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荷兰儿童画家迪克·布鲁纳与他的米菲兔

“我总是先画三四滴眼泪,然后删去一滴,第二天再删去一滴,最后只留下一滴眼泪,但那一滴眼泪是真的非常非常悲伤。”——迪克·布鲁纳

在一个童话般的小城里;
住着一个童话般的老人;
画着一个童话般的形象;
这就是米菲兔的创造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 Dick Bruna。

迪克·布鲁纳 Dick Bruna (Hendrik Magdalenus Bruna,1927年8月23日——2017年2月17日)荷兰的著名画家。米菲兔的创造者。

迪克·布鲁纳 Dick Bruna 于 1927 年 8 月 23 日出生,拥有荷兰最大出版发行网络的父亲希望他能够继承自己的事业,Dick Bruna 虽然没有沿着父亲安排的道路走下去,但他却用自己的方式走上了类似的方向——他成为了作家、画家,把美好传播到更广大的世界,尤其是 Miffy 的诞生,也恰恰来源于 Dick Bruna 自己的父亲身份——希望给 1 岁多的儿子讲睡前故事的 Dick Bruna 从荷兰文小兔子“konijntje”的发音演变来了“Miffy”,并讲出了《小兔兔与海》的故事。

一位英国记者参观过布鲁纳的画室,说是就像走进了米菲的图画书:一切都是白色的,偶尔在墙上、沙发上,看到飞溅着的红、黄、蓝。整个画室整洁干净到极致,书和画纸排列的整整齐齐,桌面纤尘不染,笔架里的铅笔一支支笔尖削的完美,但笔的另一端无一例外被咬的乱七八糟。

即使到了七八十岁,每次他坐下来画米菲,仍然会感到一阵神经紧张。

凡是见过布鲁纳的人,都会提到他的谦逊与温和,连他说话的方式,日常生活的细节也带着米菲式的简洁与纯粹。

布鲁纳与妻子Irene de Jongh于1953年结婚,她一直是他的作品最重要的批评者,也是他的作品能否最终付印的裁夺者。他们一辈子都生活在荷兰的乌德勒支。这里是他的家乡,运河密布,街道古老。半个世纪多以来,他的财富与名气与日俱增,但他始终过着一种简单的生活,一种围绕着画画构建出来的生活。

他一周工作七天。每天早上5点或者5点半起床,为妻子做一杯橙汁,为她画一幅小画,大都与她那一天的生活有关,看医生、买窗帘…….然后,他骑上自行车,去咖啡馆,永远是同一家咖啡馆,咖啡总是提前为他准备好。上午他在画室画画,回家吃午饭。下午回到画室,处理杂事。每天晚上,他都会喝一碗汤喝一杯红酒。

童书的历史上有许许多多的兔子,但与其说米菲追随的是《爱丽丝漫游奇境》或彼得兔的传统,不如说是马蒂斯或毕加索的传统。布鲁纳年轻的时候受父命在巴黎学习出版,爱上了现代主义艺术,尤其被马蒂斯拼贴艺术的简洁所打动——“我想,如果我也能那样工作,我会非常非常幸福。”

在《米菲在美术馆》中,这可能是他著名,也最幽默的一本书,他让米菲对着他的艺术偶像——蒙德里安、考尔德、以及马蒂斯的作品陷入沉思。

漫画家布鲁纳生平——

迪克·布鲁纳,1927年8月23日,出生于一个出版商家庭。他的父亲拥有荷兰最大的出版发行网络,并希望儿子继承自己的事业。但迪克对此不感兴趣,他努力成为了一个作家和画家。1955年,他被一岁多的儿子赖着天天要讲宠物兔子的故事,于是讲出了《小兔兔与海》的故事。这就是世界闻名的米菲兔

布鲁纳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形象,颜色通常用一种或两种。故事情节也非常简单,通常认为8个月以上的孩子就能够接受。他还特别要求自己的书要做成小开本,因为他强调应该让孩子知道,他的书是特意给孩子的,而不是给爸爸妈妈的。布鲁纳将图画视为一种特殊的“语言”。他专门为小小孩做图画书,他的目标是让出生在任何一个语言国度的孩子都能轻易“读懂”他的书。他的图画语言采用最为简单的元素,线条单一,粗而且匀,颜色采用最简单的几种色块,最常用的是红色、绿色、蓝色、黄色和白色,而且是纯色。他追求故事简单直观,贴近生活。几个月的小孩子都能读懂他的图画故事。

布鲁纳的所有图书都是手绘的,他对颜色和线条的讲究到了十分苛刻的地步,一本小小的书,只有十几页“很简单”的画面,他却要画很长时间。他追求画面的完美无瑕。这位享誉全球、家财万贯的老人家,住在宁静的家乡小镇,每天准时骑车到工作室创作,与每一个相识的大人和孩子热情地打招呼。他是个内心十分平静的人,他的图画故事也一样。

“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Son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

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 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

“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迪克布鲁纳接受采访的视频

迪克布鲁纳绘画视频

米菲兔——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年,28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的蓝底碎花裙;米菲生病了,总是很勇敢地上医院看病,直到看好为止;米菲有一只最喜欢的小熊玩具,总是不离左右;米菲第一次坐飞机、上学、过生日等等。”迪克还画了一本《米菲去露营》,送给要去露营的孙女Anne。

米菲的故事很简单,通常只有一两句旁白,《米菲的梦》甚至没有一个字。“我的书是画给孩子看的,可以给孩子们留下许多思考和幻想的空间,我希望8个月以上的孩子都能看懂我的书,并且没有语言障碍,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也都能看懂。”

