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菲利普斯塔克兰会所设计

菲利普斯塔克作品——北京[兰club]餐厅设计:

在中国的时尚地标里,有一个公司横空出世,它就是Lan Club俏丽江南奢华会所。造价3亿、占地6000平方米,由20位法国艺术家用4个月绘制出长达1000米的画作;到处是Baccarat的水晶吊灯和杯盏,昂贵的地毯和手工兽皮座椅,仿佛全球文化精品的博物馆。而这一切,出自一个全球最为著名的设计师之手,他就是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

会所俏江南集团旗下高端豪华会所,由法国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设计,投资花费3亿元建造,以俏江南集团董事长张兰的名字命名,目前在北京、上海各有一家。2012年5月媒体报道兰会所已被俏江南集团售出。俏江南CEO汪小菲对媒体承认,俏江南集团已经将旗下的兰会所出售。

兰会所——中国最具世界艺术品位的顶级会所。

创立于2006年10月26日的兰·北京,由“当代世界设计师第一人” Philippe Starck历时两年精心设计完成,总投资3亿元人民币,开业后迅速成为中国最具世界艺术品位的顶级会所,同时也确立了俏江南集团在豪华会所服务市场的标杆地位。

兰会所坐落于北京长安街双子座大厦,西倚王府井黄金商圈,东临国贸核心地带,北抵尊贵使馆区,近6000平米,是一个综合艺术观赏、餐饮文化于一体的高端场所。兰共拥有35个VIP包间,以及世界级水准的酒廊、雪茄吧、生蚝吧、宴会厅、法式大餐厅等,可同时容纳1200位宾客,开放式的设计全面兼顾使用功能,向高端客户提供最顶级的高档会所服务。

兰·北京设计风格尊贵、奢华,具有世界级水准的硬件设施和艺术氛围,兰将世界级水准的硬件设施与顶级的艺术氛围完美结合,自创一派、自成一体的“兰”菜系,菜品则仍以中国传统的川菜为主,辅以南派粤菜、谭氏官府菜以及法国大餐、意大利菜等高贵西餐等,博采众家之长、囊括全球风味,以现代演绎手法将将美食艺术发挥到了极致。

由曾设计纽约顶尖时尚餐厅Buddakan的国际一线设计大师Patrick Gilles 和Dorothée Boissier设计的兰·上海也于2008年7月5日正式开业。

菲利普斯塔克兰会所设计风格:

整体实现了感性与理性的和谐统一,设计风格尊贵、奢华,具有世界级水准的硬件设施和艺术氛围。艺术大师巧妙的将巴洛克艺术、建筑空间、光影关系融合在一起,赋予兰会所梦幻般的别样气质,带来独一无二的奇异感受。整个空间内被赋予艺术的灵魂,本身具有强烈的艺术震撼力和感染力,带给人们全方位的独特体验。

餐厅由斯塔克主笔,设计费为1000万人民币,面积为6000平米,总投资为3亿人民币,一个水晶灯价值500万人民币、有些椅子也是十几万一把,那些包间帷幔上的绘画是斯塔克在欧洲请了20位艺术家花了四个月完成的。这个空间被赋予了艺术的灵魂,尽管最终以触动人们的味蕾而展现价值,但仍不能忽略,它本身的艺术震撼力和感染力,以及它带给人们的视觉享受和环境体验——这就是位于北京长安街双子座大厦4层的兰club。

兰club由俏江南集团执行董事汪小菲创建,历经两年的时间精心策划完成,堪称俏江南的顶级品牌,兰club之名纪念性的取自其母张兰的名字。它是一个综合了文化、餐饮、酒廊、雪茄吧于一体的场所,也是融合了世界上最具创意的设计、最顶级服务的高档会所之一。为了改变人们对中餐的传统印象,全面提升中餐文化并有力的推广至世界,2005年俏江南集团特别邀请世界最著名的设计鬼才菲利普”斯塔克先生担当首席设计总监。正是这位殿堂级设计大师的亲力加盟,为兰club注入了无限活力,也必将令这一品牌成为经典之典范。全部设计都由菲利普”斯塔克先生亲自操刀主持,如果称兰club是他设计生涯的颠峰之作,其实亦不为过。

每个时尚地标都有应该属于自己的mark,但在兰club6000平方米的超大空间里,你不能以一种单纯的个性简单含概。感谢这6000平方米,让兰club俨然成为一所中国的当代艺术博物馆,菲利普斯塔克将多元化的艺术设计融入其中,让其以落落大方的好客姿态迎接着每一位鉴赏者。

