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Naoto Fukasawa 深泽直人

“好的设计是客观的而不是主观的表现生活。好的设计是以第三方的立场看这个东西。创作只都会有想表现自己的创作意愿,都是从已经有的现实来寻找空间进行创作。”

深泽直人官方网站:http://www.naotofukasawa.com/

深泽直人品牌±0加减零正负零官方网站:http://www.plusminuszero.jp/

深泽直人生平简历

1956年出生于日本山梨县 。
1980年毕业于多摩艺术大学的产品设计系艺术与3D设计专业。
1988 年, 深泽直人在日本爱普生精工株式会社担任设计师。
1989 年, 他离开日本到了美国。
在旧金山,他加入了一个只有15个人的小办公室“ID two”,即“IDEO”前身, 现在已有450名员工,遍及帕洛阿尔托、波士顿、芝加哥、伦敦和慕尼黑。
八年以后深泽直人返回故乡。
1997 年, 他协助组建了“IDEO”在日本分部,八位设计师主要针对日本市场服务。他在其中工作到2002年12月。
2003 年1月他在东京建立了“深泽直人设计公司”,加入了日本“MUJI”公司的顾问委员会 。
2003 年12月他与“takara takara”有限公司和钻石出版有限公司合作,在家用电器和日用杂物设计领域里,创立了一个新产品品牌“±0”。
作为这个崭新领域中的领导者,现在,他逐步开展他的想法。“±0”设计与生产家用产品,从雨伞到电器。最初的范围大约包括20项:加湿器、液晶屏幕、随身听、手电筒、地毯、电咖啡壶、电话、多士炉……

深泽直人在东京多摩艺术大学产品设计系担任讲师,同时出任东京AAD工作室的主管, 并且在日本顾问委员会的质量设计和经济部门, 以及贸易与工业战略设计研究学会供职。深泽直人的设计在欧洲和美国赢得了40余个设计大奖,他曾为知名公司进行设计诸如苹果、爱普生、日立、 无印良品、NEC、耐克、 日本精工株式会社、夏普、 steelcase、 东芝…

深泽直人代表作品:issey miyake twelve手表、Plusminuszero (±0)品牌8英寸电视、KDDI neon手机、Plusminuszero (±0) 品牌音像套件、Plusminuszero (±0)品牌加湿器、MUJI CD player、MUJI rice cooker、Personal skies、KDDI info.bar、KDDI Ishikoro、LED watch等…

 

这意味着没有加也没有减;
这表示必要性和自给自足;
这是一种你从未看过,但有点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但是非常迷人的形状;
这是一个你知道你最初的时候所想要的时刻。
尽管我们身边泛滥着各样的物质,但是我们却很少遇到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形状,或者这样的时刻
这就是为什么 ±0 要重置一切回到 ±0 ;
去识别哪些是人们真正想要的。运用智慧,也就是用设计将理念逐一转化为现实产品。
为了让看到 ±0 的人会说 “这正是我一直想要的” 。

承袭著TWELVE的三眼设计-TWELVE 365系列,拥有著日期、星期与小秒盘显示的三眼功能盘。

其365意味著『1年之间』的意思,表盘上多指针的设计,随著指针的转动变化角度,使整个表盘彷佛就像是脸部表情一般的多变有魅力~

省略过多的装饰配置,将时间数字的表现以切割成12角形的玻璃镜面来表示,仅留下黑色的指针与指示标志;再加上简单的圆形表壳、展现美丽的金属质感,加工IP电镀的黑色光泽则是更能藉此欣赏其质感变化~

无表耳的特别设计再搭配上柔软舒适的黑色皮革表带…,整个表款设计将呈现最极简化、留下该有的时间显示功能~以符合ISSEY MIYAKE三宅一生的设计理念与主张。

深泽直人设计概念

TWELVE系列表款将时間分割为十二等分,设计师用十二角形,取代一般表款代表文字的部份,象徵12个小时,并加上粗细相同的时、分针,在简洁的表面蕴含丰富的设计,单纯的形象和ISSEY MIYAKE的品牌主张相符。


深泽直人(Naoto Fukasawa)为日本的生产传统和纸(washi)的 ONAO 设计,ONAO 在日本的市川大门(Ichikawadaimon),此地从日本平安时期(heian,794—1192)就开始生产和纸,近来他们将新技术融入传统的和纸生产中,让和纸有更多的用途。现在 ONAO 邀请深泽直人(Naoto Fukasawa)使用“Naoron”纸来做一些设计,Naoron 是 ONAO 的一种新型纸张,不容易被撕开,和纸通常用在手工制作上,但 Naoto Fukasawa 不拘于和纸的传统单一用途,扩大它的用途,将它们使用到日常用品中,让和纸的一些特性比如肌理、优雅的特性能够更好的表现在现代生活中。下面是此系列产品的部分图片:

