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时代微博公众号

“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 Hiroshi Fujiwara

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藤原ヒロシ,1964年2月7日-),日本时装设计师、音乐制作人。

藤原浩

藤原浩(HiroshiFujiwara),日本人,时装设计师,音乐监制。被大众誉为里原宿教父。其龙头品牌GoodEnough(GE)向来以玩限量见称。经常被潮流杂志强力推介,以致在日本炒卖价极高。

GoodEnough在1990年成立,最初以极少量生产,却大受年青人欢迎。藤原浩经常以都一身GoodEnough打扮示人,他的一言一行都被受关注,真是穿什么,hit什么,其影响力之大,可想而知。

约在1991年左右,藤原浩在原宿“AStoreRobot”一店内被介绍认识了与他相貌酷似的Nigo。当时藤原正热爱DJ活动,在寻找帮手,Nigo亦正好此道。他们互相切磋学习,也就因此建立了友谊。除了Nigo外,藤原浩也与其他里原宿人仕交情甚深,例如Undercover的高桥盾。早年,他们曾合作推出过时装品牌“AFFA”AnarchyForeverForeverAnarchy,可惜已经停产。

除了GE,HeadPorter也是由藤原浩监制。HeadPorter以做袋为主。其实Porter袋早在1935年由吉田吉藏先生在东京神田町设立吉田皮革制造厂Yoshida&Co.Ltd。1962年再成立Porter袋系列,以Tanker系列最为人熟知,到近年HeadPorter由藤原浩发扬光大。实在HeadPorter只是于用料及款式上与Porter十分相似,但根本是两个牌子。HeadPorter经常参照Porter用料及款式再委托Yoshida&Co.Ltd.联手合作生产。

2000年9月14日HeadPorter进驻美国联同Stussy在NewYork开设首间海外分店。

GE的专门店“ReadyMade”于2000年年尾关闭,只剩下HeadPorterPlus继续经营,而GE则转移阵地到了代官山“Silas&Maria”发售。2001年,藤原浩继GoodEnough,Finesse和MoreAboutLess后,再重玩早年的另一品牌ElectricCottage.ElectricCottage其实是他早年私人办公室的名字,在内有很多设计师。ElectricCottage生产的数量极少与及不定期出售,也可以找到。

在音乐方面,藤原浩与Mo’wax曾合作过,也因此成为Mo’waxfamilytree旗下的一位成员。也是早年唱片LabelMajorForce创办人之一。2001年7月,藤原推出了与K.U.D.O.一起监制的大碟《Undercover+Flower》。除了个人大碟外,藤原浩也有为电影做配乐。

藤原浩不时现身于大小杂志,做专访,当Model,或撰稿,在Men’sNonno便有每期必看的《alittleknowledge》。

藤原浩潮流网站:http://www.honeyee.com/

藤原浩fragment design:http://www.fragment.jp/

藤原浩“大事件列表”:

