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设计师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将越来越受到来自印刷之外其他媒体的影响,这将带来最为实验最有创造力的作品,正如印刷从前所经历的那样。———大卫·卡森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美国平面设计师、艺术指导,1957年8月9日生于美国德克萨斯州。他拥有社会学博士学位,担任过社会学、心理学、经济学和世界史等课程的教师。后来又投身于平面设计,曾在瑞士追随国际著名设计师汉斯·鲁道夫、鲁兹学习设计,这段经历对他影响很大。

1970年他在世界冲浪者排名第八。
1977年他在圣地亚哥州大学奧勒冈商學院取得社会学士学位。
1979-1987年在私立高中教授社会学、哲学、经济学与历史。

官方网站:http://www.davidcarsondesign.com/

美国纽约David Carson是最著名(也最引人争议)的实验设计家之一,在1990年代崭露头角。他原来是一位社会学家,早期在美国西北部一个偏远城市的一所小型私人学枝教授社会学课程。有一天Carson无意中在桌上发现一张鼓励学生参加的设计研究会宣传单,由於他向来喜欢探讨事件和社会对人们所造成的影响,因此很好奇设计究竟能对人们产主多大的影响力,于是他决定亲自参加研究会,而这一次的活动却改变了他的生涯。

该次研究会也改变了本世纪后期的平面设计走向,迫使Carson不顾一切地投入视觉通讯实验。他后来创作的作品,尤其是出现在「Beach Culture」(目前日经不存在了,在这本刊物中发表的作品曾为他赢得超过150座奖项)和 「Ray Gun」杂志中的作品,对於全球年轻设计家的想法和创作方式产生相当深远的影响。

同样地,他的作品也引来传统视觉设计者强烈的批评。他们控诉Carson对於设计标准全然无知,并说他毫无章法的创作会引导崇拜他的年轻人选择错误的创作方向,并有碍整个专业。

Carson完全漠视这些批评,身为试飞员的儿子与世界级冲浪者(在他全盛的时期被评为全球第八名)的他,永远都在危险边缘获得成就,因此在这个新的生涯中冒险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他说:「我父亲的工作有40%发生意外的机率。当您想到这一点时,到底该使用serif或sans-serlf字体似乎就不太重要了。」

最后carson以一种个人化(尽管不是一直都很完美)的方式与读者连结,而使得大众、甚至许多原先批评他的人,一致肯定他让设计专业受到瞩目的努力。1996年在Newsweek杂志中有一篇文章,提到carson「改变了大众对平面设计的看法」,而USA Today则指出他的作品「让年轻人愿意一读再读」

Penguin Books特别聘请他为一些古典文学作品设计封面,企图吸引年轻读者。Carson自己写的两本书「The End of Print」和「2nd sight」,一直在最畅销的平面设计书籍之列。将推出的第三本主要是收录他的摄影作品,并阐述这些作品如何反映出他的合成风格以及如何在设计中加以应用。

Carson目前在纽约工作,设计助理是Christa Skinner,经理则是Corrina。他经常在全球各地旅行,发表有关设计主题的演说并举办学生研究会。其工作内容不仅超越平面设计,也加人了电视广告和音乐录影带。

Carson的客户层面分布很广,连出版业也包括在内,最近他重新设计巴西的一本冲浪杂志「Trip」,并且和人合办「Blue」这本冒险/生活杂志并担任设计顾问。在他的客户名单中也不乏一些全球最先进,以年轻人为消费层的公司, 例如:Nike和日本服装连锁店Loft。甚至像Giorgio Armani、American Express和Lucent Technologies等大型企业,也都邀请Carson为他们的产品和企业形象塑造现代化的风格。

David Carson TED 演讲

David Carson谈设计、探索和幽默 (David Carson on design + discovery) 关于这场演讲:

伟大的设计是永不停息的探索旅程- 对此,它可以建立健康的幽默意识。社会学家和设计师David Carson通过幻灯片的图片演示了他华丽(往往也是很有趣)的工作。

关于David Carson David Carson是“重口味的印刷专家”,他为杂志《Ray Gun》的页面安排文本。 为何要听他演讲:David Carson在印刷界是一个突破者,他在90年代为Ray Gun杂志和其他的流行时尚的书籍的设计,引领了页面设计的新视野,简单但却极其的新鲜。David Carson巧妙的在页面上安排的文字,整体设计迷人、美妙,令人沉醉,一次一次的冲击着读者的视觉神经,可以说他的页面设计就是一个一个的艺术品。你可以看到他的工作一直深深的影响着当前的Flash页面设计(甚至在滑板和T-恤衫的设计)。 他的第一本书是The End of Print ,由他和Lewis Blackwell合著,并由David Byrne书写了前言。书中提到很多他和其他合作者的设计,其中包括了权威的Probes, 是一本探索了Marshall McLuhan思想.的书籍。他最新书籍Trek,将他近期的作品做了整理。
伦敦的视觉创造杂志最近宣布卡尔森为“ERA”的艺术指导;《RAY GUN》杂志上称他的作品为“美国最重要的作品”。另外,他的作品在《BEACH CULTURE》杂志上赢得了150多个奖项,包括“最佳设计奖”和纽约出版界设计师的“年封奖”。1997年纽约国际摄影中心选中卡尔森作为“年度设计师”。

大卫·卡尔森的设计是新时期产生的新风格,他对于印刷字体的设计和运用是千变万化的。在他的设计中,字体被用来传达更多的文字以外的东西,同时也使人们开始重新认识字体。由字体的结构设计、编排、图像的重叠运用以及对字体、图形的动态处理等等多重方式组合而成的作品,在节奏的把握、设计的有效性、特殊的设计概念与品位等方面是突出的,充分显示出了大卫·卡尔森对设计的深刻认识及对现代社会中视觉心理的控制能力。在他的杂志设计中,有意味的摄影作品与极具表情的文字相互结合,产生了一种奇异的视觉感受,它引导着人们的视线去进行阅读,变化的字体也已经成为图形符号,在行文的过程中召唤着读者,带动着他们的情绪。的确如此,大卫·卡尔森在《RAY GUN》杂志上的作品令年轻人反复回味。

《PRINT》杂志形容卡尔森的作品是“耀眼的”、“使视觉晕眩”。《GRAPHIS》杂志在他们的字体设计新书中列举卡逊的作品,并称之为“字体大师”。《I D》杂志选择卡逊为“美国最富有创新的设计师”之一。平面设计杂志《EMIGRE》于1993年把整套杂志赠给卡逊,他是该杂志十年历史中获此殊荣的唯一的美国设计师。他还被邀请设计《HOW》杂志的封面和1994年《ADULD》杂志的特别字体。另外,卡尔森和他的作品也是《纽约时报》1994年5月15日一期的故事主题。

1995年美国设计中心选了卡逊8幅作品参加“100作品展示”,1996年“100作品展示”中称卡尔森的新作品是“在今年的展示中最重要的作品”。他的作品还被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意大利、日本及瑞典的出版物所刊载。卡逊被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智利、丹麦、英国、法国、荷兰、意大利、新西兰、挪威、瑞典、瑞士和全美国设计及广告团体所邀请作讲座。他为著名的《VOGUE》杂志的摄影师埃尔伯特·华生(ALBERT WATSON)设计的《CYCLOPS》一书,获得了1995年美国最佳书籍设计奖。

大卫·卡尔森的书《印刷的终结》(THE END OF PRINT)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印了5次之多。《新闻周刊》杂志说卡逊“改变了平面设计的公众形象”。他在(THE END OF PRINT)中表现出他的设计特色,并成为他的展览主题,展览于1995年在德国慕尼黑的戴纽·萨姆朗博物馆展出,并在杜塞尔多夫、巴黎、伦敦和美国巡回展出。

大卫·卡尔森拥有众多的知名客户,包括:百事,美国航空,英国航空,柯达,ADULS公司,亚特兰大奥委会,联邦银行,耐克,索尼公司,LOTUS软件,《RAY GUN》杂志等。另外,他作为影视指导,制作了记录片《创造的艺术及规律》。他还刚刚结束了一个为由梅格·瑞恩(MEG RYEN)主演的电影《沉溺于爱》(ADDICTED TO LOVE)所作的特别指导工作。