±0Maracas/Salt & Pepper,盐胡椒粉瓶子。Maracas,砂槌,是一种典型的拉丁美洲节奏乐器,也叫做响葫芦,因为它由内装干籽的葫芦加上一个木制手柄组成。也许真能给你烹饪时带来点节奏。装原料只要卸下手柄就可以了。

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设计的获红点大奖的台灯,ITIS desk lamp。LED灯,可调节亮度,金属灯杆可以在九十度内升降。

深泽直人:消除人与物品的隔阂

  “我的理想就是不需要说明书去告诉人们怎么使用,它必须能让人们凭借直觉自然地去操作。”深泽直人能够让他设计的产品在直觉层面传达物体的意义,往往会被人在无意中接受和理解,这将会让人们体会到设计感的快乐和操作过程的惬意。
  

  在我采访过的设计师中,深泽直人显得太普通了。
  
  身材不高,衣着简单,时尚、鲜花、镁光灯、香槟酒似乎都与他无关。他喜欢静静地听、静静地想、静静地观察。即使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也慢慢地对我说,让我们来静静地谈谈设计吧。

  只有你了解了他平凡的外表、平凡的语气,你才能了解他设计的真正内核——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发现新的设计元素,而这种设计元素本身也那么平淡无奇。
  
  这种平淡无奇如果一直延续下去,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设计师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是深泽直人奇特的推断。他的理由是,我们所有想要获得和呈现的东西都已经存在于我们身处的世界和环境当中了,只是你还没有意识到而已。我们常常会有这样的经历,你走在大街上被某种东西的样子所倾倒,惊叹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而在你遇见它之前,你的期待和愿望是模糊的,你自己也没有方向。
  
  这个矛盾冲突的过程,这个希望替代失望和茫然的过程,正说明了,任何事情或每一个事件都可能包含某种我们都认识或分享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期待遇到的核心元素,这种核心与深层的设计有着极大的关系。

  一言以蔽之,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会不时地发现一些你想要找的东西。
  
  生活的发现者

  2003年9月,深泽直人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PLUS MINUS ZERO。这家公司的LOGO是±0。他解释说,这个标志说明我们期待的作品既不是正,也不是负。我们需要的是存在的必要。我们发现的美感和魅力就充溢在日常的生活当中,即使我们很少和它们相遇。PLUS MINUS ZERO的使命就是挖掘出生活中的这些细节呈现给人们。

  让我们用他的作品来进行说明。深泽直人曾经为无印良品设计过一款CD播放机,他将机型设计成排风扇的样子,将CD放进去,拉动垂下来的绳子,就可以播放CD了。这是一款将人的视觉感受和听觉、触觉融合到一起的经典之作。当你拉下绳子,听着音乐流淌,看着排风扇般的外形,就会感受到音乐扑面而来,如沐春风。用这样的方法建立商品与设计者与使用者的关系,是深泽直人的独特风格。 

  深泽直人用一个更简单的道理向我阐释他设计的思想根源:“在发短信的时候,很多人会选择沿着给盲人专用的道路走,他可以不用眼睛看而不走错。也就是说,这条黄色的、平时提供给盲人使用的路,又体现了它的新的价值。所以大家日常生活中的各种行为,比如走路、吃东西,这些行为都是一种去搜索价值的连续的行为。比如说走路,人走路并不是小时候学会的一种行为,而是你在走路的时候要看你的脚往哪儿踩,就是在寻找你的脚踩的一种价值。也是一种寻找价值的连续的行为。人与物、环境达到完美的和谐的时候,就是找到了一种意识的核心。”

  利用排风扇的外形来重塑音乐带给我们的感受也就是排风扇的另一种价值,而人与CD机之间就构成了一种更为和谐完美的联系。在深泽看来,与其说设计是产生新的东西,倒不如说是找一个实际上已经存在的东西。

  他曾经为无印良品设计过一个空气清新器,这个设计就像一般的车间的排气窗的外形一样。你在这里抽烟的话,烟就会被吸进去,然后有新鲜的空气出来。还有一部碎纸机,无印良品本来在做垃圾筒,这个时候做碎纸机,就在原来的垃圾桶的功能上再加上一个碎纸的功能。这是最大限度地利用原有的资源,减少成本。

