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建筑艺术公园荒废谁之过?

金华建筑艺术公园荒废谁之过?

“在中国的城市里头,在大家都在造大房子的时候,造小房子就会有特别的意义,它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质量,能够使得城市有一个什么样的活力,这件事情特别有意义。金华的城市活力让人拭目以待……”

金华建筑艺术公园位于金东新区商业文化中心对岸,地处金东新区三江六岸绿化带,是一个具有滨江特色的开放型公园,也是金东区实施义乌江北岸滨江绿化带建设的重点工程之一。该公园长2200米,平均宽80米。公园景观由艾青之子、著名艺术家主持设计,公园中17个小型公共建筑由来自美国、瑞士、德国、墨西哥、荷兰、日本及中国7国优秀建筑设计师、艺术家设计。已成为金华重要的旅游景观和文化景观,并引起了各界对城市小型公共建筑艺术的广泛关注,中央电视台曾专门制作了专题片详细介绍该公园。”

专家认为,公园内17个小型公共建筑既充分体现出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建筑师们的鲜明特征,同时也充分尊重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及金华本地的人文特征、地理景观和气候特点。公园的建成开园,将进一步丰富充实新兴城区的城市空间,协调人工构筑物与城市自然景观的有机联系,使人们的城市生活与建筑艺术更好地融合互动。金华建筑艺术公园位于金东区义乌江北岸与清照路之间,占地面积达224亩,与艾青文化公园隔江相望。公园的整体景观由艾青之子、著名艺术家艾未未领衔规划设计,汇集了世界建筑最高奖——普利茨克奖获得者、北京奥运会主场馆“鸟巢”的设计者赫尔佐格以及哈佛大学建筑系主任森俊子、北大建筑学研究中心负责人张永和等7位中外知名建筑设计艺术家,他们分别来自美国、瑞士、德国、墨西哥、荷兰、日本及中国 。

《新闻1+1》今日关注:奢侈的‘废园’

2007年10月19日开园时,金华市主要领导,艾未来、王澍、洪铁城等艺术家、建筑学家悉数到场,场面盛大。

当时部分金华市民质疑这些建筑造价过高,譬如长宽高各8米的不规则形体“阅读室”报价需要160万元,艾未来设计的“窑”形博物馆造价最高,约需300万元。面对媒体的提问,艾未来回答:“‘阅读室’是设计大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在中国的第一个建筑作品,他们同时也是中国奥运主场馆——鸟巢的设计者。从这个层面讲,160万元高么?不过是一辆高级小车的价格!”

由墨西哥设计师费尔南多·罗密欧设计的“茶室”入口处被封了个严严实实。

鸟巢建筑师赫尔佐格和的德梅隆的作品“禅空间”。

时任中国美院建筑艺术系主任,如今是“普里兹克建筑学奖”得主、中国美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的王澍,当时为了来参加建筑艺术公园开园,都没去参加母校东南大学的校庆。他的一段话如今仍让人印象深刻:“在中国的城市里头,在大家都在造大房子的时候,造小房子就会有特别的意义,它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质量,能够使得城市有一个什么样的活力,这件事情特别有意义。金华的城市活力让人拭目以待……”

近五年过去了,如今的建筑艺术公园却几乎成为了“废址”,没有人照看,没有人欣赏,甚至几乎都没有人关心。

“不懂,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昨晚看了就觉得很可惜啊!”2012年4月19日下午四点多,43岁的方大伯抱着孙子走在浙江金华市区清照路边的河浜上,望着绿地里那些看着“奇形怪状”的建筑物,他直摇头。昨晚他看了央视的《新闻1+1》,才知道这个他每天都经过的地方上了电视,这群建筑物多数还是一群外国人设计的,花了3000万。只是在他的印象里,五年来这里从来就没热闹过。

“问讯处”是记者第一个遇见的建筑物,只是那块写着名称和作者的贴牌已经锈迹斑斑,若不是镂空,恐怕已经很难识别出了。这是一个刚架构的木质建筑,走进去一看扶手多生出了锈渍,木头已无色泽。恰好有一对新人在此拍婚纱照,摄影师告诉记者,这个地方他一直有听说,平时也会带新人来拍照,算是个不错的取景地。

接着水泥构造的“古树”下,只有一对情侣依偎在此,所谓“阅读室”下恰有一位欧师傅在看电动车说明书,他说下午没事就来这转转。而这之后的建筑就真的几乎无人问津。“儿童游戏”的地砖被人挖走不少,红色墙体上尽是白色粉笔划下的留言;几个高耸的“茶室”破败不堪,其中一间连门都已经不见,内中的水缸被砸;“管理空间”内摆满了扫帚等,显然这好几十万的地方成了杂物间;“多媒体室”的两块钢化玻璃经过暴晒后已经膨胀,和中间两块正常的相比,已经有明显的碎痕,随时有可能爆裂。

