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时代微博公众号

乌青诗歌:废话还是先锋?

我给我妈打电话告诉她/最近我在网上火了/是吗?我妈不会上网,真的吗?/真的,我亲爱的妈妈/这次我绝对没有骗你/我妈听了很高兴,然后呢?/然后我就不火了。我说。——乌青自嘲诗

乌青(原名郑功宇)一直名不见经传,但最近,有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贴出了他的三篇诗歌,分别名为《假如你真的要给我钱》、《对白云的赞美》和《怎么办》,立刻引起轰动。

乌青诗选:

《最近我写不出东西》

1.
小区里
有一个老人最近死了
也许是前天
也许是大前天
其他的老人
和往常一样

2.
我呆在房间里
坐在沙发上
背对着门
有一个人如果
进入小区
走到最里边那幢
走到6楼
敲响右边的门
开门的就是我

3.
楼下的老人们
和往常一样
在院子里打麻将
如果你穿过他们
走到6楼
敲响右边的门
我就会从沙发上站起来
为你开门
如果你是一个警察
并且向我出示搜查证
我不会不高兴
搜吧搜吧

4.
吃饭的时候
我还是和往常一样
穿过院子里打麻将的老人
去小区门口
买一盒三丁炒饭
带回房间
坐在沙发上吃
记得有一天
卖炒饭的老板突然问我
你要搬家吗
我说不
三丁炒饭里
有莴笋丁、火腿丁和香肠丁

乌青的“诗歌”:

《对白云的赞美》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真的,很白很白
非常白
非常非常十分白
极其白
贼白
简直白死了
啊——

《假如你真的要给我钱》

我的银行账号如下
招商银行
6225××××74
郑功宇
建设银行
4367××××13
郑功宇
工商银行
6222××××30
郑功宇
……

《一种梨》

我吃了一种梨
然后在超市里看到这种梨
我看见它就想说
这种梨很好吃
过了几天
超市里的这种梨打折了
我又看见它,我想说
这种梨很便宜

《怎么办》

我打电话,给张建华
接电话的是
他母亲
我问:张建华在吗
他母亲说,在、在大便
我说,在大便啊
他母亲说是的
我对张建华的母亲说
那怎么办呢?

《上网9年》

1998年,上网不知道干嘛
1999年,泡聊天室
2000年,做主页
2001年,做网站
2002年,搞多媒体
2003年,瞎玩
2004年,沟通
2005年,下电影
2006年,上网不知道干嘛

“历来有些傻叉,喜欢对诗歌和诗人说三道四。”先锋诗人乌青的几首诗在网上引起争议后,昨日,曾经身处同样的大众口水之中的“梨花体”诗人赵丽华出来力挺同行。

在网上,乌青的诗流传最广的就是这首《对白云的赞美》:“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网友直接命名为“废话诗”,对之进行了各种戏仿,网友的质疑都很直白,“这也算诗?”、“啊,这是一个很乌青,贼乌青,极乌青,非常极其十分乌青的时代。”

乌青:玩宏大很过时

对网上的争议乌青付之一笑,贴出多年前的一首诗自嘲,“其实当年我受争议最大的诗不是《对白云的赞美》,而是这首《月下独酌》。写于12年前。”该诗复制粘贴了李白的《月下独酌》,最后加上一句“这首诗是李白写的”。有网友指责,乌青这样的诗是对诗歌的伤害。乌青又现撰一首《我伤害了你,还一火而过》:“我给我妈打电话告诉她/最近我在网上火了/是吗?我妈不会上网,真的吗?/真的,我亲爱的妈妈/这次我绝对没有骗你/我妈听了很高兴,然后呢?她说/然后我就不火了。我说”

对乌青这样的玩笑态度,香港诗人廖伟棠也小有看法,“这样的所谓诗唯一价值就是显示作者的语言贫乏程度已经达到极限。”乌青也针锋相对:“在廖那里诗还是技术活。即使技术,玩宏大也是很过时的。”

赵丽华:

傻叉对诗歌说三道四

有趣的是,赵丽华昨日也出来力挺乌青,她言辞激烈地说,“历来有些傻叉,喜欢对诗歌和诗人说三道四”又说自己十几年前看过《对白云的赞美》后,即惊为天人,“这样的诗歌是对以往过度修辞、故作高深、拗口诘牙的诗歌方式的一种反拨,是对宏大叙事和假大空的主流话语体系的一种颠覆,是对一切所谓所指、能指、诗意、寓意以及强加给白云的陈词滥调的比喻的彻底剔除。”

虽然网友对“废话诗”的骂声居多,但也有人表示,乌青的诗让自己笑死了,“有些诗还蛮有生活感的。”乌青则坚持诗什么都可以写的态度:“喜欢为什么还怀疑呢,为什么不能相信自己?”

