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沃特·范·贝尔道克 Walter Van Beirendonck 惊艳的时装设计师

沃特·范·贝尔道克 (Walter Van Beirendonck)

贝尔道克是一个以从事服装设计为主的设计多面手,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永远都不属于那种害羞得要将自己想法封闭起来的人。他标志性的大胡子、健壮的身形,还有甚为得意的一丝不挂的个人标志,再加上他的设计——令人眩目的充满色彩和对未来憧憬的设计,种种这些表现与低调安静的安特卫普显得有些出入,但却也像是给白汤加入了一勺盐。事实上,贝尔道克用解构主义的方式为安静得有些冷酷的安特卫普增添了味道,作为比利时时尚界的资深前辈也同时影响了许多后来的年轻设计师。

Walter van Beirendonck的设计具有强大的活力和爆发力,完全不顺应传统的审美常规,并且总能源源不断地带来夺人眼球的新作。Walter van Beirendonck的设计作品充满了色彩与能量,他擅长把艺术与时装相结合,在昆虫、运动、色彩、牛仔、童话中找寻灵感。

时装设计师官方网站:http://www.waltervanbeirendonck.com/

访谈:

Q:您觉得对自己文化归属的模糊是否有助于创作?
A:归属和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哪里怎样成长起来,当然受到的教育也很重要。
Q:您的作品充满了幻想和孩童般的稚趣,像梦,有时候又像童话。怎样理解它们呢?
A:我非常喜欢孩子们天真的举止。一旦他们长大,我们的社会体系就会把他们彻头彻尾地同化。逐渐地,他们就很容易失去了自己点燃幻想的能力。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在我的作品中表达孩子气。说实话,有时我喜欢行动做事像个纯真的无忧无虑的孩子。但也时刻提醒自己注意彼此的差别!

Q:您对亚洲文化有什么印象?有没有影响您的创作?
A:我对日本的印象非常深刻。那里的人们很了解我,了解我为什么收集玩具,了解我为什么有时像个孩子。他们也很喜欢我的服装中的图案、色彩和创作的态度,有人支持的感觉真的很好!
Q: 有没有来中国的计划?在这里您也许可以找到一些有趣的灵感,比如一些少数民族的刺绣和染布的方式,都很有意思。
A:我没有去过中国,但我做过很多和中国少数民族有关的研究。我最喜欢苗族人的服装和配饰。
Q:如果有人正在谈论您的作品,您比较期待听到哪些言论?
A:原创的、耀眼的、有力的、诚实的、越界的、有趣的。

Q: 在您的大部分发布会中,模特就像雕塑一样展示服装,很少走猫步,这是否是您独特的表达方式?
A: 动态地走秀和静态雕塑式展示我都会做,重要的是我想营造一个什么样的展示气氛。
Q:您在1985年作了老师,可否谈一下那次的经历?
A:那时是因为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安排我去替代另一个老师的课程。在做老师这方面我真的没有明确的目标或是雄心壮志。但是第一次教课我就喜欢上了当老师的感觉。总之,我一直在告诫自己:不要停下脚步,培养对自己对所从事事业的热爱。
Q:您现在一直在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教书,您对学生“好”的定义是什么?您觉得自己在上学的时候是一名好学生么?
A:我觉得是的。我们同一届毕业的同学现在是非常著名的“安特卫普六君子”。我对好学生的标准是天分、野心、信仰和耐心。
Q:可否给中国正在学习服装设计的学生们一些建议?
A:相信你的创造力,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同时要耐心等待。

Q:您对成功的定义是什么?您觉得自己成功吗?
A:说不清。我不是很有钱,但是我很热爱我每天做的事情,我很开心。
Q:哪季的作品是您最满意的?
Q:服装设计师这个职业一开始吸引的你的是什么?您是怎样走上服装设计这条路的?
A:我喜欢研究有关穿着打扮的事情,我喜欢看起来与众不同。小时候非常喜欢大卫.鲍伊(David Bowie)的音乐。后来我到了比利时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学习,那时侯我知道了我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服装设计师。
Q:您对材料有什么特殊的喜好?
A:但凡是材料都能做出点名堂,但是我还是喜欢在其他的艺术设计领域而不是服装设计中探询材料的奥秘。
Q:从您开始走上设计这行到现在,您学到的最有价值的知识是什么?
A:相信自己的天赋,不断地坚持。真正的设计一开始是在为自己而做,而不是为别人做。
Q:您怎样经营自己的品牌呢?我们知道您没有任何商业运作的经验和背景。
A:把产品销售到市场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们产品的数量不是很多。值得庆幸的是我拥有一批非常忠实的客户,他们追随贝尔道克的品牌已经有很长的时间。如果客户能处在我们的角度思考,我们就可以一起合作。但如果客户要求难以符合我们的工作规律,那就会很难。我们的公司太小,它的运行是以我的工作方式为主导的,这就是规则。能做到这样很不容易,因为结果往往是不能保证的。我在一个很小的公司结构中运行这个规则,也冒着一定的风险。

Q:您在比利时出生、成长、工作和学习,这给您的设计带来了什么不同?
A:比利时让人感觉非常舒服,在这里可以安静的工作和思考。但比利时并不封闭,这里和伦敦、巴黎和米兰离得非常近,时尚信息非常灵通。
Q:您最喜欢安特卫普哪里?不喜欢那里?
A:我喜欢安特卫普,因为这里是一个安静的小城,像世外桃源。不喜欢的是这里有时实在是过于安静了。
Q:请列出您平常生活必须的六种东西。
A:爱、美食、性、创造、音乐、艺术。

Dazed Digital:是什么样的灵感让你开始设计?
Walter van Beirendonck:主要的原因是在David Bowie’s Stardust时期,我喜欢这样的事实,因为你可以通过改变你的影像来表达你不同的想法。

Dazed Digital:80年代你在安特卫普的时候,很喜欢和Ann Demeulemeester, Dries Van Noten and Dirk Bikkemberg一起研究,那是怎样的情形?
Walter van Beirendonck:刚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我们在一起做了很多的事情:学习,旅游,舞会,音乐会等等。我们毕业后,还曾在比利时参加演出然后一起前往伦敦。我们知道经历这些很有助于工作,但不知道它会变成什么?

Dazed Digital:在80年代中期,你的系列都展示在伦敦时装周了?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们的作品在1988年的时候又展示过,那是主要是因为想离开比利时,因为我们当时无法吸引到国际媒体,当时觉得伦敦市最好的去处,而且相对较便宜。我们六个一起诚实的走过。Ann Demeulemeester, Dries Van Noten, Dirk Bikkembergs, Dirk Van Saene, Marina Yee和我自己。在那里,我们就是“安特卫普六君子”。

Dazed Digital:你的性别和一般的性别,都会通过你的作品表现出来,你为什么喜欢通过时尚去讨论这些?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并不是说想讨论这个问题,但它是我的一部分,这是非常重要的。在我的第一本,我对艺术家艾伦琼斯感兴趣。我认为通过这些我来到了拜吴教的元素中,这并不代表我是积极的参与拜物教,而是这些元素更加的吸引我。

Dazed Digital:如果允许人们去考虑性别方面,你觉得重要吗?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很惊讶,在2010年人们仍然会对性别和性元素、种族和宗教感到震惊。在人们看来,这些差异是完全正常的,我感到很困惑,这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我想实现一个开放的视野,我想表明,社会上有很多事情在今天是可能的。

Dazed Digital:在毕业之后的几年里,你推出了著名的90年代的Wild和Lethal Lrash的标签,你觉得落后的思想是什么?
Walter van Beirendonck:野马公司的牛仔裤是我第一次建立自己街头时尚形象的开始,当我去看我的投资合作的公司是,他们很惊讶于我街头时尚的外观,我告诉他们我的想法,并希望他们能给我一次机会在公司内部建立一个青年路线。于是它开始作为一个街头的项目和像一个高端设计师路线一样结束。

