平整刷白墙,过渡性立面,但手法更犹豫从1903年到1907年贝伦斯是杜塞尔多夫艺术学校校长。1905年奥登堡博览会展馆和位于Hagen的德尔斯特恩火葬场属于这段时期。这两个作品都基于“均衡的几何母体”。此外还包括一些住宅设计。这些简洁的粉刷立方体设计具有相当的重要性,因为他们加速了对所谓“适当”装饰的摆脱进程——这种虚假的真实泛滥在建筑上。没有一个同时代的人像Behrens那样感受到了这么强烈的肃清装饰行动的必要性,而且没有一个同时代的人比他更坚决地将其应用到自己的作品里。

此间Behrens受到了Carl FriedrichSchinkel (19世纪早期的古典主义者中手“ 1905年在奥尔登堡为德国西北部艺术展览会所建的展览馆中,在1906-1907年在靠近Hagen的德尔斯坦所建的火葬场中,以及在1908年的AEG馆中,贝伦斯抛弃了所有表现主义与年轻风格派的旧观念,在奥尔布里奇停止的地方继续前进。这些大厦明显参考了托斯卡纳地区罗曼风格,在它们水晶般的纯净中,Behrens再次以纯净的形式达到了符号的象征性(“水晶”符号),这并非风格的复兴。早期托斯卡纳地区文艺复兴的几何形式与佛罗伦萨有关,它作为自然世界和精神世界的结合处。在阿波罗似的工业化组织中的神迹中,这种综合性被恢复了。AEG馆甚至被看作新的宫廷教堂介绍给凯泽·威廉皇帝,第二帝国的这位新的统治者从工业扩张的威力中看到了帝国的复兴。在此,瑙曼与德意志制造联盟的观念第一次得到了具体的体现。”
——《History of world architecture》

Behrens在参加AEG时,已经修正了他在奥尔登堡采用的手法,保留了它的形式力量,但放弃了它的僵化的几何学。轮机厂沿街立面的轻钢框架在其终端由若干后倾的转角收头,其表面经过粉饰处理后使人明知其无能承受荷载。这种用重量体量的转角来夹持轻型的梁柱结构的反构筑公式,几乎成了贝伦斯为AEG设计的工厂的普遍特征。即使在框架结构并无功能需求的情况下,这种申克尔式转角的强调依然明显。体现面向大众的工业造型风格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他反对桑珀关于环境形式取决于技术及物资条件的理论观点。他摒弃桑珀赋予典型构筑元件的重要性。与此相反,却深受阿罗瓦·里格“形式意志”这种经营理论的影响,即主张通过少数天才人物起作用这样一种天命的“反构筑”原理的影响。对里格而言,这种力量势将反抗时代特定的技术倾向。与此一致,Behrens为AEG所作的产品设计都属于工业造型风格而非技术领域的。一个表面上模仿工艺美术的手工锻造风格的产品,事实上的主要灵感来自文艺复兴的建筑形式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费尔德提出反纲领,拒绝“出口”艺术,宣布了个别艺术家从事创作的基本主权。在他看来
(Behrens也是如此),只有里格提出的“形式意志”的自然过程才能逐步演进成一种文明的“规范”。

后期,Behrens的创作就接近于装饰艺术风格。战后环境:世界准备听取任何可以在房屋建造上节省时间和造价的方法建议,即使向“房屋工业化”这种仅仅拥有一个理论基础而已。

Behtens的“关于经济型建筑”假定了三种独立的节约方式:

通过设计的理性化,通过建造技术的现代化,以及通过最大限度地用个体家庭服务的社区来进行替代;

而更具体的实施则要通过:

一种底层建筑(Flachbau)和谐的结合体,以及高层建筑(Hochbau)——一种格罗皮乌斯从未停止鼓吹的结合体形式——它会使得都市的居民点成为利益自给的地方,而且会因此成为相对昂贵的一些场所。在广泛影响的标准化和机械化大生产影响下的建筑材料、结构组件和设备费用的下降,加之对机械装配在装配车间和建筑物最具广泛可能性的运用所带来的建造费用的下降。

