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自画像:以艺术的名义嗑药

小朋羽们可千万不要模仿咬:)

古有伟大神农为艺术尝百草,今有蛋疼老外为作画嗑百药。

他是谁:布莱恩·刘易斯·桑德斯
怎么玩:嗑各种药物后自画像
来自哪:美国华盛顿
有多大:43 岁
上哪看:bryanlewissaunders.org

F=《男人装》,B= 布莱恩·刘易斯·桑德斯

F:当初怎么想出这么一招的?

B:当时我正醉心于美术,无法停下手中的画笔,久而久之,我开始发愁自己应该画些什么了。老是画相同的东西,我的创作激情也越来越少。

F:所以想用嗑药激发灵感

B:说来惭愧,那是在1995 年,一次巧合让我喝了些医用大麻酒,严重的脱水带给我的幻觉非常有趣,于是我尝试在那种奇怪的感觉下画一个自己,结果也很有趣。从此以后,我每天都要画一幅自画像

F:吃这些药真的能给你的感官带来这么大的改变吗?

B:是的,事实证明药物刺激的确会改变感官认知,我吃的基本都是药力比较凶猛的,这样才能真正改变自己的感官世界,你吃一片感冒药什么的,事实上是根本没什么感觉的。

F:我们看了你服用药物的列表,很多都不太容易弄到,甚至还有一些是非法的,你是如何弄到它们的?

B:这事儿不能说太细,各种各样的渠道,爹妈朋友、三姑六婆的药箱我都翻过,专挑那些看起来比较厉害的,反正谁有我就管谁要,为此我没少去警察局,现在我和警察局的人都已经很熟了。

F:你吃过这么多药,哪种最好吃?

B:没什么好吃的药,每回我都是抱着誓死如归的决心嗑它们的。不过安眠药就红酒还不错,问题是这么吃完以后我只有几分钟时间作画,它俩结合起来的催眠能力真是无与伦比。

F:那最难吃的是什么药呢?

B: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药,有一回我深吸了一口一氧化碳……我的老天爷,那刺激的程度简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那几分钟我真的生不如死,如果手边有把左轮手枪,我会毫不犹豫地往太阳穴来一发……庆幸的是我很专业,并没有忘记画画。

F:中国有句俗话“是药三分毒”,你吃了这么多,难免对身体有所影响吧?

B:是的,这个实验除了艺术上的成果外也有不少副作用,刚开始的几周我每天昏昏欲睡,医生说我还受到了轻度的脑损伤。但即便如此,我也一直在坚持,这是艺术的代价,我在燃烧自己。

F:你的家人支持你这项事业吗?

B:当然……不,毕竟这对身体是有害的。我妈妈说我再这么干就和我断绝母子关系,事实上,随着年龄和身体抗药性越来越大,我也不再干这事了,我已经画了几百幅自画像,足够了,现在我只吃医生开的处方药。

F:造成轰动的艺术形式难免会有模仿者,你有什么忠告想给他们的?

B:说良心话,还是模仿别人去吧,我这种玩法太伤身体,我自己都有点后悔了。

[VIA:男人装]

喜欢,就收藏到自己的地盘吧:

1 条评论 on “自画像:以艺术的名义嗑药”

  • Season
    6 四月, 2013 22:35

    又一名可怜做作的模仿者,美其名曰为艺术,到底为了什么

我要扯淡: