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物

千禧年三部曲《龙纹身女孩》

千禧年三部曲《龙纹身女孩》

“这不只是一本小说,而是一种毒品!”——法国读者俱乐部

千禧年三部曲”是已故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的畅销小说系列,三部作品分别于2005、2006和2007年出版。作者15岁时目击一名少女遭人性侵犯,并对性暴力十分反感。他不能原谅自己未能拯救那个名叫利斯贝特(Lisbeth)的少女,而她的遭遇正是系列主题(对女人性暴力)的意念来源。系列主角是利斯贝特·莎兰德(Lisbeth Salander)和米克尔·布隆维斯特(Mikael Blomkvist)。莎兰德二十多岁,聪明而怪僻,对映像过目不忘但不擅交际。布隆维斯特是《千禧年》杂志著名记者,追查社会不义的事,与作者故事有相似之处。

楔子:

十一月的一个星期五

这事每年都会发生,几乎成了惯例,而今天是他八十二岁生日。当花照例送达时,他拆开包装纸,拿起话筒打电话给退休后便搬到达拉纳省锡利扬湖的侦查警司莫瑞尔。他们不只同年,还是同日生,在这种情况下可说是一种讽刺。这位老警官正端着咖啡,坐等电话。

“东西到了。”
“今年是什么花?”
“不知道是哪一种,我得去问人。是白色的。”
“没有信吧,我猜。”
“只有花。框也和去年一样,自己做的。”
“邮戳呢?”
“斯德哥尔摩。”
“笔迹呢?”
“一如往常全部大写。字迹整齐端正。”

说完,话题就这么结束了,两人将近一分钟没交谈。退休警官往后靠坐在厨房椅子上,抽着烟斗。他知道对方已不期望他发表任何可能为本案开启一线曙光的简要评论或锋利问题。那样的日子早已过去,如今两人的对话仿佛一场谜样的仪式,只是这世上除了他们之外,没人有兴趣去解开这个谜。

那花的拉丁学名是Leptospermum rubinette(属桃金娘科),是一种高约十公分的植物,有石南状的小叶和一朵五瓣白花,花瓣还不到两公分宽。

这植物原产于澳大利亚丛林与高地,多半生长于草丛间,当地人称之为“沙漠雪”。后来,乌普萨拉植物园的人也证实这种植物在瑞典很少见。这位植物学家在报告中写道,该植物与茶树属性相近,常被误认为另一种较常见、主要产于新西兰的同类植物松红梅(Leptospermum scoparium)。她指出两者的差异在于前者花瓣末稍有少许粉红小点,因此花朵略带粉红色调。

“沙漠雪”完全是一种含蓄的花,没有医药特性、无法引发幻觉,不能食用也不能用来制造植物染料。但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原住民却将艾尔斯岩艾尔斯岩(Ayers Rock),位于澳大利亚中部沙漠,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岩石。周遭地区与该区的植物群视为神圣的象征。

那名植物学家说她从未亲眼见过这种植物,但询问同僚后得知哥德堡某处温室曾试图引进,培植者当然可能是业余植物学家。这种植物在瑞典种植困难的原因是它适合生长在干燥气候,而且大半年都得养在室内,种在石灰土壤里很难长得好,还必须从底部浇水,是种需要娇宠的植物。

既是如此罕见的花,要追查样本来源理应不难,但实际上却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既无登记数据也无执照可查。有兴趣去取得种子或植物的人少则数人,多则数百人,也许是朋友间易手,或是从欧洲或澳大利亚某个角落邮购所得。

但这只是每年十一月第一天寄来的一连串故弄玄虚的花之一。这些花都很美,而且大多十分罕见,总是制成压花后贴在水彩纸上,用一个六乘十一寸、样式简单的框裱起来。

这则奇怪的花故事从未见过报,只有少数人知情。三十年前,国家刑事鉴识实验室里的指纹专家、笔迹专家、刑事调查员,以及收件人的一两位亲友,都曾非常缜密地调查这件定期收到花的事。如今这出戏的演员只剩三人:上了年纪的寿星、退休的警探与寄花人。至少前两人已到达一定年纪,因此相关人士的数目不久又会减少。

