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中国互联网年龄结构分析

70后80后90后00后-中国互联网样本:

编者按:

  我父亲60岁,10年前触网后,十年如一日地在联众平台上下象棋。作为一个固执的50后,10年来,他从未为联众付过一分钱,彻头彻尾的免费用户;我外甥10岁,他每天都将大人给的零花钱等辛辛苦苦攒起来,每个月在网络游戏上的花费超过50元。

  中国互联网公司因为庞大的用户基数(5亿中国互联网用户)给投资者巨大想象空间的同时,研究不同年龄层用户或许才能更好地了解中国互联网的未来。本期给大家带来的,就是精彩纷呈、典型或非典型中国互联网样本。

  爱买书,爱偷菜

  张京科

  典型用户:博主洪波

  网络爱好项目:买书

  网络付费习惯:会买贵的,也会买实惠的

  在互联网上已经没有太多大宗消费的60后,消费更多偏重在精神层面。

  知名博客作者洪波出生于上世经60年代。对于洪波来说,每个月主要的网上消费是买书。

  “多的时候几百,没有想看的书的时候就不买。”洪波网上购书一般会首选卓越亚马逊,如果缺货就会选择当当网。

  只不过,网上消费只占洪波整体消费的很小部分,洪波的主要消费行为还是发生在线下,一般的餐饮会选择在家附近或者开车二十分钟可以到达的区域,而衣服和鞋子等购物则会选择去商场,“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商业很发达,而且我穿衣服对品牌和质量的要求还比较高,也要试一下是否合身,所以很少会选择在淘宝上买衣服。相对来说,在中小城市,没有品牌要求的人们会更依赖电子商务。”

  不过洪波会在网上选择购买电子产品和数码产品,“但是我不擅长讲价,所以一般购物都是选择在B2C店里买,不会选择在C2C电商里买。”

  有时候会有例外,洪波在淘宝上会购买五六千元的单反相机镜头,“主要是方便,价格也差不多,也不会有假货,省得我跑五棵松(注:北京一知名摄影器材购物区域)买了。”

  至于选购其他电子产品,比如手机、录音笔和一些家电类产品,洪波主要选择在京东商城线上购买,也曾经在IT168网上通过电话向线下商家订购。

  洪波称今年还没有买过数码及电子产品,不过前两年买过手机和录音笔送人,家里的一台几百元钱的空调扇也通过京东商城购买,“有需要就会买。”

  “我对价格不太敏感,也没有选择过团购服务。”洪波说。

  与有车、有房、生活在北京的洪波相比,对于居住在四、五线城市的60后来说,网上消费的方式则更偏重于廉价休闲娱乐。

  李淑兰从四川达县当地一家小型国企退休后,重新找了一份幼儿园的编外厨师工作,目前,她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上QQ农场“偷菜”,并乐此不疲,甚至有一段时间痴迷到会上好闹钟5点钟起床偷菜。

  至于为何会上QQ,主要是李淑兰在北京工作的儿子教会了她通过QQ视频聊天,于是QQ也成为了60后非典型用户李淑兰的主要生活之一。

  最近会在微博上和儿子或者与儿子的同事们互动一下,不过在迷上QQ小游戏里的斗地主和连连看之后,李淑兰和儿子的交流次数和时间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

  至于网络电子商务的消费,李淑兰则比较陌生。李淑兰并不知道当当、京东、卓越亚马逊等网购站点,她只知道淘宝。

  在儿子的帮助下,李淑兰曾经通过淘宝上一个人卖家买到了一个商场售价500多、而个人仅售300多的名牌豆浆机,“发票保修卡齐全,用了两年多一点问题都没有。”李淑兰对此非常满意。

  或许,60后不一定是互联网消费的主要力量,但是部分60后的消费能力不容忽视,一旦形成消费,可能会是对价格不敏感的人群;随着60后的子女长成,对60后互联网使用的带动效应会比较明显。

  70后很淡定

  理智网购生活所需

  张京科

  典型用户:IT公司总监

  网络爱好项目:购买电子产品、婴童用品

  网络付费习惯:网购时会进行大额支付

  上有老下有小的70后,正在成为中国经济的支柱力量,在网购方面,70后会选择性价比,尤其注重节约时间。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赵立强,现在在一家传统IT企业做销售总监,经常发生的网上消费行为是通过京东商城购买电子产品。

  从剃须刀到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以及洗衣机,赵立强都通过京东商城购买,“现在的电子商务公司好像都愿意烧钱扩大销售额,所以在网上买洗衣机比去国美、苏宁店里还便宜。”赵立强给夫人买的手机也是通过京东购买,但是自己会选择在中关村购买水货诺基亚或者黑莓手机。