  知觉心理学家J.J.吉宾森提出的“给予性”似乎和深泽直人的设计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处,所谓“给予性”,指的并不是行为的主体,而是对现象背后的环境进行综合性把握的思考方式。

  从爱普生到“±0”

  高中时代的深泽直人第一次听到了“设计”这个词,虽然不知道设计到底代表着什么,他还是被眼前的作品深深吸引,最终选择了这个特殊的领域。1980年从多摩艺术大学的产品设计系艺术与3D设计专业毕业后,他加入了日本制表业的爱普生精工株式会社担任设计师。那是电子表高度发展、爱普生投入新的微观技术产品的时代,深泽直人感到很幸运,当其他人还按着传统方式设计的时候,他是唯一开始感兴趣尝试一些新东西的人。

  在爱普生工作了8年之后,像很多年轻人一样,深泽直人也期待着更广阔的领域、更新鲜的设计思想。终于机会来了,他加入了设计顾问公司IDEO在美国的办公室。在美国,生活更加随性,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设计的方向。而对于深泽来说更重要的是,一家专业的设计公司视野更加多元,他们要和工程师、建筑师甚至医生一起合作,了解客户的需求,同时更加认清自己的位置。

  在美国的工作经历,也让深泽直人能跳出来重新评估日本的设计。他说:“在日本,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比物体本身更重要,物体是一种和谐的一部分,我开始停止仅是有趣的外形构想而开始考虑物体之间的关系。”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今天看到的深泽直人的设计内涵已经成熟。“在没有放雨伞的地方,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把雨伞往墙上一靠,而雨伞的另一头就放在瓷砖与瓷砖之间的缝隙中。这种情况下,比如你造一座新房子的时候,你要设计放雨伞的东西,你不需要把这个地方设计成平常的专门放雨伞的一个空间。你只要在地上开一条缝,当你家来客人的时候,他就会把雨伞往那儿一放。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实际上你设计者的目的就达到了,达到放雨伞的功能。设计者在设计放雨伞的地方的时候,可能会想到我要设计一个东西放雨伞,但是他首先想到人和环境之间的关系。”

  在美国的8年,深泽直人一直努力实践这种设计维度,8年后,他回到日本将这种思想也带到了日本设计界。2003年他在东京建立了“深泽直人设计公司”,加入了日本“无印良品”公司的顾问委员会。2003年2月他与“TAKARA TAKARA”有限公司和钻石出版有限公司合作,创立了一个新产品品牌“±0”。在家电和日杂产品领域,从电话到加湿器,逐步施展他的设计构想。  

  iPod的本源

  深泽直人和很多日本设计师一样,他们是耀眼的明星,但他们的作品却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是无印良品里面出售的咖啡壶,还是你使用的红茶包都可能是他精心设计出来的。

  深泽直人的设计作品之所以能那么卓尔不群,之所以能在平凡中显得激越,和他追求简约不奢华的外形不可分割。简洁,消除了人和物品操作界面的隔阂,让人们在接触新设计产品的时候已经有了一种自然的亲切感。深泽直人说,他的理想就是不需要说明书去告诉人们怎么使用。“without thought”就像是人要喝水的时候拿起杯子那么自然,不会去考虑如何使用这个杯子。在直觉层面传达物体的意义,会被人无意中接受,这种信息将会带给人们体会设计感的快乐和享受操作一件新产品的惬意过程。这种简洁设计和他背后的内涵影响深远,他甚至影响到了美国明星公司——苹果。你看,深泽直人设计的榨汁机纯白、简单、线条清晰,和iPod如出一辙。

  而Ziba设计的资深工业设计师玛瑞尔 . 米德莱顿(Meral.iddleton)将深泽直人的启发融入到英特尔电脑设计中,形成了传统日本拉格门(shoji)的显示屏。而苹果公司1993年投放的PowerBook Duo230 ,设计师也认为深泽直人的设计启发了苹果的设计团队。

  怪不得有人说,深泽直人设计的是思想而不是形式。

    对于”without thought” ,Naoto Fukasawa用简单的例子来解释“当我们在地面上走动的时候,我们会感知并选择每一步脚下的地面,感知和选择更多依赖于我们的潜意识,但是在潜意识状态下并不意味着没有思考,而是也许我们的大脑并没有意识到一些东西,而我们的部分身体比如手和脚已经辨识出环境并作出了反应。”