“他不可多见的才华令世人为之敬仰,尖锐性的创意常引发人们视觉上的尖叫”。即使是最苛刻、最考究的鉴赏者,亦能在菲利普”斯塔克的设计中收获令人欣喜的满意。可以肯定地说,设计三大先锋之一——菲利普”斯塔克是当代设计师中最负盛名的一位。菲利普”斯塔克不胜枚举的杰作包括法国的密特朗总统府,美国的 Royalton ,Sanderson 酒店;同时他也是个多面手,在设计上追求不拘一格,涉猎甚广,从小型电子产品、服装、家具到室内设计、建筑设计;从游艇、助动车到矿泉水瓶子,甚至有一家意大利面条公司找他设计新形状的面条。无论体量大小,惊人的成就均被赋予斯塔克式的特征:有力的雕塑感与挪榆式的视觉戏剧效果。很多著名的家居品牌因为有了菲利普的设计而迅速走红全球。在兰 Club的每位来宾都能看到时尚杂志中出现的经典产品,更让人振奋的是,在欧洲和美国的各个博物馆,你都可以找到菲利普”斯塔克的传世作品。

菲利普.斯塔克设计的魔力点燃了兰 Club对品位要求的坚定信念,在兰 Club里的所有家具都是由菲利普斯塔克亲自设计,家具的材料来自英国的 Andrew Martin,同时兰 Club在全世界范围内仅指定两家家具厂为其生产制造家具,其一是法国的 LAVAL 家具厂,另一个是意大利的BOFFI。最贵的一把椅子造价近20万人民币,是由10个工匠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制作完成的。因为所有设计的专属性和生产要求的苛刻性,让爱不释手的人也望而兴叹,因为这些家具在市场上根本没有销售。

兰 Club通过水晶灯演绎低调奢华的诱惑,水晶灯作为整个兰 Club的点晶之笔,意义非凡。在兰Club 有4盏Baccarat黑色水晶灯是菲利普斯塔克设计的,售价在50万元左右,是8个工艺娴熟的灯匠用了2个月的时间制造完成的。华丽晶莹的水晶灯来自法国最古老的皇家水晶品牌之一—— Baccara,意大利的Flos,荷兰的 Mooi,以及捷克的Prescosia。

菲利普先生是Flos的首席设计师,这一世界最著名灯具品牌的总裁Missoti先生说,兰 Club 现在已是他们亚洲最大的展厅了。

进入兰 Club犹如一段不易忘怀的旅程的开始,独具匠心的900米幔帐环绕整个空间。整体与局部,自然和谐的过渡着,从任何一个角度欣赏都是艺术,因为所有的布帘是由20个来自巴黎的艺术家,在法国著名的当代艺术大师 Jean Marc 带领下,用了4个月的时间绘制完成的。那些点缀其中的天鹅绒幔帐,则来自英国的 Andrew Martin。

餐厅设计想要巧妙的将艺术的典雅与实用的简洁融合,绝非易事。设计概念的精髓是依靠三十个展示柜分隔,并让每个展示柜都发生一个故事。这些故事可能由一组旧照片、一件古董、一束玫瑰甚至一尊雕塑引发,带来或感动、或精彩、或激昂、或深思的感受。最值得提到的是十只造价3万元人民币的Baccarat 水晶杯,以及有斯塔克先生设计的Baccarat整套餐具,它们将会在包间里为VIP 客人使用,酒杯系列也会在特别的场合为尊贵的客人使用。

开放式的设计全面兼顾使用功能,这里拥有餐厅、酒廊、30个Vip包间以及世界上最大的特色生蚝吧。用餐时间,我们会提供少量的川式官府菜,广东料理,宫廷料理,以及我们从纽约聘请的著名女厨师Avy带来的创新菜式。生蚝吧是由来自是世界各地的生蚝,并搭配该生蚝的各种酒水精心构建。餐厅内有世界上最长的四个桌子,共70米长。每个桌子和他后面的展示柜分别代表一个国家,它们是中国,法国,印度,墨西哥,在品尝来自这四个国家的代表菜的同时,还可欣赏来自当地的特色饰品。英式的下午茶,仅仅200元就能品尝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甜品,并且有无线上网服务。晚上九点后酒廊的休闲餐厅会变成一个国际上最流行的Lounge,正红酒吧特供三百种来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和兰 club 特殊的鸡尾酒,不同的音乐带来不同的异域风韵。菲利普斯塔克的设计吸引这全世界的关注,兰Club就像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博物馆一样,亮点数不胜数,这个开放的空间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的到来。

世界皆知,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是一名设计师,但却没有人可以为这位设计师冠上一个准确的行业定语。他设计建筑,动Bordeaux机场的指挥塔到巴黎大都市区的废品回收工厂,还有日本的朝日啤酒大厦;他为房间设计装修,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在香榭丽舍的私人住宅让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一战成名,香港半岛酒店的Felix是整个东南地区的时尚地标;他设计花瓶、烛台、鼠标、水壶、烟灰缸,牙刷、榨汁机….…他设计眼镜和鞋子,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许会因为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没有适合衣服而开始设计服装。

我们无法定义的还有天才的价值,因为我们永远也估计不到,他到底有多少梦想和精力。同样无法定义的还有天才的价值。他设计3亿美元一艘的快艇,也设计2美元一个的奶瓶,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更喜欢后者,因为“它更人性化”。他为Baccatat设计的黑色水晶,每只成品都建立在6只废品的基础上,一只杯子售价500美元,只有真正的皇室和富豪才担负得起。他曾经推出700美元的一把椅子,经过改进,第二年又推出了一把一样精彩但只售300美元的椅子,第三年、第四年……直到椅子的售价降到18美元一把,他才完全满意。花18美元买下这把椅子的人,请你们幸福地大笑吧,它背后的价值甚至比一整打黑色水晶杯还要昂贵。他是设计界的Louis Vuitton,但如果你口袋了里只有100元人民币,也可以在自己的浴室里放上一把Philippe Starck出品的牙刷。

如果我们要为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找一件代表作的话,再没有什么比他在1990年设计的榨汁器更适合了。尽管这个叫做“Juicy Salif”的小东西比一般的榨汁器贵上100倍,但在过去的16年里,它仍然在世界出售了超过100万件。它的外形非常独特,有人说它像一只蜘蛛,但我却觉得它更像一只被架在发射台上的火箭,总之,你不会在第一眼认出它是一个榨汁器。而所有使用过Juicy Salif的人都掌握着一个共同的小秘密,那就是:这款榨汁器事实上并不真的好用。如果你用它来榨橙子,果汁会“顺着手腕往袖口里流,顺着长腿往桌上流,甚至还往脸上喷”。曾经有人将这个“秘密”透露给Philippe Starck,设计师耸耸肩膀说:“这玩意儿可不是为了柠檬汁,它是为了启动谈话而设计的。”确实,如果你不是真的那杯橙汁的话,在厨房里向你朋友们卖弄一下这个小东西,演示一下它的用法,甚至交流一下果汁弄脏了你们的哪些衣服,还真是个不错的社交话题。

当Juicy Salif推出镀金的周年纪念版时,话题又增加了一个。设计师在编号卡片上这样写道:“如果榨汁器与任何酸性物体接触,镀金都可能受到破坏。”如果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不是设计师,那么,他一定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喜剧大师。

 

在所有关于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的文章中,被引用最多的一句话是:“我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他不看电视,不读报纸,讨厌设计类书籍,只听自己制作的音乐。但是,我无法想象一个在全世界拥有20栋房子、坐着自己的私人飞机周游列国的“苦行僧”该是怎样的形象,难道他穿着金线缝制的袈裟、身边围绕着为他捧“经书”和拿电话的左右护法?

当然,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不穿袈裟。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穿着黑色的西装外套,蓝色牛仔裤、一双没有鞋带、半新不旧的白色运动鞋,头上歪戴着一顶黑色的贝雷帽。一个人,没有助理,更没有保教,他在腋下夹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吹着口哨走上楼梯的时候,我一心以为这是一位还没有来得及换上制服的餐厅经理。

有一篇文章这样写道:“Philippe Starck是一个十足的法国顽童,他活泼的个性可以使他在任何场合下跳起舞来,不论是工厂,街道,还是国宾宴会。”但是“任何场合”中并不包括来访。事实上,所有采访过Philippe Starck的记者都知道,这位设计师讨厌采访。“噩梦般的一天是这样开始的,”他说:“很早起床,接受每体采访。我恨采访,因为我恨说话。Speak kills the dream!我的工作是做梦,而不是说话。”

但是,这位设计师对于拍照却是相当喜欢,条件是画面必须符合他的标准。采访的当天,有四五家媒体带来了摄影师,得益于Lan Club 6000平方米的空间,摄影师们可以选择不同角落各自为阵。只苦了Philippe Starck一人,整个上午,他要在摄影师布光的间隙内“走穴”一般串场。即便是这样,他仍然一丝不苟地对摄影师提出要求:“我要戏剧化的效果!我要性感的光线!我要有创意的构图!”有一位为报纸工作的摄影记者,显然没见过Philippe Starck这样的阵仗,他一脸困惑地站在那里,举着手中那准备用来拍摄新闻图片的数码相机不知所措。设计师亲自从5米之外移来一展落地灯,自己坐在椅子上,把灯罩当做美发沙龙中的油器一般罩在头上,指挥道:“拍吧!”