大卫·卡尔森非常热爱并尊重设计,正因为如此,他才努力地去打破旧的规律,寻求新的解决视觉问题的办法。在新的视觉语言中,字体的表情化处理和样式的重组成为卡尔森的一大特色,他希望当读者翻开杂志的时候,能够得到一种新感受,并通过国际化的视觉语言去振动读者的精神,并引导视觉进行阅读。大卫·卡尔森说,设计工作是没有尽头的,总会有更新的语言产生。

平面设计作为一种视觉文化的载体,是与特定时代的文化属性相吻合的。虽然平面设计在内容与形式上较纯艺术有更多的实用性或功利性,但其本身也在广泛的融合各种社会文化思潮的基础上,展现出与之相符的风格特征,事实上,正是因为有众多个性化的设计风格的存在,才使得平面设计具有了更好的观赏性,才使得设计本身可以作为一种视觉表现形式受到人们的关注。一种设计风格的出现,从根本上来自于特定的文化理念对设计师思维方式的引导。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设计领域在风格上体现出现代主义观念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在平面设计领域中突出表现为国际主义设计风格的出现。以简约、理性、统一为主要特征的国际主义风格平面设计,不但具有强烈的形式感,而且从根本上体现了现代主义的核心观念,即平面设计的根本目的在于实现对信息的传达,而有效实现这一功能的最可行的方式就是在形式上尽量追求简洁、鲜明,版式设计上能更好的符合人们的阅读习惯,这种风格在形式感上体现出简约、鲜明和理性化的面貌,突出表现为强调版面组织的绝对秩序化,字体往往倾向于使用庄重的无饰线体。这种风格的出现从根本上体现了包豪斯“形式服从功能”和“设计服务于大众”的现代主义理念,根据这种理念,任何旨在使视觉效果复杂化的设计方式显然是无益于实现信息传达功能的。然而与建筑设计等领域不同的是,流派纷呈的平面设计领域很难为一种风格所统一,也不容易为某种观念所垄断。从一开始,就有许多设计师持有完全不同于现代主义的观念,并在他们的设计中体现着与国际主义迥然不同的风格。这些风格独特,个性鲜明的设计师往往并不体现大众化的设计方向,却因其与众不同而引领一个时代的设计潮流,如5、60年代美国以格莱塞为首的“波什平”设计团体,80年代英国的后现代主义设计师布罗迪等等。进入90年代,一位设计师的风格在平面设计领域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他就是美国平面设计师大卫·卡森。

大卫·卡森与以往的设计师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设计在风格、手段、思维方式上往往采用一些打破常规的做法,这使他的设计在当时显得十分另类,而长期以来大卫·卡森也成为激进设计风格的突出代表,在他的作品中,几乎处处都能展现出一种超前于时代的先锋派气息。大卫·卡森在为《冲浪》、《海滩文化》、《激光枪》等杂志担纲设计期间,不断大胆尝试运用具有突破性的版面风格,透过大卫·卡森的设计可以看出,这些设计所运用的风格呈现出与国际主义迥然相异的面貌,可以说,国际主义风格所追求的理性、秩序的法则在大卫·卡森那里被完全的打破、推翻了。文字、图像,这是平面设计中最基本的设计元素,在国际主义风格的平面设计中,它们会被以数学般精确的方式安排在最恰当的位置,会被组合成一个完整的整体,而在卡森那里,这种法则变得无足轻重,所有的一切,被卡森那种颇具想象力的方式解构了,一行字被断成数截,不同字号、行距、字体的文字混合编排,文案的阅读次序被打乱,文字和图像被任意的残损、重叠,并且毫无秩序的挤作一团,更有甚者,印刷油墨污迹的效果也构成一种设计元素。透过以上种种大卫·卡森所运用的视觉表现手段,我们可以解读出他对现代印刷技术所采取的玩味与调侃的态度。这些设计手段即使是在今天,也会被认为是很前卫新潮的,在电脑刚开始被应用于平面设计领域的时期,大卫·卡森的设计体现出不同以往的全新风貌。

大卫·卡森在设计风格上所做的突破,从根本上体现出他对现代主义设计理念的质疑与挑战。现代主义遵循形式服从功能的法则,国际主义风格的平面设计,表现在对视觉元素进行秩序化、标准化的处理,其根本目的是为了体现出信息传达的明确性、便捷性,然而过于讲究理性与统一的必然结果,便是造成对视觉表现的个性化与趣味性的忽视,从而展现了较为僵化的视觉形式。在某种程度上,后现代主义的风行正是为了弥补这些被现代主义所忽视的东西,与现代主义不同,后现代主义的多种主张,如回归传统,注重形式,反对刻板与僵硬,都是旨在使设计变得更加个性化、多元化。

在后现代主义的众多理论中,解构主义对设计师们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解构主义倡导通过对固定模式与秩序的打破,来体现一种全新的形式和效果,从而证明在设计中并不存在绝对化的规则与思维定式。大卫·卡森的平面设计风格中所体现的,正是对版面设计的视觉元素所进行的内容与形式的解构,从而使版面呈现出一种非常规性的面貌,这种实验性质的设计手段意在突破设计的一些定式,给人以全新的视觉体验。应该指出的是,大卫·卡森这些有突破意义的尝试并没有超脱出视觉传达的根本性诉求,即对于美的体现,以及对受众心理需求的满足。我们看到,大卫·卡森的设计从表面上看好像并无秩序可言,实际上处处体现着文字版式设计中的大小、虚实、疏密的对比之美,那种前所未有的版面与图像处理体现出非常另类的视觉震撼,而且卡森的设计风格恰恰吸引了那些在非主流文化影响下,标榜另类,喜欢猎奇的新人类的兴趣,激起了他们原本十分缺乏的阅读欲望。

大卫·卡森的设计与长期以来并无多少生机的主流杂志相比,显然更加具有时代气息,它对传统的版面设计风格造成强烈的冲击,也给平面设计领域注入了全新的活力。大卫·卡森的设计风格在形成上来自于多方面的因素。从他自身方面来说,卡森很少受到一些条条框框的羁绊,做设计手段上更大胆些。作为较早的使用电脑进行设计的新一代设计师,大卫·卡森的设计明显的体现出标新立异和敢于尝试的新锐性格。另一方面,他的设计从一开始便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认可,这也是使其设计风格得以延续的重要原因——由于卡森的设计使杂志显得与众不同,他的个性也就获得相当大的宽容,尽管杂志本身内容的可读性会因过于花哨的设计受到一定影响。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说,大众文化对于前卫风格的倾向性是大卫·卡森得以成功的根本原因。卡森所设计的几种杂志,尤其是《激光枪》(其中最为成功的)都是以时尚人群为目标受众的,因此卡森的风格很容易受到这一类人群的接受,时代的发展使卡森所确立起来的设计风格在相当程度上成为平面设计的一种流行趋势。在今天,后工业化社会的成熟进一步激发了人们摆脱现代科技的束缚,追求更加人性化,更贴近自然的理想化生活的渴望,而与此同时,科学技术本身的飞速发展又使这个世界的面貌产生日新月异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改变着我们周围的物质世界,同时也深刻的改变了人类自身,在这种趋势下,平面设计作为对大众传媒最直接有效的处理形式,自然也体现出这种时代所赋予的变化,以往一些观念,显然已不符合设计在今后的发展趋势了。米尔顿·格莱塞认为,过去平面设计往往强调简约,但现在看来,由于人们对信息化社会的适应,越是效果复杂的设计反倒越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由此可见,平面设计在形式上必须追求多样化,才会更符合人们的审美需求。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像大卫·卡森这样敢于“越轨”的设计师能成为时代的宠儿了。

客观的说,大卫·卡森的设计并不见得都是非常可取的,但他所引入的设计理念的确是领先时代潮流的,他对视觉元素的大胆运用,在设计手段上的开拓性尝试,以及他敢于突破传统的创新理念,都给了我们深刻的启示。现今平面设计的最大特点,就是越来越紧密的结合其它领域,并且将其影响拓展到更广阔的范围里,使设计能更好的服务于人类社会,正如大卫·卡森所说:“我相信下一个平面设计方法来自其它非设计领域。”现代平面设计是伴随着工业化时代印刷技术的发展而兴起的,但是进入到信息化时代以来,平面设计的手段已经产生了彻底的变革,电脑设计的广泛运用,网络和多媒体技术的发展,以及新的大众传媒的兴起,这些因素使平面设计的表现效果、运作方式及服务领域无不产生深刻的变革。技术手段的进步为设计师创造力的展现提供了必要条件,在这种条件下,一个优秀的设计师所要做的,便是如何去突破创意的极限,只有敢于尝试,敢于突破成规,才不会落伍于时代,而好的设计往往体现这种理念。从这一点上说,作为一位开拓者,大卫·卡森的探索在平面设计领域将具有长远的积极意义。

David Carson大卫卡森是20世纪90年代最有争议的、最具创新精神、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卡森最有名的是和滑板冲浪的相关设计和”印刷的终结”一书。但他也是引起多种争议的人。不赞赏他的人指责他的文字设计和排版没有实用价值, 字迹难以阅读。但不可否认的是,卡森,像Neville Brody , 对现代视觉设计有很大贡献 。卡森的风格 鼓舞了90 后一代年轻的设计师。 他的工作不遵循”传统”的图形设计标准(如老一代最富权威的Paul Rand保罗兰特)。卡森的每一幅作品都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和激情。卡森的作品是对思想的探索,常常失落在他(和他的对象)的潜意识中。每件作品都浸透著强烈视觉信息,,视觉效果会感觉过于沉重而难于理解。但仍然能够沟通双方的想法和感受。他广泛地使用组合字体元素和摄影导致许多设计师为了彻底改变他们的工作方法和风格。卡森在活版印制和版面布局方面的革新在全世界引起了争议,同时也鼓舞了一批年轻艺术家,使他们渴望打破传统,进而打造全新的美术理念。

David Carson的第一本书——《印刷时代的终结》,一直是最畅销的平面设计类书籍,在全球售出超过300,000册, 并被翻译成6种语言。David生活在加勒 比、苏黎世和德玛加州,在那里,他有一间可以活动的小工作室。最近他为圣彼得堡萨尔瓦多达利博物馆重新设计了形象,为Quiksilver设计了一套产品,为Bark paddleboards设计了一本册子,除此以外还有其他一些他将向我们展示的设计项目。

《冲浪》杂志09年7月刊上把David Carson称作“我们这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平面设计师”。 Ed Fella, CalArt的主编说David Carson“不仅仅打破规则,他还为自己的工作创造新的规则”,新闻周刊说David Carson“改变了设计的公众面貌”。美国设计师和教育家埃伦玛-拉普顿指出David Carson “总是被人们复制,但从未有人匹及”。

大卫卡森与这个时代的阅读

——作者欧宁

阅读,是人类获取知识和想象力的最重要的途径。在书本诞生之前,知识是通过口授来传承的;书本诞生之后,知识通过文字,穿越所有时代,进入所有心灵。15世级之前,《圣经》被书写在羊皮供人诵读;第一台海德堡印刷机发明之后,珍贵的羊皮书被木版书取替,由马丁路德翻译的德文版《圣经》得到广泛的流播,由此塑造了西方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在电台和电视出现之前,阅读是家庭生活最写意的消谴;垫高的枕头,深陷的沙发,晃动的摇椅,伴着壁炉的微光、咖啡的清香和书页翻动的悄响……电视出现之后,它一下子就掳走了人的魂魄。

肥皂剧、TALK SHOW、MTV……再加上有线家族五花八门的分类频道,各种节目对家庭观众的感官进行狂轰滥炸。它培养了现代人的荧屏依赖症,并把整个世界带到一个所谓大众传播的时代。

阅读,很快就变成了一种令人食久生厌的快餐。书本最容易被人遗弃;报纸、杂志也难逃被电视挤迫的命运。在19世纪平面传媒方兴未艾的时候,报纸、杂志上的专栏文章就像今天的连续剧一样引人追逐,它养活了一大批专栏作家和三流文人,连巴尔扎克都穷于应付稿约而不得不在巴黎的肮脏地下室中请“枪手”代笔。到了今天,真是风水轮流转,文字和印刷品失去了往日的地位,它除了受到电视和电台的夹攻外,更遭到国际互联网(INTERNET)的无情打击。

INTERNET是九十年代的资讯通道,是继报纸、杂志、电台、电视之后的“第五大传媒”。它的出现使人们正式把这个时代称为数码的时代。如果你要查找平面设计师大卫卡森(DAVID CARSON)的有关资料,你再也不用上图书馆,你只要打开电脑,把你的MODEM接上电话线,选定一个检索工具后,输入DAVID CARSON和CARSON的网址,你可逐一查看。如果你想和CARSON联络又苦于没有他的地址,你可向那些网页制作人发E-MAIL查询,说不定当天你就会收到一个电子复函,告诉你CARSON的电子邮箱,这样你就可以直接和CARSON本人联络了。

除了平面设计,你还可以在网络上找到任何你感兴趣的东西。

INTERNET似乎实现了某些思想家关于世界大同的梦想:地球上的每一个个体的人都可以因为这一信息高速公路的连接而更加接近,他们可以共享资讯,可以在网络上自由发表言论,它不仅是文字,更可以是声音和活动的图像。最重要的是,它能把世界上各式各样的资讯像打开的水管一样哗啦啦地流涌到你的家中。不论你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只要打开电脑,你就可以在网络上看到最新《时代》杂志的电子版。试想一下,传统的印刷传媒怎么与INTERNET争夺人心?

但平面设计师DAVID CARSON却神话般地拯救了这个时代的阅读。他为印刷传媒争夺的是这个时代最年轻的读者。1992年,RAY GUN杂志在美国加州创刊,DAVID CARSON应邀出任这本杂志的设计总监。由CARSON开创的平面风格迅即吸引了那些没心没肺的新人类的注意,这代人是没有多少阅读欲望的一代人,但他们却甘愿在CARSON所营造的文字和图像的迷宫中寻觅他们的快乐。短短五年,RAY GUN已经成为最受新一代欢迎的音乐、文化和时尚杂志,而CARSON的设计为它定下了风格独特的基调,并成九十年代出版物设计的典范。更多时候,人们是把RAY GUN当成一本顶级的平面设计杂志来购买和阅读的,因为它那全新概念的字体和图形风格的确具有一种锐不可挡的穿透力。

作为一个平面设计师,DAVID CARSON的神奇力量来自哪里?

在RAY GUN之前,DAVID CARSON已经在另外两本杂志SURFER和BEACH CULTURE开始了他的设计实验。杂志的设计对设计师来说空间非常有限:固定的文字和固定的图片,一般设计师最多会摆弄一下它们之间的布局和编排,但DAVID CARSON却在文字本身和图像处理两个细节上挖空心思。

尽管多数评论家爱把CARSON的风格定义为“激进设计”(RADICAL DESIGN),但我却人为他的美学旨趣非常古老。他对字体的重视就像一个铸字工人那样一丝不苟,他把字体看成平面设计最古老和最基本的东西,好的字体效果无异于一个富有创意的图形。CARSON的字体古朴、简单、富有几何线性美感,他创造了字母笔划全新的起承转合,并把时间的腐蚀、历史的文脉和个人的意气融于其中。

CARSON好像无法抑止自己对文字的喜好,他在摆弄文字方面具有惊人的耐心:不同的段落使用不同的字体,段落之间互相穿插重叠,在某个兴之所至的句子加线加框或反白,毫无理由地放大此字母而缩小彼字母,大小写倒置……表面一看,这些文字似乎乱成一团,给阅读增加了难度,实质上它隐含着巧妙的线索,令阅读更添趣味。

CARSON的设计赋于了文字新的生命。词汇、句子、段落、章节,在CARSON的指挥和组合之下衍生出文本作者始料不及的全新魅力,它们在不同的页面翩翩起舞,挑战读者。CARSON的设计重燃了读者的智慧,为这个时代培养了新的阅读。

尽管这个时代瞬息万变,新鲜事物层出不穷,但好的东西始终会留下来,它并非容易消失。

就像文字媒介,就像阅读,它好古老,但它也好迷人,问题是你必须用你的心智去更新它。

就像DAVID CARSON,它总是留恋最传统的印刷效果,他着迷于把读者引领到印刷的起源,在雕版和油印的时代无法回避的错误在他眼里是另一种美:残缺的字母,油墨的污迹,滚筒的线痕……是他最爱使用的页面装饰元素。印刷媒介过时了吗?没有。且看DAVID CARSON怎么更新它:他会用一个人物的脖子或眼睛做杂志的封面;他要表现一个人物的性格,他会把这个人的双腿摆在画面的正中;你看惯了美女图,他会把她的脸孔挖走;你看惯了整齐和漂亮的东西,他会在画面中放上草图和随手的涂鸦。

1995年,DAVID CARSON出版了一本个人作品集,它的名字叫做《印刷的终结》(THE END OF PRINT;THE GRAPHIC DESIGN OF CARSON)。这个名字好狂妄!是的,现在印刷工业发展到今天所建立起来的一套整齐、清晰、洁净、精确的标准,到了DAVID CARSON那里就宣布死亡了!当一个精通技术、入行多年的印刷商看到DAVID CARSON设计的RAY GUN杂志时,他肯定会破口大骂:怎么能印成这样?这不是对现代印刷业的污辱吗?那些乱成一团的文字、支离破碎的图片和满爷的错版叫老行尊愤怒,却令新一代雀跃。

在现代社会,技术的日新月异虽然拓宽了人类的活动疆界,但未为个性化的精神劳作留下多少空间。当文明变成一大堆统计数字,思想按照规范的轨道的运行,生活被量化成各种各样的标准,错误被减少到零,这个社会还有 何乐趣可言?所以DAVID CARSON的天马行空,他的即兴色彩,他对现代印刷工业的挑衅和对标准化社会的反叛,都获得了这个时代的响应。他的设计既是一个终结,同时又是一个开始。这个开始实际上是螺旋式的:它回归到原始的印刷,但又更高地超越了它。印刷并没有终结;终结的是这个工业曾信奉的一套标准。阅读也没有终结,终结的是落后于阅读的陈腐出版物。DAVID CARSON的《印刷的终结》一书至今在全世界已卖出125000多册,它是目前最畅销的平面设计专业书籍。在马丁路德的时代,《圣经》的首个印刷版本虽然流传甚广,但它肯定无法达到这个数字。DAVID CARSON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他的平面设计为印刷媒介及其阅读带来了全新的开端。
“90年代平面设计超级明星”、“平面印刷的救世主”、“字体大师”……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西方平面设计界加在纽约设计师大卫·卡森头顶的光环已经如此耀眼,而他在全世界售出超过12500册的第一部作品集《印刷的终结》已经是第15次再版,销量超过了历史上所有的设计画册;从美国各州到澳洲和欧洲各国的众多设计与广告团体都邀请他做过讲座;大卫·卡森所服务的客户种类繁多而又都声名显赫,横跨流行音乐、时尚、高科技领域以及政府机构:从乔治·阿玛尼到微软公司、朗讯科技,甚至涉足亚特兰大奥运会项目等等;除了平面设计,他还涉足影视和产品设计,同时仍不间断地进行个人摄影及绘画创作。在上个世纪末,大卫·卡森的影响波及到了中国,在当时有限的几部平面设计实验刊物中,都可以明显地看到卡森设计美学的渗透。

大卫·卡森的设计美学是在一本1992年创刊、由他任艺术总监的另类音乐杂志《RayGun》中成熟起来,并推广开去的。

1956年生人的大卫·卡森和平面设计发生关系着实令人匪夷所思。他在27岁之前从未听说过有平面设计这么一个专业的存在,身份是一位社会学教师兼冲浪高手。不久这个业余爱好为他带来了第一个客户———杂志《海滩文化》(BeachCulture),在卡森的艺术指导和设计中,他凭借对亚文化的了解,对其挪用再生,从而创造出了一套生猛的视觉风格,致使杂志在艰难维持6期后被迫停刊。在这之后,卡森又参与了一个海滩文化杂志《冲浪者》(Surfer)的设计制作,然后《RayGun》出现了,卡森找到了最为适合的舞台。这本定位于青年流行文化的杂志创刊之际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要确立一种可以与《滚石》等同类老牌音乐杂志相区别的风格,从它们手里争夺年轻受众的瞩目。因此卡森以其激进叛逆的风格成为最佳艺术总监人选。

卡森的这种被称为“Illegible”(难以辨认)的风格表现为一系列对传统印刷语言的反叛上。整齐精确、洁净易识的公认标准在《RayGun》中根本不存在,这里是字体与图像的迷宫:段落相互撞击;字行被拦腰切断;文字顺序前后上下颠倒;大小写在单词内部无规律地出现;浅色字体出现在浅色背景上而暗色字体出现在暗色背景上;倒置的图片;拼贴以及破碎的图像片断……设计在此超越了文章内容传达者的角色,而是独立、直接地表达着它的态度。如此这般,读者若要获得文字中的信息则要如同猜谜一样在图片与图像化了的文字中间摸索、揣测。这样的设计不啻是在向习惯了传统认知方式的人们宣战———这样的版式一开始虽然令很多撰稿人极为不悦,但却在最短的时间给《RayGun》带来了巨大成功。贯穿《RayGun》流行文化内容和跳跃刺激图片的,却是一种游戏般的阅读方式,这令青少年们乐此不疲。

正如一切极端的风格必然招致极端相悖的好恶,大卫·卡森和《RayGun》集拥戴与贬斥于一身。反对者们以那些受过专业艺术教育的设计师为主,“不就是个冲浪手吗!”卡森的非专业背景常常成为被攻击的目标。不过,他却从不为此担心,并反而以此为傲,大肆宣扬“我从来就不知道有什么规则,所以一切自然而然,并非刻意为之”———一位叛逆的摇滚明星般的青少年们的偶像。

无疑,大卫·卡森的社会学学位没有白拿,后现代的一个重要表征就是专业性的模糊化:在当代艺术领域,“人人都是艺术家”;在大众传播领域,电脑工具、发达的各类媒体及互联网已经给了所有人一朝权在手和一呼百应的可能。另一方面,另类文化、边缘文化在这个快餐时代得以最快的速度被主流文化吸收,从而给所有所谓先锋、前卫的先行者以在世时甚至年轻的时候就得以成功的机会。大卫·卡森的发迹与成功便是这个时代特性最好的注解。还有一点不可忽略的是,卡森与许多骨子里比较清高的著名设计艺术家不同,他不仅在最初敏锐地把握住了时尚的脉搏,更重要的是在得到了更多商业机会的时候,他几乎从不放过任何继续做大的可能。看看他所接手的客户,耐克、微软、索尼、华纳兄弟……在雷鹏(RayBan)的设计里,显露出他的一个著名广告策略,既始终坚持将自己的名字放在产品的Logo之下,以示“DavidCarson”这个名字永远伴随最大的品牌。

卡森的核心理论也是十分中肯的:“直觉对于所有优秀的艺术家或设计师同等重要。你可以是受过专业的教育,但如果你不曾对所学的东西保有一种直觉的判断,你就等于什么也没有学到。爽快一点,你在实践中学到的技巧将永远多于纸上谈兵。”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平面设计作品

[请保留:后时代 http://houshidai.co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平面设计师大卫·卡森 David Carson”

  • 21 十二月, 2013 16:44

    一直坚信,评论能拯救世界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