有网友在微博上晒出一组现代诗,让号称先锋诗人的乌青意外走红,其独特的诗歌风格被称为乌青体。众多网友边围观边吐槽,“重口味”、“弱爆了”、“如果这也算是诗,那让李白、杜甫情何以堪?”截至目前,该微博已经被转发上万次。

围观:奇诗共欣赏

3月25日,上海科普作家杨轶发表了一则微博:“这是诗?这真的是诗吗?奇诗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并贴出了五首乌青的作品,除《对白云的赞美》外,还有《她走得比我快一些》、《匆忙的一天》等,基本都是以极度白话的语言,车轱辘话不断重复的方式,叙述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生活琐事。

在随后发表的微博里,杨轶表示“如果拼凑几句废话就能成为‘诗人’,那么古今中外的诗人只好说自己是蠢材了。”几条微博过后,理科出身的杨轶一不留神也成了“诗人”,她在微博中表示,无端堆积起来的废话是无病呻吟!真正优秀的诗歌,能在人性受到幽灵威胁的时候给予力量,能在恶势力最为猖獗的黑夜里,为囚禁的灵魂朗诵光明的诗篇!

争议:废话也叫诗

这些看似废话连篇、毫无意义的诗歌内容引来了众多网友的热烈讨论。博友“遇到所以珍惜”说,“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懂现代诗。到了今天我才确信,不是我不懂,是他们不是。”星星狗的伊甸园说,现在中国诗歌界的口水诗大行其道,一堆堆字眼砌上去,无法理解也无需理解。憨人润南说,“原来这就是废话诗。高,很高,非常高,真的十分高,真的真的十分十分搞笑!”网友六楼居士在博客中写道,“诗并不是高不可攀,但也绝不是简单的说话断句提行即可。中国诗坛今天的自由诗,也太自由了!”

也有少数网友不以为然。网友亦鸣跟帖写道,“诗永远是写给少数人看的,不在于诗歌的语言是否艰涩,而在于诗人的思想永远要早于大多数人。”博友@purecalm说,“固定、程式化的思维让一部分人对传统诗歌产生了敬畏心理,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也让他们忘记了‘诗歌来源于生活’这句老话。”

回应:语言的实验

虽然遭到了网友的戏谑,但乌青似乎心态很好,他不但在微博上转发了网友们对他的嘲笑,还创作了一首名为《我火了》的诗歌自嘲:“我给我妈打电话告诉她/最近我在网上火了/是吗?我妈不会上网,真的吗?/真的,我亲爱的妈妈/这次我绝对没有骗你/我妈听了很高兴,然后呢?/然后我就不火了。我说。”

1978年出生的乌青在大学二年级时退学,随后从事写作和自由职业。他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网友疯传的是他12年前的旧作。他认可“废话诗”这个称呼,但是这个废话,不是通常所讲的毫无意义的废话,而是指一种对普通惯常意义的消解,是一场语言的实验。他也坦承,他从没指望自己的“废话诗”被大众理解和接受。

诗人渔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代诗歌分三派,学院派、激进派和娱乐派,乌青就是最后一种,他们的诗歌既不工整情绪也不高,但叙述的都是生活里的小事,信手拈来就写成了诗歌。虽然大家都说他讲废话,但能把废话写出感情,而且诗人本人认为他在写诗,那么这就是诗了。

有网友提出质疑,高晓松体火了4天,乌青体能火几天?

像这一类“自说自话”的“诗”被网友戏称为“废话诗”。

乌青的诗歌让一些网友感到蛋疼,网友“杨轶_月下美丽的梦”则用此格式讽刺乌青:

“你写的烂诗真烂啊/真的,很烂很烂非常烂/特别烂特烂/极其烂/贼烂/简直烂死了/啊——”

继诗人赵丽华“梨花体”走红后,“乌青体”也迅速走红。近日,因网友的一则微博,先锋诗人乌青不幸“中枪”,再度因其独特的诗歌风格引来网民的一片议论之声。

25日,科普作家杨轶发表了一则微博:“这是诗?这真的是诗吗?奇诗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并贴出了五首乌青的旧作,其中《对白云的赞美》最为典型:“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特别白特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

看似无意义的诗歌内容立即引来了众多网友的热烈讨论。博友@一刚一刚一刚Kimon:“唉!现在的起点也太低了,如果这也可以做诗人,那算我一个吧!我也要报名做诗人!!!”,博友@神族A认为现代诗歌在内容上仍需遵守传统,“现在很多诗人都是自封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一句话从中间多按几个回车分开就成诗了。”