1990 Goodenough 独立创建

1994 A.F.F.A. 与高桥盾(Jun Takahashi)共同创建 [ 最初AFFA为全手工制作 ]

1995 A.F.F.A. 活动终止

1995 Electric Cottage 独立创建

1997 A.F.F.A. 复活后同年再次终止

1997 Electric Cottage & Goodenough 专门店 Ready Made开设

1998 HEAD PORTER 独立创建

1999 FINESSE 独立创建 [ Goodenough Tag 同时使用 ]

2000 FINESSE 活动终止 同年 more about less 独立创建 [ 接替 FINESSE ]

2000 Goodenough Ready Made独立专门店关铺

2001 hTm Hiroshi FUjiwara+Tinker Hatfield+Mark

2001 HEAD PORTER PLUS 独立创建 同年资助 中村世纪开设 Visvim(传闻)

2002 hTm Air Woven Boot 首次在HEAD PORTER PLUS店内发售

2003 Electric Cottage 活动终止 同年 Fragment 独立创建 [ 接替 Electric Cottage ]

2003 Unrivaled ELT独立创建

2004 Levi’s Fenom 分支诞生 [ Fragment Design小组负责设计 ] 同年 Burton iDiom 分支诞生 [ 仓石一树(Kazuki Kuraishi)负责设计 ]

2004 Resonate 以 Goodenough副线形式创建

2005 A.F.F.A. 再次生产一季

2006 ResonateGoodenough 合并创建 原本为2线的 Resonate 与 Goodenough 合并

2006 Base Control 与泷泽伸介(Shinsuke Takizawa)共同创建

2008 Uniform Experiment 清永浩文(Hirofumi Kiyonaga)与 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共同创立

2010 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宣布Fenom即将停产

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这位潮流界的神级人物1989年创立了自己的品牌Good Enough(BAPE主脑NIGO也曾担任他的助理,也是因为样子长的像藤原浩而得名藤原二号NIGO)。

在访谈中,藤原浩介绍了自己早年在伦敦留学及从事DJ工作的经历。留学回国后,藤原浩为HECTIC度身打造了名为“Old School”的混音专辑,这是他归国后最早的一批音乐作品之一。他不仅把Scratch技术带入日本DJ界,据说连Japanese Hip Hop也是他从80年代将Hip Hop带到日本音乐界才开始发展的。

作为一名热爱Punk-Rock的DJ,藤原浩在80年代经常在纽约与伦敦之间穿梭。在那十年当中,日本潮流的目光都放在了很多国际hi-end设计师上,如 Rei Kawakubo, Issey Miyake以及Yohji Yamamoto。游离于众人的目光之外,藤原浩发现了嘻哈与滑板文化之间的世界。音乐,时尚,艺术,这三者构筑成的一个完整体系。受到了纽约嘻哈文化的影响,藤原浩开始筹划并推出自己的唱片,而且还与美国著名滑板品牌Stussy合作。1989年,藤原浩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Goodenough”,并带来了高水准的街头潮流设计,其设计灵感来自青少年的反叛和对青春的自我表达。1993年,在他的帮助下,两位年轻的设计师Jun Takahashi以及Nigo开展了自己的事业,前者建立了潮流品牌Undercover,而后者的A BATHING APE更是成为潮人们的焦点。

就是因为藤原浩,改变了日本消费市场的格局。如今,他的影响力已经扩大到众多领域,很多street-fashion的设计师都会受到他的影响。他建立的 Fragment design更是与多个品牌展开合作,其中不乏Nike,Levis等多个国际著名品牌。而他的网站,Honeyee.com,也成为众多潮人时刻关注的街头时尚网站之一。

藤原浩的一生:

Fraser Cooke(Nike全球市场行销高层)与现年46岁的藤原浩进行一次深入的茶话采访。

(以下采访中,F代表Fraser Cooke,H代表藤原浩)

F: 让我们用几分钟回顾一下你的历史,你为Hip-hop以及DJ文化的推广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因此很多人都称你为潮流教父。

H: 当我18岁的时候,我从家乡伊势来到了东京。大家都知道我的灵感一直都来源于时尚和音乐。大概是83年左右。我去了一趟伦敦,并在那里逗留了两个月,期间,朋克教父Malcolm McLaren推出了他的个人专辑Duck Rock,而我也去了他家与他彻夜详谈了一番,当时他的女朋友也在场。他告诉我:“伦敦现在很无聊,你应该去纽约的。”于是,他打电话给他在纽约的一个助手为我打点一切,就是这样,我踏上了去纽约的飞机。在纽约,我开始对DJ文化感兴趣,我的意思是哪里有很多与日本DJ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我把很多资料以及技术都整理好并带回了东京。

F: 你发现东京的人都是这样与世隔绝么?

H: 也不完全都这样,但当时真的没多少人知道。现在的人对感兴趣的东西都很关注,特别是Fashion方面的,但当时你是很难看到一个街头打扮的孩子在东京街头出现。现场DJ开始慢慢出现,因为在此之前是没有DJ会带自己的records出门,因为CLUB经常更换DJ,所以那些器材都是由CLUB提供的。

F: 那么在此之前,当DJ只是一份像调酒师一样的工作?

H: 没错,没有人会带着他们自己的records,也许我是第一个捧着records到CLUB的人。

F: Malcolm McLaren告诉你伦敦很无聊,但你真的觉得伦敦有那么枯燥么?