    Naoto Fukasawa在他2005的书中(Dezain no rinkaku)中说到设计师应该在物体中剔除自我。“这并不是说一定要让自己佚名,当设计一件东西的时候,你需要考虑并决定什么要素是最重要的,对你设计的最终结果来说。设计会体现你一开始决定的那些要素,当一个设计师为了表达自我而增加一些东西就会让自我控制了他,没有理由去增加一条多余的线条,除了表明这是一个签名版。”“当一个人一而再三的使用同一个东西的时候,触觉记忆会让他的手,手指或我们身体的其他部分成为识别的手段。”

   “sleek simplicity”,“user-friendliness”-光洁和用户良好,让东方人来描述也许“意境”更适合粗略概括Naoto Fukasawa的设计印象,通感,偏重于直觉的品味(动词)。在这片文章的图片站中有将Motorola的PEBL和Naoto Fukasawa 2002年设计的ishicoro联系起来,刚好在前面文章【Creative ZEN Stone Plus】的评论中中也提到了ishicoro,Naoto Fukasawa在对ishicoro的介绍中说到:人们处处拿着手机,不停的打开关上,它们的形式在引诱着行为,当形式和行为相连的时候就会产生超出意识的直觉,人们对一块漂亮的小石头也同样有这种行为,当他设计这个手机的时候就到河边去寻找石头并体验,而不是用线条来模拟石头的轮廓,发现不规则的石头表面引诱了人们的直觉行为。关于信号的直觉联系,则是内置于手机石头轮廓下的发光正规四边形,无论是它在口袋中震动还是在笔记本上散发出光芒,它和环境和人的行为相溶,石头诱惑人们去触摸它,而手机是我们寻找的交流工具,两者相联也许是不可逃避的。

  Q+A

  记者:你最近参加了在深圳华侨城举办的“设计之上”展,并且提出了意识的核心的看法,能解释一下吗?

     深泽直人:如果我们以视觉语言的方式来演绎这种观念的话,核心可以被认为是我们所说的、我们都分享的图形。如果我们以我们的行为来演绎它,核心可以是某种每个人在同一样行为中所采取的路径或次序。这种在我们意识中的核心/中心元素形成了设计本身的中心,也形成了我们在传递中对某事达到共同理解的核心。  

  以前大家设计都会绞尽脑汁去想怎么样把形状设计好,但是我在做作品的时候就不去设计没有意思的外形,而是考虑物品与环境的关系,这是我意识的核心。

  记者:能概括一下你认为什么是好的设计吗?

  深泽直人:我设计的东西,好像觉得很眼熟,但是实际上真的又没有在哪里看到过。所以,好的设计是客观地而不是主观地表现生活。好的设计是以第三方的立场看这个东西。创作者都会有表现自己的创作意愿,都是从已经有的现实来寻找空间进行创作。

  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在他的作品集上写了一句话:“虽然知道,但是自己总是没有注意到。”没有设计大家也是可以生活下去,但是有了设计可以使大家生活得更好。

  记者:你总是在强调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为复杂,从设计的角度来看,你如何定义这样的关系呢?
  
  深泽直人:人们往往在生活中有一种领域的意识,比如有三个男人在打电话,如果有一个人在这里打电话,第二个人靠近的话,第一个人就会觉得很奇怪。那么,第三个人和第二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是根据第一个人和第二个人之间的距离决定的。类似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的关系,就像橡皮筋一样是可以伸缩的。人与人之间最短的距离就是这种在挤车的时候的距离,也就是零距离。大家在这个时候会与电车保持同样的节拍。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摆动的角度大于电车摇晃的角度的话,可能就有问题了。所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一种秩序。人这个时候的行动和这个环境如果协调的话,秩序就好,如果你的身体的动作大于这个环境本身的摆动的话,那么秩序就很乱了。

  有一个词语“必然”。也就是说设计要设计已经存在的一种感觉,要体现出恰到好处。有一些设计者会设计一些体现自己个性的作品。但是另外的设计者就会根据周围的环境设计出和这个环境匹配的东西出来。我们作为设计者,我们的工作就是“画一条线”,比如说物体和环境之间、空气和物体之间的界限,人与物体中间的一条线,还有物体和物体之间的线,画的这条线体现了人的生活态度。
  
  记者:能举个例子告诉我你创作的灵感来源吗?
  