与简单的故事相呼应,迪克用最简单的手法画米菲—一道粗黑线勾勒出米菲的轮廓,这条黑线被称为“有心跳的线条”,近距离地看,甚至能感受到画刷的不平滑;大块鲜艳、明亮的颜色填充了米菲,只用纯色,一般是红、蓝、黄、白和绿色,很少用橙色,从来不用紫色,“橙色是红色加黄色,紫色是蓝色加红色,这些颜色不够直接,我不喜欢。我要画最简单的画,颜色也是,必须简单直接”。

迪克至今仍坚持手绘,一本只有十几幅画的小书,他却要画很久。“我画得很慢,因为我从来不用铅笔或者其他工具,只用笔刷,而勾勒轮廓线必须一气呵成,才能保证线条平滑流畅。米菲看起来简单,但每一细微处都必须精准,出现一点瑕疵就得重画。”米菲的构图元素称得上极简,迪克用两只小眼睛、一张叉叉嘴这几样东西,表达出了米菲的悲伤、高兴、激动等复杂情绪。“这其实很难,稍微改变一点眼睛的角度,情绪就不同了。”平凡、简单正是米菲的魅力所在。乌德勒支建立了“米菲之家”,长期展出迪克的作品。

从 1955 年 Miffy 系列故事书推出,至今全球销量已超 8500 万本,被翻译超过 62 种语言。Miffy 的衍生还包括电影《Miffy the Movie》(2013)和各种授权的周边产品、和品牌的联名产品等等。而事实上,因为身体原因,Dick Bruna 在 2011 年就已经停止了创作,但在此之前他已经笔耕不辍 40 多年,陪伴了全世界无数小孩的童年时光。

其实,迪克还创作了许多其他的动物形象,如小狗史纳菲、波比猪、鲍里斯熊和他的女朋友小熊芭芭拉等,但只有米菲风靡全世界,对此,迪克也大呼不解:“从我一开始创作米菲,她就很受欢迎,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在找答案,也许是因为她平凡,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既会做好事,也会犯错。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你我,她很友善,喜欢交朋友。”

作为米菲的创作者,迪克说自己和米菲的性格很像,“我当然没有长耳朵,但是米菲身上有我的性格特征”。至今,迪克仍在创作米菲,2007年新推出了《米菲女王》。“我会继续画米菲,我依然有很多灵感和创意,我的孙子、城市、孩子们……都能给我灵感。

米菲兔诞生于1955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图画书作家之一的荷兰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 Bruna)创作的经典动画人物。据说,是日本人根据它才创作出HELLO KITTY凯蒂猫的。

迪克·布鲁纳(小兔米菲之父) 她是人间最简单,最美好的兔子——

布鲁纳奉行的,是删除的艺术。一些艺术家认为,当作品加无可加时才算完成,而对布鲁纳来说,一幅图画减无可减,再无一根线条是冗余的,才算完成。 这就是简单的力量。在6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永远都在追求更简单、更完美的形式。

其实,我们何尝不是以同样的目光看着米菲?带着爱,带着困惑,带着不确定。那双看似无比简单的眼睛,其中神情却仿佛永远无法真正参透——那么简单,又那么复杂。

十几年前,迪克·布鲁纳(小兔米菲之父)遇到查尔斯·舒尔茨(史努比之父),相互抱怨变老的苦楚,舒尔茨说自己的手开始发抖,没法画一条平整的线条,而布鲁纳则称自己唯一的麻烦是“心的颤抖”。这是一位完美主义者的忧惧。

“一本正方形的小图画书。插图使用一种略显粗短、清晰、且温和的黑色线条,简单地描绘着动物、小孩、苹果等,色彩采用了红、黄、绿等原色,那是一种非常大胆的表达。但这种表现方式绝不生硬,反而让人感到一种柔和之美。”“这是因为一个对开页彼此协调,一面是插画占居整个画面,另一面则在白色的空间上编写文字,使得画面有安定感。巧妙的造型设计处理插图,且配以风格单纯明快的表达方式,也使幼儿很快进入故事世界。”

一个孩子在生命的最初应该阅读的图画书——事实上,这也是布鲁纳自己的心愿:“我希望8个月以上的孩子都能看懂我的书,并且没有语言障碍,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也都能看懂。”

米菲的简单,不仅在故事,更在语言,在线条,颜色也是用的最简单的颜色:红、黄、蓝、黑、白、偶尔用一点绿色和棕色。“之所以有绿色,是因为我需要用来画草地,仅此而已。”“至于橙色、粉红,不不,我永远不会用这些颜色。”

布鲁纳说,兔子的眼睛和嘴巴是最难画的。虽然一双眼睛就两个点、一个嘴巴就一个叉,但微妙的个性差异、情绪变化,都要靠这两个点和一个叉来传达,快乐、悲伤、一点点喜悦,一点点伤心……

布鲁纳画画从来不用铅笔打草稿,而是直接用笔刷,所以必须画的非常非常小心,一点点错误都得重头来过。所以,为了画一张好的米菲,至少要花上一天的时间。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画呢?

因为笔刷直接画出来的线条很柔软,带一点点颤抖,令画面显得很温暖。

布鲁纳还喜欢在画面上留下很多很多的空白,因为这样孩子就有很多他们自己想象的空间。

很多评论者认为,米菲的简洁中透着一种东方式的禅意,那么纯粹,宁静。就像最初在国内推广米菲的阿甲先生所言,“我渐渐能理解为什么会吸引我看那么长时间。有些画面,你就觉得是那么的舒服,说不出来是怎么那么合适。”

[请保留:后时代 http://houshidai.com/]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