退休警探是个硬汉。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办的第一宗案子,那次他不得不逮捕一个喝得醉醺醺又有暴力倾向的变电所工人,以免他伤人。在整个警察生涯中,他曾抓过盗猎者、殴妻者、欺诈犯、偷车贼与酒醉驾驶员,也曾经和窃贼、毒贩、强暴犯,还有一名疯狂炸弹客周旋过。他曾参与侦办九起谋杀或杀人案,其中五起都是凶手主动打电话给警方,充满悔意地坦承杀了自己的妻子或兄弟或其他亲人。另外两起都在几日内侦破。另一起则求助于国家刑警队,花了两年时间才破。

至于第九起案子也算是破得让警方满意,也就是说他们知道凶手是谁,但由于证据太薄弱,公诉检察官决定不予起诉。令侦查警探气馁的是,案子终究因为过了法定追诉期而不了了之。不过总体回顾起来,这段警察生涯还是有声有色。

但他却不满意。

对这位警探来说,“压花案”已令他苦恼多年,这是他最后一宗案子,却因未能侦破而令他十分沮丧。更荒谬的是,无论在不在执勤,他日夜苦思了数千小时,仍无法斩钉截铁地说这的确是一起犯罪事件。

他二人都知道为花裱框的人会戴手套,所以框或玻璃上不会留下指纹。框可能是在世界各地的相馆或文具店买来的,根本无迹可循。包裹最常从斯德哥尔摩寄出,但也有三次从伦敦、两次从巴黎、两次从哥本哈根、一次从马德里、一次从波恩,甚至有一次从佛罗里达的彭萨科拉,警探还得去查地图才知道。

挂断电话后,八十二岁的寿星盯着那美丽却毫无意义的花呆坐许久,他连花名都还不知道。接着他抬头望向书桌上方的墙面,那里已挂着四十三幅裱框的压花,每排十幅,共有四排,而最后第五排只有四幅。最上方一排第九个位置有个缺口。“沙漠雪”是第四十四号。

他忽然毫无预兆地哭了起来。在将近四十年后忽然情绪溃堤,连他自己也感到讶异。

千禧年作者:

斯蒂格·拉森(Stieg Larsson)(1954-2004),瑞典作家与新闻记者。曾任职于瑞典中央新闻通讯社,并于工作之余投身反法西斯主义的活动。一九九五年,他创办了Expo基金会,并自一九九九年开始担任基金会同名杂志主编。由于他长期致力于揭发瑞典极右派组织的不法行为,多年来一直受到程度或轻或重的死亡恐吓与威胁。这部小说中总是积极捍卫社会正义、不求个人名利的男主角,几乎就是拉森本人的化身。拉森从二○○一年开始撰写“千禧年”系列小说,二零零四年完成三部曲后,竟不幸于十一月因心脏病突发辞世,来不及看见首曲《龙文身的女孩》在二零零五年出版,以及此系列小说售出全球四十四国版权、轰动全欧的盛况。随着第二部和第三部的出版,“千禧年”系列引发阅读热潮,雄踞欧洲各国畅销书排行榜,且历久不坠。此外,《龙文身的女孩》在二零零六年夺得北欧犯罪小说协会最佳犯罪小说“玻璃钥匙”奖;二零零八年,“千禧年”系列第三部《空中的城堡》(暂名)再度夺下“玻璃钥匙”奖。拉森打破纪录,成为瑞典有史以来第一位两度获颁该奖项的作家。二零零八年二月,拉森入选英国《每日电讯报》“一生必读的五十位犯罪小说作家”。二○○九年,拉森被选为“欧洲最具冲击力十大畅销小说家”,在榜单上排名超过丹·布朗与“暮光之城”作者斯蒂芬妮·梅尔,居于首位。

改编电影:

《龙纹身的女孩》
根据瑞典推理小说名家斯蒂格•拉赫松《千禧年》三部曲的第一部《恨女人的男人》改编。《千禧年》杂志的记者麦克•布隆韦斯特(迈克尔•恩奎斯特Michael Nyqvist 饰)应瑞典范耶尔财团巨头亨利(斯文-博蒂尔•陶博 Sven-Bertil Taube 饰)的请求,调查四十年前亨利挚爱的侄女海莉失踪案。在调查过程中,麦克接触了多位范耶尔财团人员,包括海莉的哥哥马丁(皮特•海伯 Peter Haber 饰)和表姐塞西莉亚(马莉卡•劳伦丝 Marika Lagercrantz 饰)。麦克发现保全公司调查员丽思贝丝•莎兰德(劳米•拉佩斯 Noomi Rapace 饰)入侵了自己的电脑,并提供了重要的破案线索。麦克决定与周身刺青鼻耳穿环的丽思贝丝联手调查。随着一步步接近真相,麦克发现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但凶手是否与海莉失踪案相关呢?

《玩火的女孩》
米克·布卢姆科斯特(Michael Nyqvist 饰)是千禧年报社的一名记者,他正就东欧雏妓贩卖的问题展开调查。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他的助手道格及其女友被人残忍杀害。根据现场遗留下的指纹,所有的指控都指向了丽莎贝丝·萨兰德(劳米·拉佩斯 Noomi Rapace 饰)。不久,萨兰德的最新监护人尼尔斯·彼尤曼律师(Peter Andersson 饰)亦在寓所被人杀害。经过一段时间的环球旅行,萨兰德刚刚回到瑞典,等待她的却是一系列莫名的指控和追捕。究竟是谁策划了这一系列的谋杀?又为什么将罪名都转嫁到萨兰德的身上?所有的一切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阴谋?

《捅马蜂窝的女孩》
Salander正在策划她的报复 – 针对一名企图杀死她的男子,并反对几乎摧毁了她很生活的政府。 但它不会是一个简单的运动。在向头部射了一枪过后,Salander被密切监督,并将面临三起谋杀案和一起谋杀未遂的起诉。在记者Mikael Blomkvist和他的千禧年杂志的帮助下,Salander不仅要证明她的清白,还需要确定和谴责政客的腐败。正式这腐败的政治才使弱势群体成为虐待和暴力的受害者。而作为受害者本身,Salander正准备进行反击。

《龙纹身女孩》剧情详细分析:

从剧情上看,说是三部曲,其实可以把首部和后面两部分开看,基本是两个自成一体,但是彼此有些联系的故事,首部讲述的是围绕一个家族的悲剧,引出了造型很曼森的龙纹身女主,接着两部又是围绕她展开的一个逐步上升到冷战时代背景的阴谋和个人悲剧的故事。从悬疑性和紧张感上,第一部更为出色,事业刚刚受挫的报业记者接受富商托付,寻找四十年前失踪的侄女,在一个神秘的岛上,一个家族萦绕着神秘的气氛,类似通常的推理小说流程,以调查为纽带,将人物逐个引出,也是一个让观众先预热自己猜凶手的过程。同时,本系列主人公,酷毙的龙纹身女孩也渐渐登场,瑞典乃金属乐大国,叛逆的丽莎贝丝也遵循这种风格,浑身纹身,身上穿孔,更以玛丽莲曼森式的造型示人,让人印象深刻。这个容貌本不出众的女孩这副打扮显然没有传统的性感魅力,骨干过分到了干瘪的身形后面脱光了也都看着难以兴奋,但是作为黑客高手,她渐渐的牵扯进这个事件,这,却是整个系列的关键。在首部中,少女失踪、性犯罪作为一个主线,渐渐由小变大,将一段家族情仇渐次呈现,其中人性的黑暗与丑陋也张扬于银幕之上,整个故事还是非常精彩的。而同时,丽莎贝丝怪异的性格也被从多个角度呈现,她不羁又脆弱,所受的领养人的性侵犯和她爆发的反击将其身上洋溢的暴力因子尽情宣泄,显然,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儿,这条线索被隐隐埋下,也成为牵引后续两部的关键。

