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Dale Chihuly 的玻璃艺术

美国艺术家让人叹为观止的玻璃工艺

Dale Chihuly 1941年出生于塔科马1959年高中毕业后就读于Puget Sound学院。1961年开始学习烧制玻璃制品。1965年毕业于华盛顿大学室内设计和建筑学专业。Dale Chihuly使美国玻璃工作室运动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并且把自己喜欢独处的工作环境拓展到了一个有协作精神和劳动分工的团体,为此,一直受到人们的称赞。他的贡献超越了国界,无论是在玻璃工作室运动,还是在整个玻璃加工领域,他的成就均影响了同时代的玻璃艺术。他带领的创作小组带来了复杂雕塑艺术的全面发展,给世人以美的享受,使他成为吹制玻璃领域的领导者。戴尔 奇胡利并不局限于对小范围贵重物品的创作,而是自由的在整个雕塑王国中遨游。事实上,从二十世纪末至今,他开创的应用于环境艺术创作的吹制玻璃工艺,一直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

Dale Chihuly是工作室玻璃运动的先驱,他挣脱了原本艺术家在画室单独创作的形式,以玻璃为创作载体,以相互协作的小组为基础,通过分工与合作,完成创作。他利用团队完成了复杂的,多重的雕塑,并把玻璃艺术引入大型现代雕塑的领域,主要通过吹制的形式完成了绚丽的雕塑与装置。Dale Chihuly的影响是深远的,作品的绚丽,玻璃材料与光影的迷幻,玻璃装置与自然环境的重组,喜欢Dale Chihuly的创作,喜欢那份绚烂,把玻璃诠释得淋漓尽致,原来玻璃也可以如此妖娆。

Chihuly

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戴尔·奇胡利作品的非凡魅力,这也让奇胡利能够把自己的作品带到世界各地,繁杂缤纷的玻璃作品让更多人领略到普通的玻璃制造出的奇迹。

2000年,戴尔·奇胡利在古城耶路撒冷建造了17个形态各异、色彩纷呈的巨型玻璃雕塑。耶路撒冷是玻璃工艺的诞生地,戴尔·奇胡利选择这个有700年历史的城堡作为展出地再合适不过了。开幕当晚,盛况空前,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观者对这些几千件玻璃组成的杰作惊叹不已。

羽西还受邀参观了戴尔·奇胡利在纽约的万宝路画廊举行的名为“Mille Fiori”的作品展。

“前来争睹大师风采的观众就有几千名,戴尔·奇胡利把他见过的很多奇花异草用玻璃进行了重现,整个画廊成了花的海洋,他大胆丰富的想象使得古老的玻璃工艺焕发了新的生命!”羽西还高兴地说,“在现场我还碰到了克里斯托夫妇,就是《羽西看世界》曾经采访过的两位闻名世界的环境艺术家。”看来,艺术的气息到哪里都是相同的!

5cc772f92d22fa22d8f9fd45

戴尔·奇胡利在1976年时因车祸,导致他一目失明,使其丧失了领班的工作,也无法领导他那一组吹琉璃的组员,但他不放弃,仍以概略结构的吹琉璃方式来完成他自己的创作。最初他是一位建筑师,由于他的旺盛精力及抱负,使他经历了许多不同的建筑发展阶段。现在,在他西雅图的工作室中,领导8-10人的吹琉璃小组来制作他们的作品,他指导、观察、建议,并掌握他们的成品风格。他和艺术赞助人约翰及安·高得·豪伯格创立了皮恰克琉璃学校(Pilchuck Glass School),在这里,学生可以学到如何以琉璃来创作。他的作品立意清晰,通常都是特大号的作品,并有多重的旋涡,但不会因此失去其亲和力。跟奇胡利一起工作的人会深受他的风格所影响,因此,很多人表示,在他们为奇胡利工作时,几乎也变成了另一个奇胡利,他懂得如何协调一个小组,综合他们的理念成为他创作过程的一部分。

他使美国玻璃工作室运动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并且把自己喜欢独处的工作环境拓展到了一个有协作精神和劳动分工的团体,为此,一直受到人们的称赞。他的贡献超越了国界,无论是在玻璃工作室运动,还是在整个玻璃加工领域,他的成就均影响了同时代的玻璃艺术。他带领的创作小组带来了复杂雕塑艺术的全面发展,给世人以美的享受,使他成为吹制玻璃领域的领导者。戴尔奇胡利并不局限于对小范围珍贵物品的创作,而是自由的在整个雕塑王国中遨游。事实上,从二十世纪末至今,他开创的应用于环境艺术创作的吹制玻璃工艺,一直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

戴尔.奇胡利在创作林林总总艺术品的同时,注重研究材料的透明性。当他发现玻璃作为创作介质具有其它任何材料所无法比拟的特点时,广泛地涉入玻璃行业。早在1965年,作为一个室内设计和建筑学专业的学生,他已经为吹制玻璃的技艺所着迷。他考入威斯康辛大学的第一玻璃工程研究所,是由玻璃运动创始人哈维K·利特莱顿建立的专业玻璃研究机构。他拿到雕塑学位后,在罗德岛设计学校继续研究陶器工艺,随后建立了著名的玻璃工作室,成为一代艺术大师。受当初人文科学界限模糊的教育环境的影响,早在1967年,奇胡利就用氖、氩来吹制玻璃,创作出一种房子大小的、独立的、像植物一样的组装陈设品。1971年,他进入堪称国际玻璃中心的华盛顿的皮尔切克玻璃学校。在这里,他引导玻璃制作向艺术性方向发展。从1971年到1989年,他一直担任该校的第一艺术指导。在他的指导下,皮尔切克成了具有不同背景的国际著名艺术家的聚集地。戴尔奇胡利工作室,已成为艺术家、收藏家及博物馆专业人士关注、向往的地方。

四十年间,奇胡利的艺术风格逐步地在玻璃雕塑中显现出来。从单一的玻璃器皿到室内外复杂的陈设艺术品,他的吹制作品均以色彩和线条的最佳组合而著称。其作品种类繁多,小的如为小环境而设计的茶几饰物,大的则以雕塑群的形式而出现;或者配合特定的工程设施,而出现在大型的室内外陈设中。奇胡利和他的小组创作了大量的吹制艺术品。他们在继承和发扬已有作品形态的同时创作了一些激动人心的新作品。例如,他的新作Fiori体现了吹制玻璃的神奇及对其内涵的理解。从1970年末到1990年,如篮子、花瓶、威尼斯人及枝型吊灯等作品,以形状和内容的不同而重现。早在1980年初期,奇胡利所有的作品都带有强烈、鲜明的色彩及细微的线条装饰。他通过融合器皿的表面图样来表现一种事先设计好的玻璃丝风格,然后运用光学模子创作一种螺纹状的装饰图案。在他的Macchia系列作品中,粗犷的轮廓和丰富多采的边线同其晶莹剔透的器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到1990年前后,他的吹制玻璃作品已成为其众多作品中的重要部分,并赋予高度的巴洛克风格及翻腾的成分。

奇胡利的作品具有很强的自传性。他的魅力在于既有抽象的花朵形状,又有依恋的怀旧性质。如其作品“母亲的花园”,在塔科马文献中即有详细的记载。他的系列作品如Seaforms、Niijima甚至枝型吊灯也都隐含了他在塔科马童年时代的生活。许多作品体现了他对大海的挚爱及对西北太平洋经济重要性的认可。在艺术家挑选出来的这些回顾早期装饰历史的艺术作品中,也有很鲜明的个人色彩。例如他的“篮子系列”作品的发展,已超出了印度西北海岸地域。1977年他同雕刻家Italo Scanga 及James carpenter在塔科马的历史学会上,就惊喜的看到了自己早年的得意之作“篮子”作品。

多年来,奇胡利创作出了大量的值得珍藏的陈设展览品,包括跨越威尼斯(1995-96)、耶路撒冷大卫博物馆的塔(2000)、公园中的奇胡利及在芝加哥加菲尔德公园中玻璃花园的温泉(2001-2)、塔科马的玻璃桥(2002)及塔科马艺术博物馆里的米勒·费奥里(2003)等。这些陈设品的创作更增强了这位艺术家对建筑艺术的灵敏度及对自然光彩与玻璃相互作用的把握,并不断激发其对透明和半透明效果的兴趣。近来奇胡利选择了以建筑物作为其作品的载体,突现了其作品的表现特色。

奇胡利的早期陈设品蕴涵着丰富的自然精神。例如冰柱及植被,这些也是他近期作品最重要的主题。作品陈设在许多地方,如芝加哥加菲尔德温泉、俄亥俄洲的哥伦布富兰克林公园温泉、亚特兰大的伯坦尼咯尔公园及伦敦Kew 花园的未来工程等。这使得奇胡利以美丽的自然景观同雕刻的形式并列,在自然和艺术之间建立起最直接的融合。另外,在塔科马的博物馆及马尔玻尔若夫画廊里的用关作品,也揭示了这位艺术家在逻辑上的进步。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已达了完美的境地,以丰富的知识从早期的陈设品中获得了生活的乐趣。

作为世界艺术的重要部分,戴尔·奇胡利及他的作品,曾引起过激烈的争论。随着他在这些博物馆聚集地如维多利亚、伦敦的阿尔伯特(2001)等处的作品不断展出,今天几乎已无人怀疑他对我们时代艺术的长期贡献,这是不争的事实。

除了玻璃制品,奇胡利还很喜欢画画,他喜欢将灵感肆意挥洒,“站在画布前的奇胡利,总是全神贯注他挥洒自如的样子,绝对是大师级的飞舞。颜料经常把他的鞋子也变成了前卫的艺术品!

然而,近年来随着玻璃艺术和琉璃在中国的普及,戴尔·切胡利被大家所接受,也让很多商家看到了商机。切胡利的作品仅一个小花瓶就可以卖到600美元,大型的装置作品卖到几千万美元也是很正常,很多奢华的大酒店喜欢将他的作品作为酒店奢华的装饰。

这两年,我不断看到有公司在模仿切胡利的作品进行商业活动,并声称:“聘请多位专家、教授经过多年研究,引进西欧先进的玻璃工艺技术,终于自主成功研制出了玻璃世界中的珍品——大型吹雕艺术玻璃,并已申报国家专利.……”我所看到的生产的一些相关图片,和切胡利完全是同种风格和技术的模仿,有些产品已经被国内的一些酒店采用。

这些商家除了提供制作的产品外,还推出“转让技术、主要设备”和“区域垄断、独家代理”等服务项目。
戴尔·奇胡利在1976年时因车祸,导致他一目失明,使其丧失了领班的工作,也无法领导他那一组吹琉璃的组员,但他不放弃,仍以概略结构的吹琉璃方式来完成他自己的创作。最初他是一位建筑师,由于他的旺盛精力及抱负,使他经历了许多不同的建筑发展阶段。现在,在他西雅图的工作室中,领导8-10人的吹琉璃小组来制作他们的作品,他指导、观察、建议,并掌握他们的成品风格。他和艺术赞助人约翰及安·高得·豪伯格创立了皮恰克琉璃学校(Pilchuck Glass School),在这里,学生可以学到如何以琉璃来创作。他的作品立意清晰,通常都是特大号的作品,并有多重的旋涡,但不会因此失去其亲和力。跟奇胡利一起工作的人会深受他的风格所影响,因此,很多人表示,在他们为奇胡利工作时,几乎也变成了另一个奇胡利,他懂得如何协调一个小组,综合他们的理念成为他创作过程的一部分。

用沙子变魔术作品价超钻石—

  近日,一则从纽约传回的视频在网上产生了轰动效应。这段短片是由网友Jenny参观了纽约植物园玻璃艺术展的部分作品后用手机拍摄并发到自己博客上的。片中,本来廉价的玻璃被艺术家制作成种种姿态瑰丽的艺术品,令人瞠目结舌。据Jenny得到的消息,这位著名艺术家的玻璃作品单价已经超过了钻石,达到几百万并非奇事。而且,这还是一位“残疾”艺术家,他是如何用自己“一维视觉”窥探到大自然奥秘的呢?

  虽然远在大洋彼岸,但是短片中的艺术品却让人们感觉到了切身的震撼。你可能很难想象,从天棚直垂到地面的花束竟然全是由玻璃吹制而成,组合成这样一个花束的竟有几千件玻璃制品;湛蓝的水中漂浮的睡莲也可谓以假乱真,暧昧的色彩让他们比真正的睡莲更有生命力。甚至美国不少知名大酒店的楼顶吊灯都是他的杰作,均是几千个小零件组成,绝对的独一无二。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些充满热情的作品都出自一个没有立体感受的思想者,迄今为止,他已经制作了大大小小几千件玻璃艺术品,每一件都不雷同。他就是玻璃艺术家奇胡利(Dale Chihuly)。

  早在60 年代初期,学室内设计的奇胡利偶然为制作玻璃的技艺着了迷,玻璃脱胎于坚实硬朗却又柔弱无骨的沙子,但用玻璃呈现出的世界却和沙海截然不同。于是他加入威斯康辛大学的第一玻璃工程研究所,成为一名玻璃研究者,同时他也爱上了吹制玻璃这种手艺。

  1976年,他在英国旅行时遭遇了一起事故。车祸夺去了他的左眼。作为一名吹制玻璃的艺术家,通过双眼获知的立体感和纵深感不复存在,可想而知这对他后来的工作产生了多么大的影响。

  但奇胡利并没有因此放弃心爱的玻璃艺术,虽然他要和助手吹制玻璃,无法看左边,缺少深度知觉。但他用几年的时间,渐渐脱离具体操作而以指导为主继续他的创作。就像电影导演一样:“通过反复合作,助手们开始会意奇胡利要的效果,再配合画草图来示意,一切都慢慢走向正常。老天爷并没有难倒奇胡利,他那么热爱从事的玻璃艺术,什么都吓退不了他!”