Dazed Digital:它的吸引力在哪里?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觉得它是在适当的时候和适当的感觉用正确的产品。这个时期是一个关于光明的未来具有前瞻性的试验,而且它真的很适合一代人。最终,Wild和Lethal Lrash的标签还是变成了“Prada”运动时期的受害者,90年代的结束让所有的东西再次陷入黑暗之中。然而风格是微不足道的,还有尼龙和黑色。背后的公司也希望我从这方面去发展。最后,我选择走出公司,离开在我背后的一切。这是一个关于拿钱和去创造的决定。

Dazed Digital:你喜欢你觉得能找到自己的地方吗?
Walter van Beirendonck:是的,我总感觉我在时尚里有一个特别的地方,我从来没有用较传统来武装我的时装世界,但我很喜欢那个位置,有点像一个局外人。

Dazed Digital:在Walter VB系列中有很大的政治和社会因素在里面,在你的文案和图形使用当中,你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Walter van Beirendonck:在比较老的系列当中,像Wild和Lethal Lrash。它确实成为了我的个人陈述,我想传达一些更大规模的想法,只有衣服的外观和年轻人的文化。我真的为了各个系列涉及广泛,我所有的设计,音乐,模特以及每场时装表演的造型都包揽了。藏品是我理想的延伸。

Dazed Digital:正在运行的系列中有你延伸的想法吗?
Walter van Beirendonck:每一个系列都有他独特的部分,以我在世界中看到的正在发生的事情为主,但在我的成分里都是差不多的。民族的鼓舞,部落和仪式不同的方式一直都保持着,像是改变了人们的时尚和性别的边界。我喜欢这种张力,也试着去影响张力。

Dazed Digital:你是否想要在男装中建立什么新的想法?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并不是说想让男人去穿女人的衣服,我只是简单的使用了男人和女人上的伦理的原理。我不想去仿造一个女人。例如,在新的系列中,我们会让男人涂上红唇和红指甲,这些被认为是女人的专利的事情我觉得很有趣,当把这些放在男人的身上时看起来也真的很阳刚。这男性的阳刚之气对我很重要。

Dazed Digital:在你的设计里以一些大的人,在T台上也有一些比较著名的同性恋“熊共同体”,是什么让你想这样做?
Walter van Beirendonck:在1995年的第一次时装秀被称为Bear和Fairy Tales。在那个时候,Bear的场景是很小的而且在欧洲还没广为人知。于是我从伦敦带了很多模特过来。我发现能展示男人的不同部分真的很有趣,因为在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会用一些比较弱小的,只是一些人会用健壮的模特,真的相当吓人。

Dazed Digital:在巴黎你是否只展示近期的作品,“entitled Read My Skin”。在这个系列背后有什么灵感呢?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很茫然怎么今天每个人似乎都有一个错综复杂的背景。在安特卫普学院学习的时候,我的学生父母都有来自全世界的,他们都有着复杂的国籍和复杂的文化。我感觉是一个新的世界正在生长,在这里,每个人的国籍都被混合在一起然后产生一个新的种族。也反映相互人们可以以他们的肤色去评判。我使用刺绣和针织设计出窟窿的衣服以至于你们可以看到衣服下面的皮肤。

Dazed Digital:你认为风格和新一代联系上重要吗?
Walter van Beirendonck:是的。我明确的认为这件事是充满感激的。没有和我的读者一起得到灰色的东西。现在正和一个年轻人一起工作,是一个很重要的时装设计师。与年轻一代分享信息,但也向他们学习。

[请保留:后时代]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沃特·范·贝尔道克 Walter Van Beirendonck 惊艳的时装设计师”

  • 27 八月, 2014 20:36

    一个成功的设计师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欢迎互访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