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时代微博公众号

抖音的“潮红”到底是不是一种毒

“年轻人现在在互联网上喜欢的东西,我越来越看不懂了。”——小马哥

抖音杀不死微博,也杀不死微信公众号,它能杀死的,只是你的时间。

小抖怡情,大抖伤身。

自从抖音把slogan从“让崇拜从这里开始”改成了“记录美好生活”之后,大家都惊呼,抖音也要快手化了!

曾经自诩酷炫、潮流、独特的抖音用户们,终于又感受到了那种被快手支配的恐惧。

以快手和抖音为首的这些短视频App,面对以年轻人为主的用户,在满足了他们做“戏精”的表现欲的同时,随着用户群的扩大,视频内容也开始泥沙俱下,出现了五花八门的乱象。

在人人都开始说“我中了抖音的毒”,每天上下班时滑得停不下来的时候,这些短视频App对有些人来说,可能不仅仅是一种“瘾”,而已经变成一种“病”了。

我们总结了这些热门短视频里极具传染力的几种“病”,看看你得了几个?

盲目跟风————

跟风偷车标,等着蹲号子。

刷多了抖音、快手你会发现,其实里面只有大概70%的视频是原创的,其余几乎都是骗赞和跟风的。

海草舞火了,就带上家里的宠物和小孩一起跳;懒人焖饭火了,就跟着重复再做一遍。女的都在跳《下个路口见》,男的都在录周云鹏的“痔疮”段子。

这些跟风对很多人来说也只是图一乐,但对于有些想火的人,乱跟风就很危险了。

家里没碗盛饭吗?

近日,就有一名中“抖音毒”的男子,因为看抖音上很火的挖奔驰车车标的视频而得到“启发”,跑到路边见到奔驰车就挖别人的车标,边挖边录抖音,最后被警察拘捕,面临刑事处罚。

这真应了那句话,小抖怡情,大抖伤身啊。

洗脑BGM————

洗脑BGM是一种噪音。

洗脑的BGM是短视频视听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起到表达感情、辅助剧情转折和打动人心的重要作用。

在快手上,《我们不一样》响起,接上的必然是一个男人闭着眼昂起头的慢镜头;《带你去旅行》响起,必然是在渲染爱情里的甜蜜;“说不上爱别说话”响起,肯定是两人痛苦的分手;《追光者》响起,必然是其中一方对对方的成全,感动得各位老铁痛哭流涕双击666。

抖音也好不到哪里去。除继承了快手的热门歌曲外,抖音的BGM扮演了视频中更重要的角色。人们跟着李宇春的《下个路口见》一起跳舞,跟着《骚的刚刚好》一起扭腰,不知道插什么歌了就插《最美的期待》和《PLANET》,百试不爽。

甚至就连总结快手和抖音的热门BGM本身,也可以做成一个短视频,获赞无数。

微商入侵————

某微商“喜提”和谐号。

随着短视频的风靡,原先在朋友圈形成刷屏之势的微商也紧跟热点转移战场。根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最近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突然掀起了一股“卖假货”的风气。

这些卖家在视频里打着DIY的幌子,公开制作各种化妆品和奢侈品,使用的容器外观和国际知名品牌相似,而且有品牌标识。

而这里面的一些视频还会得到平台的推荐上热门。据官方回应,这是算法的漏洞,需要优化和完善,但这种情况在各大短视频平台都普遍存在。

恶作剧————

对小孩玩恶作剧,很容易出事故。

除了美女、小孩、动物之外,抖音上最多的应该就是恶作剧了。这些恶作剧有整人的、有吓人的,有对家人使用的,也有对陌生人使用的。

抖音上最出名的恶作剧,就是“透明胶带”恶作剧。视频的制作者在门框贴上透明胶带,然后在一旁支起手机等人走进房间,开门进来的人会因为看不见胶带而被胶带牵绊住。这类视频最后几乎都以被整的人摔倒、展现出气不打一处来的表情而结束。

这些恶作剧会博人一笑,但也招致了一部分人的反感。毕竟如果你是恶作剧里的当事人,同样的玩笑开多了,你也觉得无聊和生气吧。

尬撩————

尬撩的人,都跟陈鲁豫学过吗?