  深泽直人:对我们日常生活中一些非常熟悉的但已消失或失去它们表面及物质形态作用的事物的分析,这基本上就是我灵感的来源。
  
  比如我为科隆设计的理想屋。我将生活中周遭的事物、家中的物品皆与墙壁相结合,就像衣服是直接地穿在身上,电话和音乐设备随身携带着,家用设备如灯具、加热器、空调和电视机现在通常都是同墙壁结合在一起。因此,墙壁正在逐渐地超越其原有的空间结构建立与定义的功能。这样,我们周围的空间将会变得更加宽阔。 

  记者:这和日本人多地少也不无关系吧?那么外国人会认可这样的设计吗? 

  深泽直人:这是一个普遍问题。虽然世间万物的发展非常迅速,但房屋的改变是在以缓慢的速度进行着。与其说他的科隆理想屋是对未来生活形态的一种感觉上的理想表现,还不如说这个理想屋是为了改变而有意地去唤醒人们对空间环境的感觉。就像原研哉曾经说的那样,空间、留白本身也是一种美。

另深泽直人访谈:

您有什么书在您的床头柜?
日本传统哲学书。

您读设计杂志吗?
很少。

您何处得知新闻? 报纸么?
在我的周围,在空气中。我不读报纸,我不使用互联网亦不看电视,新闻是无处不在的

您注平时注意妇女穿戴么?
偶然会,但我真正关注细节。

您着装时会避免什么样的穿着?
一条领带。

您儿时有曾想过成为艺术家么?
我想成为画家。

您朋友眼中的您是什么样子的?
我对购物不感兴趣,也没有许多财产,家里主要非常干净, 非常简单的东西。
设计即是要去发现,它意味要通晓生物界,了解大环境中的简单事物。
我不喜欢以我的名字或我的特征作卖点的产品, 不,不是指匿名, 自然就好。

有无您极为欣赏设计师,或者建筑师?
achille castiglioni。

对年轻设计师的忠告?
喜欢设计。这应该是乐趣,不是工作,这是一种生活方式。

您曾使用“不假思索”作为您的工作室的名字,您可否告诉我们更多关于“不假思索” 的事吗?
设计一件东西往往和我们无意识的行为和我们周围的环境有关。
思考需要时间,感觉则可能在片刻内完成。
某物给你的第一感觉很重要,而当你使用了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发现你最初失掉的感觉才是设计的精髓所在。
这就是“不假思索”背后的含义。

您担忧未来么?
那些只想着挣钱的人们, 或是只想着设计的人们,造就了一个危险世界。
我们需要将二者联合起来,虽然很难,但的确需要一些人来考虑双方面的问题,以取得正确的结果,创造未来更好的生活。

环球企业家对话深泽直人:

  当您最初成为设计师的时候,对设计的理解是什么?

  我想设计是关于如何让工业产品比现有的更漂亮。

  什么设计观点或者理念对您影响最深?

  设计不是装饰或者自我解说,它更多是简单融合功能而使其外观更好,就像博朗。

  有些评论说您花了20年时间研究设计的形式,现在转为研究设计理念,如果您认同这个观点,是什么让您产生了这种转变?

  我过去一直认为总有最美的外形适合于所有的情景或者条件。然而,我意识到每个设计想法都会有相应的美丽外观。因此,我开始用这种途径做更全球化的思考。

  您旅居国外8年对您设计上的收获是什么?

  通过简化复杂的过程接近正确答案,往往正确的道路总是因为过多的人和无数的指挥而偏离走样了。

  您的设计如何去满足年轻一代的消费需求?

  请不要想生活会因为产品变得更美好,购买真正适合自己的产品才是更为重要的,我本人不是个购物欲很强的人。

  您认为“简单”和“已见”是不是您作品受欢迎的主要因素?

  是的,它是使人们有过似曾相识感但并没真正见过的东西。

  您著名的设计产品“加湿器”最初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想法来源于水,还有水汽从中央蒸腾而起的景象。

  最近您组织了以巧克力为主题的设计展览,以后您还将以日本的“落语”和“狂言”来探讨设计的更多可能性,所以您认为传统文化对设计的作用何在?

  我想传统文化在它们建立之初是依靠创造力而产生的,就如同今天设计的状况。

  有文章认为您的设计理念和风格启发了苹果、英特尔等众多当今的设计师,对此您怎么看?

  在苹果和我的设计中,它的外形并不是某人的创造但又不可避免的形成这样的结果,这不是谁影响谁而更是一种自然的结果。

  您如何看待亚洲设计的现状和未来?

  亚洲现在是参与生产制造中的一个角色,相应设计创新看起来将急剧增长。我想亚洲非常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在设计方面成为领导。

1 2
标签: [ , ,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