H: 没有,那里很有趣。不过生活节奏很慢,所有店铺在星期六日都不工作,商店在下午6点准时关门,如果你错过了,哪怕是几分钟,他们都不会让你进来。即使你有急事,他们都会说:“不,不,明天再来。”

F: 那真的不太方便。

H: 当时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在东京,所有店铺都不会因为周末而停止营业的。

F: 听说你在伦敦的期间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

H: 是的,那时我18岁,第一次来到伦敦,通过一个叫Hitomi的日本朋友介绍从而认识了导演John Maybury,Stephen Jones,设计师David Holah和Boy George。他们都非常年轻。

F: 虽然这群人当时还没有那么出名,但已经常常在《The Face》和《i-D》这些杂志上出现。

H: 他们真的很有创造力并且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后来,还有一件对我有影响的事就是与Stussy合作,当时我很热爱滑板运动,Bones Brigade(80年代由Tony Hawk, Tommy Guerrero等人组建的著名滑板队伍)也是在这个时候闻名。

F: 你对滑板很热爱?

H: 是的,当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当85年我返回伦敦的时候,我访问了Wild Bunch guys,Nellee Hooper以及Milo Johnson(DJs和制片人)。当他们给我看了Bones Brigade的视频以后我感到十分惊讶,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ollie(一个滑板动作),这对我来说这就好像魔术一样。但当时滑板还没受到hip-hop的影响,直到一两年后,hip-hop文化开始渗入各个领域,同时Shawn Stussy的品牌也在美国建立,所以我以前经常会买Stussy的产品。

F: 我从Shawn和Paul Mittleman(Stussy的主理人)那里知道,Pat Field是他们在纽约的项目之一,我想她就是从卖仿Chanel的帽子中得到灵感,继续创造出Stussy的“SS”标志。

H: 我通过一个玩冲浪的朋友在日本认识到Shawn,我们闲逛了一个晚上,然后他说“好的,Hiroshi,我会给你一个礼物。”当时我不知道他的意思,但是,大约两个星期后,我收到了一个装满Stussy衣服的巨大箱子。那时真的很开心而且很惊讶,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就经常穿Stussy的东西。直到现在我都很喜欢与Stussy合作,它们有着与众不同的风格与文化。

F: 我可以公平的说,以前与Stussy合作的产品街头风格都会比较浓厚,这也是我的风格。但Stussy会设法把很多元素组合到一起,时尚,艺术,音乐这些都有机结合起来,就像你在日本的牌子“Goodenough”的风格一样。

H: Goodenough也是受到Stussy以及Anarchic Adjustment的启发。Shawn是冲浪出身的,而我想我应该是BMX出身的,但其实我是混Fashion这方面的,也许我了解音乐和Fashion,同时我又是一个DJ,所以能将他们很好的混合在一起。

F: Goodenough的成功得益于在日本杂志的出现率的提高,这是怎么做到的?

H: 在那些日子,人们都很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资讯,但不知为什么我会有很多获取资讯的渠道,大概是我在伦敦,纽约,洛杉矶等多个地方都有朋友吧。有时候我也会为杂志写文章,然后人们会开始说“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话,就去问藤原浩吧。”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Goodenough也连带开始发展起来。那时候,Nigo担任我的deejaying和styling,因为他有对衣服的配搭有着很深的认识。同样在我身边还有Jun Takahashi(高桥盾),和当时还是学生的Shinsuke Takizawa(泷泽伸介)。我让Shinsuke担任File Records的工作,并主理Major Force这个品牌。

F: 这一切听起来都非常自然,你在之前有做过计划或者制订什么策略么?

H: 我从来不做计划的。

F: 现在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了,如今你的Fragment design只由两三个人组成,这十分有趣,很多都知道你在一个小团队中工作,但事实不是这样的。

H: 是啊,当还在Goodenough工作的时候就雇佣了几个人在我办公室工作,但在90年代末,我认识到这不是我需要做的,我不想聘请很多人做一个大公司。我觉得我需要的是一个独立的品牌或者solo operator,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只雇佣一个或者两个助理,改变成一个设计工作室,虽然没有大公司的发展潜力那么大,但这种方式更适合我。

F: 我很支持你这种工作方式,在你不干deejaying的几年之前,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事实上,我觉得你在你18岁那年看到比你年纪更大的deejaying的时候就会说“This guy isn”t the real deal”,是不是这样?