只要是一个人对着镜头摇头晃脑说话的,基本就是在把微博流行的段子改编成视频——其实也就是把段子读出来。这种视频的关键在念段子的人要长得好看,只要长得好看,说什么都好听。

水平比较低的少女,就只会“老公老公mua,左边一个mua,右边一个mua,嘴巴一个mua”装可爱,但水平比较高的少女,就会泪流满面装可怜,双目无神地跟你讲失恋后的大道理,跟你讲她刚编的故事,以抚慰广大宅男单身狗寂寞的心灵。

水平比较低的少年,就只会学快手上的社会人那样给你讲男人的责任,跟你讲他刚编出来的父母欠债自己努力打拼白手起家买车买房的奋斗史,但水平比较高的少年,就懂得跟你“玩游戏”了:

男:“我跟你玩个游戏好不好啊?”
女:“好啊~”
男:“我们来比谁先动谁就输好不好~?”
女:“好啊~”
男:“啊,对不起,我动了。”
女:“你没动啊~”
男:“我的心动了。”

把动物当玩具————

虐猫现场。

对有虐猫嫌疑的用户来说,他们拍视频的思路大概是这样的:我颜值不够、没有创意、没有才艺,但是我有猫啊!

于是他们就拉着猫跳海草舞、对着镜头肆意揉搓喵星人的脸、对猫使用“透明胶带”恶作剧。更有甚者,把猫装进袋子里乱转、提起来转圈、套进丝袜里使劲地揉……

对每一个爱猫人士来说,看到这样的视频都不会产生任何开心的感觉。至于什么人会喜欢看这样的视频,大家自己也心中有数。

而当爱猫人士指责这些主人的时候,反而还会被说成是圣母婊、键盘侠、玻璃心。可见短视频App们助长的“想红”心态对人的异化,已经到了何种夸张的程度。

虐童嫌疑。

小孩成了短视频的主角之后,整蛊小孩也成了常见的内容。像“透明胶带”等恶作剧用在小孩身上,喜感也会加倍。但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些恶意虐童博关注的父母。

跟风学习热门视频内容的家长,也有虐童的风险。武汉一个父亲看到抖音上跟宝宝互动翻跟头很有意思,于是就拉来自己的孩子“练手”,没想到在翻转的时候不小心失手,导致小孩头部着地,脊髓严重受损。

有些父母觉得能拍出抖音上面那样的视频很酷、很好玩,却完全忘记了行为本身的意义和后果,这也是这些短视频App里一些内容给人产生的幻觉。

无聊————

抖音上的热门视频,有些很幽默,有些很有创意,有些博主长得很好看,但大部分内容,说实话,真的有点无聊。

一方面,对热门内容的复制、官方时不时发起的“挑战活动”使内容愈发同质化;另一方面,短视频App降低了用户制作视频的门槛,导致平台上内容的泥沙俱下——在抖音上,一个跷二郎腿晒太阳的视频可以得到11.8万人的喜欢,一个配着夜店音乐甩鸡脚的视频可以得到25.6万个赞。

配着夜店音乐甩鸡脚。

当这样的内容闯入了我们的注意力中并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时,我们是否应该停下来审视一下这些“抖音病”“快手病”,看看自己是否中了无聊的毒?

自微博封杀抖音之后,这几天,媒体圈又传来抖音要跟微信公众号正面交战抢流量抢用户的声音。但在我看来,抖音杀不死微博,也杀不死微信公众号,它能杀死的,只是你的时间。

面对各类短视频App最近频出的乱象,我们要求监管是一方面,面对新兴事物,我们所必需的警惕也是一方面。尤其是在这个生态里,未成年人还担当着相当重要的角色。

在各类短视频App里,用户变得越来越年轻,增长、传播速度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不受控制,可能真应了那句“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新周刊:刘强]

格格物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