  赵立强的笔记本电脑有四台,他原来买的一台笔记本电脑用了五年,还没有坏,单位里也给赵立强配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赵夫人则买了一个轻巧的上网本,“最近我又买了一台新笔记本电脑。”

  不过尽管家里有四台笔记本电脑,赵立强却很少把时间用在网上购物上,在网上主要是浏览下新闻或者下载电影,有时也会买影碟或者书籍,“如果有喜欢的书会花时间去图书城买。”

  在服装上面,赵立强还是愿意选择到商场购物,不愿意和自己的80后部下一样选择去淘宝上购物,虽然有时候也会在淘宝去看一下,但还是不想购买非品牌产品,“咱们对价格不是特别敏感,消费习惯也养成了,买东西还是得讲究性价比。”

  现在赵立强的主要业余时间都花在孩子身上,六岁的女儿也给他带来了最大的乐趣。

  女儿小的时候,赵立强曾经通过红孩子网站订购除奶粉之外的尿不湿、奶瓶以及部分辅食,“奶粉还得从商场买,放心。”

  现在随着女儿脱离尿不湿等婴儿期用品后,赵立强在网上购置女儿用品的机会则少了。女儿的服装,赵立强也会选择在商场里购买,不管几十元钱到几百元钱一件,都在商场买。

  至于其他的网上消费,赵立强花钱不多,无论是团购还是其他渠道推荐的服务,他都不会选择,即使是在苹果iPhone手机上,赵立强也倾向于选择免费的应用。

  “倒是网上缴费最多,其他的时候网上花钱一则不放心,二来支付起来不是很方便。”

  “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优势在于凭着自己努力,以几十万元的价格买了房子,要是现在买两三百万元一套的房子,也会觉着生活吃力。”70后形成这种互联网消费习惯的基础是,赵立强在北京已经买了三套房子,现在手里的闲钱主要是买些股票做投资。

  80后很纠结

  冲动消费+价格敏感

  张京科

  典型用户:公司普通白领

  网络爱好项目:服装、餐饮等

  网络付费习惯:差不多最多就是300~500元的东西会在网上买

  贷款买房的年轻80后,一般会选择减少消费,但如果遇到价格优惠的网络购物,还是忍不住花钱。

  1983年出生的刘丽娜是一家网站的编辑,有时会在网上买300~500元人民币的东西,有时不会买。

  对于通过父母支付大半首付款后和同龄老公合买房的刘丽娜来说,每个月最大开销是支付房租1500元和尚未交房的月供4000多元。由于工作忙,刘丽娜说自己已有三四个月没有逛过商场,在网上购物的时间也不多,更多时间不是忙工作,就是宅在家里睡觉。

  刘丽娜很少去效仿一些同龄同事在商场试穿后再去网上订购同品牌服装的做法,刘丽娜过去一般会在淘宝上买衣服,不过现在倾向于在淘宝的淘品牌上买衣服,“主要是品质有保证,价格也就是几十块钱或者几百块钱。有一家店我经常去买,不过我忘记是什么品牌了。”

  对于在淘宝上购买的服装,刘丽娜选择的种类通常囊括家居服、内衣,以及一些外套服装,有时还会给老公买一些衣服,“我老公之前都不穿家居服的,不过我给他买了一套服装后,他回家就穿。”不过刘丽娜觉得在淘宝购物最大问题就是容易发生冲动消费,“有时会买到不合适的衣服,也没时间精力去退。”

  对于当前流行的团购,刘丽娜情有独钟,曾经团购过餐饮、滑雪、KTV、SPA等服务和一口锅。“团购更是冲动消费,我有一次买了1折的KTV券,结果后来没时间去,就又送人了。”至于享受了一次39元的SPA之后,刘丽娜深刻地感觉到花钱少确实服务不行,她被工作人员的按摩手法弄得全身疼了好多天,“一分钱一分货,团购的餐饮体验有时也不好。”

  不过对于自己经常去打的台球,刘丽娜觉得团购服务还不错,会经常团购一些台球券,空闲时会和同学、同事以及老公去玩。而刘丽娜觉得团购最划算的一次,是团购的一口原价1000多元,折后销售300多元的某名牌锅。

  在美团、拉手等网站推出“过期退款”措施后,刘丽娜觉得对于冲动型消费者来说很合理。刚开始刘丽娜还收藏了一个团购导航页面,在上面可以看到各类团购的低价商品,不过经历过几次团购后,刘丽娜最终发现自己想买的商品大多还是在自己经常用到的几个大团购网站上,“不常用的那些团购站点买到的东西压根就不保险。”

