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不用打字就能完成”-Schmidt

 

国外媒体今日撰文称,谷歌CEO施密特承认,他们正在力图搞清楚搜索的未来。他说,我是用一种积极的心态来说这句话的,我们仍旧乐于从事搜索业务,请相信我;但有一种想法认为,越来越多的搜索是在不需要你打字的情况下替你完成的。

 文章正文:

  在一些人看来,最近谷歌的日子过得不太顺利。它的股价下跌。在曾经由谷歌主导的领域,半路杀出苹果的iPhone,以一个绕过浏览器和谷歌搜索框的平台为基础,掀起了互联网的新一波增长。“应用程序”的革命,将要终结谷歌在网络广告领域的霸主地位。

  但这些都是老皇历了。最近的一个周五,《华尔街日报》一群编辑和谷歌首席执行长施密特(Eric Schmidt)一起聊天。从施密特的话听起来,谷歌完全不像是一家面临中年危机的公司,面临死亡威胁就更谈不上了。

  首先是在几天前,谷歌曾公开估计,每天大约有20万部Android智能手机被运营商代其客户激活,仅三个月的时间就翻了一倍。自今年年初以来,Android手机的销量一直超过iPhone,差距越拉越大,看起来势必于不久之后即超过苹果的全球市场份额。

  当然,苹果手机销售利润相当可观,而谷歌是免费向手机生产商赠送Android操作系统。但不要担心,施密特说,当有10亿人在做某件事情的时候,赚钱的方式就多了,肯定的,相信我,我们会从中赚到大把的钱。

  他说,在科技领域,整个来讲,如果你拥有一个有价值的平台,你就可以将其变现。比如iPhone用户产生的搜索收入,谷歌要和苹果分成,但Android手机的搜索收入全部归谷歌。施密特说,单这点差别就足够支持Android的持续开发。

  然后很快还有Chrome OS操作系统。谷歌希望这个系统在平板电脑和上网本当中发挥Android在智能手机中的作用,也就是让谷歌在将来占据强势地位,把竞争对手──在这里就是微软(Microsoft)──远远地抛在后面。

  能这么容易吗?自年初以来,谷歌的股价已经下跌近250美元。财务专家已经开始质疑,为什么不从充裕的现金当中拿出更多的钱,通过股票回购和股息派发的方式返还给股东?一些人怀疑,种种诱惑只会鼓励施密特和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佩奇(Larry Page)组成的谷歌三巨头把钱大量浪费在那些从来不会有回报的花哨点子上。《财富》(Fortune)杂志最近称谷歌为“现金奶牛”,并建议人们更多地关注怎样挤奶,而不是离开它去寻找下一个发财机会。

  但在施密特看来,真正的挑战还不是多数投资者心目中的那种。而是在于,当“搜索”已经过时的时候,谷歌应该怎样维护它在网络广告(几乎是其所有利润的来源)领域中的地位?

  谷歌搜索框和“谷歌一下(Googling)”这个动作不再是我们在线生活中心的那一天即将到来。这会带来什么?施密特承认,他们正在力图搞清楚搜索的未来。他说,我是用一种积极的心态来说这句话的,我们仍旧乐于从事搜索业务,请相信我;但有一种想法认为,越来越多的搜索是在不需要你打字的情况下替你完成的。

  他具体地说,我认为,多数人不希望让谷歌来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想让谷歌告诉他们,接下来他们该做什么。

  假设你正沿着街道走路,由于谷歌搜集了你的信息,我们粗略知道你是谁,你关心什么,你的朋友是谁,谷歌还知道,你接下来要去哪儿。施密特让一位听众想像各种可能性:如果你想喝牛奶,而不远处就可以买到牛奶,谷歌将提醒你在哪里会买到牛奶。它将告诉你前面有一家收集了各种赛马海报的商店,而你正在阅读的关于19世纪谋杀案的故事就发生在下一个街区。

  施密特说,新一代功能强大的手持设备即将面世,它会常常给你惊喜,告诉你一些你想了解却并不自知的信息。施密特说,令报纸从根本上吸引读者的因素──即偶然发现信息的惊喜──现在可以计算出来了。我们实际上可以用电子方式制造出这种惊喜。

  施密特显然关注着他的听众,当天包括一些热衷报纸业务的人。他用悲伤的语调谈起“美国报业的经济困境”。他向我们断言,在未来的信息泛滥中,可信的“品牌”将比以往更重要。但他很快补充说,是新品牌还是现有品牌赢得胜利,还需拭目以待。但谷歌希望押注的一件事是:(收集新闻类业务无法带来足够收入)问题的唯一解决方式是增加将业务转化为收入的机会,而我知道的唯一途径是通过目标广告,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施密特是目标广告的拥趸,仅仅因为他相信任何有针对性的东西。他说,以个人为目标的力量──技术将非常精湛,人们很难观看或消费一些从某种意义上讲不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东西。