H: 是啊,最大的原因是,当我开始DJ生涯的时候,我不喜欢像日本的其他DJ一些过着受薪雇员的生活,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在播什么歌,只是知道这些歌很流行,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当你做DJ的时候,你甚至不知道谁是制片人和这些音乐的类型,更遑论知道这些曲目的名称。当然我也会有这种情况,当我不知道这些歌曲的时候我会去唱片店,并通过与那里的员工交谈去了解,我不清楚什么歌才是好的,那我就会选他们建议的歌曲,将它们拿到CLUB里放。我觉得我有足够好的DJ技术,我可以混合很多歌曲。但我意识到,这就跟我讨厌的DJ一样,没有足够的知识,所以我决定对自己诚实,并离开DJ这个职业。

F: 你觉得你的朋友或者同行里面谁比较成功或者谁的影响力大一点?举个例子,高桥盾或者Nigo,他们两个在日本以外谁取得的成就比较大?

H: 我认为他们的成功都是惊人的,我不喜欢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不希望用一种分类的方法来表达我自己,更加不希望人们知道我是谁。

F: 是啊,他们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H: 当Jonio和Nigo在原宿创立Nowhere的时候,日本的泡沫经济刚刚结束,所以物价都很低。因此当时被我们称作Ura-Hara的地方是什么都没有的。我记得我帮Jonio设计产品,如手工印制的T-Shirts之类的东西。等到发售的第一天,有20排队。第二天,增加到40人,就这样Nowhere成立了。

F: 你与 Takashi Murakami(村上隆)这几年举行的Hi & Lo展览有时候会提到我,你不觉得日本人在“get”这个艺术上与西方人有些相同的地方么?该展览的目的不是尝试去展示日本人的一些特别之处么?

H: 恩,我跟Murakami也一直在很多领域上有合作,那是我的荣幸。当他的节目邀请我当嘉宾的时候我们也经常讨论与艺术有关的东西,尽管他不知道我对这个话题有兴趣。后来他很惊讶的发现原来我有一些Warhol和Richter和Basquiat的作品,所以我觉得他邀请我上节目很大程度上是想看看我而已。

F: 很好,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藏品么?

H: 都是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我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收藏家,只能算是一个热爱收藏的人。我想我心目中的艺术专家大概都在美国和欧洲,因为那里的人对于艺术的态度是独立的,不像在日本,它混合了时尚和其他的东西。而我对艺术的理解,更多是享受。

F: 在过去20年或者30年纽约,伦敦和东京都给你提供了灵感,你怎么看待这些充满活力的城市?你觉得这是一幅什么景象呢?

H: 这些地方已经变得很无聊了。我的意思是,30年前,伦敦真的与其他城市不同,有swinging London然后还有Punk,促使我一直想去那里。但在此之后,hip-hop又把我的目光吸引了。如果你已经去过纽约,那现在就不必再去了。举一个例子,如果我在纽约看到一本很好的摄影书,但我不希望带着它回日本,我可以直接从Amazon那里购买。那里已经不是寻宝的地方了,以前我还会到哪里找Air Jordans,MAX 95并把他们带回日本。

F: 是的,现在几乎每个人都能在网上找到他需要的内容。

H: 这个方法确实很方便,但也很沉闷。

F: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文化发展那么缓慢的原因。

H: 我认为所有的复兴都已经结束,过去朋克每隔10年就会复兴。当人们忘记朋克一段时间,然后杂志就会推出一个朋克10周年纪念版。但现在你可以通过互联网找到任何时期的音乐与资料,所以一切都并没有消失,只是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中静静地等待着挖掘它的人。

F: 这很有趣,我以前读过一篇挺有趣的文章,是Malcolm McLaren在去年的Financial Times所写的。他对他所说的“karaoke culture”进行了分析,我想他指的是 American Idol或者Britain”s Got Talent这些节目。其中参赛者都是想通过一举成名这种方式来出名,甚至有些作品是通过模仿或者抄袭得来的,你对这种文化有什么看法?你是否觉得这些节目更像是一个关于karaoke的dress-up party?