  2000年,奇胡利在古城耶路撒冷建造了17个形态各异、色彩纷呈的巨型玻璃雕塑。耶路撒冷是玻璃工艺的诞生地,奇胡利选择这个有700年历史的城堡作为展出地再合适不过了。开幕当晚,盛况空前,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观者对这几千件玻璃组成的杰作惊叹不已。

  前来争睹大师风采的观众就有几千名,奇胡利把他见过的很多奇花异草用玻璃进行了重现,整个画廊成了花的海洋,他大胆丰富的想象使得古老的玻璃工艺焕发了新的生命!

  美,是一个很奇妙的字眼,它可以抹煞贵贱,也可以让有相同追求的人从不同的道路走到一起来。即便你身有残疾,世界也会向你袒露它不一样的美丽。

e2582ffc95107b3b08244d4d

来自美国的玻璃艺术家戴尔.切胡里(Dale Chihuly),1941年生于华盛顿的塔科马,由于一次意外,让他的左眼戴上了标志性的黑眼罩.充满激情的切胡里与他的工作团队做出来的令人震撼的前所未有的惊艳作品,用透明的,色彩鲜艳的玻璃作为媒介创作出来的艺术品造型奔放、大胆。

切胡里本来学的是室内设计,偶然的机会接触了玻璃艺术,便无法自拔。1968年切胡里拿到了一笔奖学金前往威尼斯的Venini Factory,这个位于威尼斯玻璃工业最发达的穆拉诺,学习如何吹玻璃,也是影响他后来创作技巧最深的地方。

回到华盛顿的切胡里,与伙伴创办了玻璃学校,组成了一个国际性的玻璃创作团队与艺术中心,切胡里是位多产的艺术家,玻璃作品被全世界200多家美术馆与博物馆所收藏,一生得过无数的大奖并被授予七个荣誉博士学位,可谓是一个“名利双收”的艺术家。过去四十年切胡里的作品主要是在雕塑造型和色彩与环境、建筑中的互动探索方面有很大的贡献。

近来切胡里选择了以建筑物作为其作品的载体,表现了作品的浓烈情感。切胡里的早期作品蕴涵着丰富的自然元素。切胡里所有的作品都带有强烈、鲜明的色彩及细微的线条装饰。他的作品中的海洋系列、花车系列及吊灯系列的灵感全都来自于童年在华盛顿海边生活的回忆,这几各系列已经成为了他的标志性的作品。

你可能很难想象,从天棚直垂到地面的花束竟然全是由玻璃吹制而成,组合成这样一个花束的竟有几千件玻璃制品; 采用东方元素的睡莲,在西方艺术家中还很罕见,湛蓝的水中漂浮的睡莲也可谓以假乱真,。暧昧的色彩让他们比真正的睡莲更有生命力。甚至美国不少知名大酒店的楼顶吊灯都是他的杰作,均是几千个小零件组成,绝对的独一无二。

切胡里还对植物情有独钟,这种情怀与他和家人的紧密关系是分不开的,他的家人一直是他的精神支柱,合作伙伴。他长期迷恋抽象的花卉,也跟他妈妈在塔科马茂盛的花园有很大的关系。作品充满了依恋和怀旧气息。这些作品的创作更增强了这位艺术家对建筑艺术的灵敏度及对自然光彩与玻璃相互作用的把握,并不断激发其对透明和半透明效果的兴趣。

2001-2002年,切胡里的第一次花园展在芝加哥的加菲尔德公园举办,紧接着2005年他又在英国的皇家植物园举办了他的第二次花园展。第二年在纽约植物园、2007年在匹兹堡霏马克温室植物园都有精彩的展出。玻璃与植物园里的植物、景观与建筑等相互呼应,大型玻璃雕塑隐藏在树丛中,草丛中、水池中、仙人掌中、攀在温室里的柱子上、挂在温室天花板上,有种寻宝的刺激。

           

艺术家把玻璃艺术品同大型植物放在一起 ,有机的雕塑形式与美丽的植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自然、艺术和环境光影效果组合在一起立即形成了一种玻璃与植物间对话的有趣的互动。

1999年是切胡里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切胡里在耶路撒冷举办了一场作品展览,展览在Tower of David博物馆举行,上百万的观众参观了这次展览。这次著名的展示又是一次切胡里作品与建筑完美结合的体现。

       

反射着强烈的阳光的花白色石壁与色彩绚烂的玻璃在质感、颜色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悠久历史文化与现代先锋艺术的冲击使这次展览更具史诗意义。毫无疑问切胡里对玻璃艺术的长期贡献是无可争议的。

1 2 3 4 5
标签: [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