  孝顺的刘丽娜在年底回老家看望父母的时候,还会在淘宝上选择购买年货,给家里人带礼物,“比商场便宜得多。”
  网络热极一个都不能少

  刘佳

  典型用户:大学生

  网络爱好项目:爱QQ,网上流行什么玩什么

  网络付费习惯:为QQ、人人网等付费,爱网购

  “你瞧!我的T恤,29元钱凡客买的!牛仔裤, 49元钱淘宝聚划算团的!小四(郭敬明)的《爵迹》,当当上买的!”第一次和记者见面,自来熟的90后张淼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第一次接触电脑和互联网还是小学的时候在同学家里,那时候的电脑都是DOS系统,根本玩不转,浏览了一些网页,打开的速度特别慢,还不如玩游戏机有意思。”张淼干脆地说。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互联网已经给她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用她的话说,“要是离开互联网根本没法儿活。”

  除了上课和晚自习以外的时间,张淼都喜欢“宅”在宿舍里,QQ聊天、人人网几乎是她每天必去的地方,即使是在外逛街,她的手机也会随时上网,挂着QQ。“真正开始喜欢上互联网,就是从QQ聊天开始的,那个时候疯狂加好友聊天,虽然我去过的地方不多,却拥有各地的朋友。这么多年我的日记、照片也全部都在QQ空间里存着,现在有了手机,随时拍随时上传,自拍的照片少说也有上千张。”

  张淼为自己的“炫耀”付出的代价是每月10元钱的会员费和装饰QQ空间花费的10元黄钻费。“到现在,我身边还有不少同学还在买QQ会员、各种钻和Q币什么的。其实想想,多半是虚荣心在作怪,但是QQ就是有办法让你一直上瘾。”

  不过,张淼说自己也通过QQ省了钱。她的家在河北,每周都会有几天通过QQ和父母视频聊天。“要是按打长途电话来算,一个月就差不多30元钱,而且还看不到真人,省下来的钱都可以在网上买本书看了。”

  上了大学之后,张淼又开始迷上了人人网。“人人网说实话就是自己受欢迎程度的另一面的体现,我们90后还是非常注意的。而且,人人网上很多好友都是真实的同学,我偶尔也会愿意去花钱买人人豆去装饰自己的主页,换一些虚拟礼物,给自己和别人带来一点快乐。”

  在互联网上,张淼最舍得花钱的莫过于网购了。“我基本上成了我们宿舍的代购了。小到零食、话费,大到几百元钱的钱包,一个月整个宿舍加起来差不多买十多笔,每次一般200元以内。”几年下来,张淼已经是淘宝上黄钻买家。她告诉记者,自己买过最贵的东西,是代同学买的CF游戏装备,“他每个月光买游戏装备就要花五六百元钱,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不过,即使是网购达人张淼也少不了被骗的经历。“真有遇到买假货的时候,不过我们也知道,一分价钱一分货,一般情况下卖家会退钱,或者再换正品寄过来。”

  张淼告诉记者,现在她发现身边的同龄人渐渐开始脱离淘宝,转移到了京东、当当、卓越、好乐买等网站。“淘宝感觉有点像地摊,京东、当当更像是大型超市,保真方便,还经常免运费。”

  最近,张淼又迷上了微博。“感觉微博更具有社会性,不少喜欢的明星都在上面,没事儿就上去看看,追追明星,发发自拍照。”

  对于现在视频网站推出的几元钱的付费电影,张淼则撇嘴道:“视频付费电影?我还不如直接去电影院看。”

  几年前,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刘能将90后称为“衔着鼠标出生的一代”。从张淼的身上,不难印证这群90后对于互联网的熟悉与依赖程度,大大超过以往任何一个年代的人。无论是交友、炫耀或是网购,互联网是他们赖以成长、生活的土壤。

  “大家一提到90后,就是火星文、脑残、非主流,其实我们只是喜欢追求个性,不想那么平庸,不喜欢老一套的习俗。”张淼说。

  不甘平庸的特质,或许将令未来社会中坚力量的90后,带给我们不可思议的改变。正如《成长于数字时代:网络一代将如何改变你的世界》一书作者唐·塔普斯科特认为,90后一代比他们的前辈更具创业精神,虚拟世界一定会变成现实,起码会促进在现实世界中人们的行为改变。“他们(90后)会为我们带来改变,他们与其父母相比有完全不同的文化。”

  00后渐成长

  互联网原住民很“生猛”