H: 是的,是有一点像。我的意思是,当Malcolm从Situationists以及rockabilly那里受到启发以后会对这些事情看得比较淡,当那些人抄袭别人的时候通常都是没有一种属于自己的想法。

F: Well,他也不是把所有东西都否定了,的确那里偶然也会出现真正的人才。但是他在karaoke culture提出的一些意见现在也同样出现在pop culture中。

H: 我猜他以前用karaoke culture这个词仅仅只是因为他个人喜欢。(笑)但怎么说也好,就算是复制或者拼凑出来的东西都会有它的价值,例如你看上了一件polo shirts,但这件衣服的款式已经在很多个品牌的产品中出现过,即使这样你还是想让这件衣服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我的意思是,我抄袭过很多东西,但我同样对原始的素材表示尊重。但是,一些大公司只是想到如何去赚钱,没有加入属于自己创造性的东西,有时我会觉得他们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会。

F: 与其说是抄袭,倒不如说是从中添加某种新的元素。

H: 这本来就很难区分。

F: 还记得去年你写的这本名为《Personal Effects》的书,并公开展示了你所钟爱并认为在其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100件个人私物。我自己非常喜欢,还想把英文版的全部扫光。可以为大家介绍一下它么?

H: 一些杂志出版商对我的新书很感兴趣,但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吸引了我,那个名为Magazine House的出版商曾经为《Brutus》以及《Popeye》做过出版工作。你知道哪些日本时尚书刊的专家要我仿照一个叫Sonya Park的设计师写的书,里面列举了她最喜欢的101样物品,那真的很棒,他们都希望我用这种形式来编写新书。我也很喜欢这种表达方式,但是写我的东西可能很多人都找不到,或者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写一些很容易找到的。我还打算推出一本关于球鞋的书,它会像一本百科全书或者运动鞋历史一样,你可以通过这本书图文并茂地为你的孩子介绍各种球鞋。

F: 当你在2005年建立Honeyee.com的时候引起了很多盲目的模仿者,你是怎么看的呢?

H: 恩,我们不是第一次从事网站工作,不过我在等待一个适合的时间。当时我和SOPH.的Hirofumi以及Visvim的Hiroki每个月都会碰面并口口声声的说是时候做一个网站了。那时候日本有一些潮流网站也会售卖单品,但我们与他们不同。当我取名字的时候用了H开头,因为Hirofumi和Hiroki以及Hiroshi都是H开头的,然后Honeyee.com听起来像“honeycomb”,也像日文中“to hesitate” 的意思。与.com连起来读也像“Honey, come. Come to honey…”。

F: 所以这是一个象声词。

H: 是啊,简单易记。当我们开始做的时候,我清楚的知道我需要做一个博客,因为那个时候没太多人会把图片放到他们的博客上,而那时候的博客更像现在的twitter,只有文字。但我想在我身边很多人都有数码相机,也经常拍照,所以博客可以让他们把照片展示出来,让人们从博客中更直观的了解他们的生活。

F: 在Honeyee.com之前,潮流网站关注的仅仅是产品,没有一些属于个人的图片,所以当你们第一次以这种形式出现的时候还是很感兴趣的。

H: 我想现在我们做的已经普及到每一个潮流网站,没什么特别。我的意思是现在这类型的网站已经越来越多,Honeyee.com仅是这些时尚网站的其中之一,但我一直在寻找一些新的元素添加进去。

F: 那你现在都做些什么?

H: 有一些项目正在进行,当然我不能告诉你这些是什么项目。我仍然会参与Fashion的工作,包括鞋子与衣服的设计。尽管我不会穿着或者购买这些产品,但我还是会关注,就好像Cassette Playa推出了新产品,我不会去穿但当我看见了还是会觉得很感兴趣。

F: 会特别关注孩子么?