“其实在生活中,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是一个非常轻松幽默的人。”俏江南执行董事汪少菲回忆起两年前第一次见到设计师的情景,“我去机场接他,一路上都在想象,这么一个著名的人物将会如何出场?前呼后拥、威风凛凛?结果是一个老头儿,穿着白色的T-shirt,肥大的短裤,一个人推着行李车走来。从机场到酒店的一路上,他一直都在说笑话,聊他的朋友、他的家人、他的旅行,甚至他自己的隐私,完全没有初次见面的拘束感。但是一谈到工作,他立刻不一样了。”

在看过当时还是一片空旷的Lan Club场地之后,Philippe Starck一夜未睡,第二天早上便将一张画好的图纸交给了汪少菲。这之后,他们用3个月的时间修改和敲定了细节,用两年的时间建造了这个梦想王国。

Lan Club开业的那天,有1500多名客人从纽约,罗马、巴黎、东京、台北、香港和上海来到北京,他们中的许多都是Philippe Starck的拥趸,在巴黎的Le Café用餐,在纽约的Royalton Paramount过夜,在香港的Felix享受香槟和巧克力蛋糕。但是,在见到Lan Club之后,他们无一例外地震惊了。“他们说,这里和Philippe Starck曾经设计过的任何地方都不一样。”汪少菲骄傲地说,“看得出来,你们的胃口不仅仅是北京或中国,而是全世界。”

对于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来说,最完美的一天应该是这样度过:“睡到自然醒,做在,在床上幻想,去工作桌把幻想变成创意。然后是吃午饭、午睡、做爱、回到工作台上继续工作。晚饭后,我会喝几杯红酒。这样的一天可以是在西班牙、威尼斯、希腊,或者任何一个浪漫的地方。”

在Philippe Starck那遍布全球的20栋房子中,有5栋都矗立在海边,他们有着同样的特色:没有电力供应,只有同样的音乐、书籍、红酒和香槟。这是Philippe Starck的梦想空间,他一生中许多重要作品的构思都是在这样的房子里、躺在没有灯光的大床上完成的。这位成长于现代社会的设计师,数十年来都在尽其所能地逃离工业社会的一切,当他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他甚至拒绝承认自己的存在。

斯塔克的设计强调减少繁复、回归简约,故有人称他为“极简主义”。但当融入他勇于突破的本质后,简约就不再简单,而是显得极具创造力、生命力,可谓简约而有内涵。曾是法国朋克运动领袖的斯塔克,也将“朋克精神”融入设计概念中,认为设计是拒绝任何规则与典范的。他的理念是在非传统的设计中形成自己的常规,其本质就是不断地超越与探索。

说到俏江南LG世界会所,菲利普·斯塔克这位鬼才设计师表示这将是他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此前为了勘察场地,他来过中国几次,却从没去过故宫长城,当有人问起他的设计是否会加入中国元素时,菲利普的回答又一次让所有人跌破眼镜:“我对任何有关中国的元素都不感兴趣,时代在发展,对国家概念的理解也该发展了。在我看来,国与国之间的界限越来越含混不清,而此刻的世界是由很多不同的部落构成,一个国家可能拥有很多个部落,而我,只为属于我的那个部落的人群服务。我在中国的工作也是如此,我不会特别地为中国设计什么东西去取悦这里的人,我只是在尽可能地根据我的部落人群最本能的需求设计东西。如果你像我这样工作,你会发现,根本不需要什么本土元素。当你在适合的时间,适合的场所,以适合的成本为适合的人做适合的事情,一切都会很自然地流露出来。”

在新闻发布会上,菲利普·斯塔克说:“我在飞机上的这10几个小时里,除了睡觉之外,还花了15分钟完成了一组17个产品的设计。”这种话如果出自他人之口恐怕要被认为是狂放与自大,但请相信,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在菲利普·斯塔克身上,这位“从不看设计杂志,不看电视,不看电影”的天才设计师,在全世界拥有20处住所,这些住所都选在偏僻的地方,比如森林中央或者荒漠之上,这些住所就是他的工作室,不用电脑,不借助任何设计资料,甚至不通电,在黑暗中独立工作的他尽情享受着那些静谧与空洞。“我花大量的时间睡觉和做梦,我的很多设计实际上在潜意识里就早已完成了,做梦是一个最简单自然的过程,它从不说谎,而意识却总是骗人的,当你完整地说出一些事情的时候,事实上它已经离你原本的想法很远了。”菲利普·斯塔克认为,一个设计师,最重要的是要通过那些没有生命力的物体去表达设计师自身的感情,因此,他的所有设计都是关于生活中的情感、爱意、热情、温柔,甚至性——他的设计总是充满童稚与感情。

更多参见:鬼才设计师-菲利浦·斯塔克 Philippe Starck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2 条评论 on “菲利普斯塔克兰会所设计”

  • 月白
    16 五月, 2014 20:38

    ”在Philippe Starck那遍布全球的2栋房子中,有5栋都矗立杂海边“ 是二十栋吧,建议改成汉字的数字。

  • RUI
    17 五月, 2014 0:23

    感谢指正,已修改。 :H1: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