接下来的《玩火的女孩》和《捅马蜂窝的女孩》与首部的故事在线索上其实已无太多关联,前者可以看作“丽莎贝丝前传”,它虽然没有直接讲述丽莎贝丝过去的故事,但是却是整个影片的主线。是怎样的经历造就了这个个性复杂的少女?从首部到这部,终于将她的过去以口述和闪回的形式呈现,她与生父间复杂的情感关系,和昔日引燃的那场大火并未消解太多痛苦,倒是引燃了不熄的复仇火焰,直到最后她猛烈的复仇。这部的悬疑成分不多,倒是更多情感的烘托,但表现的节奏不当,感觉剧情过于平淡了些,同时也揭示了一个涉及瑞典政府的阴谋,接下来在第三部中又走入了政治惊悚片的类型,这就更加没有看点了,其模式也离不开好莱坞类似影片套路,感觉就是台词变成瑞典本地语而已。反倒是第三部,在治疗时,丽莎贝丝表现出了一个普通的少女柔弱和温柔的一面,结合她坎坷的经历,更引人同情和怜惜,和主治大夫间的一段放松的感情交流更是这个系列难得的阳光时段。影片最后,又成了一部法律片,法庭上的辩论和反转比政治惊悚故事本身耐看的多,由于丽莎贝丝在整个系列实在让我感觉太遭罪,所以看到几个恶人最后都得到了惩处,心理也是不一般的痛快。

从系列电影看,“千禧年三部曲”是一个挺特别的案例,即它并不是保持一种系列的风格延续,相反,倒是不断跳跃,从罪案推理到情感悬疑,从政治惊悚到法庭激辩,上一个故事往往埋下走向下一个风格故事的伏笔,其实这是挺有意思的设计,但是在衔接上我感觉做的还有所欠缺,特别第一部和第二部之间这种感觉尤甚。但是,无论哪部,一种人性黑暗面的风格却始终弥漫其中,丽莎贝丝一出场后就给人一种心理带着扭曲的感觉,她桀骜不驯,身上充满了暴力元素,而随着剧情深入,我们看到的是她的人生中目睹和经历的人性无尽的黑暗,这些黑暗将她笼罩,阳光无法穿透。所以,我们看到丽莎贝丝表现了强烈的戒备心理和对外界刺激的过激反应,在黑暗的世界中,她也向黑暗的一面“进化”,带着不堪的人生经历,本能的以阴暗人性的表现回击这个世界,正是她让整个故事充满了批判意味,从首部变态之心下的少女连环遇害案,到最后的为了所谓的国家利益可以不顾个人人生的政治黑幕,批判扭曲的家庭,畸形的亲情,腐败的制度,而丽莎贝丝和片中《千禧年》杂志的记者们面对的正是这样一个黑暗的集团,他们艰难的抗争,试图驱散这一切,而每一次,当丽莎贝丝露出一丝平常少女的微笑时,都让我感到是一种令人欣喜的预兆。

电影版千禧年三部曲《龙纹身女孩》精彩影评:

女主角Lisbeth的父亲是一个虐待狂,经常用各种工具攻击她的母亲,导致她母亲终生要在一家养护院里面接受生理和心理治疗。Lisbeth对于母亲总是被虐待的事实看不过眼,然后趁她父亲不在意,就用一个牛奶盒装了满满的一盒汽油,跑到她父亲的身上,然后划上火柴,活活地把他父亲烧得体无完肤。

Lisbeth因为烧了她父亲,结果被送到类似少管所的地方进行心理治疗,而在她接受治疗的时候,她被强制地绑住了双腿双脚,而她的主治医生一边看着她痛苦呻吟的样子,一边在淫笑。Lisbeth从少管所出来以后,接受社会上有名望的Bjurman律师的监护,监护的内容主要是要Bjurman律师每个月记录和评估Lisbeth在行为操守方面是否达到社会管理的要求,是否危及到社会当中的其他人员,并且管理Lisbeth日常需要的资金。但这位Bjurman律师却是位衣冠禽兽,不仅利用监护人的身份,威胁Lisbeth为他进行口交,然后又把Lisbeth威迫到自己的居所里面,殴打她,用手铐铐住她的四肢,用鞭子抽打她,最后在Lisbeth无法放抗的情况下强奸了她。