H:不仅孩子…老人…任何人我都会关注。

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对话Fraser Cooke

日本里原宿街头文化在全球性扩张的同时,我们不能忘记当中最具有领军性的潮流人物藤原浩。另外,在欧洲的街头文化里头,有着这么一个领军人物,他是英国伦敦著名潮流店铺Footpatrol和HIDE OUT的老板,全球知名的sneaker fans,更是现在Nike最具潮流性的支线系列NSW的老大。

在两位潮流领军人物参观Nike 6453时,他们同时也展开了一次对话式的访谈,其中我们领略到很多两人近段时间对于潮流的见解,以及各自的观点。Nike的Woven是藤原浩和Fraser Cooke都相当喜爱的鞋款,woven在潮流界里取得了莫大的成功绝对多亏了这两位前辈,不同于一般的造型令人眼前一亮。

在这次访谈中,除了访谈的内容外,不得不说一下藤原浩的全新造型。在大家的印象里,藤原浩自成名后就一直佩戴着鸭舌帽示人,正所谓人不离其帽,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发型究竟是怎样。而这次,脱下帽子戴上墨镜的藤原浩,展示出略显蓬乱的发型,给人的感觉更为成熟,更加cool,上身看似简单实则具有层次感的白色polo配合goro’s配饰,实在是再一次体现出潮流教父的实力。

具体的访谈内容请大家慢慢阅读,Hiroshi Fujiwara与Fraser Cooke之间的对话实在是值得一看。

东京里原宿是近十年来影响全球街头文化甚巨的一个重要据点,从联名款式的兴起到近年Fixed Gear的被注意、由APE、WTaps、Neighborhood到Visvim,背后都有里原宿的参与,从牛仔裤到巴黎时装展,这个相当成功发展的文化背后有一位不能不被提到的人—Hiroshi Fujiwara(藤原浩),他的发迹可以说与里原宿划上等号,这次与Nike Global Energy Marketing Director Fraser一同安排了参观台北的行程,也非常大方地分享了他们这么多年对街头文化的看法,在达人黄子佼的主持带领之下,两位重要潮流推手在TPE6453展开这段难得的经验分享。

两位长期在东京居住,想请你们描述一下东京街头文化的气氛?

Fraser Cooke(F): 最近四五年我都住在东京,其实早在九十年代末期就常到东京,在那个时后有一股非常强的东京潮流发生着,吸引了许多人才到那里活动,也因此诞生了目前世界潮流中几个举足轻重的品牌,带领大家认识东京为首的街头文化,从我的感觉来说,东京仍然是个非常有趣的城市,不过相对而言,这两年我觉得整个气氛比较平静下来。

Hiroshi Fujiwara(H): 大概是十年前开始酝酿,慢慢地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东京的街头文化已经被世界所接受,从一开始可能只有五个人喜欢,后来变成十个、成长到今天这个阶段,我经历了整个掘起的过程,这阵子的发展的确到达了一个平稳的高点。

音乐在你们的经历之中都扮演了相当重要的一环,不晓得这对你们产生了什么影响?

F : 我年轻的时候对滑板相当着迷,但是在伦敦并不容易获得相关的资讯,所以我从音乐杂志、唱片封面等等吸收所谓的「Hip-Hop风格」以及相关设计的灵感,这些点滴都影响了我今天所呈现的方式。

H : 在这点我跟Fraser不同,他受到美国Hip-Hop的文化影响,我却是从英国(Fraser的出生地)得到灵感,例如PUNK乐风等等,当年文化差异的影响下,我反倒比较不能接受Hip-Hop的Style。

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乐手或是乐曲类型?

H : PUNK

F : 没有,我一直在注意最流行的风格,尤其是街头文化之中受欢迎的对象,我都会去接触跟认识。

Fraser先生在Nike公司与潮流文化的结合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可以请你介绍一下自己?

F : 我可不觉得我有很重要(哈),Nike一开始是以专业运动鞋的製作为出发,但是慢慢的越来越注意街头文化的部份,我的角色就是以从街头出身的角度(Fraser最初是在伦敦开设知名潮铺Footpatrol)提供Nike建议,让街头文化与运动鞋得到结合。

在联名商品企划上是怎么把关与选择?