  想想有点儿可怕。不过,对投资者和企业高管来说,最大的问题当然是哪些公司能够把握这些机会。谷歌可能自视为传媒业的朋友和帮手,不过它也明白要控制住具有针对性的信息。施密特说,随着你从搜索业务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你真的希望能从语法到语义,从你输入的内容到你的内心所想。这基本上就是人工智能的作用。我认为我们将在很长时间内成为这一领域的全球领跑者。

  不过,在实现这一目标之前,谷歌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法律、政治和监管障碍。谷歌牵头的网络中立争论形势急转,其在“公共利益”领域的很多前盟友如今都在大喊“叛徒”。

  谷歌本周与前对手Verizon提出的一套网络中立原则最引人注意的是,这些原则并不适用于无线上网。施密特对一个新闻网站说,无线对有线的问题变得很混乱,这实际上是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的问题,而不是谷歌的问题。

  等一下。互联网的未来难道不是无线上网吗?无线上网难道不正是谷歌和Verizon之间就宣传谷歌Android软件而建立的新合作关系的基石吗?不过,谷歌如今打破了与盟友的同盟,敢于说出在移动网络上推行网络中立原则是完全不切实际的,因为在可预见的未来,移动网络的需求很可能会超过其能力。

  即使这不会成为政治上对谷歌不利的因素,谷歌也仍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反垄断、隐私权和专利审查。这些审查是由华盛顿政界越来越多的反对者发起的,最近的反对者是甲骨文公司(Oracle)及其创始人埃里森(Larry Ellison)。施密特听天由命地承认,有些人天生反对谷歌做的任何事,第一个反对者将是微软。

  施密特熟悉这种游戏──90年代作为Sun电子计算机公司(又名:升阳电脑,Sun Microsystems)首席技术长,他是对微软发起反垄断攻击的主要挑起者之一。他说,如今既然风水轮流转了,谷歌将做据他说微软没能做到的事情──确保每一步行动都是对消费者好的,对竞争对手公平的,进而坚持不懈并获得成功。

  原来是这样。在政治上比较麻烦的隐私问题上,谷歌对自己的动机也持一种类似的大度看法。施密特说,监管是没有必要的,因为谷歌有强烈的动机正确对待用户,一旦谷歌对用户的私人信息做了任何让他们感到紧张、不舒服的事情,他们马上就会弃用谷歌。

  真是这样吗?一些人或许质疑,例如,如果有用户在Picasa上面存有一千张照片,能做到说不用谷歌就不用谷歌吗?对于在Gmail上存了10年电子邮件的人,或者对于一位以谷歌“Docs”取代微软“Office”、已经产生依赖的小企业主来说,也能做到说不用谷歌就不用谷歌吗?。谷歌这些服务希望达到的目标不就是用户的粘性,甚至是略显过度的粘性吗?

  当然,施密特认为这些问题不是谷歌所能回答的。这无疑是对的。他说:我认为,当所有的事情对每个人都是可用、可知、可录时,社会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非常严肃地预言,有一天,每个年轻人到成年时都有权自动改名,目的是与存于朋友社交网站上的小时候的胡闹行为一刀两断。

  他说:我的意思是,我们整个社会真地需要思考这些事情;我还没有谈那些真正骇人的东西,如恐怖主义和接触邪恶事物的途径。

  这并不是说谷歌怀疑社交媒体的价值。施密特对Facebook给予他最高的赞美,说它是一家“举足轻重的公司”。虽然目前这个行业存在“很多夸大之词、很多风投资金”,但他预计,在刚刚诞生的这一大群初创公司当中,还会有一到两家“举足轻重的公司”冒出。

  有人可能会问,虽然有当前的荣耀,但谷歌自己到头来是不是也会昙花一现?在技术上,这家公司有着充足的信心。施密特描述,YouTube在问世后不久的那些日子里,由于大量视频从服务器流向全世界的用户,是怎样差点“搞垮”了谷歌。解决办法是“代理缓存”(proxy cache),也就是让全世界大量本地服务器来存储最热门的那些视频。施密特说,谷歌发明的这项技术让我们能够把那些东西放在离你非常近的地方,这是一项巨大的技术成果。

  但对于YouTube以及谷歌的大量项目来说,如何赚钱的问题仍然待解。谷歌抓住了搜索浪潮,各种迹象显示它为手机浪潮的到来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至于往后会是什么样的浪潮,你的猜想可以和施密特一样准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1 2
标签: [ ]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搜索不用打字就能完成”-Schmidt”

  • 3 八月, 2016 16:49

     但对于YouTube以及谷歌的大量项目来说,如何赚钱的问题仍然待解。谷歌抓住了搜索浪潮,各种迹象显示它为手机浪潮的到来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至于往后会是什么样的浪潮,你的猜想可以和施密特一样准确。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