战后思想变化:

Behrens放弃了自己僵硬的对古典主义以及对为工业权势的权威性提供象征的关注,重新开始寻求一种能表现德国人民真正精神的探索。他越过了浪漫主义的尼采风格,走向一种源于中世纪的,并与之关联的形式。但对里格“形式意志”的拯救力量却毫不动摇。1920年法兰克福高地的新基地,用砖石结构重新阐述中世纪民用建筑的语法。它提示了一种公众几何的戏剧性空间,导致了一种“文化象征”(Kutursymbol)。后期,Behrens的创作就接近于装饰艺术风格。

北安普顿的“新方式”住宅(1925-1926),它是为Basset Lowke先生所建,他特别要求其住宅应该表现出他的具有时代精神的理念,房子有着两层楼的限高,而且每个房间都要包含在四向围合的墙里,省略了通常的临时性外屋的收藏品的功能。

1927年,他的Terrassenhaus方案平面是一个锥体的结合体,在结构上具有整体性,其一二三层建筑被设置成紧靠四层的中心部位的单元;中间高度的两部分的每层屋顶为另一部分提供了高出一步的屋顶花园。地面层有一个常规的花园,而顶层享受到面积达144平米的屋顶花园。虽然最后没有实现,但这个革命性的设计对接下来的住宅发展产生了极端重要的影响。例如Stuttgart的Weissenhof公寓街区就是受其很大的影响。

Behrens显示出标准立方体的常用手法可以通过更大的尺度来表现,他自己一直在突出地支持这种手法地发展,而且可以用那种质朴地豪华感来让这种手法变得活跃而生动,它能引发一种永恒而优雅地现代性。有人将其描述为新建筑时期建造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大型的乡村住宅。

艺术不应该再被看作一种个人事务,不应再被看作一种个体艺术家的自我迷幻或奇想——如同他被其情人弄得神魂颠倒的情形一样,我们不想要一种这样的美学——其法则源自浪漫的白日梦,而是要一个真实的美学——其威信基于生活。不过我们也不想要一个孤芳自赏不思进取的技术,而是要一个能显示自身能随着我们时代的艺术贝伦斯的事业跨过了“青年风格”时期、工艺美术运动、直线构成现代主义及新古典主义四个阶段。涉足A.E.G的现代工业设计只是贝伦斯设计生涯中的一个小插曲,1907年他又转向了新古典主义。1910年间建筑、理论家的先驱勒·柯布西耶、密斯·凡·德·罗和格罗比乌斯等,都在柏林贝伦斯的办公室一起工作过,所以他更重要的意义是影响和教育了一批新人,这一批人成为现代含义的工业设计之父,是第一代成熟的工业设计师与现代建筑设计师。贝伦斯作为艺术的新生命,本身也就像是“水晶”一般从大地的深处散发出一抹新精神的光亮。他在建筑和设计方面的深远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

结语

艺术不应该再被看作一种个人事务,不应再被看作一种个体艺术家的自我迷幻或奇想——如同他被其情人弄得神魂颠倒的情形一样,我们不想要一种这样的美学——其法则源自浪漫的白日梦,而是要一个真实的美学——其威信基于生活。不过我们也不想要一个孤芳自赏不思进取的技术,而是要一个能显示自身能随着我们时代的艺术脉搏一致跳动的技术。
——Behrens

脉搏一致跳动的技术。

Peter Behrens

建筑名称:AEG高压工厂(A. E. G. High Tension Factory)
建筑设计师:Peter Behrens
位置:德国柏林
大楼类型:工厂
结构体系:玻璃与钢石工
气候:温和
城乡:市区
风格:早期现代


简介:AEG高压工厂位于哈顿街(Hutten Street)的一角,建筑表现出了工厂历程、文化、尊严。实现了“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的拉金(Larkin)建筑。

[请保留:后时代 http://houshidai.com/]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彼得贝伦斯 Peter Behrens”

  • ich22
    15 二月, 2012 9:44

    图片好多看不到啊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