后来,Lisbeth和记者一起去调查关于一位妙龄少女的神秘失踪。而这种失踪人口案的背后是另一种更为严重的暴力杀人事件。死者共有五人,死亡时间发生在二战以后的1949年到1966年之间,死者皆是女性,皆是犹太人,皆是被那位妙龄少女的叔叔杀死,这位凶手在二战期间就是纳粹分子,这位凶手在行凶的时候安全是按照《圣经》当中某些篇章的内容对这五位犹太人受害者进行惨无人道的虐待、强奸,残杀,并且凶手在杀害这五人的时候还让自己的儿子在一旁参观,结果导致他的儿子后来也被培养成为一个恐怖的虐待犯和杀人犯,专门去屠杀那些年轻的外国籍非法移民的妓女,杀完人以后还喜欢拍照留念以及研究人在被虐杀前的心态。而那位妙龄少女也被这两位丧心病狂的亲戚多次强奸。而有两名年轻的学者发现到这个庞大的恐怖集团正从事着人口贩卖和卖淫生意,于是深入调查,但正当记录这些犯罪事实文章即将发表之际,两人却双双被杀害。

在观看这两部电影的过程当中,我一直深信会有“政治正确性”这么一回事,深信电影世界会坚持“好人战胜坏人”、“正义战胜邪恶”这些信条,凭借这种信条的力量让我可以毫不费力地完成这部电影,尽管里面的犯罪事实残酷得令人发指。但事后想来,如果没有“政治正确性”的保证,恐怕我观看这部电影就会是一场真实噩梦的体验,如同深宵时分一个人走上街头,原本以为会在路边的某个烧烤小店坐下,叫上一瓶啤酒、两打肉串,安静地观看远处两个黑社会帮派在打斗,既精彩也不会伤及自身,但没有想到却是无端被牵连,别人用刀把我砍死,还残忍地把我肢解成数块,再装进黑色的垃圾袋投入熊熊燃烧的火焰,使我在无人察觉的状态下与这个世界告别。如果没有“政治正确性”的保证,我早已在夜深的时候跑到厕所呕吐不已,幸好故事的结局是正义战胜邪恶。但电影当中提到的这些“被监护的青少年与监护人的关系”、“家庭暴力问题”、“奴隶式的性爱(不同于强奸)”“容易被杀害的外国非法移民”、“二战后纳粹暴力的仍然存在”等的问题却未必只是虚构的噩梦而已。

题外话:关于破案的故事基本上就那样的情节,一个阴谋后面是另一个更大的阴谋,英雄人物尽管历经险阻,但最终在最危险的时候也能够逃出生天,这可谓电影当中的“政治正确性”,所这种刻板效应影响,当我观看这部电影时,看着那位男主角快要被变态的凶手勒死,我却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就这样,我居然相信电影当中的“政治正确性”而非情节的安排。在电影的世界里面,我知道男主角不会死,因为这种提前的知晓,却导致我的冷漠,错过了电影世界里面本来的美好,在生活里面,我不知道作为男主角的我的命运会怎样,在危机处真能脱险?生命的终章真能获得一个美好的结局?我的生活,没有那种提前的知晓,只有无限的漂泊不定的可能性,既不知道什么是美好,也不确信手握的美好能够永久。

附录:什么是千禧年?

千禧年又名千福年,其概念源于基督教教义。最早的涵义可延伸至犹太人对来世的期待。千禧年的教义载于《新约》中《启示录》的第二十章:千禧年是基督再度降临,撒旦被打入地狱,而殉道者复活并与基督共同统治千年的许诺,而到了千年的末期,撒旦会再度作乱,但最终归于失败,并接受最后的审判。许多人都相信西元一千年便是千禧年的开始。

格格物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