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左小祖咒获奖感言

左小祖咒怎么就一下子成了文艺青年的代表了:)

感谢作品,感谢党,感谢华语传媒奖。你们不但是幽默的,同时绝不放过幽默的行动一定不会令人反感。一直以来,南方都市报克服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才赢得了诸多的忠实读者,我想华语传媒今天一定不会顶着很大的压力,把这个歌王奖颁发我的,感谢你们让我登基啊。祝你们生日快乐! (2009《南方都市报》获奖感言

我代表全国人民感谢左小祖咒!(9个提名奖项中)最希望拿到的奖是最佳唱片奖,因为我觉得我每次唱片得最佳唱片应该是没问题的,虽然这张专辑是我10张专辑里面最差的专辑,但是她仍然在这个时代是佼佼者。哈哈!如果让我得一个最佳男歌手的话,是比较荒诞的一件事情,一个跑调的歌手得了最佳,这个时代就翻天了。(2009《南方都市报》获九项提名感言)

《大事》获奖,只能说明2009年的华语音乐的创作力是何等的差啊。相比2008年我的《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大事》就是个狗屁,或者比狗屁好不了多少,你说比狗屁好的东西是什么呢,最多还是个狗屁。也许他跟这个狗屁时代相得益彰,他撞上小狗屎运。感谢!感谢!(2009《南都周刊》年度唱片获奖感言

不过《大事》独到之处是处处显得山寨,处处表现出一种深情的恶劣。不过可悲的是整个专辑最后出现了《北京画报》,它或许也是可喜的,我不便过于夸奖,只是说这个唱片有过头的前戏,最后不干是不行的。如果一个优秀的音乐人,没有真正有技术含量的创作,还不敢承认自己作品的不足,就和腐败的官员一样。(2009《南都周刊》最佳音乐人获奖感言

《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受到的喜欢与厌恶的指标主要体现在互联网上,没有MV,没有电视载体,唱片价格也黑心,是我自己走上绝路的表现。不管咋样,我也不认为有多少人理解它,诸如此类的误解令我出了一些名,误会才会成为今天的笑话。我想,我们社会的悲哀是:四十岁以上的人几乎不听音乐,这可能一个衰老的标准,即便他们年青时是狂热分子,随着青春的流逝开始麻木了,这和西方人极大的不同,我想即使近50岁的奥巴马他也是U2、充气式飞机乐队的歌迷,我们任何人忙不过奥巴马的,谁说我无权指责环境呢?音乐文化/青年文化的逐渐衰退,也意味着我们的国家在这一点,加上国情问题产生的计划生育等等,正在大阔步向老年化走去,不要躲在那儿嘿嘿地笑,你的死期也快尽了。还有从业的绝大部分导演也不懂音乐,只是在那儿搁一个歌,来个弦乐铺垫,弄个声煽情一下。农民我们不要谈,我们这个民族很多的艺术家,知识分子没有半点道义,废话连篇,说话不算数,误导年轻人,说什么信仰就是抬举他们。新年到来之际,我将远离那些说话不算数,趣味单调,伪善的鸡巴人,让我们还是感谢《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这张神奇的、伟大的、错误的、猥琐的杰作吧!若再感谢什么俗套就一个,重要的人物你们在我心中是永垂不朽的。祝今年全球好运啊!(2008《南方周末》获年度音乐致敬获奖感言)

《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确实是一张神奇的唱片,在这新年之际,我能对她表达敬意的话是,我想我之后无法再作出这样的作品,请喜爱她的乐迷朋友们和评审团节哀,我一定不辜负你们的期望,坚决地不再去在写这样的作品,具体地说,《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2》是不可能再有的了,大家能明白我的意思了麽?也就是我再也没有才能去缔造像《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那样伟大的、错误的、猥琐的杰作了,她的一点小运气是出现在这个时期末稍上,同时像这个伟大的时代一样崩盘了,阿门啊!感谢你们!在我们正式欢迎一个娱乐时代的到来之前,请允许公布《走失的主人》正式版将于下月28号出版,它是《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的前戏,阿门阿门啊!(2008《南方都市报》年度最佳唱片获奖感言)

1.我比无政府主义要官僚,比官方更自嘲,各国政府借鉴我会进步得更快。

2.在别人心里面可能10年5年是个大事,对我来说12年是一个大事,它相当于一个人转了一圈。

3. 很多商业的唱片公司的做法比较幼稚,他们也失去了方向,只能向我这样的“歌手”去学习。

4.我在《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的时候用了新的方式。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去听我的歌,实际上是希望他们知道我唱的什么内容,音乐我是附送的。《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那时候我在音乐上缓了一下子,就像用棉花糖把硬糖包起来。

5.因为世界上所有的音乐都是从劳动人民最原始的东西发展而来的,我一直也在做这样的事情。

6.大家在谈到左小祖咒的时候,我可能是某个地方比较复杂的,当然做人我是尽量简单的。我想我是个简单的人,怎么会做出这么复杂的东西,如果我是个复杂的人,怎么会把简单的东西做进去,我也搞不清楚。

7.我是一个文字上有洁癖的人,如果他们看到(歌里)有错字的话,那个错字就是我故意写上去的,很多人说我的有些发音是错的,说这个词是不通顺的,实际上是我镶在里面的。

8.性是不可回避的,实际上也是美好的事。我们没必要把这个事像流行歌曲一样做得遮遮掩掩的,我们可以拿到桌面来谈这个事。

9.我说这不是用屁眼唱歌,你不要觉得奇怪,我还是用嘴在唱歌。

10.报纸能登,电视能播,书可以出,我怎么就不能唱?