在随后发表的微博里,杨轶表示,如果乌青的作品被称作是诗,那么我们身边所有形式的语言和文字都是诗,甚至包括梦中的呓语和吃饭时的咀嚼。她更说道,“如果拼凑几句废话就能成为’诗人’,还不如打开电视看广告。”

对于几乎“一边倒”的批评言论,也有少数网友不以为然。作家仲岸表示,“为什么你觉得类似诗的东西才是诗呢?”博友@purecalm补充道,“固定、程式化的思维让一部分人对传统诗歌产生了敬畏心理,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也让他们忘记了’诗歌来源于生活’这句老话。诗歌不存在门槛,能让读者产生共鸣的都是好诗。可悲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失去自己内心中最柔软的那部分。”

无独有偶,就在六年前,沸沸扬扬的“梨花体”争论曾在诗人赵丽华和小说家韩寒两位名人之间展开。“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和乌青类似的诗歌风格让韩寒也坐不住了,“现代诗歌和诗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现代诗这种体裁也是没有意义的”,“现代诗人所唯一要掌握的技能就是回车”,“诗人本身就有点神经质,再玩下去就要变成神经病了”等言论被屡屡放出。“挺赵派”随即“接招”,一时间,各大论坛博客一片混乱景象。

被赵丽华称为“浮躁张狂”的韩寒,在三年后终于“缴械投降”,发表博客向现代诗歌及诗人道歉,“三年前我的观点是错的,对你们造成的伤害带来的误会,我很愧疚。碍于面子,一直没说,希望你们能原谅与理解。”

面对今日乌青陷入“泥潭”,持相同观点的文坛作家纷纷发文力挺。“你说那不是诗这是你的无知,但你说那是惟一的诗歌写法也是无知,甚至,如果乌青这么说也是他的无知。乌青写的是诗,如此的坚持更是天才壮举,只是别那么严肃。”诗人韩东说道。同为诗人的杨黎更表示今天下午将与乌青和赵丽华一同做客节目,“给网友一个说法”。

对于网络上的众说纷纭,乌青发微博对网友们的关注表示了感谢,“最近两天受到的赞扬和非赞扬比我过去三十多年加起来的还要多7000多倍,说实话我有点羞涩。”他表示,中国当下还存在着许多“隐形”诗人不受主流关注,希望大家多多重视,“其实偶尔读读诗没什么坏处吧,为什么不呢?”来源于乌青的微博。

乌青官方网站:http://wuqing.org/

格格物
标签: [ , ,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3 条评论了 “乌青诗歌:废话还是先锋?”

  • 疯猫
    7 九月, 2012 7:39

    话说,我曾经也是诗人。我也贴出我的一首诗吧。
        致“美胯”的八首诗(一)长裙子 {你开玩笑说,我给你写八首诗才肯放过我。现在第一首赞美你的长裙子}          长裙子 我没亲眼见过你 但我得知你穿着一条 飘逸碎花的长裙子 即使我得知你穿着长裙子 但我仍未见过你翩若惊鸿的舞姿 我想 那一定很美  你没深知三毛 但你如此默契地穿着一条 和她同样自由风格的长裙子 恭喜你和她一样穿着长裙子 但我仍未见过你把万水千山走遍 我想 那一定很棒 ~~~~~~。
    致美胯的八首诗(二)花辫子            花辫子 并不是所有女生都敢梳长辫子 并不是所有女生都梳长辫子漂亮 而你却两样占足了  你妈!(不是骂你啊,呵呵) 究竟有多有味 才能生出如此有韵味的你 究竟有多有才 才能梳出如此有才气的辫子啊  一种独特的古典美 被你妈 含蓄地 实实在在地 扭把进你的辫子里 被你表达的如此透彻而张扬

    致美胯的八首诗(后六首)  致美胯的八首诗(后六首) 1.有种魄力称为执著于梦想,你的方向朝着太阳。 2.有种相识叫做走过才回头,繁花似梦,转眼烟云。 3.有种生活追求如你所述,一心一意终能十全十美。 4.你走上了央视舞台,离太阳更近了。 5.等着你照耀天空。 6.对不起,我偷懒了。。。

  • RUI
    8 九月, 2012 2:29

    写的很好!我们正巧也在策划一个新的小产品与此相关,欢迎上线后“写诗” :wink:

  • 疯猫
    8 九月, 2012 7:11

    是那个【三五成行-写诗吧】吧。我看到链接一直是灰色的。。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