最后一栋建筑是瑞士设计师赫尔佐格和的德梅隆的作品“禅空间”,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内中的走道地板碎了好几块,还结着一张大大的蜘蛛网。住在附近的小叶和女朋友今天是第一次来建筑前转转,在他看来这些建筑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活动场所的意义远大于建筑本身的欣赏价值。

设计别致的厕所,大门已经关闭很久了。由美国建筑师迈克尔·毛赞设计的“书吧”,落地玻璃窗已经被人砸碎了。

17个建筑中,唯一还在运营着的就是王澍设计的“咖啡馆”,目前是一家房产公司的办公室,正在进行扩建。而这其中的原因听上去挺有趣,由于该建筑正对某房产公司的楼盘项目,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也是考虑到给业主一个好的印象,我们的楼盘搞这么好,出门那么破。”据说这个扩建的建筑,王澍过几天还会来看看。

由西往东走,路边有不少都是金华广播电视大学的学生。记者在聊天中得知,学生们多数都是知道这个公园的,但平时也不经常去,大家还是喜欢在河滨的路边坐下,望着义乌江吹吹风,看看夕阳。

周边居民较少或是冷清主因

据方大伯介绍,清照路边的村庄叫戴店村,是金东区东孝乡的一个迁建村,村里的房子都是新盖的,很多都租给了外来务工人员。

“看这个是要有文化的。”方大伯说村里建起了条件很好的活动场所,村民们跳舞什么都不会出来。加上附近的楼盘都在新建,住户很少。自然而然人气就不旺,“平时晚上都没什么人往这走,都在桥的那边。”这“桥的那边”便是东关桥以西,那儿的小区都已建成多年,超市等配套齐全,人气远不是桥东头可比。近5年来,也没有什么大型文化活动在此举行。

据知情人透露,参与该项目的有关人士私下承认当年的规划过早,这些建筑荒废比较可惜,如果过两年等附近房产项目交付业主入住之后再建,可能就是另一番景象了。而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的说法是:“因为这块东西管理上也需要基本管理的一些人员,当时显得力不从心。”

金华艺术公园入口询问处

园内有门的地方,都被封了起来。

原本为了方便游客,专门请哈佛大学的几位年轻设计师和一些艺术家设计的5座非常漂亮的公厕,也都大门紧闭。“当初他们要锁门的时候,我说什么门都好关,这几扇门不能关。”一位负责看管公园的大伯对记者说,“从那以后,很多游客想‘方便’了,只能找一处树丛解决,连我看了都觉得不好意思。”记者了解到,之所以要把这些建筑物的门封闭起来,是怕流浪汉之类的人进去以后,会对建筑物造成更大破坏。还有人在公园里种杨梅和蔬菜。

“一开始来参观的人还挺多的,特别是从杭州来的中国美院的学生,往往一呆就是大半天。后来,不少设施和建筑遭到破坏后,得不到及时修复,来的人也就渐渐少了”。他现在一个月工资800元,吃住都在公园。主要任务就是防止有人继续破坏,看到有流浪汉进来,原则上要让他们离开。公园内,不少地方有人种上了杨梅和蔬菜。工作人员说,这些地方都承包出去了。

设计宗旨就是服务大众

金华建筑艺术公园的一位设计师,在2007年公园开园时曾接受记者专访。他表示,公园设计之初,就专门规划了茶室、咖啡厅,甚至还专门辟出了给市民烧烤和种菜用的区域。公园本身就是为服务大众的,应该开展一些租赁经营活动,而不是闭门谢客。而力促这个项目实施的,当时的金东区常务副区长、后调任金华市规划局局长余秋荣,早前在谈及公园的管理时也称,应该按照设计理念开展一些经营活动,彻底让公园“活”起来。

2012年4月,在建造5年之后,不知道金华在世界上的知名度提高了多少,但这个公园、这个城市却以一种难堪的方式又“亮”在公众视野——这个奢华的公园现在已经成了一座“废园”,不少本地市民也不知道自己身边竟有这样一座公园。根据报道,变成废园的原因有几点:公园离市区太远,配套设施不全以及管理人员缺乏等等,而根本原因是对城市发展估计太快,在城市规划上不免“大跃进”,决策出现了失误,导致挣面子的政绩变成了丢脸的工程。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表示:要避免这种现象,要做到三个尊重,尊重自然,尊重当地历史文化,尊重人。

[金华建筑艺术公园园林雕塑小品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我要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