11.我发现我写的东西他们不大明白的时候,我就把音乐做好一点,歌词上还跟以前差不多。就像我们做艺术一样,它换了一个色彩,其实你内心的想法未必是别人看出来的。那些被人认为痛苦的东西,它的社会价值是高的,而光亮的东西反之也是这样的情况。

12.今天这个时代的左小祖咒伪装起来了,比妥协可能更加狠一点。我签名的时候签个江泽民,他们也不知道这是江泽民还是左小祖咒。

13.“我从不在一个突发事件上立刻下笔写歌。”祖咒说,“我一般写的都是即将要发生的事,或者发生过好多年了我才抓出来去触及……10年前我写的《苦鬼》,一个字都不改,还代表今天这个时代。该告状的告状,该食物中毒的还是食物中毒……”

14. 现在挺好的,阳光也挺好的,我准备和你多聊半个小时。我代表这个时代跟他们说“大家都是病人”,好多人不承认自己的病,他们都认为自己是这个时代不可多得的强者,或者是这个时代不可缺少的一个弱者。他们总是借助于媒体,在各个领域,各个人世间,把一个责任推到对方身上,觉得自己作品卖不出去很苦。艺术怎么可能很快卖出去呢?你就是太好也不可能一下子卖得出去的,我能到今天,不是说我的作品有多好,只是我活下来了,我多活了个十年八年。网络时代出现了,发现我写的正是他们网上要说的话,网上的话全是错字连篇的,我写的也是,然后他们就会说“啊,这就是时代的代言人啊”,时代变了就成这样了。每个人都是时代的代言人,只要你能够发话。

15.“ 我是挣钱的。与很多人不一样的是,他们只想迅速地挣到这份钱。我奉劝做事的人,要走长线。牛皮不是光靠吹的,就像出来打牌一样,腰里钱多才横。这些歌才是我写的1/10,我的唱片卖多少钱,我的歌写了多少,我怎么玩的……总的来说我还是一个深沉的人,干完了再说。”

16.我写了一首新歌,它包含了我的同情心,任何人也是看不出来的,讲了一个人在家里面,突然有人来抢劫了,这个故事我给你讲讲,你们不要把它当成歌词了。“……喝杯咖啡吗?要加点糖吗?就像这世界不要太难过,你这个时候走出这个地方没大事,换个别的地方就要出大事,不是说世风日下,难道是你的品行低下,救火要靠最初的几分钟,选举要靠最后的几天……”

17.我们可以点个大大的蜡烛,不用把美术馆烧掉。我实际上是上一代人和现在正在兴起的这一代人中间的一代人,我在上个世纪末的《狂犬吠墓》里面我写了“我也爱当代艺术”的方案,又花10年也做了《我也爱当代艺术》的作品。我们这个时代还有很多人在装蒜,没有打开自己,我在时刻告诉我自己:我怎么像一个人一样活着,或者像一个畜生一样活着,有饭吃就行了。你看我门口拴着这头驴,可能马上它也要开始做艺术了,但它这么瘦怎么做艺术,我得给它点草吃,让它晒晒太阳。有些人让我笑都笑不起来,他们每天在搞艺术,我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

18.穷是考验不了人的,富才能考验人。

19.我写过“此时此刻,可口可乐”,“可口可乐”不是我的吧,大家都用,但“此时此刻”是我的,其实它也不是我的,你看毛主席也说“此时此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你说哪个是我的。

20.我不爱艺术,我做了一个作品叫《我也爱当代艺术》,这说明我不爱当代艺术,但是不代表我做得不比他们好。其实很多局外人做得会更加好,就像皇后乐队的那些人都是科学家,他们做的音乐是很厉害的;还有爱因斯坦是一个音乐家,但是他在音乐方面的才华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个很棒的音乐家,但是他的成就主要是在科学方面、相对论方面。我认为很多的事情我们是说不清楚的,我认为有的事情你可以很用力地去做,但是有的事情你绝对不能用得过猛,用得过猛事情就过了。就像你跟一个人交往一样,你每天去找他,送东西给他,买土豆、南瓜给他,你跟他说这是绿色食品,人家会觉得你是不是有什么意图。你是因为家里有太多,真吃不完了,上街去卖没有时间卖,也卖不上价钱,就送他了,但是别人可能会觉得你有别的意图。

21.艺术家的自由是很可怜的,你想特别自由的人他是没有钱的,没有钱他是没法走远的,他需要有适当的钱,别太多,保持一种饥饿的状态,不要老躺着,要出去走动,也不要自以为是。艺术家也不一定非像我这样,但艺术家成功之后就是一个公众媒体,我们也是媒体,你要站出来替别人说话。同时真正的王者才可以是真正的艺术家,你要把内心的全部东西做得像工程一样。

[左小祖咒音乐在线试听延伸阅读:http://houshidai.com/music/zuoxiaozuzhou.html]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