  刘佳

  典型用户:任杰明

  网络爱好项目:网上卖龙猫

  网络付费习惯:网购所需文具等小额支付,为游戏付费

  每天晚上写完作业,小学五年级的任杰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他的龙猫“团团”、“豆豆”跟前,陪它们玩一会儿。“团团这个月底就要生宝宝了,等它们断奶了就把照片发到QQ群里,卖给那些和我一样喜欢龙猫的人。” 任杰明一边逗着龙猫,一脸开心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和大多数还只是刚刚开始了解互联网的00后不同,任杰明不仅是一个有着5年网龄的“小网虫”,更是在一年前就通过网络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事情要回溯到2009年,当时,耐不住任杰明的“死缠烂打”,妈妈周红花了近6000元给他买了两只龙猫。“为了说服我给他买龙猫,他在网上查阅了好多关于龙猫的相关资料,对龙猫的生活习性了如指掌。”周红笑着告诉本报记者。

  没想到,任杰明不仅耐心地养起了龙猫,还在网上找到了一个龙猫爱好者的QQ群,常常和群里的“猫友”交流心得。“我会把养龙猫过程中的一些趣事,还有龙猫的可爱照片发到论坛上,和大家分享,两年下来,现在我在群里已经有不少粉丝了。”

  第二年的夏天,任杰明的龙猫生下4只宝宝。兴奋的他马上把龙猫宝宝的照片发到群里和朋友分享。却不想这个“无心插柳”之举,让他做成了第一笔生意。“当时就是特别兴奋,想把龙猫生宝宝的照片发给大家看,没想到有不少人留言说特别想买我的龙猫宝宝。”很快,任杰明就做起了人生中的第一笔生意,和买家在QQ上谈好之后,买家亲自来到家里送来了钱,把龙猫宝宝领走。

  “当时妈妈为了我花这么多钱买了龙猫,现在已经快赚回来了。”不过,他特别强调,“我买龙猫是为了玩的,可不是为了挣钱。”

  “我曾经说过,出现具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的最佳时期,在美国是27岁之前,中国是12~24岁小孩,但是这个纪录被(任杰明)突破了,我发现应该是9~10岁就开始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认为,互联网的未来尽在下一代具有创新精神的00后甚至10后的掌控之下。

  除了养龙猫,任杰明的另一大爱好就是网购。小到文具盒、课外书,大到书包、玩具,样样都离不开淘宝、当当等电子商务网站。“他现在除了支付这一步没办法自己完成以外,其他的网购步骤都可以自己独立完成。自己在淘宝上看好东西,然后按照价格排序,选出来性价比最高的,和卖家在旺旺上谈好,然后再购买,我们家长给他完成最后的支付。”周红说。她计算了一下,每隔一两个月,基本上孩子都会在网上买一些课外书和玩具,每次消费大概在百元之内。

  让周红惊讶的是,有一次任杰明居然号召班里的十几个同学组织起了“团购”。“当时他在淘宝上看中了一个价格不到3元钱的水晶球的玩具,因为学校和家附近都没有卖这种东西,只能通过网上购买,但如果加上9元钱运费并不划算,于是他自己找了十几个同学,打算一起组团购买。”

  “这一代的孩子和以往的小孩有太大的不同,他们就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接触并熟悉互联网,互联网带给他们的海量信息以及丰富的应用,让他们变得早熟和早慧。”一位小学老师如此感慨地说。

  玩网络游戏同样是任杰明业余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项。“以前在我们班,基本上人人都玩摩尔庄园或者赛尔号。每天和同学聚在一起,都是讨论游戏里的话题。摩尔庄园的充值卡在学校附近的小摊上就能买到,有一次一个同学一下买了像字典那么厚的一沓。”

  不过现在,任杰明说自己和同学已经不再迷摩尔庄园了,“现在觉得这个游戏有点幼稚了。”他现在又开始跟着表姐玩起了网页小游戏。

  对于家长周红来说,一方面希望孩子从小接触互联网,通过百度等搜索引擎非常便捷地查阅学习资料,但一方面也担心互联网游戏带给孩子的负面影响,“现在孩子年龄小,玩游戏还能够完全监控,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越来越不好掌控了。”

  互联网总是一把双刃剑,特别是对于自制力还不够强的00后来说。“两年前曾经花了300多元钱给孩子注册过一个学习的网站,网上提供的学习内容和教科书同步,又通过动画等等有趣味性的模式让孩子寓教于乐。但还是因为担心孩子在网上不只是为了学习,后来停掉了。”周红说。不过她总结,互联网带给孩子的变化始终是利大于弊,“只要因势利导,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最近,任杰明和朋友又有了新话题——iPhone和iPad。“每次春游,班上总会有一些同学拿着iPhone或者iPad在车上玩游戏,大人的玩具又变成了我们小孩子的玩具。”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标签: [ , ,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中国互联网年龄结构分析”

  • 3 八月, 2016 16:36

    大人的玩具又变成了我们小孩子的玩具。”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