F : 这不仅仅是我的决定,我们是有一个团队分布在许多城市之中,要找到对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我们有非常深入街头文化的朋友来提出建议,重点是一起在想法与产品设计上合作,让双方都可以得到成长、更上一层楼。

想请问Hiroshi先生最初与Nike联名合作的款式

H : 应该是Monotone系列的鞋子,我记得有Air Max 120、Air Zoom Seismic以及Air Terra Humara三双鞋子的组合。

最让你印象深刻的合作是哪一款鞋?

H : Woven是我非常重视的一个款式,最初是在Nike总部见到Mark Parker穿著这双鞋子的Prototype,那时候我就抓住他问说这是什么款式,后来才知道这款鞋的上市与否在Nike公司之中仍有相当大的争议,因为他实在太不像是运动鞋了,不过因为我太喜欢这双鞋了,后来就努力促使了Woven的上市。

F : 在推出Woven的时候我仍在经营Footpatrol,我仍然能够记得这双鞋带来的风潮,让人激动而且是前所未见,那个年代流行的就是这种具有突破性的新款式,每每有让人眼光为之一亮的新鞋出现,跟现在以复古为主的风潮是相差甚远。

以你们的角度来看,各式联名企划背后的意义为何?

H : 我所关心的是如何把许多我感兴趣、却没有被大家注意到的项目整理起来,重新介绍给大家。

F : NIKE一开始专精的是为Athelete(运动员)设计产品,后来开始与各个领域的领导者合作,如何萃取街头文化的精华,用大家能够理解的方式推出作品,是我们的重点。

当年是怎么样认识彼此的?

H : 在伦敦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Fraser跟Mo Wax唱片有合作。

你们认识多久了?二十、三十年?

H : 很久了……Fraser是我父亲的朋友(笑)。

H : 开玩笑的,我们大概九十年代初期认识的。

Hiroshi先生跟Fraser先生合作已久,不晓得对彼此的看法是什么?

H : 我很怕讲了Fraser的头髮会变白(笑)。

H : 我非常开心能够有Fraser加入Nike,在街头的想法与Nike公司之间,Fraser扮演了很重要的沟通桥梁,这样的人才是Nike一直在寻找的。

F : Hiroshi先生是少数几位在Nike公司之外设计产品的人,我猜当年大概就是他在老板面前多提了几次我的名字,现在我才有这份工作(笑),所以认真把Hiroshi的企划作好是我很重要的工作(笑)。

Fraser先生眼中的Hiroshi先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F : 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老实说…..(哈)

F : Hiroshi是很好相处的人,他喜欢放轻松,甚至可以说他是个很居家的人,也许也正是因为这个特质让他能维持他高度的专注力。在我们认识以前,就听说过Hiroshi的名字了,经过这么多年,我想若是没有他,今天的街头文化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他的存在让Street Fashion之中的重点元素得以发光发亮,Hiroshi很擅于有系统的将文化推广出来,他懂得如何在对的时候好的元素出现,凭借着对不同领域的深入了解,这个背景帮助他知道在某个时间点上,什么是该忽略什么又是该专注的项目。

对台北的看法

H : 我非常喜欢这里,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台北,东区街道的空间感以及环境都很好,年轻人很多,昨天我在这边逛了一下,茶街的景象让我印象深刻,里头的人们十分地放松,东京好像没有这样的地方。

F : Taiwan,Taipei,我想这里非常接近东京给我的感觉,出发之前我以为会有许多高楼大厦,但是这个区域并不是那个样子,所以当下就放松了起来。

对有志于潮流文化的朋友,有没有什么建议?

H : 因为前阵子才从巴黎回来,我的感觉是台北潮流店舖已经有相当水淮,我的建议是大家要保留自己的特色,并不一定就是摆个中文字在上面,而是建立适合自己的文化。

F : 我想贩售产品并不是最重要的一环,而是应该以文化为主,需要由相当多的累积、影片、艺术各方面的涉猎,才能有最后的诞生,保持你的好奇心,就像Hiroshi先生说得,你们需要注意各种元素与这个区域间的合理性,而不仅是一昧的引进当红潮流而已。

藤原浩作品:

藤原浩时装:

[请保留:后时代 http://houshidai.com/]

格格物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